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77章 打了一架

第377章 打了一架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93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9
    短短几天的时间,尼拉国的上下都知道谭家小公主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再看这个男人对小胖墩那股子宠溺劲,让人忍不住怀疑这位神秘男人就是小胖墩的父亲。  尤其是这个男人一出现,谭果就直接搬出了秦豫的庄园,这似乎从侧面也证实了这个猜测。  “小豫,你难道还不死心吗?”汽车里,秦素因为绝食了两天,脸色显得更加的苍白黯淡,此刻痛心的看着身侧冷漠的儿子。  关于小胖墩父亲的传言秦素已经从穆千雪这边里收到了消息,原本秦素担心秦豫会为了谭家的背景选择谭果,但是如今小胖墩的父亲出现了,而且谭果毫不留恋的就离开了庄园。  这让秦素相信之前谭果亲近秦豫不过是拿他当挡箭牌而已,但是秦素恼火的是秦豫明明知晓这一点,却依旧不接受穆千雪。  秦豫冷漠着眼神看着车窗外,不管外界如何谣传,但是秦豫知道那位神秘的易二爷绝对不可能是小胖墩的父亲,不管他对谭果是什么样的心思,但是秦豫可以肯定谭果对易二爷绝对没有男女之情。  这份坚定的直觉让秦豫原本暴躁的情绪渐渐就冷静下来,而今天他之所以会抽时间去医院,并不是因为秦素的要求,而是秦豫得到消息,小胖墩似乎有点感冒,今天要去医院检查。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秦豫早上就请了假,此刻汽车直奔首府第一医院而去。  一下车,看到医院大楼那明显的十字标志,小胖墩脸上的笑容一僵,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四处一看,当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之后,小胖墩一下子炸毛了,“呀呀!”  大喊大叫的小胖墩身体努力向着车子方向倒了过去,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幸好谭亦反应够快,否则这熊孩子绝对倒栽葱的一头扎地上了。  “呀呀!”挣扎无果,小胖墩绷着小脸,严肃的瞅着谭亦,明显是拒绝去医院。  可惜谭亦不为所动,小胖墩抽了抽鼻子,表情显得极其委屈,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谭亦,似乎想要博取一点同情。  “就打一针。”谭亦哭笑不得的开口,自己和大哥小时候都是自己去军区医院打预防针的,当时看着其他鬼哭狼嚎的孩子,谭宸和谭亦一度很好奇,也不是很痛,为什么这些熊哈子能哭的屋顶都可以掀翻了。  而有些心疼孩子的家长,看到哭的气都喘不过的孩子,最终心一软,不打针了,抱着孩子就回去,还有家长看着孩子在哭,自己也在一旁抹眼泪,这让当初的小谭宸和小谭亦是十分的不解。  直到后来,谭宸和谭亦带着谭果去打预防针,兄弟两人才知道什么叫做世界大战。  一听到打针两个字,小胖墩也不装委屈了,一仰脖子,扯着嗓子哇哇的干嚎起来。  “这么丢人的绝对不是我儿子!”谭果嫌弃的瞅着歇斯底里的小胖墩,蹭蹭蹭的避让到一旁。  谭亦安抚的拍了拍小胖墩的背,看着蹦跶到一旁,一脸我不认识这两人的谭果,谭亦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是你儿子,你小时候也这样,一去医院打预防针就跟被人贩子给拐了一般。”  “我小时候才没这么丢脸呢。”谭果绝不承认,小时候自己也这么丢脸过。  “你从小力气大,一挣扎的时候全身肉都绷紧了,医生都不敢打针,怕把针头折断了。”想起当年的一幕幕,谭亦都忍不住笑起来,那个时候谭果可不像小胖墩这样干嚎。  粉妆玉琢的小姑娘,白嫩嫩的皮肤,黑幽幽的大眼睛,萌的人心都化了,就这么眨巴着眼睛大滴大滴的掉泪珠子,全身绷的紧紧的,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看到医生和护士过来了,就那么惊恐无比的后退着,谭宸和谭亦心疼的跟什么似的,恨不能代替小谭果打预防针。  “反正我不会这么嚎,跟杀猪一样。”谭果心虚的笑着,那个时候听医生说她身体肌肉紧绷了,不能打针,谭果就暗地里鼓劲,让身体更加的紧绷,后来一度卖力的训练,也就是为了避免打预防针。  被当成猪的小胖墩依旧发出凄惨的干嚎声,肥嘟嘟的小手捂着眼睛,嚎累了,偷偷张开指缝瞅一眼,见谭果这个不良妈妈那恶劣的笑容,小胖墩立刻提高音调继续嚎着,宁可嗓子坏了,也绝不去打针。  “行了行了,别叫了,不打针就给你检查一下。”谭果无语的看着小胖墩,他再几嗓子,别人还真以为是人贩子抢小孩。  谭果这边刚一转身就看到不远处同样下车的秦豫,谭果咻一下转头看向身旁的谭亦,二哥笑的好可怕!  谭亦从没有如此痛恨过一个人,当初秦豫和谭果在一起的时候,谭亦一度很想将秦豫给揍一顿,不过看得出秦豫对谭果的在意,谭亦这才没有干涉。  只可惜谭亦没有想到真正伤害谭果的人会是秦豫,当谭果在手术房里九死一生的时候,谭亦从没有那么痛恨过自己,是他没有保护好谭果,才害得她被谭亦伤的如此之深,即使理智上,谭亦知道这一切并不能完全责怪秦豫,但是情感上谭亦无法原谅自己,同样也无法原谅秦豫。  “二哥,我没事。”似乎察觉到了谭亦波动的情绪,谭果眯眼笑着,安抚的握住了谭亦的手,“我和小胖墩都好好的,二哥,你不要再自责了。”  谭亦莞尔一笑,阳光下,俊美的脸庞上散发出魅惑人心的男性气息,只可惜,那一双漂亮的凤眸之中却是凝结的寒意和深深的自责。  “秦副部,这么巧。”谭亦扫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秦素,一手抱着小胖墩,一手亲密的揽着谭果的肩膀走了过来,看起来这就是一家三口,除了谭果的体型略过于庞大。  秦豫依旧冷沉着峻脸,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倒是坐在轮椅上的秦素有些仇视的看了一眼谭果三人,将秦豫不愿意娶穆千雪的怨气都迁怒到了谭果的身上。  也或许是因为她的名字,总是让秦素想起一年多前那个意外死掉的“谭果”,那是一条鲜活的人命,秦素总担心有一天秦豫如果突然回想起一切,那么她这个母亲必定会成为秦豫的敌人。  原本两人之间的母子之情就淡漠的几乎没有,再经不起任何的波折,而谭果的出现,一模一样的名字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秦素的心总是七上八下的不安着惶恐着。  “呀呀。”看到秦豫,小胖墩眼睛一亮,立刻向着秦豫方向扑了过去。  估计谭亦也没有想到小胖墩会突然投敌,好在秦豫动作极快,一把抱住了差一点从谭亦怀里跌出来的小胖墩。  “呀呀。”粗壮的小胳膊搂着秦豫的脖子,小胖墩立刻将脸埋在秦豫的肩窝处,小屁股对着身后的谭果和谭亦,对于这两个带自己来医院打针的坏人,小胖墩决定暂时不理睬这两人。  谭果和谭亦直接被小胖墩这动作给气乐了,这熊孩子身上半点没有谭家人的骨气!  顺势抱着软绵绵的小胖墩,他那全心全意信赖的动作,让秦豫冷硬的心莫名的软化下来,尤其是感觉到眼前这位易二爷那气结的表情,秦豫冷傲的眉宇里不由染上几分得意之色。  “小胖墩,回来,不要赖在陌生人身上!”谭亦阴测测的开口,好吧,谭果说的很对,有时候这个熊孩子就是欠揍!自己多么宝贝他,结果看到秦豫就投诚了,这让谭亦一时之间心里头酸酸的。  “呀呀!”小胖墩闷闷的回了一句,双手依旧死搂着秦豫的脖子不撒开,他才不要回去呢!  秦豫此时扬唇一笑,“还是我抱着小胖墩吧,这几天晚上都是我带着他睡觉。”  谭果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明显是在挑衅示威的秦豫,默默的给他掬了一把同情泪。  谭亦直接气乐了,偏偏小胖墩如同无尾熊一般还趴在秦豫怀里,不过身为谭家二少爷,谭亦目光诡谲的看了一眼秦豫,“既然如此,那就麻烦秦副部了。”  谭亦绅士十足的道谢一声,随后亲密的揽着谭果的肩膀,低笑着调侃,“看你以后还偷不偷懒,小胖墩都不和你亲近了。”  明明已经占据上风了,但是看着谭亦和谭果之间那种亲密的外人无法介入的氛围,秦豫原本喜悦的心情倏地一下降到了冰点,尤其是看到谭亦的胳膊放在谭果的肩膀上,是那么的碍眼。  “小豫,我们还要去看望病人,将孩子带着不方便。”坐在轮椅上的秦素忽然的开口,看了一眼谭果,随后继续道:“千雪在医院里守了一夜,估计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一会小豫你多多劝劝千雪。”  秦素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即使她头发已经半白了,但是身上那股温婉优雅的气息却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此刻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都透露着秦豫和穆千雪之间的亲近,当然,这话同样也是对谭果说的,希望她有自知之明。  谭亦眼神陡然狠戾了几分,不过瞬间这抹情绪快速的被他收敛了,看了一眼秦豫笑着连声祝贺,“原来秦副部快要结婚了,到时候请一定送上一张喜帖,我和小糖果也沾点喜气,对吧?”  看着明显已经怒了的二哥,谭果乖巧的点了点头,“我一定备上厚礼!”才怪!  很满意谭果的识相,谭亦随后看向秦豫怀里的小胖墩,“快点过来,抱你去医生那里检查一下,不打针。”  虽然谭亦还是那么如沐春风的表情,但是小胖墩感知力天生敏锐,此时警觉到了危险,小胖墩也不敢闹腾了,看到谭亦的手伸了过来,立刻乖宝宝一般的探过身体,任由谭亦将自己抱走了。  没胆的怂孩子!谭果鄙视的瞅了一眼小胖墩,这熊孩子就这点本事,他继续闹腾,继续躲在秦豫的怀里不出来啊。  被鄙视的小胖墩对着谭果一瞪眼,乖巧的靠在谭亦怀里不说话了。  “不打扰秦副部了,记得结婚给我们送喜帖。”谭亦皮笑肉不笑的丢下话来,这才带着谭果和小胖墩先一步离开了。  而此时,秦豫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有多久没有这样被人挑衅过,这种憋屈的感觉让秦豫恼火的离开。  “小豫,你也看到了,谭家小姐之前不过是拿你当挡箭牌,刚刚这一位说不定就是孩子的父亲,小豫,我死之前,如果能看到你结婚生子,那我就真的可以瞑目了。”秦素语重心长的开口,她真不懂小豫到底怎么想的,明明千雪那么好,小豫为什么就看到千雪的好呢。  双人病房里,看着躺在床上打了镇定剂才睡着的小叶,穆千雪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而穆叁虽然已经被抢救回来了,可是手脚都被子弹射穿了,即使日后痊愈了,只怕也就是个普通人,手脚一点都不能用力,年轻的时候还好一点,等年纪大了,估计才要受罪。  “少将军,如果你能帮我报仇,我答应嫁给你。”穆千雪低声开口,似乎愤怒到了极点,所以宁可出卖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婚姻,也要给自己的手下讨个公道。  桑日晟眉头皱了皱,他也没有想到谭果那边会这么嚣张,出手会这么狠辣,废掉了穆叁和小叶,虽然没有要了他们的性命,但是这样比杀了两人来的更狠。  穆叁和小叶虽然活着,一个成了废人,一个被毁了容,这根本就是让两人一辈子活在痛苦里。  “刚刚我收到了消息,朱家夫人被判了无期徒刑,早教中心那个女教师被判了死刑。”桑日晟缓缓的开口,之前他虽然知道华国谭家的可怕,但是这一次的事件却让他如此真切的看到了谭家的可怕。  朱家在尼拉国可以说是皇商,但是朱家的当家主母被判无期徒刑,这说明谭家要操控尼拉国简直易如反掌,之前谭果没有追究的时候,桑日晟还在想着谭家或许也就这样,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谭家会突然发难。  而即使如此,尼拉国高层没有人站出来反对一句,金王室也好,桑将军也好,还有其他几个高层都保持着缄默,当然,华国和尼拉国的农业合作项目也在同一时间正式启动了。  桑日晟明白尼拉国没有了朱家,还有第二个朱家,第三个朱家,但是如果得罪了华国谭家,那么等待尼拉国的就将是被颠覆的噩运。  “少将军,你是怕了吗?”穆千雪忽然笑了起来,只是表情不再是那么的圣洁无暇,充满了扭曲变态的怒火。  穆叁和小叶的遭遇,让穆千雪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她真切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如果谭家真对自己动手,只怕也没有人会站出来,而且到时候就算教徒会站出来,也很快会被镇压,谭家是一个无法撼动的庞然大物,穆千雪的这个认识来的太迟,否则的话她绝对不敢对谭果和小胖墩下黑手。  门外有着脚步声传来,桑日晟没有再开口,而此时,随着病房的门被打开,秦豫推着秦素走了进来。  “夫人,你怎么来了?”穆千雪快速的开口,声音嘶哑着,眼下是浓黑的灰黑色,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看得出她一夜没有睡。  穆千雪不由的看了一眼秦豫,这个男人她喜欢了一辈子,如果可能,穆千雪更希望秦豫可以保护自己,桑家虽然强大,但是穆千雪心里头更清楚,一旦谭家发难,桑家肯定会将自己舍弃。  看到秦豫对感情的执着,穆千雪坚信只要秦豫愿意保护自己,即使谭家对付自己,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自己,甚至会带着自己远遁国外。  “半个小时后我接你回去。”无视了穆千雪的目光,秦豫冷声丢下一句话,径自的转身向着病房外走了去。  或许是有些的烦躁,秦豫看了一眼墙壁上的禁烟标志,随后径自下楼向着医院后面的庭院走了过去。  而此时,却有人先一步站在庭院里,此刻背对着秦豫,男人正在打电话,声音压的有点低,但是对秦豫这样的练家子而言,依旧听的清清楚楚。  “放心吧,一切进展很顺利。”谭亦背对着秦豫,似乎没有察觉到有人过来了,继续笑着开口,声音里带着一股子得意之色,“一个女人而已,更何况我和她认识多年,再说那孩子和我也熟悉了,我绝对是最好的人选……”  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说了什么,谭亦笑声更加张狂了几分,“就算多养一个父不详的孩子又怎么样?那可是华国谭家,再说了,再说了只要我小心谨慎,即使外面有女人也不会被察觉到的。”  秦豫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段话,听着谭亦话语里的轻蔑和得意,秦豫只感觉一股子怒火蹭一下涌了出来,也估计是他的视线太过于狠戾,打电话的谭亦似乎终于察觉到了不妥。  “原来是秦副部。”快速的挂断了电话,谭亦表情难看了一下,不过随即又恢复了优雅从容的表情,勾着薄唇浅笑着,“没有想到秦副部还有偷听人打电话的癖好,不过秦副部你和小糖果认识不到来半个月,所以这种无凭无证的话,秦副部最好不要说,说了小糖果也不会相信的。”  谭亦笑的很是嚣张,似乎已经吃定了谭果,微笑着从秦豫身边经过时,谭亦忽然停下脚步,用只有两人能听得见的声音开口:“当然,如果秦副部会保密的话,日后绝对能得到谭家的帮助。”  一边说,谭亦还拍了拍秦豫的肩膀,似乎完全不知道他有洁癖,不喜人碰触。  “是吗?”秦豫冷冷的笑着,眼神陡然一狠,回给谭亦的却是他突然挥过来的一拳头。  庭院里,两个男人突然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厮打在了一起,你一拳我一拳,都是冲着对方的要害而去,而且两人都放弃了防守,不断的进攻进攻,甚至不惜以伤换伤。  谭果带着小胖墩检查完之后,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其实小胖墩虽然有点感冒,但是谭果一般不会带他来医院,再者谭亦就是个中医,偏偏谭亦要求来医院,在大门口碰到秦豫的时候,谭果大概猜测到了谭亦的目的。  可是谭果真的没有想到谭亦竟然会和秦豫打了一架,此刻看着脸上都挂着彩,鼻青脸肿的两个男人,头上还沾染着草屑,西装早就丢到了一旁,衬衫扣子还掉了几颗,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你傻啊,要揍人不会套麻袋吗?自己动手干什么,不知道痛吗?”谭果气恼的瞪着眼前的谭亦,随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秦豫。  说实话,从很早之前,谭果就想亲自揍一顿秦豫,谭家人都憋着一股子火气,虽然大家都知道不能怪秦豫,但是又怎么可能一点不责怪。  “没事,皮肉伤。”谭亦咧嘴一笑,牵动脸上的伤口,表情一下子扭曲起来,虽然伤的重,但是秦豫那个臭小子伤的更重,而且打斗的时候,谭亦发现秦豫竟然会下意识的收敛力度,看来这个臭小子还没有蠢到家。  “呀呀!”看着受伤的谭亦,小胖墩此刻也愤怒的瞪着秦豫,气鼓鼓着小脸,瞪圆了一双眼,对着秦豫挥舞着小拳头。  “行了行了,你凑个什么热闹。”谭果一把将挣扎的小胖墩塞到了谭亦怀里,看着谭亦那俊美的脸上都是淤青红肿,不由又恨恨的瞪了一眼秦豫,只不过看到秦豫似乎伤的更重,谭果的心又软了,“你也傻了吗?多大的人了还打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