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89章 接风洗尘

第389章 接风洗尘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69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0
    华国投资团的到来那远远比谭果这个只顶着谭家名头的小公主强多了,谭果代表的只是华国谭家,只是私人关系,而投资团代表的则是官方,尤其是尼拉国高层已经知道投资团是由乌博源领头的,这一位可是谭家的死对头,在华国的影响力绝对不容小觑。  “秦副部,我们该去首府迎接一下,以示对华国投资团的尊重。”办公室里,刘继民态度冷硬而强势,秦豫靠着男色勾搭上了谭家小公主又怎么样?那毕竟只是一个女人。  而乌少那才是真正重要的大人物,握有实权,农业试点的项目即使是谭家小公主提起的,但如今还不是被乌家摘了桃子,变成了五少  “我们不是外交部,再者迎接的事情有李部出面,我们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秦豫冷声拒绝了刘继民的要求,既然是谭家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敌人,秦豫没有这么好的涵养去接应敌人的到来。  刘继民自然明白其中的猫腻,看着专注翻阅文件的秦豫,刘继民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兵分两路,秦副部继续主持目前的动迁工作,我带人去迎接投资团,这样一来工作和礼节都不会耽误。”  不等秦豫的回答,刘继民转身向着办公室外走了去,黑瘦的老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得意之色,秦豫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半个小时之后。  卢东峻带着脸色阴沉的陶大龙敲响了秦豫办公室的门,进门的两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办公桌后,秦豫放下手头的文件,抬头看向两人,“出什么事了?”  “还能出什么事,刘继民带着其他人都回首府拍马屁了。”金闵哲的声音在门口气恼的响了起来,经济部小组的负责人明明是秦副部,如今刘继民却擅自带着人回去了,这根本不将秦副部放在眼里。  而且金闵哲也知道体制内的规矩,刘继民回去拍马屁了,那么华国投资团的人对秦副部的影响肯定会非常差,两相对比一下,一边是亲自去机场接人,一边却留在平江郡,就算再大度的人估计也会生气。  “不只是这样,警卫所的人也被带走了一大半,说是去路上指挥交通去了。”陶大龙忿恨的开口,他可是警卫所的一把手,结果自己手底下的人竟然都被蔡福给指挥出去了,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  卢东峻虽然也很气愤,毕竟自己才是平江郡的一把手,但是蔡福同样没有知会他一声,甚至还带走了警卫所的人,不过卢东峻依旧安抚的开口:“这也不怪你,你来郡里工作时间短,不可能完全掌控警卫所。”  但是蔡福和陶大龙几乎是同一时间调来平江郡的,如今蔡福这个财务司的司长竟然能越过陶大龙将人带走了,这也说明在平江郡蔡福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你们接的都是崔家的摊子,崔家出事之后,桑将军这边为了撇清关系,并没有出面给崔家活动。”金闵哲倒是知道一点内幕。  当初崔明正陷害谭果和周亦扬,最后把整个崔家都搭进去了,那个时候崔家虽然想要上桑将军的大船,不过因为崔家家风不严谨,私底下做过很过违法乱纪的事,桑将军有些看不上崔家。  崔家出事之后,桑将军更不会去捞崔家,倒是金王室为了收拢世家的人心,暗中出面给崔家活动了,当然作为帮忙的代价,崔家也将平江郡还有其他一些人脉关系都给了金王室。  这也是为什么蔡福能越过陶大龙带走警卫所大部分卫兵的原因,以前这些人都是崔家的人,后来被金王室接手了,也就等于到了蔡福手底下。  “他们这是向我们正式宣战了。”金闵哲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想到今天这局面,说起来自己这边是落了下风。  经济部的小组除了自己都被刘继民给带走了,金闵哲明白李昌基的那些人虽然是中立派,不会搀和到秦豫和刘继民的争斗里,但是鉴于华国投资团的重要性,他们肯定愿意去巴结一下,所以才会跟着刘继民一起回首府了。  而平江郡这边,除了陶大龙这边的心腹,其他人也都被蔡福给带去首府了,甚至连警卫所八成的人都被带走了,这是赤裸裸的打脸,也是明着告诉外界农业试点这个项目,真正的掌控者是刘继民和蔡福。  秦豫沉思着,倒是没有卢东峻的焦急,也没有陶大龙的气愤,片刻之后,秦豫忽然开口:“今天是不是李茂的养猪场最后搬迁的日子?”  “对,城乡结合部那边都已经签署了搬迁合约,因为李茂的养猪场比较大,今天是搬迁的最后一天,工程队已经到达现场了。”卢东峻一直关注着动迁的事,自然记得比较清楚。  凤眸闪烁了一下,秦豫看向面前的三人沉声开口:“你们现在就去现场,对了将警卫所剩下的人带过去了。”  说到这里,秦豫看了一眼陶大龙,“你联系一下桑将军那边,如果出现了动乱,大概需要借用桑将军的人来维持一下秩序。”  听到秦豫的命令,卢东峻几人一愣,他们只以为蔡福将警卫所的人带走是宣告他在平江郡绝对的掌控力,可是听到秦豫这话,难道蔡福还想要趁机使坏?  “我明白了。”陶大龙正色的开口,即使蔡福那边没有打算干什么,防患未然也是好的。  众人离开之后,秦豫刚打算继续看文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谭果的电话,秦豫原本冷峻的表情也不由的柔软下来。  “听说刘继民将小组的人都带走了,秦豫,你这个组长倒是成了傀儡啊。”谭果幸灾乐祸的开口,剧烈运动后的脸庞上都是汗水,为了减肥,谭果也是拼老命了,好在是虚胖,几天运动下来成果还是不错的。  “你注意一点运动量。”明显能听出谭果的粗喘声,秦豫下意识的叮嘱着,毕竟要减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急不来,“对了,需要你帮个忙。”  “帮忙?”谭果擦着脸上的汗水,语调微微上扬,“秦豫,你这是打算坑谁呢?”  一个小时之后。  飞机抵挡了尼拉国首府机场,除了尼拉国这边的高层之外,大使馆这边也派了人过来迎接,刘继民和蔡福也都在其中,只不过黑压压的一片人力,即使刘继民这个副部身份也不够看,只能站在后面迎接着。  看着正在寒暄的众人,周亦扬走到角落里继续接着电话,“你说将人接到平江郡来?”  “对啊,姓刘的不是欺负秦豫不会阿谀奉承嘛,我将人直接弄到平江郡来,我倒要看看姓刘的还怎么拍马屁。”电话另一头的谭果顽劣的笑着,看起来真的像是在给秦豫打抱不平。  周亦扬在黑压压一片的人群里找了找,倒是看到了刘继民,不过基于对谭果的了解和认知,周亦扬笑着调侃,“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怎么也喜欢刨根问底,我卖个关子,你就看着吧,如果刘继民那边不坑秦豫,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他如果暗中动手脚了,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谭果并没有正面回答,毕竟这事还真说不准。  “行,我知道了。”周亦扬直接同意了,周家虽然公开表态过,但是周亦扬清楚周家其实一直是跟着谭家的脚步,至于乌家的确是华国老牌世家,但正因为太过于保守封建,而且乌家私心太重,能间接的坑一下乌家,周亦扬很乐意为之。  短暂的官方会晤之后,笔挺西装的乌博源和尼拉国的高层握手道别,坐上了大使馆的车子。  看着车队离开了机场,蔡福这才低声开口道:“刘副部,你确定乌少这边会接见我们吗?”  “放心吧,乌少负责的就是农业试点项目,我们是最了解这个项目的官员,等正式的会晤结束了,休息好了之后,乌少这边肯定会通过我们了解情况的。”刘继民并不担心这一点,虽然在机场这边他连和乌少交谈的资格都没有,也就李昌基代表经济部和对方握了手,也没有交谈,但是刘继民相信只要乌少和谭家不对付,那么自然会亲近自己这边。  坐上汽车之后,乌博源打量了一下车窗外,即使是尼拉国的首府,繁荣程度至多和华国三线的城市差不多,乌博源其实一直有些诧异谭家怎么会盯上尼拉国。  “乌少,你说谭家小公主会不会就是秦豫之前的那个意外死亡的女友?”秦煌依旧是优雅贵公子的姿态,只是多了一抹锐利的肃杀之气。  秦家从华国S省离开之后直接退回到了M国的大本营,秦煌也正式接手了龙门,之前因为秦老爷子和穆千雪私下达成的交易,秦王室这边的力量包括龙虎豹果真都没有对龙门动手。  但是秦煌没有想到顾家竟然开始了对龙门的侵略,好在龙门的势力都在国外,但是顾家背后有华国这个庞然大物的支持,龙门很多势力都受到了攻击,秦煌这个优雅贵公子手上也沾满了鲜血,甚至好几次也是死里逃生。  秦老爷子知道继续这样下去,终究有一天龙门会被顾家给完全吞并,不得已之下,秦老爷子只能投靠了乌家,这个华国老牌世家,得到了乌家的庇护,龙门才有了喘息之地。  “不可能,只是同名同姓的人而已。”乌博源是个极其高傲的男人,他也有高傲的资本,别看他今年才三十二岁,但是这个男人在华国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和权势。  当年谭骥炎在这个年纪也只是帝京副市而已,可是乌博源在级别上甚至高了当年的谭骥炎一级,甚至有人还在私底下说如果谭骥炎和乌博源是同一辈的话,说不定谭家就被乌家给取代了。  自古以来文武不和,若是放到古代谭家就是武将,而乌家就是簪缨世族,类似曲阜孔家,当然了孔家是桃李满天下,乌家则是出了不少文臣能臣。  只不过谭家却出了谭骥炎这个威慑八方的后辈,而乌博源的父亲倒也是个能干的,可是验证了那句既生瑜何生亮,谭骥炎有关曜着盟友,暗中还有顾凛墨这个死党,尤其是和童瞳结婚之后,容温自然也就成了谭骥炎这边的人。  而谭景御依旧守着谭家在军中的一切,最终乌博源的父亲被压的无法伸头,乌父心高气傲,无法接受这种失败,常年郁结于心,还不等乌博源长大接自己的班,就被气的病倒了,身体每况愈下。  “你不懂世家的规矩,世家名媛是不可能这样随意成婚的。”乌博源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倒不是他看不起秦煌,而是真正的世家根本不是秦家这样的暴发户可以想象的,世家底蕴深厚,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会极其用心的培养。  秦豫的情况乌博源也了解过,他意外死亡的“前女友”竟然是个杀手,这一点就说明她绝对不可能是谭家的女儿,关键是对方的性情不可能是世家出来的名媛,懒惰到了极点,而且狠辣嗜血,虽然乌博源骨子里依旧看不起谭家,但是他也不认为谭家会这样培养女儿。  当然了,至于现在这个谭果,乌博源嗤笑一声,眼中是轻蔑之色一闪而过,难怪在帝京的时候从没有听过谭家小公主的事,原来是个天性放荡的女人,估计谭家也不想这样的女儿给自家丢脸,所以直接送到了国外。  “那现在这个谭果?”秦煌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不悦之色,只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寻求乌家的保护,龙门就快被顾家给挤的没有立锥之地,但是秦煌丝毫不认为自己比眼前的乌博源差,他不过是因为出生在乌家。  “那不过是个被娇惯坏了的千金小姐,不足为惧。”乌博源对谭骥炎这个长辈还有几分敬佩,多少也算是个人物,但是谭骥炎的女儿算个什么东西?  一个仗着家世在国外乱搞,甚至还未婚生子,这样的女人娶回家就等着戴绿帽子了,世家相当的家族是不会娶这样的女人,而且谭家也不敢将这样的女儿随便嫁出去,到时候出了事,那就不是联姻而是结仇了。  至于那些小家族,他们为了巴结上谭家,估计不在乎谭家小公主私生活多么的泛滥,但是谭家绝对看不上这些小家族,至于秦豫?  乌博源眸光晦暗了几分,看了一眼秦煌道:“你以为谭家是傻的吗?尼拉国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秦豫身边的女秘书卫胜男是卫家的人,如今她弟弟卫威已经开始接管西5军了,谭骥炎估计是想要一箭双雕。”  西5军的重要那是不言而喻的,否则一年之前卫家也不会闹出那样的事来,一旦收拢了卫威,再加上掌控了尼拉国,乌博源明白谭家就牢牢的掌控了西部,秦豫娶了谭家的女儿,那就是谭家的人,谭家可以名正言顺的支持秦豫,到时候再收拢尼拉国就容易多了,更何况秦豫还有一个龙虎豹,在国际上龙虎豹保全的地位可不低。  “还没有到大使馆?”秦煌看了一眼窗户外,有些的诧异,接手龙门之外,秦煌经历过很多危险,人也敏锐多了。  片刻后,周亦扬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了过来,“乌少,刚刚接到了谭小姐的电话,知道乌少远道而来,谭小姐给乌少摆了接风的宴席,我们现在正好过去。”  乌博源没有想到自己没有将谭果放在眼里,这个放荡的女人还敢主动找上自己,接风宴?难道她以为自己已经掌控了尼拉国,所以以东道主的名头给自己接风洗尘。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过去吧,不要浪费了谭小姐的好意。”乌博源声音一句冷傲,半点不曾生气,他也知道周家投靠了谭家,周亦扬会帮着谭果先斩后奏也很正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