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66章 事情落幕

第366章 事情落幕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68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8
    “吕馆长,这绝对是误会,我早上来医院碰到了负责这次案件的负责人朴道成,听他说涉案的罪犯就在医院里,这才过来看看情况,吕馆长我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误会。”  崔父此刻陪着笑脸,恨不能将朴道成给活剥了,此刻表情彻底阴冷下来,严厉着声音呢质问着,“朴总警,你是怎么调查这个案子的,怎么会闹出这样大的误会!”  饶是朴道成再怎么老奸巨猾,此刻也是煞白着一张脸,听到崔父的质问声,朴道成明白这件事必须推一个人推来顶罪,而自己这个总警就是唯一的选择。  “崔内阁,吕馆长,这是我工作上的重大失误,一切罪责我全权承担。”朴道成声音嘶哑着,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原本以为可以将卢东峻撸下来从而讨好崔家,甚至能间接的讨好桑将军,谁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麻烦。  一旁韩警监的双腿已经抖成了筛子,昨天抓人的时候,看到谭果、周亦扬和卢东峻在一起,所有人下意识的就认为他们是卢东峻的朋友,是秦副部的手下,却根本没想过这两人竟然是华国人,其中一个还是华国驻尼拉国的大使。  看到朴道成主动承担下所有的责任,崔内阁暂时松了一口气,看向脸色依旧难看的吕馆长,“吕馆长,这件事我们尼拉国有难以推卸的责任,请吕馆长放心,我们一定会给贵国一个满意的交待。”  听到这里,吕馆长铁青的表情总算是舒缓了几分,而朴道成和韩警监脸上的血色早已经全部褪去,为了平复华国方面的怒火,他们两个的下场一定会惨。  “是要给个交待,昨晚上在警卫所里,周大使的命差一点都丢了。”就在紧绷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一点点,谭果声音突然的响起,冷冷开口:“幸好我们强行逃了出来,否则吕馆长你就要来给我们收尸了。”  事发太突然,刚刚吕馆长只顾着找崔父问罪,都忘记周亦扬还躺在病床上,此刻听到谭果的话,吕馆长刚刚平息的怒火蹭一下以更加猛烈的状态燃烧起来,“你们还敢私下动手?”  吕馆长怒到极点声音都有些的发颤,此刻转头看向靠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周亦扬,吕馆长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早上新闻和报纸上关于这件事的报道。  当时吕馆长只是一扫而过,并没有多在意,毕竟崔家在尼拉国也至多算是二三流的家族,而且崔明正这件事直指卢东峻,这是尼拉国的内务,若是平日吕馆长或许还会多关注几分,但是早上知道周亦扬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住院了,吕馆长急着来医院了解情况,也就没有多想。  此时被谭果一提醒,吕馆长一手愤怒的指着崔内阁,想到早上报纸上那一张张喋血的照片,吕馆长咬牙切齿的放出话来,“崔内阁,这件事绝对不是误会两个字就可以遮掩过去的,我一定会调查清楚!”  崔内阁和病房里其他几人脸色异常的难看起来,众人心里都清楚,这件事是真的闹大了,而且是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了。  “吕馆长,我们还有工作就先告辞了。”其余几人差不多是同时开口向吕馆长告辞,绝对不愿意搀和到这一趟浑水里,毕竟他们也只是来医院探望一下受伤的崔明正,和崔家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吕馆长还在气头上,对这些人也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而和崔家有关系的几个家族的人此时也硬着头皮开口告辞了,谁知道这件事之后崔家还会不会存在,说不定就被敌对的家族给吞了。  趋吉避凶是人的特性,而且此刻崔父也懒得追究纷纷告辞,想要和崔家撇清关系的几人,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怎么处理这件事。  原本拥挤的病房一下子离开了七八个人显得空了很多,就在此时,却听见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崔明正腹部挨了秦豫和谭果的一脚,因为内出血,再加上肚子上淤青紫黑了一大块,所以此刻崔明正是坐在轮椅上由赵烈推过来的。  “怎么不继续嚣张了?”崔明正完全没有注意到病房里的气氛不对,此时得意冷笑起来,“昨天晚上听从卢东峻的命令对我动手的时候你们也没有想过会有今天这个下场吗?哼,敢对我动手,卢东峻都自身难保,你们还是想着怎么狂!有种的再对我动手啊!”  “你给我闭嘴!”崔父怒喝一声打断了放话的崔明正,气的浑身直发抖,之前他还可以将罪名都推给朴道成,可是崔明正说出这些话,这不摆明了崔家才是幕后主使。  “行了,崔内阁,你不用说了,这里是医院,几位还请出去吧。”吕馆长嫌恶的摆摆手,冷眼看着轮椅上的崔明正,“以前也听说过崔内阁的小儿子在首府嚣张跋扈,今日一见果真若此!”  在门口的崔明正此时才发现病房里多了吕馆长等人,对上崔父那要噬人的目光,崔明正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他虽然纨绔,行事也嚣张霸道,但是毕竟在体制内工作了两年多,该有的敏锐还是有的。  “吕馆长,这件事我带崔家向吕馆长和周大使道歉,我一定会给几位一个满意的交待。”崔父再次低头道歉,凶狠的瞪了一眼崔明正,转身向着病房外走了去。  看着要离开的崔父,谭果凶残无比的又补了一刀,“对了,吕馆长,我这边还有昨晚上被暴力逼迫之下签署的口供,我和周大使都签字摁手印了,一会外交部的人过来了,这也算是一份证据。”  刚走到门口的崔父只感觉鲜血直冲脑门,眼前一黑,身体扑通一下倒了下来,又是一阵慌乱。  而此刻,站在走廊里的朴道成和韩警监总算明白昨晚上谭果为什么要口供,她根本不是想要撕毁口供,而是想要将口供当成证据。  多少有点忌惮秦豫,所以朴道成和韩警监自认为聪明的复印了一份口供,而将原件锁在抽屉里,此时想想,两人忽然明白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被算计的就是崔明正。  出了这么大的事,那绝对是纸包不住火,整个尼拉国的高层都知道了,一开始早间新闻和报纸虽然报道了崔明正的事,但是像金王室还有桑将军,包括尼拉国其余几个高层并没有多早已。  崔家在尼拉国虽然是三流的势力,但是这几年崔家渐渐向着桑将军靠拢,也有向二层阶梯进发的趋势了,崔家利用媒体舆论给自家小儿子造势,然后趁机撸下卢东峻这个没靠山的郡长,尼拉国高层是不会多在意的,毕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都做过。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崔家这一次行事竟然如此粗陋,闹出了这么大的乌龙,这是要将尼拉国的天给捅破啊!  而此刻,中午十一点半,明明该是午餐时间,可是尼拉国最高的金皇宫内,此刻身为尼拉国的总统金民胜铁青着脸,任谁都看得出他憋着一股子怒火坐在主位上。  而在金民胜总统的旁边坐着的同样是脸色难看的桑将军,毕竟谁都知道崔家明面上没有投靠桑将军,但其实也算是桑将军的人,如今崔家闹出这样大的事来,桑将军也难逃其咎。  其他高层人员都沉默的坐在原地,尼拉国说是独立的国家,其实相传最早是华国秦氏的族人为了躲避战乱选择在这里定居,然后祖祖辈辈繁衍生息。  华国在封建时期经历了数个朝代的更迭,每一次发生战乱,都会有华国的人选择向边陲逃难,尼拉国曾经被誉为西部的世外桃源,渐渐的,这里从一个家族发展成了一个部落,然后扩大成为了一个城池。  最终,秦氏族人在这片土地上建立起了新的王朝,那就是尼拉国最早的雏形,到如今,尼拉国也经过几次争权的变更,如今是金民胜担任尼拉国的总统。  但是尼拉国的语言也好,文字也罢,甚至很多风俗习惯都和华国一模一样,因为他们的祖辈就是华国人。  而且不管是金民胜总统还是桑将军,他们心里都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华国的庇护,尼拉国不可能有今天的平稳安定,虽然经济落后,生活还处于贫困阶段。  但是华国不但震住了对尼拉国野心勃勃的印国,每年更是人道主义援助尼拉国,大量的粮食,一些先进的技术,甚至军事上也会酌情帮忙尼拉国。  而当秦豫到来时,金明胜和桑将军同时向着这个年轻冷峻的男人看了过来,目光复杂而诡异,昨晚上的事情他们已经收到了详细的报告,除了周亦扬之外,剩下一人竟然是谭家小公主。  “秦副部,请坐。”金民胜一直想要拉拢秦豫,只可惜都失败了,而随着秦豫在工人阶层的越来越有威望之后,金民胜就有些忌惮秦豫了,不过也只是忌惮而已,金民胜真正戒备的还是桑将军。  “谢谢。”秦豫声音依旧冷沉,态度同样冷漠,即使面对的是尼拉国的总统,落座之后秦豫也不隐瞒直截了当的开口:“昨晚上是我去警卫所将谭小姐和周大使带出来,然后送周大使去医院的。”  “秦副部既然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为什么当时不提醒朴道成,让事情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这边秦豫刚说完,桑将军一脉的一人突然开口,言辞犀利,矛头直指秦豫。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件事秦豫的确做得有些过了,权力倾轧也好,谋略算计也罢,但是却不能动摇尼拉国的根基,秦豫此举虽然打击了崔家,但是也等于将尼拉国放到火堆上去烤。  被针对了,似乎一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秦豫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目光冷漠的扫过全场,“哼,你认为谭家小公主和崔明正一样蠢吗?她和周大使在警卫所宁可被电棍电了,却也不表露身份,我表露两人身份,除了火上浇油让事情更加恶化之外,你认为还有什么作用?”  听到秦豫的反驳声,男人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如何反驳,说到底还是崔明正太蠢,崔家在算计之前竟然没有查清楚两人的身份。  “就算如此,秦副部也可以私下提醒一下,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新闻和报纸报道出来,至少有八个小时的时间。”桑将军一脉的人似乎还是不愿意放过秦豫,当时不能说,但是回去之后绝对可以说,这样一来新闻和报纸不大肆报道,这件事就算崔明正这个纨绔闹出来的,无法上升到国家的程度。  秦豫直接无视了紧咬着自己不放的几人,正色的看向主位上的金民胜,“我已经私下里询问过谭小姐,这件事虽然闹到现在这种地步,其实不过是谭小姐和周大使一时气愤不过,周大使和卢东郡是好友,而谭小姐打算将农业试点放在平江郡,将事情闹大了也只是为了让平江郡安定下来,剔除一些不必要因素。”  “秦副部你的意思是谭小姐不会将事情继续恶化下去?”金民胜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一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好处理,收拾了崔家,给谭小姐和周大使一个满意的交待,顺便再提携一下卢东峻,事情应该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总统阁下不要忘记了谭小姐和周大使都是华国世家子弟,他们虽然年轻,可是权谋算计不比任何人差,无凭无据的话,要想让平江郡安定下来可不容易。”秦豫冷嘲的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桑将军。  其他人也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桑将军,崔家是桑将军的人,如果华国将农业试点放到平江郡,为了拿下这份功绩,崔家也好,桑将军也罢,势必会将卢东郡给弄走,换上他们自己的人,这样一来不但交好了华国,也拿到了实打实的功绩,更重要的是可以收拢农民阶层。  到时候即使谭果和周亦扬想要护着卢东峻,但这毕竟是尼拉国的内务,两人也不好明着出手,而且桑将军也不是软柿子,一番你来我往的算计之下,谁也不知道平江郡到时候会是什么局面。  但是有了今天这一出,崔家是铁定要被收拾了,为了平息华国的怒火,桑将军绝对不敢出面保下崔家,如此一来,谭果和周亦扬的目的也达到了。  只不过周亦扬的确挨了几电棍,但是就此将尼拉国一个家族给撸下来了,众人细思极恐,第一次真切的认识到了华国世家子弟的城府和谋略,这绝对是杀人于无形之中。  而此时,负责和华国方面交涉的外交内阁已经快步走了进来,表情还算是轻松,看了一眼众人,随后对着金民胜汇报道:“刚刚我已经和华国方面沟通了,吕馆长虽然很气愤,不过也知道这是一场误会,华国不会继续将事态闹大,但是涉案的崔家必须要严惩不贷。”  听到此话,在座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好在不会继续闹大,不过也验证了秦副部刚刚的推断,除了桑将军一脉的人,其他人包括金民胜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  “不管如何,崔家一定会严惩,还有以我的名义备上厚礼送给谭小姐和周大使。”金民胜笑呵呵的开口,看起来心情极好,有条不紊的安排后续处理问题。  会议终于在一点钟结束了,众人这才离开了会议室,而此时,坐在汽车后座里,桑将军冷冷一笑,“金民胜只想着砍掉了我的手下,却根本没有注意到秦豫在这件事里起到的作用。”  副驾驶位的秘书一愣,“秦副部?”  “之前达瓦和谭小姐起了冲突,如今又闹出崔家的事,谭家这是要支持秦豫啊。”第一次,桑将军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秦豫这个后辈也终于被他重视起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