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93章 甜甜蜜蜜

第393章 甜甜蜜蜜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06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1
    第393章  看完乌老爷子发过来的视频,乌博源气的浑身直发抖,他乌博源在华国帝京也被人使过绊子,也被人算计过,但是乌博源都是游刃有余的走过来了,却没有想到在尼拉国这鸟不拉屎的穷国家竟然栽了这样大一个跟头。  “爷爷,我没有想到谭家人这么阴险!”乌博源咬牙切齿的开口,一开始养猪场这边暴乱起来,乌博源只以为谭果是利用自己扯虎皮做大旗,给尼拉国施压,趁机干掉蔡福这个调走了警卫所八成卫兵的敌人,乌博源是真没有想到谭果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坑的却是自己。  “吃一堑长一智,博源,你以前一直心高气傲,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一次就当是个血的教训,再者你认为能在特调局任职一把手,谭家那丫头又怎么可能是和善之辈?”  乌老爷子倒没有那么生气,这个长孙什么都好,就是性情太高傲,搓了搓锐气,日后博源会更加谨慎更加细致。  乌博源依旧怨气难消,一想到刚刚谭果夜跑回来时那得瑟的笑容,乌博源更是气的面色铁青,“爷爷,谭家是不是趁机提了过分的要求?”  华国体制内工作的人一贯都是面和心不合,即使是生死仇敌,见面的时候也是笑的如同亲兄弟一般,背后却是直接捅刀子。  乌博源错就错在不该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弃谭果于不顾,从道德上而言乌博源此举太失风度,从官方的角度而言,乌博源代表的是华国,这样的场合里他更应该处事不惊的处理混乱,而不是带着保镖离开,这一逃避也让人怀疑乌博源的个人能力,他是不是怕了,是不是处理不好,所以才会逃走。  “没什么大损失,谭骥炎只找我要了一份名单。”乌老爷子笑着安抚了两句,农业试点项目是谭家主持的,虽然谭亦当时大意了一些,但是乌博源能成为投资的代表,也是因为谭亦身边出了叛徒。  谭骥炎要的就是这几个人的名字,乌老爷子也大方的给了,反正谭家肯定会调查,最后也会查出来,乌老爷子只不过是提前将几个人的名字给了出去,反正这些人也是废棋了。  谭果心情极好的回到了房间,卧房里,秦豫已经将小胖墩哄睡着了,此刻正在看文件,灯光之下,峻冷的五官显得柔和了几分,认真工作的男人果真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头发吹干!”秦豫一抬头就看到谭果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明显是刚刚夜跑回来就洗了澡,只是因为六月气温高,却懒得去吹头发。  对上秦豫那略显得陌生的凤眸,谭果怔愣了一下,一抹失望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虽然理智上谭果知道这就是秦豫,是同一个人,但从情感上而言,谭果却知道眼前的秦豫不是当初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  以前谭果洗了澡出来不吹头发,秦豫每一次都是放下工作拿吹风机过来给她吹干,秦豫是懒得浪费口水,就谭果那懒散的性子,闹腾到最后也是秦豫的事。  敏锐的感觉到谭果眼神的变化,秦豫眉头下意识的皱了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秦豫能感觉到谭果对自己的亲近,但这种亲近却又像是隔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  就如同此刻,明明谭果进来的时候表情还很自然,但是此刻她似乎又竖立了一堵墙,隔在了自己和她之间。  “没什么,你工作吧。”谭果不在意的一笑,转身向着客厅走了过去,是自己过不了心里头的那道坎,明知道这个人是秦豫,可是谭果却无法像以前那样和他相处。  房间里,秦豫低头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片刻之后,秦豫烦躁的将文件啪一声合了起来,心情烦躁之下,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谭果刚刚离开时那失望的眼神。  客厅里,谭果盘膝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落地窗户外的夜色发呆,头发上的水顺着发梢滴落下来,谭果暴躁的抓着毛巾擦了擦,一想到秦豫如今那模样,谭果总有种将他脑子给剖开的冲动。  正烦着,突然,背后传来吹风机的嗡鸣声,谭果一愣,一只大手按在她肩膀上阻止了谭果的回头。  秦豫拿着吹风机给谭果吹着湿漉漉的头发,对有洁癖的秦豫而言,如果换一个人坐这里,秦豫绝对二话不说的就丢了吹风机,但是此刻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却穿梭在谭果的黑发之间,根本不在意手上沾上了水渍。  “为什么要用热风?”谭果提高嗓子嘟囔着,大热的天气,嗡嗡的热风吹的谭果更加烦躁了。  秦豫没有开口,却依旧坚定不移的开着热风吹头发,谭果虽然胖,但却是虚胖,她的身体需要好好调理,用热风吹才不会让寒气透过头皮进入到身体里,否则就她这懒散的性格,洗头之后都不吹,等到老了说不定就会偏头痛。  客厅里安静下来,只有吹风机的嗡嗡声,十来分钟的时间头发就被吹干了,吹风机一停止工作,谭果和秦豫蓦地都感觉到了几分别扭,谁也没有开口,但是谁也没有离开,就这么诡异的僵持着。  两分钟之后,谭果受不了的抓了抓头发发泄着,回头瞅着背后的冰冷着老脸的秦豫,脑子一抽顺溜的开口:“秦豫,我感觉我们这样僵着也不是个事,要不我就找个人结婚吧?说不定你一受刺激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秦豫的脸之前最多就是冰霜,此刻却直接黑成了锅底,凤眸里火光熊熊的燃烧着,冷眼看着一本正经提议的谭果,秦豫第一次有种掐死这个女人的冲动。  偏偏谭果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暴躁的仰头干嚎着,“我最受不了你这模样了,要是以前的时候,你绝对会来一句,我倒要看看谁敢娶你,我让他红事变白事,可是现在你什么都不会说了。”  尼玛,这种感觉谭果就像是面对秦豫的双胞胎兄弟,虽然脸是一样的脸,可是人不是同样的人。  谭果蹭一下站在沙发上,双手按在秦豫的肩膀上,对上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老脸继续开口:“我之前特意查了尼拉国的一些资料,貌似你这种情况是恢复不了了,所以秦豫,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不你丫的重新追求老娘我一回,要不我踹了你带着儿子重新找个好男人结婚去。”  秦豫看着谭果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忽然低下头直接啃了过去,听到谭果的呜呜声,看到她诧异瞪大的眼睛,秦豫忽然感觉心情好多了,终于不用再听她乱七八糟的言论。  “呜呜……”谭果双手从按着秦豫的肩膀改为了抱住了他的脖子,原本挣扎的动作在熟悉的男性气息的包容之下渐渐的减弱了。  许久之后,不能呼吸的谭果用力的拍打着秦豫的胸膛,猛地将他一推,得到了空气,这才感觉活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疲软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嘴角红肿的发麻,眼里含着旖旎的春色。  秦豫虽然依旧顶着一张冰冷的老脸,但是那原本冷厉的凤眸却早已经柔软下来,唇舌相抵,相濡以沫,那种眷恋的感觉好像是从灵魂深处被解放了出来,美好的让秦豫还想要再试一次。  平复了呼吸,谭果瞅着坐在身旁的秦豫,挑了挑眉梢,睁大眼睛好奇的开口:“你有没有恶心的感觉?吃了我的口水啊?你现在都没有情感记忆了,这种吃陌生人口水的感觉,秦豫,你真的不会恶心想吐?”  原本还沉浸在这一刻的美妙里,但是被谭果这么一说,秦豫只感觉胸口消退的怒火蹭一下更加炽热的燃烧起来,他再一次有了掐死眼前这个女人的冲动。  “哇,秦豫,你果真变得越来越冷血了,你竟然还要家暴我?”谭果哇哇的大叫着,可是眉眼里却都是喜悦之色,整个人更是闹腾的向着一旁的秦豫扑了过去。  双手下意识的抱住扑腾过来的谭果,秦豫突然闷哼一声,峻脸微微的变了变。  “抱歉抱歉,忘记我现在的体重了。”谭果后知后觉的道歉着,刚想要从秦豫的怀里退出来,可是身体刚一动,却被秦豫粗暴的给制止住了。  “别动!”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豫按住闹腾的谭果,原本只是痛,她现在这样起扭八扭的,那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谭果诧异的愣了愣,目光从秦豫的脸上扫视了一圈,然后低头向着他的腿间看了过去,眨巴着眼睛回忆着,刚刚自己扑过来的时候,膝盖貌似磕到了秦豫的腿间,所以他刚刚……  但是此刻,谭果身体一动,明显的感觉到了秦豫某一处的变化,谭果目光咻一下就回到了秦豫的脸上,一脸痛心疾首的开口:“你竟然有反应了?”  秦豫抿着薄唇沉默着,他也是正常男人,谭果这样乱七八糟的扭动着,他没有反应那才是怪了。  “秦豫,你真是重口味,我都这幅尊容了,这样的体重,你竟然还能有反应,你果真够变态的!”谭果紧接着感慨着,自己这体重,对着镜子的时候,谭果都不忍直视啊,偏偏秦豫还会起反应,所以说即使没有了感情记忆,秦豫还是那个变态的秦豫!  看着谭果那嫌弃的表情,秦豫无语的看着天花板,有她这么嫌弃自己的吗?  “不过秦豫。”像是想到了什么,谭果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拍了拍秦豫的肩膀,“当初你还能对我公主抱,然后霸气十足的往床上一丢,然后刷一下压上来,现在你还能抱得动吗?”  被接二连三的挑衅着,秦豫看着越说越欢快的谭果,双手突然从她的腋下穿过,在谭果诧异的目光里,秦豫稳稳的将人公主抱了。  “别闪到腰啊,听说男人的腰最不能受伤。”谭果乐腾起来了,貌似也有一百四十多斤那,秦豫果真是重口味。  霸气十足的抱着谭果向着房间走了过去,秦豫决定用事实告诉怀里这个女人,即使她胖了,即使自己忘记了某些记忆,但是他依旧能将他公主抱,依旧能将她丢到床上,然后霸道的嘿咻。  “呀呀!”安静里,一道疑惑的童音响了起来。  秦豫的身体猛地一僵,而他怀抱里的谭果也直接从秦豫怀里跳了下来,两人往床上一看,早已经睡着的小胖墩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刻正坐在床上翻着绘本,此时黑溜溜的大眼睛诧异的看着谭果和秦豫,似乎很不明白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一手捂住了脸,谭果简直无地自容了,“幸好你没将我丢床上,否则压到了小胖墩,估计我爸妈绝对能揍死我们俩。”  秦豫嘴角也跟着抽了抽,好吧,他现在也是由儿子的男人了,看着床上白团子一般的小胖墩,再看着身侧叹气的谭果,秦豫忽然感觉生活圆满了。  “宝贝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那。”谭果笑着坐在床上对着小胖墩吧唧一下亲了一口,摸了摸小胖墩的头,“这都快九点了,你还不睡。”  “shu……”小胖墩将面前的绘本推到了谭果的面前,而且这段时间小胖墩说话也是越来越顺溜了,单字单字的往外蹦,估计再过两个月就好了。  “行了,让你爸给你说故事。”谭果将绘本丢给了一旁的秦豫,学着小胖墩一样坐在床上,张大着眼睛等着听故事。  秦豫也顾不得没有完成的文件,此时拿着绘本靠坐在床头上,低沉的嗓音读起故事来,偏偏谭果在一旁挑事。  “不对不对,读到小狗的时候你得学者小狗汪汪叫。”  这边谭果刚说完,小胖墩立刻汪汪的叫了起来,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  “不行,这里是老爷爷,所以声音得沧桑,秦豫,你见过谁家老爷子八九十岁了,声音还这么低沉性感的?”  秦豫嘴角抽了抽,偏偏拿谭果没办法,当然,他依旧用着呆板的语调继续读着,至于其他的,她爱听不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