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82章 寻仇闹事

第382章 寻仇闹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872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0
    “老公,我们走吧,大太阳的晒死人了,我们还要去安边乡吃鱼,听说那里的银鱼味道可鲜美了,能一鱼五吃。”谭果声音软懦懦的响了起来,将小胖墩塞到了秦豫的怀里,然后亲密的抱着秦豫的胳膊,“你说了这一次生意谈成了就要好好犒劳我们母子俩呢。”  秦豫被谭果那一句老公给雷得里嫩外焦,峻冷的脸庞狠狠的扭曲了两下,对上谭果那熠熠的闪烁着顽劣光芒的眼眸,秦豫凤眸诡谲的闪烁着,端着冰冷的峻脸,一手抱着小胖墩,一手突然揽上了谭果的腰,大手顺着那柔软的腰肢往下摸了两下。  谭果圆溜溜的眼睛猛地瞪大,感觉到屁股上那色色的大手,身体也绷直了,光天化日之下,秦豫竟然敢耍流氓?  刘彪子此时抱着差一点被折断的手指头痛的连声哀嚎着,目光里闪烁着狰狞的仇恨,而此刻听到谭果的话,刘彪子眼神更加狠辣了几分,原来只是个做生意的。  再抬头一看,见秦豫的大手暧昧的放在谭果挺翘翘的屁股上,刘彪子目光诡谲的瞄了一眼,却见顾大佑和卫胜男表情都有些的诡异,刘彪子倒是明白了,感情是养在外面的情妇还生了个孩子。  这边秦豫刚将车子从路中间挪开,刘彪子一脚踩在油门上,蓝色越野车呼啸的离开了,但是离开之前刘彪子那阴冷冷的眼神,却让人明白这件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三轮车老哥虽然腿上划出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却也只能自认倒霉,谁让撞上自己三轮车的人是刘彪子。  “老哥,这点钱你拿着去医院。”顾大佑将五百块钱塞到了老哥的粗糙的手心里。  “不行,不行,我哪能要你的钱。”看到手里头的五百块,老哥震惊的一愣,随后忙不迭的要将钱还给顾大佑,这可是五百块钱,他起早贪黑的卖菜卖鱼,一个月最多也就赚个三百块钱。  顾大佑身体一动避开了三轮车老哥的动作,“你就收下吧,我家先生不差这一点钱。”说完之后,顾大佑三两步就回到车上,也发动汽车离开了。  安边乡乡部大楼,其实也就是两层的老房子,原本对上面说的农业试点项目大家都是模棱两口的,总不相信这么好的事会落到自己头上。  但是有了卢东峻这位郡长的亲自解说宣传,再加上还有尼拉国首府亲自放下来的文件,确定了消息的准确信,在场几人都激动的眼睛都红了,抓着手里头的文件,一个一个手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大家将宣传手册都拿回去,挨家挨户的宣传到位,前期工程很快就会开始,第一步就是修路。”卢东峻能明白三位乡长的激动,当初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卢东峻一直想要做点实事,在其位,谋其政,只可惜他没有背景靠山,这个郡长的位置都坐不稳,更别提开展工作了,如今卢东峻终于看到了希望,也充满了干劲。  “卢郡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做宣传,相信大家都会同意的。”朴乡长率先开口,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此刻声音都激动的哽咽了。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一旦成了,家家户户不但能吃饱穿暖,也能供孩子上学了,不求考上大学,至少可以上个高中多学点知识,以后去工厂找份工作,也不用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地里头刨食。  外面还等着二三十位乡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小夏见时机差不多了,这才将大家都带进了会议室里,先是留了半个小时让三位乡长将农业试点的消息说一遍,然后卢东峻才具体的说相关事宜,和宣传工作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在场二三十人都跟打了鸡血一般,谁都感觉不到饿,只想着尽快将农业试点的项目落实下来。  “郡长,时间差不多了,都十一点半了。”小夏提醒了一句,该说的也都说了,谭小姐和秦副部应该都到了,郡长好不容易结识了两位贵人,可不能怠慢了对方。  朴乡长此刻激动的情绪终于冷静下来了,一看时间就知道迟了,连忙开口:“卢郡长,你看都到饭点了,就在我们安边乡吃点便饭吧。”  “都是我们疏忽,都这个时候了,卢郡长,您一定要赏光留下来吃个饭,也让我们表示一下谢意。”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热情的邀请卢东峻留下来吃饭,这可是平江郡的郡长,他们见过的最大的领导,而且还带来了这么好的消息,这一顿饭无论如何都要请。  卢东峻站起身来笑着摆摆手,“今天实在不行,之前就约了朋友,这不差一点误了饭点,几位放心,等试点项目一开始,我一定会经常来这边,到时候和大家好好聚一聚。”  朴乡长他们也清楚能被卢东峻称为朋友的,那一定不是一般人,再者他们也想尽快将这个好消息宣传下去,此时也没有强求,只说等下一次卢东峻过来这边一定要吃个便饭。  刘彪子开车越野车很快就到了一家隐秘的会所,这地方在平江郡的郊外,看起来像是个健身会所,都是些高级的健身器材,外面还有一个不算合格的高尔夫球场,能来这里消费的绝对都是有钱人。  此刻会所三楼的会客厅里烟雾缭绕着,四个男人正坐在桌子边打麻将,现场气氛很嗨,一个胖子笑哈哈的开口:“陶警监,你果真是春风得意啊,前途似锦不说,连麻将桌上也是一路凯歌。”  “得,你们都运气好,就我倒霉,这都输掉了三条烟了。”说话的男人笑着接了一句,明明摸到手的这张麻将可以让他胡牌了,他看了一眼后却将麻将丢了出去,“又是七筒。”  “碰。”陶大龙说了一句,优哉游哉的将七筒给拿了回来,左手夹着香烟抽了一口,重新打了一张牌出去。  两圈之后,陶大龙又胡了,其他三人半是玩笑的说不打了,陶大龙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陶警监,我们都没有过去真没事吗?”此刻说话的是另一个魁梧男人,他在警卫所工作,是陶大龙的手下,也是平江郡警卫所除了陶警监之外的二把手。  听到这话,陶大龙原本冷淡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之色,“法不责众,农业试点工作,我们警卫所也只是起辅助作用,蔡福那些人也都一个没有过去。”  平江郡的领导班子里,除了卢东峻之外,其他重要的几个大人物谁都没有去下面,卢东峻就算事后发火,他又能怎么样呢?将整个班子的人都开除?卢东峻还没这么大的本事。  就在此时大门被推开了,刘彪子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身后会所的服务员也搬着两个箱子,将箱子放在地上,这才退了出去。  “表哥,烟酒都带过了。”刘彪子走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着,完全没有之前嚣张跋扈的姿态。  陶大龙点了点头,原本继续打麻将,可是余光一扫,“你手指头怎么了?”  刘彪子动了动依旧红肿的右手食指,此刻苦笑一声,“来的时候,有辆车突然超车差一点将我的车给撞了,我下车看看情况,谁知道是个做生意的老总,脾气暴的很,我这不赶着来这里,也就没和他们理论了。”  “嗬,在我们平江郡还有这么嚣张的?”打麻将的胖子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怒色,“我倒不知道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有人敢这么横!”  “彪子,你知道车牌号吗?我派人去查一下。”魁梧男人也紧接着开口,他虽然职位只比陶警监低,刘彪子只不过下面警卫所的小所长,但是谁让他是陶警监的表弟,魁梧男人对刘彪子那也是称兄道弟的,一点上级领导的架子都没有。  “还是我来查吧,虽然卢东峻不足为惧,但是蔡福一直在盯着陶警监这边,这事我来处理最合适。”说话的男人很年轻,看起来最多三十岁,但是眼神很是阴沉,再配上鹰钩鼻,给人一种森寒嗜血的感觉。  平江郡的局面的确很复杂,蔡福是金王室那边的人,而陶警监则是桑将军这一脉的,还有其他一些人也都是首府那边大家族的人,他们虽然很有默契的抵制卢东峻,可是私底下两方人马也在暗自较劲,谁都想拿到农业试点的香饽饽。  刘彪子等的就是魁梧男人的这句话,陶大龙这个平江郡警卫所的警监虽然是他表哥,但毕竟在体制内工作,很多时候行事都必须注意这个注意那个,不能让人抓了把柄,刘彪子也沾光混了职位,这不就被约束着行事要收敛。  但是最后开口的这一位可是平江郡的黑色大佬,说起来打麻将的四人身份都不一般,陶大龙和魁梧男人就是警卫所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笑呵呵的胖子那可是元宝商贸的继承人,绝对是富得流油。  而最后这一位叫黑哥,道上都这么叫,据说早些年黑哥的父亲在尼拉国首府是跟着一个大人物的,黑哥也在首府那边待了十年,后来才回到了平江郡。  别看黑哥才三十岁,但是在平江郡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而且首府那边还有相当的关系,就连陶警监也要给他三分薄面,否则也不会凑到一块打麻将。  刘彪子身份毕竟不够看,而且手指头还钻心的痛,他和陶大龙几人说完之后就离开会所了,不过给黑哥开车的手下张顺则跟着刘彪子一起走的。  “顺哥,我们先去医院,那几个人去了安边乡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刘彪子坐在汽车后座上,狰狞的冷笑着,敢对他动手,哼,他今天就废了那几个人的双手双脚!  张顺话并不多,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但是平江郡的人都知道张顺是黑哥的心腹,曾经给黑哥挡过子弹,救过黑哥的命,“我先送你去医院,安边乡那边我已经打电话过去了,让我们的人先将人找到,等我们过去再处理。”  卢东峻带着小夏赶过来的时候,谭果和秦豫一行人已经在之前约定好的饭店坐下来了,饭店看起来有些的简陋,毕竟只是安边乡的小饭店,不过这里的银鱼的确是一个特色。  银鱼很娇气,一般被打捞上来之后一个小时内肯定就会死亡,鱼一死味道就差了很多,即使用湖里的水养着,这银鱼最多一个半小时还是会死,反正有点邪乎,要吃最新鲜的银鱼就必须来安边乡。  “谭小姐,秦副部。”卢东峻感激的看向两人,只是看着面色峻冷,气势强盛的秦豫,卢东峻不由的自惭形秽起来。  说起来都没有什么背景和根基,卢东峻之前被崔明正给压的死死的,手里头的权利也都被架空了,秦豫在首府也很艰难,毕竟首府的局势比起平江郡要复杂多了,卢东峻也听说秦豫在经济部里也没什么班底。  但是即使如此,秦豫要想实施什么计划,每一次都雷厉风行的成功了,如同之前工人的退休养老改革,秦豫就做的风生水起,名声大噪,两相一对比,卢东峻感觉自己真的虚活了三十多年。  “我有愧谭小姐的提拔。”卢东峻苦笑一声,也不遮掩什么,将自己在平江郡的窘境都说了出来,“农业试点这一块,首先财务部那边不拿资金,警卫所那边的动迁工作也进展极其缓慢……”  可以说整个平江郡除了卢东峻在努力之外,其他领导班子都在拖他的后腿,消极怠工,就好比今天的下乡宣传,表面上都答应的好好的,结果一个人都没有来,卢东峻就算是三头六臂,他一个人也没办法完成所有的工作,尤其是各个部门都不配合的情况下。  “吃饭时间不谈工作。”冷沉的声音毫不客气的响起,秦豫凉飕飕的目光看了一眼卢东峻,他难道还想要让谭果坐镇平江郡帮他?  一想到卢东峻一直没结婚,而且看他对谭果那热情的态度,秦豫的老脸顿时又冷沉了几分,越看卢东峻越不顺眼。  呃……卢东峻被噎的一阵无语,英俊的脸庞一下子就尴尬的红了,他也就是倒倒苦水,毕竟这些憋屈郁闷他也没办法和其他人说,刚好谭果来了,而且谭果身上没有半点的傲气和鄙视,那随和的态度让卢东峻忍不住的想和她倾诉一番。  谭果抱歉的看了一眼尴尬的卢东峻,桌子下一脚踩在秦豫的脚上,他就不能好好说话。  “你为了他踩我?”秦豫倏地抬起头,不满的看着谭果,随后眼刀子咻咻的向着卢东峻的身上扎了过去,谭果竟然为了这么一个没用的小白脸竟然踩自己。  呃……卢东峻再次傻眼的愣住了,眼光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桌子底下,虽然首府传闻谭果和秦豫之间关系暧昧,但是卢东峻却认为传闻不可信。  和谭果短暂的接触之后,卢东峻感觉她绝对不是私生活泛滥的人,既然已经有了小胖墩这个儿子,谭果肯定会选择孩子他爸在一起,而不是随便找个男人结婚。  但是此刻看着面前的谭果和秦豫,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暧昧,但是卢东峻莫名的感觉他们之间气氛很是融洽,自己完全就是个电灯泡啊。  又瞪了一眼秦豫,谭果这才笑着对尴尬不已的卢东峻开口:“卢郡长不用客气,说不定事情很快就能解决呢。”  “希望如此吧,先吃菜,谭小姐你可以尝尝看,这个饭店的银鱼做的最地道,老板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尤其是银鱼汤更是色香味俱全。”卢东峻也不想谈工作了,反正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还不如好好吃一顿饭。  看着再次对谭果献殷勤的卢东峻,秦豫危险的眯了眯凤眸,他忽然明白过来以前在华国的时候,谭果的身份没有暴露,所以她身边才没有这么碍眼的人,如今谭家的背景一暴露,估计没结婚的男人都想要凑上来了。  秦豫此刻才想起来,谭果一到尼拉国来,驻尼拉国的大使周亦扬,还有桑将军的长子桑日晟,现在还有这个卢东峻!再想到谭果之前说的柳叶胡同那些发小,秦豫第一次感觉到危机重重。  “顺哥,就是那辆车,估计那些人就在里面吃饭。”此刻饭店外停着一辆蓝色越野车,刘彪子坐在后座上,右手手指已经去医院包扎起来了,虽然骨头没折断,但是也打了石膏,需要休养半个月。  张顺看了看停在不远处的黑色汽车,车牌很普通,车子看起来也只是一般的价格,绝对算不上豪车,甚至比不上刘彪子这辆价值五十多万的越野。  “顺哥,你放心吧,那就是个做生意的,面生的很,估计不是平江郡的。”刘彪子看张顺没下命令,连忙补充了几句,“带着情妇和小野种过来吃饭,就带了一个司机和一个女助理,我看也就是普通生意人。”  尼拉国经济虽然落后,不过一般经商的人还是能开得起汽车的,只不过身价不菲的商人,代表身份象征的汽车一般都是豪车,出入也有保镖,秦豫这边就一辆车,刘彪子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  张顺点了点头,这才拿起手机说了几句,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群拿着棍棒的小混混呼啦一下冲了进来,对准秦豫的车子就是一顿猛砸。  而张顺和刘彪子则是带着五六个手下直奔饭店而去,店老板一看这架势就吓住了,脸色煞白的,他们这个饭店虽然经常会接待一些有钱的客人,但是从没有遇到过这种家世。  “外面那辆车的主人在哪里?”刘彪子凶神恶煞的质问着,目光往大堂里扫了扫,可惜没有看到人。  “走廊最后面的包厢。”饭店老板声音哆嗦的开口,指了指走廊后面。  不等饭店老板多说几个字,刘彪子和张顺带着人直奔包厢而去,砰的一声,不怎么结实的木头门被踹开了。  谭果和秦豫正在吃饭,卢东峻刚去了洗手间还没有回来。  “呦,一家三口享受美食呢?”刘彪子阴森森的笑着,带着几个混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看了看桌子上的菜,“还挺丰盛的啊。”  可是说着说着话音陡然一狠,刘彪子左手猛地将桌子一掀,噼里啪啦一阵清脆的响声,碟子碗筷都砸到了地上。  小胖墩才喝了两口鱼汤,此刻呆愣愣的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地上的狼藉,而一旁谭果动作极快,在刘彪子掀桌子的瞬间就端着手里头的碗退到了安全角落,此刻至少她碗里还有鱼块和鱼汤。  “呀呀!”小胖墩愤怒的对着刘彪子挥舞着小拳头,若不是秦豫抱着他,估计这孩子这会都能冲上去干一架了,估计是气狠了,大眼睛都快瞪圆了,目光里喷着火。  “别看我,这可是我的,谁让你爸动作慢。”谭果厚颜无耻的一仰头将鱼汤咕噜咕噜都喝完了,随后拿着空碗对着小胖墩,这味道真的无比鲜美。  小胖墩瞅着谭果手头空空的碗,嘴巴撇了撇,然后委屈的抱着秦豫的脖子,将小屁股对着谭果的方向抗议着。  秦豫无奈的看着闹腾的谭果,他就没见过她这样当妈的,处处和自己儿子争宠。  刘彪子原本还想逞个威风,谁知道被这一家三口给彻底无视了,铁青着老脸的刘彪子砰的一声将面前的椅子给踢翻了,“妈的,敢无视我,给老子狠狠的打,撞了老子的车,还伤了老子的手,今天你们一家三口别指望全手全脚的离开!”  谭果拿着空碗,斜着眼睨着叫嚣的刘彪子,一副小太妹的模样,若不是她太胖皮肤也太白,看起来会被张顺这些人更痞,“我说这位你是眼睛瞎呢还是脑子有问题,我记得来的路上是你的越野车突然从路口冲出来,撞翻了一辆三轮车,幸好我们车子避让的及时还没有发生碰撞,你要是交规没学好就别出来丢人现眼。”  “你想怎么样?”秦豫将委屈无比的小胖墩塞到了谭果怀里,他虽然不将这些小混混放在眼里,但是抱着小胖墩打架,秦豫总担心一会如果真动手伤到他。  而谭果虽然体质差了,但是她抱着小胖墩,秦豫相信没有人能越过自己伤到他背后的谭果两人。  “怎么样?”刘彪子阴森森的笑着,表情狰狞的舔了舔嘴角,“行,既然你上道我也不难为你,你撞坏了我的车子,赔偿一百万修车费,至于我的手受伤了,医疗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你再赔一百万,两百万这件事就结了。”  “你怎么不去抢呢!”谭果从秦豫背后探头出来,见过无耻的,她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两百万!在华国倒不算太多,但是三线城市也能买一套房了,在尼拉国就算是首府也能买到一幢豪宅了,还真敢狮子大开口!  “男人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刘彪子怒喝一声,凶狠的瞪了一眼谭果,随后将目光再次看向秦豫,“两百万,买你全家安生,否则今天你和你的情妇留下两只手,你儿子也留下一根手指头!”  “先生,我已经报警了。”就在此时,顾大佑依仗着魁梧的身躯从门口硬是挤到了包厢里,站在秦豫身侧再次开口:“我已经打了电话通知警卫所了。”  听到这话刘彪子嘲讽的大笑起来,“行,那我就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不行就给你们十分钟时间,看看警卫所会不会有卫兵过来!”  刘彪子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并不愿意在这里空等,看了一眼身后的张顺,低声开口:“顺哥,我们直接动手?”  “动手!”张顺其实懒得浪费口水,不过刘彪子毕竟是陶警监的表弟,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此时随着张顺一声令下,五六个混混挥舞着铁棍冲了过来。  秦豫一个人对付这些人都不在话下,更别说还有顾大佑这个保镖,片刻功夫,几个混混就被放倒了。  张顺眼神狠辣的一变,此时他已经看出来顾大佑是个练家子,身手这样强悍的保镖,带一个出来就足够了。  不过即使顾大佑身手了得,张顺也没有丝毫退让,拿出了匕首随后阴狠着眼神向着顾大佑挥舞了过去。  一旁刘彪子已经呆住了,他以为有了张顺这些人绝对是万无一失,谁知道眼前这个魁梧的保镖身手这么强。  “我们先出去。”秦豫对着身侧的谭果开口,饭店地方太小,打斗起来太混乱,秦豫担心会伤到小胖墩,到了外面地方空旷了,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一看到秦豫走过来了,躲在门口的刘彪子表情一变,随后快速的向着走廊外跑了过去,妈的,踢到铁板了!  之前吃饭的时候,小夏这个秘书和顾大佑、卫胜男是在一个包厢里,去卫生间的卢东峻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刚要冲出去,就被卫胜男给拦下来了。  此刻,看着跑出去的刘彪子,再看着跟在后面的秦豫和谭果小胖墩,隔壁包厢里的卢东峻这才松了一口气。  “卢郡长放心吧,副部已经安排好了,不出意外,这一次绝对能换掉陶警监,卢郡长以后的工作也会方便很多。”卫胜男将打开一条缝的包厢门再次关了上来,和卢东峻、小夏走到了窗子口,刚好可以看到院子里的场景。  此刻院子里,原本砸车的十多个混混在听到刘彪子的叫喊声之后一下子都围了过来。  “你们他妈的在外面磨洋工呢?”一看到几个混混过来了,被吓破胆的刘彪子没好气的一脚踹了过去,如果他们速度快一点,自己也不会被人当成狗一样给撵到外面来。  被踹的混混苦着脸,不是他们在外面耽搁时间,实在是那车质量太好了,他们拿着铁棍愣是没有将车窗玻璃给砸碎,车身也是好好的。  有个懂车的混混看了看,这才发现车身竟然是特制的钢板,车窗玻璃估计也是防弹的特殊钢化玻璃,子弹都打不穿,他们拿着棍棒估计一时半会真破坏不了这改装车。  张顺打起架来那就是不要命的状态,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宁可以伤换伤也要重伤敌人,否则他也不会成为黑哥的心腹,只可惜碰到了顾大佑这样的练家子,只靠凶狠暴虐取胜的张顺根本不够看。  “先生。”顾大佑拖着脸色苍白的张顺后一步的走到了院子里,将张顺直接扔在了地上,顾大佑身上完好无损,连衣服都没有皱,可是如同烂泥一样软在地上的张顺,手脚却呈诡异的姿势,明显就是被活生生的给折断了。  这一下刘彪子也不敢喊了,外面十几个混混也像是集体哑巴了一样,呆愣愣的看着地上的张顺,这一位可是个狠角色,今天却跟死狗一样被人丢在地上。  “你们赶快上,赶快上!”刘彪子惊恐的喊了一声,命令着十多个混混一起冲上去,自己则偷偷的摸出手机退到拨通了陶警监的电话。“表哥出事了,我们……张顺都被打断了双手双脚……”  电话另一头,陶警监四人结束了打麻将之后,这会正在会所里吃饭,喝的正是刘彪子之前送过来的茅台酒,谁知道竟然就出事了。  “彪子,你冷静一点,找人盯着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我马上就过来!”陶警监脸色阴沉的骇人,他平常并不怎么说话,但是行事却狠辣,验证了那一句咬人的狗不叫。  而黑哥也倏地站起身来,张顺是他的心腹也是他的脸面,张顺竟然出事了,这是打他黑哥的脸!  “行了,走吧。”等顾大佑收拾了这些人之后,秦豫似乎懒得再计较什么,几人直接上了车扬长而去。  被吓的腿都哆嗦的刘彪子连忙又拨通了一个电话,派人去盯着秦豫几人的方向,看看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等到饭店的这些人都离开之后,卢东峻这才带着秘书小夏从包厢里走了出来。  “郡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夏呆愣愣的开口,估计是被这场面给吓到了,那以为可是秦副部,另一位可是华国谭小姐,小夏只感觉这事闹大了,不过一想到刘彪子和陶警监要倒霉了,小夏顿时又高兴起来。  “你去饭店这边交待一下,然后将风声放出去。”卢东峻已经猜到了秦豫的计划,向着不远处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一会好戏就要上场了。  小夏之前又开了一个包厢,也点了菜和卫胜男、顾大佑他们吃饭,所以饭店老板其实并不清楚卢东峻和秦豫的关系。  此刻看到小夏过来了,饭店老板正苦着脸,包厢被打砸了,而且饭钱也没有收到。  “老板,我们包厢结账。”小夏说了一声,看了看乱糟糟的饭店,“放心吧,一会警卫所的人肯定要过来,等找到打架闹事的人,肯定会赔你损失的。”  “哎,好好的怎么就打起来了。”饭店老板叹息一声,这要重新装修,肯定要停业好几天,不过知道小夏的来头不小,饭店老板连忙开口:“之前朴乡长特意交待了,您这一餐是朴乡长请客,我不能收你们的钱。”  小夏笑了笑并不开口多说什么,而是将一百块钱放在了柜台上,随后大步走了出去。  警卫所的人之前是接到刘彪子的电话,一会饭店这边闹事不要派人过来,谁知道被打的成了刘彪子他们,卫兵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了解情况。  “你是说朴乡长的客人也在这里吃饭?”负责询问的卫兵眼神闪烁了几下,又详细的问了饭店老板,只可惜他知道的也就这一点。  陶警监和黑哥正在赶来的路上,接到汇报之后,陶警监半眯着眼,卢东峻今天来下面做宣传工作,按理说应该是朴乡长一行人请客吃饭。  可是饭店那边说只有卢东郡两个人,那剩下的一个应该是他的秘书小夏,这里面肯定有情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