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86章 棋高一招

第386章 棋高一招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84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0
    第386章  谭果私下买了城乡结合部街道这一块的地皮,当场签合约拿钱,不过这事连卢东峻都不知道,更别说负责动迁的陶大龙和刘主任了,当然了,蔡福这个财务司的司长也是不清楚的。  李茂依旧死咬着不松口,他这个养猪场必须要赔付二十万,还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养猪场,否则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刘主任和陶大龙又去了三趟,李茂那态度着实嚣张,油盐不进,甚至粗暴的将两人赶了出去,对着门口直接吐了一口涂抹,粗鲁的叫骂:“你们也不用来了,老子没时间天天和你们唧唧歪歪,我的条件你们也知道,能同意我就签字,不同意你们就有多远滚多远。”  陶大龙脸色阴沉的骇人,身为警卫所的一把手,只要陶大龙给人脸色看,还从没有人敢将他扫地出门,偏偏李茂的靠山是蔡福,陶大龙只要动了李茂一根手指头,估计蔡福那边就要发难。  “陶警监,我们先回去再说,李茂这边只怕没办法谈了。”刘主任苦笑的摇摇头,明明农业试点这么好的项目,蔡司长那边偏偏因为分不到更多的利益,所以宁可暗中使绊子,拖延项目的开展,也不愿意让这样利国利民的项目实施起来。  “先回去!”陶大龙忿恨的开口,大步向着自己的汽车走了过去,砰一声关上车门,汽车扬长而去。  而此刻,扒着院门的缝隙看着远走的两辆车,李茂小跑的回到了屋子里拿起电话拨通了蔡福的号码,“表叔,陶大龙和刘主任都已经被我气走了,表叔,今天陶大龙可是放话了,说我这样是无理取闹,动迁的时候直接将我这个养猪场给撇开,不需要动迁我这块地了。”  李茂虽然死咬着高额补偿条件不松口,但是他也怕最后弄得鸡飞蛋打,真的撇开自己那损失可就大了。  “行了,你怕什么,陶大龙这是在吓唬你,你的养猪场在重要位置,除非农业试点不放在安边乡这边,否则你的养猪场怎么都撇不开。”蔡福笑呵呵的安抚了李茂两句,笑面虎的老脸上凶光闪烁,陶大龙和卢东峻结盟了又怎么样?前期修路的工程都无法开展,哼,自己倒要看看他们能怎么样。  经济部成立的调查小组已经决定下星期一到平江郡开展农业试点的工作,而今天已经是星期三了,再不能搞定李茂这边,卢东峻真担心最后试点项目会换地方。  “郡长,李茂那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陶大龙一屁股在餐厅椅子上坐了下来,端起茶杯灌了一口茶,阴沉的脸上依旧是满是怒气,在李茂的养猪场磨蹭了一早上,中饭都没时间吃,偏偏还是无用功。  刘主任也无奈的附和着,“蔡司长那边如果不松口,李茂这边我们绝对拿不下来,卢郡长,实在不行您就和蔡司长私下里谈谈。”  项目小组周一就过来了,到现在他们财政没有钱不说,动迁工作都没有完成,这样的局面,刘主任都担心经济部小组的领导们一怒之下将项目换个郡。  所谓私下里谈谈其实也就是先低头,让蔡福那边也搀和进来,大家各自退让一步,至少先将前期工作开展起来,卢东峻点了点头,他并不在乎丢脸,也不在乎什么利益,他只希望做点实事。  陶大龙眼神阴沉的骇人,他和蔡福一直是争锋相对,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是这一次自己和卢东峻结盟了,却依旧给蔡福这个笑面虎给打败了,陶大龙咽不下这口恶气。  “咦,卢郡长。”谭果抱着小胖墩刚走进餐厅就看到了卢东峻,不由笑着走了过来,看着面色沉重的三人,明了的笑了笑:“怎么了?”  “谭小姐,请坐。”卢东峻收敛了所有的情绪,此刻热情的招呼着谭果入座,“秦副部回首府了?”  “是啊,周一再过来。”谭果出来也是觅食的,以前自己一个人,谭果倒是可以饿着,反正睡着了也不知道饿。  但是现在多了小胖墩这个熊孩子,谭果每时每刻都得盯着他,这样一来肚子饿的就快了,而且在屋子里待久了,小胖墩也不乐意,嚷嚷着要去外面。  刘主任也算是卢东峻这边的人,也知道谭果的身份,陶大龙更是被谭果和秦豫弄怕了,之前若不是被这两人抓住了把柄,陶大龙也不会投靠卢东峻。  此时看到谭果态度如何亲切和善,陶大龙和刘主任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的卢东峻,如果能得到谭小姐的帮忙,蔡福算个屁啊。  收到两人的目光,卢东峻犹豫了起来,从个人情感上而言他并不想什么事都依靠谭果来解决,谭小姐能帮自己扳倒了崔明正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总不能自己工作中一遇到麻烦就找谭小姐来解决,那自己这个郡长也太失败了。  “这样吧,卢郡长请我吃一顿好的,动迁的事我帮你解决。”谭果抢先开口。  陶大龙和李主任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没有想到谭小姐这么善解人意,卢东峻也感激的看着谭果,自己又欠下谭小姐一个人情了。  而此刻,同一时间,在食堂吃过饭回到办公室的蔡福刚坐下来就接到了手下的电话,“怎么了?陶大龙那边又有神马动静了?”  自从陶大龙和卢东峻结盟之后,蔡福就派了人暗中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今天早上陶大龙从李茂的养猪场铩羽而归的事,蔡福已经知道了,这才中午一点钟,难道陶大龙就想到了什么对策?  “蔡司长,我在餐厅这边……”手下连忙将谭果出现在餐厅和卢东峻吃饭的消息汇报给了蔡福。  挂断了电话,蔡福脸色阴沉下来,华国谭家!想到之前倒台的崔家,蔡福半点不敢小看谭果的杀伤力,这一位可是连总统阁下都要礼遇三分的贵客,如果谭小姐给自己施压?  想到李茂的养猪场,蔡福思虑片刻之后,又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金王室这边的电话,蔡福的老领导虽然退休了,但蔡福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而如今老领导的长子就在首府工作,目前已经是内阁次官了。  而之前陶大龙和卢东峻结盟,蔡福被上面问责,也是老领导给他说的情,甚至还加派了人手给他帮忙,否则蔡福在平江郡也不好过,早就被陶大龙给压下去了。  “老领导,这一次有麻烦了。”等到老领导接通电话之后,蔡福立刻将谭果和卢东峻接触的事情说了一遍,“老领导,谭小姐只要帮卢东峻,那肯定会给我施压。”  电话另一头的老人眉头也皱了起来,谭果这个外因实在太强大了,不过沉思片刻之后,老人缓缓开口:“上一次崔家的事情是意外,是崔明正将把柄递到了对方手里头,人证物证俱在,再加上在医院的时候被华国大使的人抓了个正着,上面为了平息谭家和华国的怒火才牺牲了崔家,但这一次不同,你们只要没有犯错,即使这位是谭家小公主,她也不能明着干涉我们尼拉国的政务。”  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小时才结束,蔡福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华国谭家虽然强大,但是这一位总不能明着干涉平江郡的事务,而且蔡福行事一贯谨慎小心,短时间之内没有人能查到他的把柄,李茂那边死咬着不松口,谭家小公主又能怎么办?  下午两点上班时间,蔡福严正以待的坐在办公室里,当秘书的电话打进来之后,蔡福知道该来的已经来了。  “谭小姐,这边就是蔡司长的办公室。”卢东峻对着蔡福的秘书摆摆手,热情的对着谭果介绍着,好似谭果就是来郡机关一日游一般。  办公室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蔡福那张笑眯眯的老脸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看了一眼抱着小胖墩的谭果,蔡福笑着迎了过来,显得无比的激动和荣幸,“这一位一定是谭小姐吧,您好您好,我是蔡福。”  “蔡司长,您好。”谭果态度端的极其高傲,轻蔑的看了一眼笑呵呵的蔡福,似乎很是不屑的姿态,随后看向一旁的卢东峻,“卢郡长,就是他卡着财政不给你钱,让你没办法开展农业试点的工作?”  蔡福脸上的笑容一僵,估计也没有想到谭果会这么直白,而卢东峻也愣了一下,不过立刻配合的开口:“谭小姐误会了,财务这一块是真的紧张,蔡司长也是没办法。”  “难怪连动迁的补偿金都拿不出来。”谭果点了点头,并不拆卢东峻的台,只是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蔡福,“没有钱不是你的错,不过我听说那个养猪场是你家亲戚办的,没有钱总能出力吧,不如蔡司长屈尊和我走一趟,看看这个李茂到底想要多少钱。”  谭果开了尊口,蔡福就算要给谭家面子也要走一趟,不过在临走之前,蔡福对着一旁的秘书使了个眼色,自己依旧谄媚的笑着,“既然谭小姐愿意,那我就陪谭小姐去一趟,只不过我们尼拉国经济落后,很多地方和华国没办法相比,谭小姐不要太失望那。”  早上是陶大龙和刘主任两辆车,下午足足开了五辆车过去了,卢东峻亲自带队,蔡福和陶大龙也跟着,郡里其他一些领导也都放下手里头的工作跟着一起过去了。  李茂半个小时之前就得到了蔡福秘书的电话,此刻心里头砰砰的乱跳,不过他也知道只要自己死咬着不松口,最后发大财的人肯定是自己。  “放眼看去都没一幢好一点的房子,你们平江郡也的确够穷的。”谭果一下车之后打量了一下四周,毫不客气的就开口了,平江郡的这些跟来的领导们脸色一下子难看了几分,他们穷归穷,但是被人这样嫌弃,估计没一个人会高兴。  谭果紧接着开口:“所以我就不明白了,明明农业试点能推动平江郡的经济发展,为什么你们就不配合工作呢?一个动迁到现在都没有完成,你们这样继续消极怠工,到时候项目失败了,你们都是平江郡的罪人,你们对得起这些老百姓吗?”  原本脸色难看的众人此刻怔了一下,看向谭果的目光不再是刚刚的愤怒而是带上了几分敬畏之色,谭小姐这话说的真没有错,明争暗斗也好,争权夺利也罢,总不能牺牲老百姓的利益。  收到不少隐晦的责问目光,蔡福几乎维护不住脸上的表情,谭果这话等于是将蔡福架到火上去烤,拖延整个动迁工作,消极怠工的罪魁祸首就是蔡福。  “陶警监,你去叫门,我倒要看看这个李茂骨头如何硬。”谭果见好就收对着一旁陶大龙开口。  陶大龙砰砰砰将铁门敲响了,只可惜却吃了闭门羹,院子里半点没动静,没有人过来开门,陶大龙不得不又将门拍的砰砰响。  “来了来了,敲个屁啊,老子耳朵又没有聋!”李茂将铁门一下子打开了,看到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人,似乎吓了一跳,随后梗着脖子嚷了起来,“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老子不拆迁,不达到老子的条件,老子就不走,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了。”  “行了,你给我闭嘴!”陶大龙怒瞪着口无遮拦的李茂,见谭果并没有和这个粗鲁的无赖生气,陶大龙松了一口气,这才快速的开口:“卢郡长亲自过来了,你有什么条件再说。”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养猪场,猪场的臭味扑鼻,谭果还没反应,小胖墩依旧嫌恶的皱着眉头,直接趴到了谭果的肩膀上,似乎这样就不用闻这个难闻的气味。  “我们出去说。”卢东峻也知道这养猪场的气味太难闻,让几个人去屋子里搬几张凳子出来。  凳子上坐了七八个人,还有十来个人都站在一旁,李茂也就是个浑人,估计有蔡福在现场,胆子也肥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得瑟的开口:“既然卢郡长来了,那我就再说一遍我的条件,要我搬迁也容易,给我盖一所全新的养猪场,然后给我二十万的补偿金,我就这个条件,你们答应了我就搬迁。”  这个条件绝对是天价了,在场二十来人听了之后眉头都忍不住的皱了起来,首府搬迁都没有这样的条件,这里就是个城乡结合部的养猪场,要二十万,那就是宰人。  想到此,众人责问的目光再次看向了一旁的蔡福,大家都不蠢,没有蔡福在背后撑腰,李茂敢这样狮子大开口。  “这就是你的条件,夏秘书把之前的合约拿过来。”谭果懒洋洋的开口,一旁小夏连忙将事先答应好的合约递给了谭果。  李茂愣了一下,刚刚人多他还真没有注意到人群里还有一个胖女人,当然了,胖也正常,可是怀里还抱着个孩子就奇怪了。  谭果看了一眼合约,上面给出的补偿条件和李茂说的一模一样,谭果将合约递了过去,财大气粗的开口:“你看看,是不是你开出的条件一样,你同意就签字。”  李茂愣了一下,刘主任和陶大龙也来过他这里好几次了,每一次都是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支持郡里的工作,李茂心里也清楚自己开的条件太高,郡里不可能答应,但是此刻看着这白纸黑字,上面还有大红章,李茂吞了吞口水,傻眼的愣住了,这就答应自己的条件了?答应给自己二十万了?  蔡福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他只以为谭果会用势力压迫自己低头,却没有想到谭果竟然打算用钱来砸人,看李茂那傻愣住的表情,蔡福可以肯定他一定会签字,毕竟这可是二十万,李茂就是个养猪的,眼皮子浅。  “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你签字了,这些钱就是你的,你再犹豫,我马上就撕毁这份合约。”谭果突然开口,话音落下的同时,一旁小夏已经打开了带来的箱子,刷刷刷将二十万拿了出来,一沓沓的钱才具有视觉冲击性了。  “这真的给我?”李茂眼睛都发直了,恨不能将这二十万给抢到自己怀里。  谭果嗤笑一声,似乎看不上李茂这贪婪的熊样,“签了字就是你的,不签字,你一毛钱都拿不到,我和卢郡长是朋友,郡里给你的补偿条件就是全新的养猪场,二十万是我私人掏腰包的,你再他妈的唧唧歪歪的磨蹭,一分钱都没有了。”  “我签,我马上签!”李茂此时已经顾不得蔡福了,这可是二十万,他开了天价的补偿条件,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钱都放在自己眼前了,哪有不拿的道理。  陶大龙和刘主任无语的看着拿着笔刷刷刷签名字摁手印的李茂,果真是有钱能使磨推鬼,他们来了五六趟了,什么进展都没有,谭小姐带着二十万砸过来,立刻就摆平了李茂。  众人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的蔡福,却见他表情阴沉的骇人,却也无可奈何,李茂就为了钱,他可没有什么大局观,看到钱了,李茂早就忘了之前蔡福的叮嘱,不管什么条件都不要答应搬迁。  “行了,卢郡长,李茂已经同意搬迁了,接下来的工作可要快一点实施。”谭果将合约丢给了卢东峻,依旧是无比高傲的姿态,似乎很无奈这点小事还需要自己出马。  在场的人瞅着谭果,他们还能说什么,谭小姐有钱任性,如果有这笔钱他们也愿意搬迁那,只要省着点花,这辈子都够用了。  一行人来的快走的也快,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离开了,当然,按照合约上的规定,李茂必须两天之内就搬迁。  不搬走的话,就算他违约,按照合约的规定到时候李茂还必须倒赔平江郡二十万,这样也杜绝了他拿着钱不搬走的无赖举动。  走到半路的时候谭果就带着小胖墩走了,卢东峻亲自送人回度假山庄的,蔡福坐在车子里脸色阴沉的骇人,他之前和老领导通过话,就防着谭果以势压人,到时候他们也要好好运作一下,不让谭果干涉平江郡的政务。  谁知道谭果不按照拍理出牌,二十万不眨眼的就甩出来了,打的蔡福措手不及,李茂那个眼皮子浅的迫不及待的就签字了。  “老领导,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汽车停在路边,司机远远的走开去抽烟了,蔡福面色沉重的向着老领导汇报着情况,没有了李茂这个拦路虎,相信动迁很快就能完成,到时候蔡福在郡里的威信又会下降,最后这些人都会被卢东峻和陶大龙给拉拢走,农业试点的大肥肉金王室估计连头汤都喝不到。  “李茂这里不行了,别忘了,你那边还有十二户人家,将李茂的拆迁条件说出去,相信这些人是不会同意之前的补偿条件的。”老领导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蔡福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不,谭家不差钱,对我们来说几百万很多,对谭家而言估计也就是一幢房子的钱,为了安全起见,我派人立刻去将那十二户的房子买下来,换掉其中一两个房主,到时候不管谭家怎么用钱来砸,都不会同意动迁的。”  蔡福也是被谭果给弄怕了,这位不差钱,所以他只能抢先一步买下房子,将房子拿到手,这样李茂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