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71章 阴谋算计

第371章 阴谋算计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69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8
    “呀呀。”小胖墩敏锐的感觉到了秦豫周身冰冷的寒气,不由睁大眼向他看了过去,展开双手向着秦豫这边扑了过来。  一把抱住小胖墩,秦豫周身的怒火也跟着消散了,小胖墩咧嘴笑着,软乎乎的小脸蛋蹭蹭秦豫的脸,然后指着一旁的监控视屏咿咿呀呀的对着秦豫告状着,不时还愤怒的挥舞着小拳头,然后瞪圆了眼睛愤愤的看向不远处的高个女人。  之前三个孩子虽然对小胖墩出手了,但是小胖墩战斗力强,完胜了,所以对三个手下败将,小胖墩都不放在眼里,但是一想到之前高个女人追着自己打,小胖墩那肉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之色。  “我知道了。”秦豫安抚的摸了摸小胖墩毛茸茸的小脑袋,视频上的一幕幕让秦豫眼神冰冷的迸发出骇人的杀气,这个女人该死!  高个女人在知道谭果大有来历时就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了,而此刻,随着监控视频的播放,再对上秦豫那冷血的眼神,高个女人双腿哆嗦的靠在墙边站着,只感觉腿间一股子湿润,尿骚味在不大的办公室里弥漫开来。  只可惜没有人会同情她,几个孩子打架,不管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终究还是孩子,可是她是早教中心的老师,竟然接二连三的对小胖墩一个孩子出手,这样恶毒冷血的女人,即使此刻表现的再后悔再懦弱,也没有人会同情她半分。  闻到难闻的气味,再看着高个女人那蓝色的长裤湿了一大片,小胖墩诧异的瞪圆了眼睛,估计是没有想到大人也会尿裤子,而天生有洁癖的小胖墩早在上个月的时候就不会尿身上了。  谭果扭头看了过来,就见这父子两人都是眉头紧锁着,一副嫌恶的模样,而随着成人的尿味越来越重,秦豫和小胖墩眉头皱的都可以夹死蚊子了。  明明小胖墩看起来软绵绵的可爱,秦豫五官冷峻漠然,但是两人皱眉的模样莫名的有种神似的韵味。  “秦副部,你看这都是早教中心的管理不合格,聘请的老师人品存在严重的缺陷。”李总警陪着笑脸弱弱的开口,怎么看秦副部和谭家小公主还有小公子的关系很密切啊。  这样一来将所有的责任推到早教中心,又不会得罪金王室,也不会得罪谭家小公主,简直是两全其美。  为了讨好秦豫和谭果,李总警说着说着,一手向着小胖墩的手伸了过去,想要握住小胖墩的肥爪子,逗弄逗弄孩子,拉近一下关系,也好缓解一下现场的气氛。  “呀呀!”只可惜在秦豫怀里看起来软乎乎,无比可爱的小胖墩,却猛地将手一抽,绷着胖嘟嘟的小脸,黑幽幽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抗拒。  “小孩子不喜欢陌生人碰他。”秦豫冷淡的解释了一句,住在庄园的这几天时间里,秦豫也明显感觉出小胖墩和自己一样有洁癖。  除了让谭果抱着之外,也就秦豫能抱一下,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小胖墩可高傲了,碰都不让碰一下,而小胖墩的亲近也莫名的取悦了秦豫。  李总警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这么丁点大的孩子竟然也有洁癖吗?李总警瞅了一眼秦豫,莫名的有种看到父子两的诡异感。  尼拉国高层的人都知道秦豫生性冷漠,而且有严重的洁癖,平日里根本不外出应酬,更不会乱搞男女关系,有些嫉妒的敌人甚至暗中传言秦豫绝对是阳痿了,所以性格才如此变态凶残。  否则三十岁的男人了,怎么可能不找女人?谁都知道圣女穆千雪对秦豫倾慕不已,偏偏面对这样倾城绝色的美人,秦豫还是不假颜色,所以关于秦豫不行的传闻在私底下是越传越严重。  不过李总警再定睛一看,这位可是谭家小公子,而且一看就和他妈是一模一样的,和秦副部不可能有什么关系,自己果真是想多了。  有了李总警在中间斡旋,再加上金家那边也收到了消息,直接将金少夫人狠狠的训了一顿,让她立刻给谭果道歉,这件事的责任自然就推到了早教中心。  “谭小姐,真的很抱歉,没有想到造成这样大的误会,幸好小公子没事,否则我们难辞其咎。”金闵哲倒不想过来,但谁让他姓金,又是秦豫得力的下属,所以接到电话之后,金闵哲只好跟着金民胜的第一秘书亲自来了早教中心。  身为金民胜总统的第一秘书,林秘书在金家的权利和话语权甚至超过许多金家嫡系,而金少夫人也不过是二房的媳妇而已,此刻林秘书一记冷眼扫了过来。  金少夫人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暂时低头,“谭小姐,对不起,是我没有管教好孩子。”  金少夫人是真的不甘心,她也是世家出生,后来嫁到了金家,虽然是二房这边,但是金民胜总统可是她老公的嫡亲大伯,冲着这份关系,金少夫人在世家圈子里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来都是别人对她低头。  这也就养成了她眼高于顶的骄傲姿态,明知道谭果是华国帝京谭家的小公主,依旧敢指使保镖对谭果动手,在她眼里这里是尼拉国,那就是他们金家的地盘,其他人都是金家的奴仆而已,偏偏在林秘书的警告之下,金少夫人只能服软。、  “金先生不用客气,我知道这是误会。”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金民胜总统就算脑子进水了,他也不可能指使金家的人对自己动手。  金闵哲松了一口气,不闹大就好,一旁林秘书也放下心来,只是目光诡谲的看了一眼谭果和抱着小胖墩的秦豫,谭家小公主并不是传言里的高傲跋扈,那么她会对崔家动手绝对是有备而来。  再结合秦豫和谭果之间的亲近,林秘书眼神晦暗的沉了沉,看来总统阁下的推断是正确的,秦副部的确是野心勃勃。  当然,华国方面也可能想要通过培养一个傀儡总统,从而完全掌控尼拉国,而不管是金王室还是桑将军都不是那么好控制的,唯独秦副部在尼拉国的根基浅,是最好的人选。  “不过那边那个老师还有这边这一位不能离开。”谭果声音突然再次响起,冰冷的目光扫过高个女人和一旁身材微胖的贵妇,她儿子就被小胖墩一拳头将鼻子打出血来了。  “谭小姐,你不要太过分!”金少夫人原本被逼低头给谭果道歉就存了一肚子的怨气,此时看到谭果竟然还得寸进尺,火气蹭一下涌了出来,那自己身边的人开刀,那不就是打自己的脸。  高个女人是早教中心的老师,而且通过视频看得出她明显要伤害小胖墩来讨好金少夫人,谭果要找她秋后算账也很正常,但是却故意揪着和金少夫人交好的贵妇不放,这明显就是故意而为之了。  秦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目光冰冷的看向微胖的贵妇,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之色被秦豫精准的捕捉到了。  “谭小姐,对不起,是我们不对,儿子,快过来给谭小姐和小公子道歉。”微胖贵妇一把拉过四岁的孩子,压着他的头给谭果鞠躬道歉,谭果不开口,母子两人就这样弓着腰。  孩子毕竟只有四岁,被母亲死死的压着头,难受的扭动着身体,微胖贵妇此时却大力的压着孩子的头愣是不让他抬头,“谭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们母子吧?”  看到眼前这一幕,李总警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开口说话,谭家小公主要发泄怒火,她不和金王室死扛到底,李总警已经谢天谢地了,至于其他几个帮凶,李总警爱莫能助。  而似乎知道谭果不会松口的,贵妇突然一把摁住儿子,两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声音嘶哑的和谭果道歉:“谭小姐,我们真知道错了,儿子,快说对不起。”  四岁的孩子平日里依仗的就是母亲,此时虽然身体难受,对上母亲严厉的眼神,不由哽咽的抹着眼泪,颤巍巍的开口:“对不起。”  周亦扬和卢东峻对望一眼,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从之前的监控视频来看,谭果会迁怒也正常,没有一个母亲能如此平常的对待自己孩子差一点遇险,不能拿金王室的人怎么样,但是旁边的帮凶,谭果不愿意放过也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在场的人都有些的诧异,为什么谭果只针对微胖的贵妇,另一位贵妇竟然不管不问的,这倒是奇怪了。  “是什么人指使你动手的?”秦豫冰冷的声音突然阴冷的响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微胖贵妇,想起视频里她的儿子几次靠近小胖墩,秦豫眸光一寒。  将小胖墩放到了谭果的怀里,秦豫突然抓起地上跪着的孩子,对上秦豫那冰冷峻脸,骇人的凤眸,小孩脸色刷的一下苍白,被吓的哇一声大哭起来。  看到秦豫突然丢开自己,去拉着另一个孩子,小胖墩眼睛倏地瞪圆,不满的看着秦豫,只见秦豫不但没撒手,大手还在孩子身上摸索着。  “呀呀!”气愤的抗议两声,小胖墩一下子扑到谭果的怀里,醋意浓浓的抱着谭果的脖子,将脸埋在谭果的肩窝处,屁股对着秦豫。  “啊,你要对我儿子做什么?”微胖贵妇表情倏地一变,然后向着一旁的秦豫扑了过来,如同母老虎一般,一把将吓的哇哇大哭的孩子抢了过来,身体连连后退着,如同秦豫就是凶神恶煞的大魔王一般。  “这是什么?”秦豫将刚刚从孩子口袋里搜出来的白色小药丸拿了出来。  微胖贵妇眼瞳倏地紧缩,紧紧的抱着儿子,似乎担心秦豫还会动手一般,“这是我儿子吃的维生素片,他不喜欢吃,每一次都会偷偷的吐出来藏衣服口袋里。”  此时,周亦扬等人的眼神都变了,一旁林秘书更是眉头紧锁着,如果只是几个孩子之间的打闹,而且谭家小公子也没有受伤,这事并不算棘手。  但是此时看着眼神躲闪的贵妇,再听着她口中拙劣的借口,林秘书知道这件事绝对不简单。  “维生素片?”秦豫眼神阴冷的骇人,脚步突然一个上前,一把抓住贵妇的下巴,将她嘴巴捏开来的同时,也将白色药丸丢到了她的嘴巴里,一拳猛地砸上贵妇的肚子,她吃痛的啊了一声,嘴巴里的药片咕噜一下就从嗓子眼滑了下去。  “不!”微胖贵妇惊恐的喊叫着,手指头猛地向着嗓子眼抠了下去,想要将吞下去的药丸给吐出来,这明显是不打自招了。  小孩子看着如同疯子一般的母亲,吓得连哭泣都停下来了,呆愣愣的看着抠着嗓子眼的母亲。  “刚刚那个药丸是给谁吃的?”不理会疯癫的微胖贵妇,秦豫冰冷的目光再次冷漠的看向吓傻了的孩子,声音陡然阴狠下来,“说!”  小孩子毕竟只有四岁,被秦豫如此一吓,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慌乱着向着一旁的微胖贵妇爬了过去,“妈妈……”  不得不说秦豫的确有当恶霸的潜质,此刻被他恐吓着,小孩子终于害怕的嚷了起来,“给他吃的,妈妈说给他吃!”  手指的正是谭果怀里的小胖墩,看微胖贵妇那惊恐的表情,在场所有的人都明白了,那根本不是维生素片,只怕是什么有毒的药丸,如果被小胖墩吃了?想到这种可能性,林秘书眼神也凝重的骇人。  “我说,我什么都说!”高个女人此刻一对上秦豫那阴狠如同魔鬼一般的眼神,根本不需要他威胁,什么都说了,毕竟秦豫对一个四岁的孩子都丝毫不手软,更别说是她了。  “是她答应给我十万块钱,让我将这个小孩子弄成重伤,我以为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我事先根本不知道啊!”高个女人惊恐的哭喊着,身上尿骚味愈加的浓烈。  那可是十万块钱,她至少要赚二十年才能赚到,而且高个女人也知道金家小少爷喜欢虐打其他孩子,所以她在金钱的诱惑之下自然就同意了。  到时候将小胖墩从高处推下来,只说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造成的意外,因为牵扯到金家小少爷,相信警卫所的人来了也只会淡化事态,不会有人深入调查的,自己只要动动手就能拿到十万块钱。  “抱歉,谭小姐,这是我工作失误,我一定会严查此事,给谭小姐一个明确的交待!”林秘书表情极其的严肃,之前他陪同金闵哲过来,不过是看在华国谭家的面子,必须要走这个过场。  但是此刻,林秘书已经知道事态的严重了,如果谭家小公子遇险了,而且还是和金王室扯上了关系,一想到金少夫人的行事作风,她肯定会提前消除一切证据,到时候事情就大了,不是金王室做的,那也是金王室做的,否则她销毁证据做什么。  “那就麻烦了。”谭果点了点头,抱着小胖墩站起身来,只是看向两个凶手时眼神陡然狠辣一下,一字一字的开口:“我只希望在事情查清楚之后,这两个人必须得死!”  这一刻,看着宛若修罗一般的谭果,在场的人这才再次意识到谭果的可怕和血腥,这一位并不只是传言里的冷傲,而是杀人不眨眼,不过想到她们竟然敢对小胖墩动手,谭果会要对方的命也是理所当然。  微胖贵妇也知道抠不出药丸了,此时面如死灰,听到谭果这话,猛地抬起头,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杀我!”  “不能杀你?”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谭果抱着小胖墩转过身来,看着坐在地上抱着她儿子的微胖女人,谭果脸上的笑容显得残暴而冷血,“我不单单要你受尽折磨再死,我还要让你的家族身败名裂,让你的儿子只能去孤儿院,我要让你即使死了也不能安宁!”  “不!”微胖贵妇此时才感觉到了发自灵魂深处的害怕,一把搂紧了怀抱里的儿子,对着谭果嘶吼着,“你不能这样做,我儿子是无辜的,他才四岁,你不能这样!”  “他有你这样的母亲又怎么是无辜的?不过我不会要他的命,他长大之后也可以找我报仇,但是到那个时候,他是生是死就再论了。”冷血的丢下最后一句话,谭果抱着小胖墩大步离开了。  华国谭家的势力,别说微胖贵妇的家族即将被清查,就算她的家族安然无恙,她的儿子长大之后也没有能力去报复谭家。  华国谭家这样的身份,有多少强大的仇人,谭家都不曾惧怕,又何必害怕一个四岁的孩子?也正是有了这些磨刀石,谭家的子嗣才会严于律己,让自身不断的变强,当你无法预料未知的危险时,只有让自己变强,这才是保护自己的唯一办法。  坐上了汽车,小胖墩还在生气秦豫的气,此刻乖巧的坐在谭果的腿上,看都不看秦豫一眼,不过过不到两分钟,小胖墩却忍不住的回头看一眼秦豫,发现他也在看自己,立刻傲娇十足的将头一扭,气鼓鼓着小脸,嘴巴也高高的嘟起来了,明显还是在生气闹别扭。  “你是怎么发现不对劲的?”秦豫此时沉声开口,一开始太过于担心小胖墩的安全,再加上牵扯到的还是金家少夫人,秦豫也没有察觉到不妥。  即使秦豫之后再深入调查,他也只会查到高个女人为了巴结金少夫人和两位贵妇,为了她们经常给的小费,常常让金家小少爷去虐打早教中心的其他孩子。  另外两个孩子已经四岁了,比来早教中心的孩子都大多了,有他们两个帮忙,再加上高个女人和其他老师明着暗着的纵容,金家小少爷没少虐打其他孩子,不是扇脸,就是故意将他们推倒,或者骑坐在他们身上,看到其他孩子被打哭了,金家小少爷也就高兴了。  所以今天小胖墩这件事,会让人误以为和以前的事件性质一样,根本想不到这是一桩针对小胖墩而来的可怕阴谋。  “视频里那个女人叫小胖墩是小杂种。”谭果摸了摸小胖墩的头,虽然视屏没有声音,但是谭果受过专业训练,简单的唇语谭果能读懂。  小胖墩父不详,所以对谭果有恶意的人,私下里才会这样骂小胖墩,但是一个未曾谋面的人,不知道小胖墩的出生,她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骂出小杂种三个字。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高个女人是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三个字的,而知道小胖墩父不详,那也就等于知道谭果的身份,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来,那肯定是来者不善。  谭果低头看了看乖巧的小胖墩,眼中有着浓郁的自责之色,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疏忽,差一点害死小胖墩。  ------题外话------  今晚上双十一,大家准备剁爪子了吗?O(∩_∩)O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