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赌392章 谭果告状

赌392章 谭果告状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64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1
    蔡福为了防止陶大龙和卢东峻再打电话过来,干脆将手机丢到一旁的水杯里,恶劣一笑,“这下糟了,手一滑手机报废了。”  蔡福身边的手下连忙将手机从水杯里拿了出来,谄媚的笑着:“一会我去商场给蔡司长你重新买一部新手机,不过工作上的事情暂时要停下来了,不过司长你工作这么忙,今天下午就当休息了。”  “哪能休息啊,这不还等着华国乌少的接见。”蔡福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一副无奈的模样。  刘继民此刻也在等待着,只可惜华国大使馆这边一直没有动静,刘继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着,干瘦的脸上沉思的表情显得有些阴沉。  按理说华国投资团就是为了农业试点项目来的,休息了几个小时,下午应该要和尼拉国来具体讨论这个项目的,可是怎么到现在都快三点钟了还没有任何的消息。  又等了片刻,刘继民终于离开了方将向着李昌基的房间走了过去,咚咚的敲响了房门,得到允许后这才推门走了进来。  房间里,李昌基正在审阅文件,秘书招待刘继民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这才退到了一旁。  将刘继民晾了五分钟,李昌基这才放下文件笑着询问,“刘副部是有什么事吗?”  虽然知道李昌基是故意的,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刘继民也只能隐忍下怒气,表情冷硬的回答:“李部,按照之前几次的合作经验,下午的时候华国投资团应该会和我们见一面,可是现在都已经三点多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刘继民也是没办法,他们刘家在首府也算是第二阶梯的世家,要打探一般消息非常容易,但是这一次是和华国的投资团有关,目前投资团的人都在华国的大使馆这边,刘家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华国大使馆这里打探消息。  而且华国那些大使也都是人精,他们清楚谭果是帮着秦豫的,而秦豫和刘继民算是敌对的关系,这种情况下,刘继民就更没有办法去那边打探消息了,也没有人愿意的得罪谭果将消息泄露给刘继民,所以他只能到李昌基这边来,通过官方的途径正大光明的去打探消息。  “刘副部你也太着急一点,工作也要一点一点的做,你这么敬业,但是华国投资团的人说不定都还在休息,暂时不工作也在情理之中。”李昌基笑着回了一句,明着听是赞美,实则是嘲讽刘继民的迫不及待。  明明小组负责人是秦豫,刘继民却偏偏越俎代庖,这吃相也是够难看的,李昌基虽然没有搀和进来,不过按照他的想法,华国投资团之所以不见刘继民,这绝对是谭果那边搞的鬼,故意让刘继民碰钉子,他抢先一步回首府了,可惜却见不到人,等于白跑一趟。  “刘副部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上面。”李昌基倒也不想和刘继民交恶,此时见好就收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  简短的两分钟通话结束后,李昌基放下手机对着刘继民开口:“我刚询问了负责接待华国投资团的崔副书记,他也不清楚情况,投资团的人似乎都在休息,估计正式工作要等到明天才能开始。”  “我知道了,打扰李部您工作了。”刘继民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偏偏他也无可奈何,这个电话是当着自己的面打的,电话另一头的回答刘继民也听到了一些,但是他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什么已经脱离了正常轨道。  秘书送刘继民离开之后,这才关上了门,回头看向办公桌后面的李昌基,“李部,你说华国这边是什么意思?您之前不是说这一次官方的代表乌委员和谭家不对付,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接见刘副部了。”  谭果帮着秦豫,刘继民和秦豫是对头,乌博源既然和谭家不对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秘书看来乌博源绝对会帮着刘继民挤兑秦豫的,怎么到现在都在休息,根本不理会刘继民。  李昌基其实也弄不准其中的猫腻,此时不在意的一笑,“刘继民在谭小姐和乌委员面前根本不算什么,或许他的分量还不够乌委员亲自接见他。”  一直等到了晚上,刘继民和蔡福都没有等到投资团的接见,两人脸色阴沉的骇人,刘继民背着秦豫将小组的人都带回了首府,就是想要架空秦豫,让所有人知道秦豫虽然是小组组长,其实就是个被架空的傀儡,一点实权都没有,真正的负责人还是他刘继民。  蔡福打的也是同样的主意,即使陶大龙和卢东峻结盟了又怎么样?真正掌控平江郡的人是他蔡福,而且连警卫所的人都被他带走了一大半,陶大龙这个警监也不过是个名存实亡的笑话。  两人计划的挺好,只可惜两人兴冲冲而来,却是败兴而归,连投资团的面都没有见到,着实丢了大脸。  “刘副部,我们回去?”蔡福无奈的开口,这都晚上六点多了,不用说也知道是白跑一趟了,只能灰溜溜的回去。  刘继民点了点头,原本阴沉的表情显得更加的可怕,而就在此时一辆汽车突然急刹的停在了两人面前,随着车门的打开,从车上下来的正是负责接待投资团的崔副书记。  “蔡福,我问你,你是不是指使了人去袭击卢东峻和陶大龙?”崔奎力铁青着老脸,竭力的压制着怒火,可是看向蔡福的眼神依旧快要喷出火来了。  蔡福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崔奎力正是金王室的心腹,而且他的确指使了李茂那边闹起来,甚至还派了一些混混过去。  当然,为了一绝后患,蔡福其实还派了六个玩命之徒藏在这些混混里,如果能趁乱弄死了卢东峻就是最好了,陶大龙是负责治安的警监,出了这么大是事故,闹出人命了,而且还是在华国投资团来访合作的期间,陶大龙肯定会被上面严查,最后会被迫承担所有的责任。  这样一石二鸟的计划一旦成功了,蔡福这才是真正的掌控了平江郡,此时蔡福几乎维系不住脸上的笑容,“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不过那个养猪场是我的一个亲戚开的,他为人有些混,年轻的时候也不学好,认识了社会上的一些不法分子,这一次不愿意动迁,情急之下会做出一些事来也正常。”  “你给我闭嘴!”崔奎力忍不住的怒喝一声,怒到极点冷笑起来,“都这个时候你你还想要骗谁,我告诉你蔡福,乌委员和谭小姐一起去平江郡视察了,当时李茂那些不法分子直接冲了出来,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严重吗?”  被吼的愣住的蔡福脸上血色刷一下褪尽了,脑子里嗡嗡的,几乎听不清楚崔奎力的怒吼声,他只知道自己完了,这一次是真的完了,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他了。  蔡福调走了警卫所八成的人手,目的就是给李茂那边制造方便,趁乱弄死卢东峻嫁祸陶大龙,可是蔡福没有想到谭果会跟着过去,而且乌博源竟然也去了现场。  “崔书,您是说乌委员现在在平江郡?”刘继民是懒得理会呆傻的蔡福,只是此刻他的表情也非常的难看。  自己带着人守在首府这边,哪里能想到乌委员竟然离开了首府直接杀去了平江郡,如此一来,刘继民倒真的成了大笑话了。  “是,差一点被那些暴徒给伤到了,蔡福啊蔡福,平日里看你很精明,这一次你真是胆大包天了,这种事你也敢干。”崔奎力也懒得生气了,反正蔡福是彻底废了,这么简单粗暴的行事,他也敢做,还是在这么敏感的时期,简直是找死。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消息就传遍了首府,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了,金日晟此时诧异的开口:“父亲,乌家和谭家不和,乌委员这一次怎么会配合谭小姐去了平江郡?”  刘继民和蔡福在首府守了一天,就是想要见见投资团的人,谁知道乌博源竟然去了平江郡,这两人也算是闹了大笑话,桑日晟倒是挺高兴,毕竟这都是金王室那边的人,他们丢脸了,就等于金王室丢大脸了。  桑将军此时喝着茶,看似粗犷的脸上却闪过精明的光芒,冷笑一声开口:“日晟,你记住,以后在工作中不要越级行事,这是大忌,刘继民和蔡福越过秦豫和卢东峻到了首府,他们想要做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只可惜他们即使成功的见到了乌委员,也不会被乌委员所喜。“”  更何况这一次两人还碰了个钉子,桑日晟明白的点了点头:“父亲,我记住了。”  如果要算计人,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上级,那就必须做到一击必杀,而且不留下任何的证据和把柄,当然,如果能让所有人都打心底认为自己是清白的就更好了。  否则你今天能陷害和自己敌对的上级,那么明天就能陷害其他人,这样下来谁敢提拔你重用你,日后被捅了一刀怎么办?  “日晟,那些被抓的人都还在我们的营区关押着,你连夜过去配合卢东峻的工作,这些人该怎么审就什么审。”桑将军沉声开口,之前陶大龙向桑将军这边请求帮忙调动一些人手时,桑将军还有些奇怪。  不过陶大龙毕竟是他这边的人,而且桑将军也知道崔家背地里投靠了金王室,所以蔡福在平江郡的权利远远大于陶大龙,陶大龙求援也正常,桑将军没想到陶大龙还下了一盘大棋。  度假山庄,此刻,谭果正夜跑回来,看着守在大门口的刘继民和蔡福等人,不由笑了起来,“各位这是做什么?放心吧,乌少和我们住在这里很安全,里面都有保镖守着,不需要各位大晚上的来守门了。”  “谭小姐。”蔡福语调僵硬的开口,目光极其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谭果,他连夜回到平江郡,谁知道李茂等人没有被关押在警卫所里,而是被营区的大兵直接带走了,蔡福当时的脸色就变了。  如果在警卫所里,蔡福还能想点办法圆过去,这个时候金王室虽然要让蔡福顶缸,但是如果能将蔡福撇干净,金王室也是愿意帮忙的,毕竟蔡福一旦被抓了,金王室就完全失去了对平江郡的掌控,那么农业试点项目的利益金王室是一点都瓜分不到。  可是李茂这七八十个人却被桑将军的人给抓走了,这可是大麻烦,最关键的是,蔡福根本不清楚乌博源到底是什么态度,他如果偏向谭果这边,那么蔡福他们就真的完了。  “既然几位要守着门,那我也不好阻拦,大家晚安那。”谭果笑嘻嘻的回了一句,得瑟的摇晃着小爪子,然后小跑的进去了。  此刻,大厅里,乌博源和秦煌正在说话,看到谭果进来了,两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下午养猪场的暴乱,乌博源知道自己是被谭果给算计了,如果当时只打伤了卢东峻和陶大龙,说不定还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牵扯到了谭果和乌博源那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乌博源还是华国投资团的负责人,这是官方的代表,他差一点被暴徒所打,就算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乌博源也要表个态,而尼拉国那边也要严惩事件的罪魁祸首。  “两位好兴致啊。“谭果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同样摆了摆爪子,然后乐淘淘的向着自己住的地方跑了过去。  “哼,算计了我们就这么高兴。“乌博源冷嗤一声,他知道谭果这是扯虎皮做大旗,不过看着得意的谭果,乌博源是真的有些不屑,谭家人的格局也未免太小了一点,这一点小成功就得瑟的不成样子了。  就在此时,乌博源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乌老的号码,乌博源立刻收回了刚刚嘲讽的表情,神色里多了敬畏,“爷爷,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  “博源,你被谭家小丫头给算计了。”乌老爷子缓缓的开口,之前农业试点的项目,乌老就和乌博源分析过了,谭家的确心思歹毒,将乌博源架到了火堆上烤。  乌博源如果赢了谭果,别人会认为理所当然的,谭果毕竟是个女人,但是如果乌博源输了,那影响就大多了,乌家继承人输给了谭家女儿,那乌家还靠得住吗?  “爷爷,我知道了,这一次是我轻敌了。”乌博源并没有推卸责任,被谭果给算计了的确是是自己疏忽大意了。  “博源,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电话另一头的乌老爷子叹息一声,“我发了一顿视频过来,你看看吧,一个小时前,谭家小丫头打电话给谭骥炎诉苦告状,说她在尼拉国被欺负了。”  当时谭骥炎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宴会,乌老爷子和其他高层都在,当时谭果那声音倒是大,软糯的带着哭腔,再加上谭果最近的风评,众人看向谭骥炎倒是多了几分同情。  可是随着谭骥炎手机视频的播放,谭骥炎当场就怒了,指责乌老爷子教孙无方,乌老爷子都傻眼愣住了,这怎么扯到自己头上来了。  结果视频一播放,在场的人表情都变了,李茂带着六七十个混混冲了出来,这些人来势汹汹,手里还都拿着棍棒这些武器,而谭果这边也就几个人,一看局面就不妙。  而最关键的是视屏里谭果向乌博源求援,谁知道乌博源这个大男人竟然带着自己的保镖和秦煌直接走了,视频里谭果骂了好几句孬种,然后自己抡着拳头冲到人群里去了。  乌老爷子脸色青青白白的变化着,不管谭家和乌家怎么不和,但是在这样的场合里,乌博源此举太失分寸了,关键还被录下了视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