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83章 策反收服

第383章 策反收服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762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0
    陶警监一个电话打到了安边乡这边,朴乡长此刻也正头疼着,卢郡长来他们安边乡做宣传,中午没有招待吃饭也就算了,毕竟卢东峻也说了约好了朋友,谁知道饭店竟然被混混打砸闹事了,这不是说明他们安边乡的治安太差,这如果农业试点换个地方,朴乡长只怕都要哭死。  “陶警监,这件事和我们安边乡真的没有关系啊。”误以为陶警监亲自打电话给自己这个小小的一乡之长是兴师问罪的,朴乡长苦着脸不断的解释:“卢郡长中午是去见朋友了,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不过我已经了解了情况,估计这些人是冲着卢郡长朋友去的。”  电话另一头陶大龙半眯着眼,目光诡谲的闪烁着,敷衍着朴乡长,“具体事情警卫所会调查,朴乡长你不用管。”  魁梧男人身为陶大龙的手下,此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卫生所,“陶警监,这事我们该怎么处理?张顺被活生生打断了双手双脚,黑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我们利用黑哥来解决卢东峻?”  “彪子之前说撞了他车的是个生意人,带着情妇和保镖,卢东峻只怕想要从对方这里拉投资,蔡福一直在哭穷,财务这一块最多拿一百万出来,这点钱连路都修不好,卢东峻只能从其他地方着手。”  陶大龙对整件事做了一个推断,借着黑哥的手对付卢东峻并不实际,黑哥也不是傻的,谁都知道卢东峻和周亦扬大使是朋友,和谭家小公主也有几分关系,明着对付卢东峻,那就是不给周亦扬和谭家小公主的面子,黑哥不会这么傻。  “你派人去查一下那个商人是哪个公司的,什么来路,能搅黄了卢东峻的投资,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进行农业试点项目。”陶大龙冷笑一声,眼神阴冷如同毒蛇一般,卢东峻没有人也没有钱,空顶着郡长的头衔,他能做什么事。  “是,我马上部署下去,黑哥那边估计也在查了,有车牌号在,相信很快就有消息。”魁梧男人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安边乡虽然贫穷,但是因为有银鱼这一道特殊的美食,于是有人就在安边乡临湖这边建立了一个度假山庄,可以在湖里钓鱼,也可以在这边的树林里徒步,还可以去吃最为鲜美的安乡银鱼。  秦豫直接包下了整个度假山庄,卢东峻带着秘书过来时,谭果正在楼上哄小胖墩睡觉,秦豫在客厅接待了卢东峻。  “秦副部,我估计一会儿黑哥就要带人找上门来。”卢东峻激动不已的开口,这可是送上门的把柄,只要抓准了,就可以扳倒陶大龙。  毕竟是刘彪子肇事逃逸,而且还带着这些非法分子围堵了秦副部和谭小姐,关键是之前都用手机记录下一切了,顺藤摸瓜的查下去,就可以将陶大龙给弄下来。  秦豫冷眼看着越说越激动的卢东峻,眼神愈加的冷漠而嘲讽,这让卢东峻不由停下话茬,呆愣愣的瞅了一眼秦豫,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心虚和不安,自己这是说错了什么?  小夏比起卢东峻更为激动,但是此刻他也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秦副部明明比卢郡长还要年轻两岁,为什么官威这么强?偷偷瞄了一眼,小夏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惶恐和不安。  “然后呢?弄掉了陶大龙,再换张大龙、李大龙?”秦豫言辞显得刻薄,不过心情倒是不错,这么蠢的卢东峻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卢东峻这才慢慢冷静下来,是啊,弄掉了一个陶大龙,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卢东峻倒是想要提拔自己的人上来,只可惜他这个郡长根本没有得力的手下。  “秦副部,你有可以接任平江郡警监的人选吗?”卢东峻弱弱的开口,实在是秦豫的气势太过于强势逼人,卢东峻说话都显得小心翼翼的。  “没有,即使有,你当桑将军和金王室的人是死的吗?”秦豫毫不客气的丢出一句话来,他自然也培养了一批班底。  但农业试点这么重要的项目,秦豫能成为小组总负责人还是沾了谭果的光,小组其他人员都被桑将军和金王室还有几个大家族给瓜分了,所以即使秦豫推举了人,金王室和桑将军那边也不可能让人任职。  “握着陶大龙和黑哥的把柄,将他们转为我们自己的人。”看着满脸失望的卢东峻,秦豫忽然感觉他这几年被崔明正压了一头也是活该,脑子太蠢!  卢东峻和小夏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自己只想着扳倒敌人,却从没有想过将敌人给策反过来,刷的一下,卢东峻和小夏无比崇拜又敬畏的看着秦豫,难怪秦副部年纪轻轻就有今天的位置,比起他们果真强太多了。  黑哥和警卫所这边的调查很快,车牌号报上去一查就查到了,是尼拉国一家不算太大的工厂,经营的是服装生意,但只是代加工,赚取的就是廉价的劳动力。  一个小时之后。  魁梧男人和刘彪子带着警卫所的卫兵呼啦一下将度假山庄给围了个严严实实,刘彪子看向停在外面的车子,眼睛一亮“那就是卢东峻的车,他果真在这里。”  虽然说卢东峻这个郡长差不多是个傀儡,即使崔明正被弄下去了,他的处境也没有改善多少,不过毕竟是平江郡的郡长,该有的脸面还是有的,卢东峻车牌后面三位数就是001,代表的就是郡长的座驾。  “你们两个过来。”魁梧男人指着度假山庄的经理和服务员,“之前的一个男人带着女人和孩子进入了度假山庄,他们住在哪里?”  经理都被这架势给吓到了,山庄两个出口都被荷枪实弹的卫兵给把守住了,一看就是要抓重犯要犯的,此刻经理也不敢隐瞒,“他们将山庄包下来了,住在东边的第一幢别墅,后来又来了两个人,是我亲自送他们过去的。”  虽然度假山庄这边生意不算好,但是价格也挺贵,结果秦豫一来就大手笔的将山庄给包下来了,经理自然将秦豫当成了祖宗侍奉着,所以卢东峻和小夏过来的时候,经理是亲自送两人过去的,力求让客人满意他们山庄的服务,谁知道这不是富商而是要犯。  “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吗?”刘彪子紧接的问了一句,卢东峻在这里就更好了,他们最终目的可不是为了抓一个富商,而是想要将卢东峻给一举拿下。  一旦卢东峻身上背了错误,不管是大错误还是小错误,借题发挥一下就能给卢东峻弄个停止调查的处分,农业试点这个项目卢东峻就甭指望插手了。  经理回想了一下,这才开口道:“我也就听了一耳朵,好像是来谈什么投资的,说是可以赚大钱。”  经理苦着脸看着魁梧男人和刘彪子,如果不是因为好奇包下山庄的富商到底是什么来路,经理也不敢偷听,不过他也不敢偷听的太明显,就是出来的时候脚步放慢了一点,关门的时候趴在大门上听了几句。  “行了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刘彪子挥挥手将经理给打发走了,兴奋的搓了搓手,“看来表哥猜测是对的,卢东峻是真的找人拉投资了,我们现在就进去将他们抓起来?”  “等一下,看看陶警监那边怎么说。”魁梧男人并没有刘彪子这么冲动,他是陶大龙的手下,抓人还是不抓人都要听从陶大龙的命令,在体制内工作最忌讳就是越级行事。  刘彪子有些的不满,但是他的职位更低,要不是靠着陶大龙这个表哥,估计也捧不到铁饭碗。  陶大龙此时正和黑哥坐在一起喝茶,张顺的伤说严重也不算太严重,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说不严重也很棘手,张顺可是黑哥的打手,现在手脚都断了,即使调养好了,估计也会有所影响  陶大龙挂了魁梧男人打过来的电话,让他们进去抓人,然后亲自给黑哥倒了一杯茶,“张顺受伤是我的失误,没有想到一个商人身边的保镖身手这么强。”  “这话就太见外了。”黑哥摆摆手,他做的也是不正当的生意,没有陶大龙这个警监的照顾,生意不可能顺顺当当的,张顺受伤这事黑哥的确很窝火,但是他也不敢将火气撒到陶大龙身上。  “总归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不过等拿下农业试点这个项目,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陶大龙  别墅的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凶神恶煞的卫兵刷一下冲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坐在沙发上的秦豫和卢东峻几人。  “你们这是干什么?谁准你们闯进来的!”卢东峻倏地一下站起身来,疾言厉色的斥责着冲进来的卫兵,“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谁准你们下的命令!”  “卢郡长,你怎么在这里?”刘彪子像是不知道卢东郡在这里一般,此时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然后故作诧异的开口:“卢郡长,我们是来抓犯人的。”  “抓犯人?你在胡说什么?这里没有犯人,只有我的朋友,你们这是要抓我吗?”卢东峻表情心虚的变了变,随后声音显得更加严厉,眼刀子直接看向一旁的魁梧男人,“崔海泰,你这是要造反吗?”  魁梧男人也就是崔海泰此时走上前来,目光打量的看了一眼老神在在坐在沙发上的秦豫,最后看向站在秦豫身边的顾大佑,这就是那个废掉张顺的保镖,果真不容小觑。  “卢郡长,之前警卫所接到报案,有人肇事逃逸,刘警员带着卫兵去抓人的时候,暴徒还袭击了刘警员,罪行极其恶劣,所以我想陶警监请示之后,亲自过来抓捕犯人,没有想到卢郡长会在这里。”崔海泰冷笑的开口,至于被撞的人自然是三轮车司机了,而之前在饭店的那些混混此刻也都成了抓捕犯人的卫兵。  “证据呢?”卢东峻愤怒的看着颠倒黑白的崔海泰,情绪有些失控的吼了起来,“不要和我说人证物证齐全,我之前就在饭店,当时什么情况我比谁都清楚,那些是卫兵吗?我看都是些穷凶极恶的暴徒!”  崔海泰同情的看着暴怒的卢东峻,“卢郡长,你已经亲口承认罪犯是你的朋友,所以按照规定这个案子你必须避嫌,你的口供也不具有任何法律作用。”  “是啊,卢郡长,被撞的受害者已经报案了,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腿都被撞断了,因为延误了送医时间,受害者面临截肢的危险,而且饭店的老板和服务员都已经录了口供。”  刘彪子更加的得意,不屑的看着卢东峻,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才当了平江郡的郡长,只可惜是个傀儡而已,要怎么拿捏就可以怎么拿捏。  “你们简直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卢东郡似乎怒到了几点,气的身体都发抖了,只可惜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警卫所是陶大龙的天下,卢东峻这个郡长一点权力都没有。  崔海泰冷冷的开口:“抱歉了卢郡长,我们也是秉公执法,将肇事逃逸的罪犯都抓起来。”  “崔警司,还有一个女人。”刘彪子挑衅的看向一旁的秦豫,冷冷一笑,“刚扭伤我的手指头,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连个女人都不放过吗?她还带着不到一岁的孩子呢!”卢东峻气愤的吼了起来。  “郡长,你冷静一点。”小夏一看局面失控了,一把拦住要冲去打刘彪子的卢东峻,“郡长,消消气,冷静一点,不能中了他们的奸计!”  “都抓起来带回去好好审。”刘彪子得意的大笑着,示意卫兵将秦豫三人都抓起来,此刻阴森恶毒的继续开口:“至于那个还不会说话走路的孩子,暂时就送去孤儿院养着,等案子查清楚了再说。”  这话说的还算冠冕堂皇,但看刘彪子那狰狞恶毒的眼神,分明是打算对小胖墩下黑手呢,送到孤儿院去了,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一个刚刚学走路,话都不会说的孩子,稍微被虐待一下,估计小命都搭进去了。  “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颠倒黑白的抓人,有种的你们连我一起抓起来!”卢东峻似乎铁了心的要维护秦豫几人,此刻直接走上前来,几个卫兵见状吓得连忙后退。  在陶大龙这些人眼里,卢东峻不足为惧,但是在这些普通卫兵眼里,卢东峻可是平江郡的一把手,他们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对卢东峻下手。  刘彪子倒是用暴力强行抓人,却被崔海泰给制止住了,他看了一眼卢东峻,“既然卢郡长要干涉执法,我们也没有办法,先退出去。”  刘彪子一愣,刚想要开口,却被崔海泰冷眼一扫,刘彪子只能气恼的转身向着别墅外走了去。  一出大门口,刘彪子就忍不住的发火了,“崔警司,你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怕了卢东峻不成?他要是敢阻拦我们,正好连他一起抓起来。”  “这就是卢东峻阻挡我们的用意,如果今天你伤了卢东峻,那么我们就从有理变成无理了。”崔海泰要不是怕刘彪子会坏事,也不会浪费口水和他解释。  不管如何,卢东峻终究还是平江郡的一把手,崔海泰也好,陶大龙也好,他们都是卢东峻的手下,今天崔海泰如果真的带人打伤了卢东峻,那卢东峻倒是可以借着受伤逃过一劫。  刘彪子倒是明白这个道理了,只是依旧有些不甘心,只能忿恨的踹着一旁的树杆。  陶大龙是在一个小时之后抵挡度假山庄的,此时卢东峻和陶大龙起冲突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一点。  但是因为警卫所是陶大龙的地盘,所以蔡福那些人只知道一个大概,具体的情况并不知道,这会也都吩咐司机直接向着安边乡的度假山庄飞快的赶了过来。  “陶警监您过来了。”崔海泰快步迎了过去,将这里的情况快速的说了一遍,“卢东峻估计是气狠了,铁了心的要维护那个富商。”  陶大龙点了点头,不屑的阴笑一声,“他自然要这样做,今天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你看看平江郡还有谁会跟着卢东峻,他连自己的朋友都护不住,自然也护不住自己的手下,而且农业试点项目迫在眉睫,卢东峻手里头一点钱都没有,兔子急了还咬人。”  “黑哥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崔海泰也明白这一点,越是如此,他们越是要将所有的“证据”准备齐全,人证物证都在,卢东峻就算要拿身份压人,他也站不住脚。  “放心吧,张顺被打伤了,黑哥也气狠了,事情都安排好了。”陶大龙看向不远处的别墅,嘲讽的开口:“行了,我先进去,不管如何也得给这个郡长几分脸面。”  推开门走进别墅,当看到坐在沙发上悠哉喝茶的卢东峻几人,陶大龙眉头倏地一皱,他假象过各种情况,卢东峻会无比愤怒,或者会焦躁不安,也或者会认命,但是陶大龙没有想到卢东峻会如此从容的喝着茶,一副运筹帷幄的姿态。  而看到秦豫的一瞬间,陶大龙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可不是刘彪子那样的蠢货,就秦豫这周身的气度,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小服装厂的老板,这人气势太强了,陶大龙曾经见过桑将军一面,眼前这个男人周身的气势丝毫不弱于手握兵权的桑将军。  “既然来了就坐下喝杯茶。”秦豫冷声开口,看似随意的一眼,却带着十足的震慑力。  陶大龙心里头不祥的预感约越来越明显,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普通富商,而且他在卢东峻之前开口,这说明他的身份甚至高过卢东峻。  “谢谢,卢郡长,这位是?”陶大龙坐了下来,面上看着还算冷静,可是心里头却是惊涛骇浪,他忽然知道这一次不是自己算计卢东峻,被算计的那个人只怕是自己。  “陶警监先看看这两段视频吧。”卢东峻淡然的开口,而一旁小夏连忙将笔记本放到了茶几上,点了播放键。  第一段视频是秦豫车子上记录仪拍下的画面,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一辆蓝色的越野车因为突然从路口冲了出来,撞到了直行的三轮车,好在只是撞到了三轮车的车尾。  三轮车司机连人带车的摔在了地上,腿上被划出了一道血糊糊的伤口,而撞到三轮车了,蓝色越野车都不停车,幸好顾大佑刹车及时,这才避免了二次碰撞。  从视频里可以看出刘彪子的嚣张跋扈,看到这里,陶大龙脸色微微一变,双手不由自主的攥成了拳头,黑哥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三轮车司机被打算了腿,而且失血过多,这会还躺在医院里。  毕竟只是一道伤口不算重伤,这样怎么扳倒卢东峻,可是有了这段视频,三轮车司机的重伤和他的口供都成了笑话。  “还有第二段视频。”卢东峻从没有感觉到这样痛快过,之前自己过的太他妈的憋屈了,现在终于轮到陶大龙他们倒霉了,卢东峻想想都感觉痛快,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估计都能嚎上两嗓子。  第二段视频是用手机拍摄的,不但有画面还有声音,刘彪子和张顺带着人去饭店,指挥手下的混混砸了车,之后又冲到包厢要对秦豫出手……  “你到底是谁?”陶大龙脸色阴沉的难看,他知道有了这两段视频,之前所有的指控都成了笑话,甚至成了给自己定罪的铁证。  陶大龙倒是可以将一切推到崔海泰身上,但是有些命令是他下达的,崔海泰没有这个权利,而且崔海泰行事谨慎,但凡有什么事都请示陶大龙这个顶头上司,以前陶大龙认为这是崔海泰尊重自己,他是个听话的手下,但是如今这些却成了钉死自己的证据。  秦豫冰冷的凤眸打量着脸色急剧变化的陶大龙,“你不用想着怎么给自己脱罪,你如果知道崔家是怎么倒下去的,你就不会再心存侥幸。”  陶大龙一愣,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站起身来,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秦豫,他终于想起刘彪子之前说的话了。  “那就是个富商,带着情妇和私生子去安边乡吃银鱼,那个情妇还真是丑,胖的跟头猪一样,也不知道那富商眼睛是不是瞎了。”  崔家怎么倒台的?那是崔明正想要对付卢东峻,却没有想到和卢东峻吃饭的是周亦扬大使和谭家小公主,崔明证行事癫狂嚣张惯了,直接将这位祖宗给抓起来了,最后崔家倒霉了不说,还连累了一批人。  如果不是崔明正抓错了人,陶大龙也没有这个资格代替崔明正成为平江郡警卫所的一把,此时看着卢东峻和秦豫,陶大龙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他没有想到这样的悲剧竟然在自己身上重演了。  崔家都扛不住谭家小公主的报复,更别提自己了,他只不过是桑将军旗下的一个小人物而已,都没有和桑将军说过话,只是远远的看过桑将军一眼。  “两个选择,投靠我们,保你平安无事,否则你直接去牢里和崔明正作伴。”秦豫一锤定音的丢下两个选择。  陶大龙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自己是死定了,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想要策反自己?只是投靠卢东峻?  不是陶大龙想坐牢,但是卢东峻不过是个傀儡郡长而已,他在平江郡举步维艰,自己投靠卢东峻能有什么前途?  “我介绍一下,这一位是秦副部,农业试点项目的总负责人。”卢东峻虽然很不喜欢陶大龙,但是为了大局考虑,卢东峻只能招安陶大龙。  眼睛猛地瞪大了几分,陶大龙看了一眼秦豫,这一位就是秦豫?龙虎豹保全的幕后老总,经济部的副部,据说和圣女还有谭家小公主关系密切?  陶大龙一怔,这只怕不是传闻吧?谭家小公主都带着儿子和秦豫出来游玩了,那么没有根基的秦豫在尼拉国就等于有了强大的外援,自己说是投靠卢东峻,其实真正投靠的应该是秦豫?  “我只说一点,对于你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以后,你如果敢违法乱纪,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不过体制内的那些潜规则,你可以自行把握尺度。”秦豫冷声开口,似乎从一开始他就断定了陶大龙只会投靠自己。  陶大龙狠狠的一抹脸,如今他已经没有选择了,除非他真的想去牢里和崔明正作伴!想到此,陶大龙郑重的开口:“秦副部请放心,我会掌握分寸的,以后还请秦副部和卢郡长多多照顾。”  半个小时之后,陶大龙从大门口走了出来,崔海泰和刘彪子此刻已经等的着急了,一看到陶大龙出来,立刻迎了过来。  “表哥,说好了吗?现在可以抓人了吗?”刘彪子真的是迫不及待了,卢东峻算个屁,他的朋友竟然敢折断了自己的手指头,这个仇刘彪子一定要报。  崔海泰倒是冷静多了,此时只等陶大龙的命令再进去抓人。  “行了,我刚刚已经和卢郡长谈过了,一切都是误会。”陶大龙正色的开口,看了一眼四周严正以待的卫兵,“海泰,让所有人都回去,都是误会。”  崔海泰和刘彪子都傻眼了,不明白只不过是半个小时的时间,怎么一切都变了?  陶大龙眼神陡然一狠,厉声开口,“怎么?我的话你们都没听见?”  蔡福等人刚刚赶到了安边乡却就收到了消息,“你说什么?一切都是误会?”  “是。”刚刚打探消息回来的秘书快速的开口,“我已经问过了,这话是陶大龙亲自说的,而且陶大龙还狠狠教训了刘彪子一顿,说他自己肇事逃逸,竟然还敢污蔑别人,直接撤了刘彪子的职,让他滚回家反省。”  蔡福半眯着眼,看似和善的脸上闪烁着诡谲的光彩,陶大龙弄了这么大的阵势出来,最后却不了了之,甚至还大义灭亲撤掉了刘彪子的职位,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继续去打探,密切注意这些消息。”蔡福再次说了一声,让秘书和司机都离开之后,这才打了电话出去,“老领导,我感觉陶大龙估计是将卢东峻给收服了,卢东峻毕竟还是平江郡的郡长,如今有了陶大龙的支持,以后我们要行事就困难多了。”  以前平江郡的领导班子说起来是三方对立,蔡福是金王室的人,陶大龙是桑将军这边的人,卢东峻这个郡长也算是一人,三方互相牵制互相制肘,但是一旦卢东郡投靠了陶大龙,三方鼎力的局面会立刻改变,而且还是对蔡福这边最不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