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98章 拙劣算计

第398章 拙劣算计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84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1
    “不用为了我这样费心。”听到卢东峻的话,李金珠有一瞬间的心动,但是随即就摇头拒绝了,连她血缘至亲的家人都能将她当成货物一般送给金磊,外人又怎么可能靠得住?  看着面色凝重的卢东峻,李金珠晦暗的眸光里多了一抹怀念的柔软,即使他口中的谭家大小姐愿意帮忙,何尝不是看在东峻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李金珠当年不愿意连累卢东峻,现在更不会让他为了自己而受制于人。  “你难道就要这样过一辈子?”卢东峻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但凡自己有一点本事,也不会看着她被金磊这样糟蹋,想到此,卢东峻暴躁的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木头桌子上,拿起酒杯将里面的白酒一口灌了下去。  而此刻,另一间包厢里,听到服务员的回答,卫胜男自嘲的笑了笑,将小费放到了托盘里挥手让服务员离开了。  “说不定只是个朋友。”谭果有些苦恼的开口,原本卢东峻从度假山庄火急火燎的逃走之后,谭果决定找卢东峻当面问清楚。  谁知道卢东峻手机关机了,找到了他的秘书小夏这才知道卢东峻到首府见朋友了,而且听小夏那结结巴巴的语调,谭果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不曾想好的不灵坏的灵,卢东峻还真是来见女人的,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刚刚会所的服务员收了小费自然透露了一些消息给谭果和卫胜男,卢东峻虽然不经常来会所,但是李金珠这个漂亮的豪门贵妇却常来这里,之前那个包厢也是李金珠长期定下来的,据服务员的推测这两人绝对是情侣,估计是来包厢里偷情的。  “谭小姐,你不用内疚,我知道你只是好意。”卫胜男笑着对着谭果举起了茶杯,这点判断力卫胜男还是有的。  虽然谭果和乌博源都打算给卫胜男做媒,但是乌博源完全是为了西5军,可是谭果却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因为卫胜男早就从小叔卫恩和弟弟卫威那里知道西5军其实已经暗暗投靠了谭家。  否则当初卫威就不可能离开帝京到西5军,更不可能顺利的接替卫恩的职位,逐步掌控西5军,而且当初卫胜男为了追求秦豫到了尼拉国,卫威就明确的说过,他卫威会是卫胜男这个姐姐的靠山,但是西5军永远只能效忠谭家,如果卫胜男以后的丈夫是谭家的仇敌,西5军不可能被判谭家。  “别急着下决定,卢东峻不是那样的人,你还不准他有个前女友啊。”谭果笑着调侃了一句,已经让暗中保护自己的于磊去查了,只不过这里是尼拉国,要调查一个人,速度不可能有在华国那么快。  卫胜男闻言不由笑了起来,想起卢东峻落荒而逃的窘态,原本失望的心里又生出一抹希望来,不由脆声一笑,“那我就承你吉言,谭小姐,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不需要这么见外,叫我名字就行。”谭果也举起酒杯,卫胜男此人的确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半个小时之后。  卫胜男起身去外面的洗手间,而此刻,洗手间的镜子面前,李金珠正在对着镜子补着妆,淡淡的粉底遮掩住了眼下的青黑色,看得出她的睡眠并不好。  就在此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给踹开了,卫胜男和李金珠都吓了一跳。  “怎么?补了妆再和你的老相好去酒店开房?”金磊喝的醉醺醺的,此时靠在卫生间的门口,讥讽的看着李金珠,眼中闪烁着阴沉诡谲的光芒,“整天不给老子碰,是不是你的老相好技术更好,我满足不了你啊。”  “这里是公共场合,但凡你还要点脸,就不要在这里撒酒疯!”李金珠冷笑一声继续补着妆,看来金磊是知道自己不愿意利用东峻,所以恼羞成怒了,若不是不想卢东峻动心,李金珠不在乎如同泼妇一般和金磊在大庭广众之下撕一场,反正他金家人都不怕丢脸,自己怕什么。  怒火蹭一下从心底涌了出来,金磊快步冲了过来,暴怒一把揪住了李金珠的头发,右手随即扬了起来,“给脸不要脸的贱人,你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吗?”  卫胜男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此刻一看金磊要动粗,卫胜男毫不客气的对着他的膝盖一脚踹了过去。  没有防备一旁的卫胜男,再加上金磊原本也喝了不少酒,此刻被踹的一个踉跄,砰一声跌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李金珠见状毫不客气的又补了一脚,直接踹在了金磊的腿间,听到他捂住胯下发出凄厉的嚎叫声,李金珠莫名的感觉到痛快了几分。  “这位小姐多谢你帮忙,不过这是我丈夫,你还是先走吧。”李金珠感激的看向帮忙的卫胜男,但是金磊身份非同一般,李金珠并不想连累无辜人。  卫胜男点了点头,想到李金珠刚刚你一脚,便知道这个漂亮的女人并不是软弱的性子,再者这也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自己即使看不过眼也没有立场过问。  “你们不要想走,你们一个都逃不了……老子一定弄死你们这两个贱人……”因为太痛,金磊怒吼的话都结巴起来,一双阴沉的眼睛森冷冷的盯着卫胜男和李金珠,只不过因为喝了太多的酒,所以此刻视线有些的模糊不清。  卫胜男和李金珠一起离开了卫生间,身后依旧是金磊暴怒的吼叫声和威胁声,两人刚走到包厢这边的走廊,却听到一片噪杂声,两人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妈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摸,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一个年轻男人此时高声怒喝着,而他身边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正低头呜呜的哭着。  女人吊带裙子滑落下了肩膀,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也露出了性感的镂空黑色胸罩,再加上那雪白丰满上一点点红肿的掐痕,明显就是被色狼见色起义给欺负了。  “我只是不小心撞了她一下而已。”卢东峻忿恨的开口,脸色阴沉的骇人,却也知道自己是被人给阴了。  刚刚在包厢里的时候,服务员突然冲了进来说李金珠在卫生间那边被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给欺负了,卢东峻一急就冲了出去,刚出门就撞到一旁这个衣着暴露的女人。  原本以为说了对不起就完事了,谁知道女人突然大叫起来,将吊带裙给拉了下来,然后抱着卢东峻大叫着,不远处的包厢里忽然一下冲出来四五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将卢东峻给围了起来。  “撞了一下?你眼睛瞎了吗?这是撞了一下留下的痕迹?”年轻男人张狂的对着卢东峻叫嚣着,哗啦一下将身边女人的吊带裙用力的往下一扯。  女人尖叫一声,泪水簌簌的流淌下来,她此刻几乎是赤裸着上半身,四周围观的人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她胸口处红肿的掐痕,再加上那一张哭花了的脸,怎么看都是被欺负狠了。  “就这种货色,夜店里一百块一晚上随便玩,我朋友会看得上眼?”李金珠推开人群快步走了过来,嘲讽的看着叫嚣的年轻男人,“没有想到黄少的品味已经这么差了,这种货色也看得上。”  黄伟雄愣了一下,向着李金珠身后看了过去,金少不是说先将这个女人带走吗?怎么李金珠出现了,金少却不见了?  “原来是嫂子啊。”黄伟雄笑了笑,目光诡谲的转动着,随后继续开口:“虽然这是嫂子的朋友,但是一码归一码,今天这小子欺负了我的女人,不将这个场子找回来,以后我黄伟雄也没有脸面在首府混了。”  “要什么面子黄少直接和我谈。”李金珠知道姓黄的就是金磊身后的狗腿子,今天这事绝对是金磊设计的,目的肯定是要拿捏住东峻的把柄。  卢东峻在体制内工作,如今又处在风口浪尖上,一旦这种负面的桃色新闻闹出来,甚至闹大了,对卢东峻的影响极大,为此丢了工作都有可能,李金珠明白金磊这是看自己不愿意合作,所以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计谋来算计卢东峻。  李金珠不和黄伟雄浪费嘴皮子,低声对着卢东峻开口:“这事我来处理,你先回去。”  卢东峻眉头皱了皱,身为男人,他总不能让金珠来处理这些麻烦,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再对上李金珠的目光,卢东峻点了点头,“你小心一点,不行就给我打电话。”  “妈的,想走?你当老子是泥捏的?”黄伟雄也不管金磊为什么没出现,此刻粗暴的走上前来,对着卢东峻就要动手,“兄弟几个给老子揍死这个色狼,等老子出够气了,再将人丢到警卫所去!”  “黄伟雄你要干什么!”李金珠心里头咯噔了一下,直接挡在了卢东峻前面,冷着俏丽的脸庞愤怒的开口:“今天是怎么回事,大家都门儿清,你要对付我朋友,直接从我李金珠尸体上踩过去!”  “嫂子,抱歉那,今天得罪你了,改日我一定亲自登门道歉。”黄伟雄突然伸出一把抓住了李金珠,随后对着身后几个同伴使了个眼色。  四五个男人立刻凶悍的向着卢东峻冲了过来,而围观的人群里,已经有人拿着手机在拍照了。  卫胜男看了一眼身旁的服务员,直接拿过她托盘里的啤酒,哐当一声将啤酒瓶砸到了黄伟雄的后脑勺上。  “卫秘书?”这突然起来的变故,黄伟雄这边的人都愣住了,而卢东峻也错愕一愣,眨了眨眼,确定这么彪悍的女人正是卫胜男,  “你敢打老子?”黄伟雄往脑袋后一摸,血糊糊的一片,顿时狰狞了表情,将抓住的李金珠往旁边一推,随即抡着拳头打向卫胜男的头。  一直在一旁围观的谭果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刚刚在包厢里卫秘书还一副不在意的态度,现在卢东峻刚陷入麻烦,她就抡着酒瓶子干起来了,这还叫不在乎?  卫胜男学过基本的防身术,对付一个纨绔子弟根本不成问题,卢东峻虽然弱了一点,多少也是个男人,所以也解决了一个敌人。  至于剩下的四个人,在知道了谭果的身手之后,卢东峻和卫胜男不厚道的都留给了一旁的谭果。  “你们倒是夫唱妇随啊。”谭果笑着调侃了一句,砰的一脚将最后一个敌人给踹出去了足足三米多远,甚至压倒了一个围观的客人。  卫胜男和卢东峻目瞪口呆的看着收回脚的谭果,最后这个男人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头,魁梧健硕的身体,估计至少得有一百七八十斤重,但是此刻却被谭果当成沙包一样踢飞了出去,难道人胖了力气就变大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天生大力士的。”谭果哼哼着,瞄了一眼旁边的李金珠暧昧的笑了起来,“我和卫秘书来这里喝茶,没有想到会这么巧合啊。”  这话骗鬼鬼都不相信,谭果住在度假山庄那边,到首府这里至少两个小时的车程,她大晚上的来两个小时,回去两个小时,就是为了喝茶?  对上谭果揶揄的笑,卢东峻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卫胜男,“我就是来见一个朋友。”  听到卢东峻的解释,卫胜男笑着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李金珠目光却不由的晦暗下来,身为女人,她有着敏锐的第六感,此刻看着卢东峻和卫胜男,李金珠知道这两人目前或许没有什么,但是日后却说不定了。  “怎么回事?谁在我们金兰会所捣乱?”胖子经理带着保安姗姗来迟,可是当看到地上躺着呻吟喊痛的黄伟雄时,胖子不由错愕一愣,这和之前金少说好的不一样那。  被胖子扶了起来,黄伟雄脸色阴沉的骇人,恶狠狠的瞪着谭果几人,这才低声道:“快去找找金少,金少要是出事了,你他妈的吃不了兜着走!”  金磊也是这个会所的来顾客,胖子一听这话脸都白了三分,对着一旁的手下吼了起来,“都傻愣着做什么?没听到黄少的话,还不快去找人!”  “等等,留下五个人,不要让这些凶手逃走了!”胖子又火急火燎的喊了一嗓子,留下五个保安看住了谭果几人。  因为出了事,会所暂时被清场了,此刻大厅里,谭果几人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胖子已经将金磊找到了,被李金珠对着命根子踢了一脚,金磊痛的脸嘴唇都白了,脸上满是冷汗。  “金少,您慢一点慢一点。”胖子谄媚的开口,扶着金磊小心翼翼的在沙发上坐了起来,“金少,需要我去找医生过来看看吗?”  “闭嘴!”金磊暴躁的怒斥了一声,被踢到了命根子,这么丢脸的事怎么能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但是一想到李金珠下手如此狠辣,金磊看向她的目光阴狠的淬了毒一般,等回去他再和这个贱人慢慢清算!  “你是谁?”金磊忍着痛看向一旁的谭果,李金珠和卢东峻他自然认得,卫胜男的长相实在太粗陋,唯独谭果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胖,但是比起半个多月前来尼拉国至少瘦了十斤肉了,五官分明了许多,再加上那通身冷傲高贵的气派,在金磊看来多少也是个人物。  “金少,这个贱人和卢东峻是一伙的。”黄伟雄拿着毛巾捂着后脑勺开口,恶狠狠的瞪着谭果。  原本就卫胜男和卢东峻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黄伟雄特意调了两个保镖进来,目的就是防止出现意外,谁知道谭果打架太生猛,一个照面就将其中一个保镖给踹飞出去,趴地上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另一个保镖同样可怜,被谭果一拳头砸到太阳穴上了,身体晃悠了一下就昏厥了,此时看着谭果,黄伟雄就跟看了刨了自家老祖坟的仇人一般。  “闭嘴。”金磊怒斥了黄伟雄一声,沉思的目光打量着谭果,猜测着她的身份。  卢东峻如今多少也是一个郡长,能和他认识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而且普通人也没钱在这家会所消费,一壶茶也要588元,相当于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我姓谭。”谭果自报家门,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陡然遽变的金磊,“这是卢郡长的女朋友,今晚上卢郡长突然来首府了,我们这不是不放心,所以跟过来看看,没有想到这位是金少的夫人,倒是我唐突了。”  谭果话里的意思很清楚,怀疑卢东峻和李金珠关系暧昧,所以带着卫胜男跟踪过来了,谁知道就牵扯到打斗里来了。  “原来是谭小姐,今晚的事情是我的朋友喝多了,冒犯了谭小姐。”金磊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向着谭果道歉着,余光瞄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黄伟雄,低声怒斥道:“还不给谭小姐道歉!”  黄伟雄被吼的一愣,呆呆的站起身来,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也不傻,连金少都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这个女人身份必定非同一般,黄伟雄也立刻鞠躬道歉,“对不起谭小姐,都是我喝多了,脑子不清楚,冒犯了谭小姐,都是我的错。”  谭果嘴角勾着浅笑,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上,大厅里气氛显得诡异般的安静,谭果不开口,在场也没有人敢开口。  半晌之后,谭果这才挑眉一笑,“金少客气了,但是有些事可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掉的,金少这位朋友之前可不是这样,卢郡长虽然是我的朋友,但是金少还不知道卢郡长女朋友的身份吧。”  金磊看了一眼其貌不扬的卫胜男,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不安着,“不知道这位小姐是?”  “如果是我在帝京的朋友,相信说了金少也不知道。”谭果笑着看了一眼还弯着腰鞠躬的黄伟雄,这才继续开口道:“这位卫小姐,西5军卫将军的亲侄女,金少想必不会太陌生。”  金磊脸色刷的一下难看到了极点,华国西5军他怎么不可能不知道!西部的安定就是依靠的西5军,而卢东峻的女朋友竟然是卫家的人,那从侧面来说卢东峻就是卫家的女婿,而今天晚上金磊设计的这一出闹剧一旦被捅出来,金磊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让你喝多了胡闹。”金磊怒喝一声,只好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黄伟雄身上,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子哐当一声砸到了黄伟雄的脑袋上,这可不是啤酒瓶,而是装洋酒的玻璃瓶子,这一把砸下来,黄伟雄身体直接倒在了地上,鲜血顺着伤口汩汩的流淌下来。  谭果并没有开口,就这么冷眼看着,金磊只好再次对着黄伟雄狠狠的踹了一脚又一脚,一时之间,大厅里都是这种闷沉声,黄伟雄一开始还能痛的呻吟两声,被踢打到最后,已经是鼻青脸肿,却是连出气声都弱了。  谭果依旧这么懒洋洋的看着,嘴角勾着浅笑,目光平静而柔和,似乎根本没有看到眼前这暴虐的一幕。  卫胜男和卢东峻都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连同一旁的李金珠都有些诧异,估计谁也没有想到谭果会如此心狠,眼睁睁的看着金磊对黄伟雄施暴。  “谭小姐,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卢东峻终究看不过去低声对着谭果说了一句,虽然知道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看着黄伟雄被打的快要死了,卢东峻还是于心不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