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78章 一起吃饭

第378章 一起吃饭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78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9
    穆千雪和桑日晟送秦素下楼,却见一身狼狈的秦豫,眼角青紫红肿,嘴角裂开,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原本笔挺的西装此刻搭在胳膊上,白色的衬衫已经脏了,还掉了几粒扣子。  “小豫?”坐在轮椅上的秦素怔愣了,从没有想过那个不苟言笑、冷漠无情的儿子竟然也会有这样狼狈不堪的一面,不过看到秦豫嘴角的血迹,秦素立刻就心疼了,“小豫,你怎么受伤了?”  秦素的话刚问完就看到后面走出来的三人,当看到同样一身狼狈的谭亦时,秦素立刻就明白过来了,此时看向谭果的眼神更加的排斥仇视。  “谭小姐?”桑日晟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谭果,不过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高攀上谭家,这才重新搭理再次勾搭自己的穆千雪,此刻看着谭果身边的谭亦,桑日晟思绪快速的流转着,难道这一位就是谭小姐的另一半,这个小胖墩的父亲。  “少将军,你好。”谭果微微一笑的颔首,瞄了一眼身侧抱着小胖墩的谭亦,并不打算将他介绍给桑日晟。  穆千雪此时目光也快诡谲的流转着,当然更多的目光是落在谭亦身上,虽然面部做了微易容,但是却无法改变一个人从里到外的气息,这是一个极其俊美的男人,高贵优雅从容,穆千雪甚至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比起秦豫甚至还要出色三分。  或许也是因为秦豫的神色太过于冷漠,眼神太过于狠戾,而眼前这个男人却端的是君子端方、温润如玉,即使一身狼狈,丝毫不减周身的贵气,那股从容淡定之色,再加上出色的五官,足可以让任何女人倾慕。  再看一旁的谭果,那肥胖的体型,穆千雪快速的隐匿住眼底的不屑和鄙视之色,如果不是投身在华国谭家,她凭什么认识这么多出色的好男人,而且一个一个对她还如此倾心!  此刻,饶是穆千雪聪慧精明,但是那嫉妒也如同毒蛇一般在心底撕咬啃噬着,让她痛恨老天的不公,否则就凭谭果这幅尊荣,估计倒贴都没有男人愿意要。  “原来是桑家少将军,幸会,敝姓易。”察觉到谭果想要溜,谭亦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优雅一笑的向着桑日晟伸出手,“想请不如偶遇,刚好也是午餐时间,少将军和这位穆小姐也可以一起吃个饭。”  桑日晟愣了一下,他并不是诧异这位易先生知道自己和穆千雪的身份,他诧异的是对方竟然会主动邀约,虽然谭亦看起来笑容和煦,但是却透露出一股疏离之色,不过桑日晟反应极快,握手之后笑着开口:“易先生来到尼拉国,也该由我这个东道主请客。”  半个小时之后。  首府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  顶楼观景餐厅。  一闻到那刺鼻的药水味,小胖墩嫌恶的瞅了一眼谭果和谭亦,蹭蹭的爬到了沙发另一边,瞄了一眼坐在不远处气息冰冷的秦豫,小胖墩纠结着小眉头,看得出之前秦豫和谭亦动手,让小胖墩记仇了。  “你这是给秦豫报仇吗?”眉尾处一痛,谭亦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给自己上药的谭果,这丫头出手还真是重,她这哪里是上药,更像是秋后算账。  “二哥越来越幼稚了,也不怕破了相。”谭果虎着脸的瞪着谭亦,说起来谭家三个孩子里,谭亦绝对是长的最好看的那一个,那通身的气派,就这么一站,那些帝京贵少们都得避其锋芒。  偏偏优雅如同白狐一般的谭亦却和秦豫打了一架,估计是擦到了地上的石头,眉尾处被划出了一道血口子,谭果此刻正用棉棒蘸着双氧水消毒。  谭亦不在意一笑,身体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正翻看着绘本的小胖墩,嘴角勾起几分明烈的笑容,看来小胖墩还是谭家人,知道心疼自己这个舅舅,没有理会秦豫那个渣爹。  “恶人自有恶人磨,二哥你早晚要认栽。”谭果哼哼着,给谭亦受伤的脸消了毒,上了药,这才看向他的手,修长如玉的后背上,关节处都红肿破了皮,二哥和秦豫简直是在自虐。  谭亦不在意一笑,看着谭果的目光充满了疼爱和宠溺之色,他这一生所有的感情都给了谭家,给了他的家人,谭亦不认为会有那么一个女人让他神魂颠倒,这个世界上,只有谭家才是谭亦的软肋是他的弱点。  “若有那么一个青梅竹马倒是可能,只可惜柳叶胡同就你们这群熊孩子。”谭亦优雅一笑,他天性薄情,若真有一个青梅,日久生情倒有几分可能,但是如今,谭亦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他怎么可能去接受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甚至爱如生命。  谭果哼哼着,倒没有反驳什么,不过她相信终究会有那么一个恶人来磨着自家二哥。  不远处,桑日晟正在喝茶,余光看了一眼陪在秦素身边的穆千雪,看来她是真的要放弃秦豫了,否则此时早就给秦豫上药去了。  包厢里气氛显得有点的诡异,秦豫目光看着窗外的街景,偶尔瞄一下小胖墩,或许是心有灵犀一般,秦豫看过来时,小胖墩刚好也抬头看向秦豫。  只不过小胖墩却是瞪了秦豫一眼,然后傲娇十足的将头一扭,继续看书,不到三分钟,又抬头瞪一眼秦豫,但是看到秦豫脸上的伤,小胖墩似乎也纠结了。  谭亦这个舅舅是小胖墩除了谭果之外,第二喜欢的人,所以之前看到秦豫和谭亦打架,而且还是打的那么激烈都见血了,小胖墩立刻清空了对秦豫所有的好感。  但是这会看着同样受伤的秦豫,那股愤怒消退之后,迷茫的小胖墩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秦豫,所以只能隔几分钟瞅一眼。  “小豫,让千雪给你上点药?”秦素关切的开口,儿子受伤当母亲的没有不心疼的,尤其是谭亦那边还有谭果在上药,秦豫却孤零零的坐在一旁,伤口也没有处理一下,秦素在排斥谭果的同时,更加心疼秦豫这个儿子。  “不用。”都是皮肉伤,秦豫并不在意,只是看了一眼给谭亦上药的谭果,秦豫莫名的感觉心头钝痛了一下,眼前这一幕比受伤更让秦豫难受。  穆千雪也没有主动开口,或许是发现秦豫不可能娶自己之后,穆千雪立刻斩断了对秦豫所有的关心和体贴,也或许是因为桑日晟在这里,穆千雪想要表露自己的决心给桑日晟看,她自然不可能再倒贴着秦豫。  给谭亦处理完了伤口之后,谭果拿着托盘向着秦豫方向走了过去,一时之间,秦素表情难看的皱了起来,她身边的男人莫名其妙的打伤了小豫,现在她又想干什么?还嫌小豫伤的不够重吗?  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谭果,秦豫原本冷硬的心蓦地柔软下来,甚至多了一抹连秦豫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期待之色。  最了解秦豫的人不是秦素也不是穆千雪,而是谭果,即使秦豫看起来依旧端着一张阎王脸,但是谭果依旧察觉到了他此刻的紧张,这样的感知让谭果一时之间心头五味杂陈,她从没有想过会和秦豫分开,但是事实却是他们就这样分开了一年多。  她认为天底下最不可能伤害自己的人就是秦豫,偏偏在自己心底狠狠划下一刀的人还是秦豫,那个曾经霸道抱着自己说即使死也要拉着自己下地狱的混蛋男人,却偏偏食言了。  可是不管有多么的怨恨,看着受伤的秦豫,谭果的心依旧软了,只是表情看起来很是嫌弃,甚至懒得开口说什么,拿起棉棒和双氧水就给秦豫上药。  谭亦此刻坐到了小胖墩身边陪他一同看绘本,此刻看着谭果那没轻没重的手势,再看了一眼面无表情,似乎感觉不到痛,但是眉宇里却有着几分得意的秦豫,谭亦忽然感觉拳头痒痒的,真的很想再揍这个臭小子一顿。  两人靠的很近,谭果的动作看起来很是粗鲁,但是渐渐的力度就轻缓下来,清理伤口然后消毒,然后上药……  餐厅上菜很快,桑日晟招呼着之几人入座,谭亦自然而然的坐到了谭果身边,看着径自走过来的秦豫,谭亦似笑非笑的瞅着他,不过并没有阻止。  果真秦豫坐在了谭果的另一边,穆千雪则是坐在了秦素身侧,旁边坐的是桑日晟,而且不同于以往对桑日晟的不理不睬,穆千雪虽然偶尔和桑日晟说话,但是态度明显柔和了许多。  穆千雪态度的改变,秦豫早就发现了,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倒是秦素察觉到之后,脸色倏地一白,似乎不敢相信穆千雪竟然会选择放弃秦豫,但是看着秦豫那冷硬无情的脸庞,秦桑张了张嘴,却无法说出任何责备的话。  “呀呀!”看到桌子上的大虾,小胖墩和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母子两人都瞪圆了眼睛,随后动作整齐划一的看向一旁的谭亦,眼巴巴的瞅着他,那表情怎么看怎么的呆蠢。  谭亦无语的摇摇头,只能亲自动手给这两位祖宗剥虾,只不过刚剥好了一只,一抬头就对上谭果和小胖墩无比期待的目光,谭亦动作僵硬了一下,手里只有一只大虾,但是却有两个吃货等着被喂食。  一看谭亦这犹豫的动作,谭果动作迅速的将筷子伸了过去,无比精准的将大虾抢了过来,然后咬了一口,一脸幸福的眯着眼,好吃!  小胖墩呆愣愣的看着那白白的虾尾一点一点的被谭果吃掉,一下子垮了小脸,愤怒的瞅着大快朵颐的谭果。  估计知道在谭亦这个舅舅心里,谭果永远是排在第一位,小胖墩立刻将目光看向隔着一个座位的秦豫,可怜兮兮的眨巴着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  估计是知道谭果的不靠谱,秦豫想都没有想的就夹起一只虾,在小胖墩期待的目光里开始剥着虾壳。  只可惜谁也没有想到谭果的速度会那么快,吃虾的速度快,抢虾的速度更快,眼瞅着秦豫的虾壳刚剥好,谭果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咻一下伸过筷子将秦豫手里头的虾子给抢走了。  估计一桌子上的人都没有想到谭果会这么无耻,这位毕竟是谭家小公主,别说几只虾,就算是山珍海味她也不缺啊,而且还是和自己儿子抢吃,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小胖墩。  “chi!”迄今为止只会说一个吃字的小胖墩哇哇叫的抗议着,愤怒无比的瞅着谭果,若不是婴儿座椅距离谭果还有点距离,估计这熊孩子已经扑到谭果身上抢虾了。  “小胖墩会说话了?”谭亦正在剥第二只虾,听到小胖墩那清楚无比的一个吃字,错愕一愣。  谭果大快朵颐着啃着虾尾,听到谭亦的话点了点头,嫌恶的瞅了一眼气的哇哇叫的熊孩子,“小吃货,就会说一个吃字。”  谭亦无语的看着嫌弃小胖墩的谭果,这丫头还说别人是吃货,她也不看看自己。  “好了,这一只虾给你。”谭亦不理睬厚脸皮的谭果,笑着安抚着可怜兮兮的小胖墩,将剥好的虾子喂到了小胖墩的嘴巴边。  早晚有一天二哥也会喜欢小胖墩,将自己放到第二位!谭果吃醋的哼哼着,随后倏地将目光转向身侧的秦豫,眼神诡异又怨念的瞪着他,秦豫当初说的可好听了,结果呢,哼,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被谭果那无比怨念的目光瞪着,秦豫莫名的有些不解,但是看着她那委屈的模样,秦豫似乎又格外的心疼,将剥好的第二只虾子放到了谭果的碗里。  “别以为一只虾就可以收买我。”谭果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随后继续吃,化悲愤为食欲。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秦豫眼神晦暗的沉了沉,此刻他终于可以肯定自己和谭果绝对认识,想到记忆中那个几乎要被淡忘的前女友,一模一样的名字?  秦豫看了一眼正在吃虾的小胖墩,原本消退的念头突然又涌了上来。  说是吃饭,其实这种应酬,基本是联络感情用的,吃的都很少,到了桑日晟这样的地位,他根本不缺吃的,再精美的菜肴也就应应景,动几筷子。  此刻,桑日晟有些错愕的看着埋头大快朵颐的谭果,又看了一眼同样吃的津津有味的小胖墩,他能说不愧是母子两人吗?这吃相绝对是一模一样。  而谭亦和秦豫自然而然的充当了服务员,剥虾壳、夹菜、盛汤,将这两位伺候的无比周道,桑日晟想即使自己想要娶谭家小公主,但是他有他的尊严,也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根本就跟个佣人一般。  看着秦豫端着那冷硬无情的脸庞,可是动作却一丝不苟,脸上也没有任何谄媚和屈辱的表情,桑日晟发现他是真心实意的在照顾谭果,一时之间,桑日晟有些的不敢相信,难道秦豫真的喜欢谭果这种类型?  虽然说谭果看起来脾气也不是那么太坏,架子也没有那么高冷,而且看多了,虽然胖,也不算丑,可是在桑日晟看来也就是不丑而已,还算顺眼,绝对算不上漂亮,要说漂亮穆千雪这样的倾国绝色的女人,才是男人心里头的白玫瑰。  “秦副部。”谭果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抬头眯着眼笑着,“秦副部,你看我们挺合拍的,要不我们抽个空回华国领个结婚证?”  语不惊人死不休!  秦豫依旧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谭果,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一惊一乍,倒是穆千雪愣了一下,而秦素更是失态的开口阻止:“不行,我不同意!”  “是我要结婚。”秦豫反感的回了一句,他看得出谭果是故意在挑事,她根本是随口一说而已,但是秦豫诡异的发现自己并不反对。  穆千雪嘲讽的一笑,原来自己再多的付出也抵不上谭这个姓氏,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穆千雪忽然忍不住想,如果有一天,秦豫所有的感情记忆又恢复了,他还能这样冷静吗?  “我不同意!”照顾小胖墩吃饭的谭亦头也不抬的丢出一句话来,这一次不仅仅是他不同意,整个谭家也不会同意。  谭果一耸肩膀,对着秦豫抱歉一笑,“那就算了,秦副部当我没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