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99章 谁撩拨谁

第399章 谁撩拨谁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81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1
    见到黄伟雄被金磊给打的快没气了,谭果这才优哉游哉的丢出一句话来:“今天给金少一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但是没有下一次。”  “多谢谭小姐高抬贵手。”金磊脸上陪着笑,只是眼神阴郁的骇人,虽然会所之前因为打架的事情就情场了,但是还有一些人在这里,今晚上这事传出去之后,金磊是里子面子都丢尽了。  “金少客气了,贵夫人和卢郡长是朋友,也算是我的朋友,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谭果笑着站起身来,对着诧异的李金珠点了点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了,金少有机会再见。”  金磊被逼这个给谭果低头,他其实是憋屈的,但是此刻听到谭果这话,不由错愕一愣,下次再见?她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只可惜不给金磊询问的机会,谭果已经迈步离开了,卫胜男立刻跟了过去。  卢东峻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有些担心李金珠,但是见她点了点头,眼神示意自己放心,卢东峻也快步追上了先一步离开的谭果和卫胜男。  金磊狠狠的摸了一把脸,嫌恶的看着躺在地上已经被打成猪头脸的黄伟雄,这毕竟也是他的跟班,“你们几个将伟雄送去医院,记住今晚上的事都给烂到肚子里,谁多嘴说了的话,别怪我金磊不客气。”  “金少您放心,我们绝对守口如瓶。”几个跟班连声保证着,虽然今晚上金少被别人压了一头丢了这么大的脸,但是金少要收拾他们还是很容易的,圈子里的规矩他们都懂。  几人背着昏迷的黄伟雄快速的离开了会所,金磊目光一扫,一旁的胖子经理此刻额头上冷汗直冒,声音哆嗦的开口:“金少您放心,规矩我们都知道,今晚上这事绝对不会泄露半个字。”  “你知道就好,得罪了这家会所你最多开不下去,得罪了刚刚离开的那一位,你就等着沉尸海底吧。”金磊阴冷着表情说了几句,这才迈开步子,身体刚一动,腿间的痛让金磊脸色阴沉的一变,狠辣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一旁的李金珠,但是想到谭果离开之前的话。  金磊只能闷头忍了,“还不跟我回去。”  李金珠嘲讽一笑,慢悠悠的跟在了金磊身后,之前在包厢里的时候卢东峻也提议找谭果帮忙给她解决离婚的事,李金珠并没有同意。  除了不想给卢东峻添麻烦之外,也是因为李金珠明白离婚和不离婚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金磊要对付自己,即使离婚了,他也有的是手段和办法。  不过李金珠没有想到谭果只是一句话,就让金磊吞下所有的怨气,想到谭果的身份,李金珠脸上自嘲的笑容更加明显,果真是同人不同命,谭家小公主的身份真的让人羡慕嫉妒啊。  汽车副驾驶位上,卢东峻犹豫了一下这才回头解释道:“我和金珠是同学,金磊对她很不好,接到金珠的电话,我担心她会出事这才来了首府这边。”  听到这话,谭果对着卫胜男暧昧的眨了眨眼睛,这还没有正式交往都开始交待过去的恋爱史了。  饶是卫胜男坚韧独立,此刻也如同小女孩一般微微红了脸,心砰砰的加快了跳动,卢东峻的举动至少说明了他对自己的重视,也说明了他的认真和诚恳。  “李小姐家里是经商的?”谭果开口打破了汽车内的平静,离开会所之前,于磊已经查到了一些李金珠的情况,包括她和卢东峻之间的关系,包括李金珠为什么会嫁给金磊,当然,因为时间短促,这些调查也只是粗略的,要想拿到详细的资料估计也得花几天时间。  “李家早年是塑料制品起家,后来有了金磊的帮忙,这几年生意做的更大了,涉及到了房地产、酒店、旅游业,听说李家还想进军日化这一块。”倒不是卢东峻格外关注李金珠,而是因为李氏集团的确是商界的巨头,新闻、报纸杂志经常出现李氏集团的报道,卢东峻想要不关注都不可能。  谭果沉吟着点了点头,穆千雪已经答应和桑日晟结婚了,这就说明穆千雪手里头的宗教势力日后会选择支持桑日晟。  李金珠嫁给了金磊,而且李氏集团发展的这么迅猛,金磊肯定出了不少的力,在李氏集团里也占据了相当大的股份,谭果知道秦豫如果要上台的话,金王室和桑家都将是敌人。  一旦谭家明着帮秦豫,那么在强大的外部压力之下,金王室和桑将军甚至可能合作,练手抵抗秦豫,这绝对不是谭果愿意看到的局面,秦豫在尼拉国的根基太浅。  卫胜男和卢东峻都没有开口,两人沉默着,可是汽车里的气氛却显得格外的甜蜜,好在谭果还在思考着尼拉国的局势,否则这个电灯泡就太过于碍眼了。  回到度假山庄却已经是深夜两点多。  “卢郡长今晚上就留下来。”卫胜男笑着提议。  卢东峻点了点头,对上卫胜男脸上那明烈的笑容,卢东峻的心弦也似乎被什么给拨动了,他是平民出生,能坐到今天的位置,经历了太多苦难。  工作这些年,的确也不少人想要给卢东峻做媒,但是那些人都是冲着他目前的职位来的,而且不管是世家名媛还是豪门千金,一个一个都是心高气傲,根本看不上卢东峻的出生,认为自己和卢东峻交往那绝对贬低了自己的身份。  卢东峻性格再温和他也是一个男人,也受不了那些女人高高在上的施舍目光,所以卢东峻的婚事才耽搁到现在,此刻对上卫胜男明烈的笑容,那么的真诚,热烈如火焰一般温暖了卢东峻的心。  谭果回到屋子里时,小胖墩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着,肥嘟嘟的胳膊举在脑袋旁,像是在投降一般。  秦豫则是在相连的套间里工作,门是开着的,这样可以听到小胖墩的动静,但是也不会让灯光影响到小胖墩的睡眠。  低头亲了亲小胖墩柔软的小脸蛋,谭果这才蹑手蹑脚的向着里面的套间走了进去,秦豫坐在办公桌前,五官在灯光的掩映之下显得更加的峻朗英俊。  谭果走到前豫身后毫不客气的趴在他后背上,看到桌子上摊开的资料,不由诧异一笑,“你这是打算打什么坏主意,想要招安桑日晟可不容易。”  秦豫合上桑日晟的调查资料,沉声开口:“他是个聪明人,而真正聪明的人会知道什么选择对他而言是最有利的。”  尼拉国的形势摆在了这里,秦豫并不打算和桑将军或者说和金王室闹到兵戎相见的地步,兵不血刃才是上上之策。  如果是以前,没有二十年的时间,秦豫只怕都很难真正的上台,但是如今有了谭果的帮忙,最多五年的时间,秦豫绝对可以牢牢的掌控整个尼拉国。  谭果眼睛一亮,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到了秦豫身边,笑眯眯的开口:“我们倒是不谋而合,秦副部,这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看着眉眼弯弯的谭果,柔和的灯光给她雪白的肌肤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秦豫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着谭果的眉眼,他的记忆是苍白而灰暗的,但是身边的谭果却是如此的鲜活明亮。  “别动手动脚的,说正事呢。”谭果一把拉下在自己脸上作怪的大手,“拿下尼拉国不过是从三个方面着手。”  第一个自然是桑将军如今握着的兵权,这一点只要秦豫能和桑日晟合作,那就不成问题,而至于尼拉国的争权,明面上还是金王室在掌控。  而第三个方面自然就是商界,秦豫如今在经济部工作,已经培养了一些自己的班底,而且之前养老退休金的推广,让秦豫在商界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这也是三个方面中最容易解决的一个。  “明天我会和桑日晟详谈。”秦豫站起身来,看着一旁的谭果,“很晚了,睡吧。”  谭果将手搭在秦豫的手上顺着他的力度站起身来,笑的愈加的暧昧,“秦副部要给我暖床吗?”  秦豫凤眸诡谲的看向笑的顽劣的谭果,忽然一个用力将人拉到了自己怀里,微微倾身,低沉的嗓音暧昧的在谭果耳边响了起来,“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胖子了,所以就有了免死金牌?”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敏感的耳边,谭果身体本能的瑟缩了一下,还没有适应秦豫突然霸道狂放的风格,却感觉耳垂一热,谭果圆嘟嘟的脸刷一下爆红了。  “你……”谭果羞恼的推开强搂着自己的秦豫,却见秦豫伸出舌头性感十足的舔了舔薄唇,似乎在回味着刚刚谭果耳垂的味道。  “下一次别随便撩,否则办了你!”秦豫哼哼着,色狼一般在谭果爆红的脸庞上掐了一下,肉呼呼的,软绵绵的,这让秦豫眼神不由晦暗了几分,身为男人的本能,让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谭果丰满的胸口以及那挺翘的小屁屁,想必手感会更加好。  “你你你……”被调戏的谭果呆愣愣的眨巴着眼睛,这真的是秦豫吗?为什么感觉比起以前更加变态了!他那什么眼神!  只可惜秦豫已经转身向着浴室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开口:“替我拿一下睡衣,还有内裤。”  “自己拿!”谭果气恼的回了一句。  站在浴室门口,秦豫忽然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谭果,直接将领带给扯了下来丢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后一粒一粒的解开了衬衫扣子,露出线条流畅的赤裸上半身。  “你如果不帮忙,我不介意光着出来。”秦豫勾着薄唇笑的更加的危险,她一天敢撩拨自己三五次,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无动于衷吗?  深呼吸着,谭果对着秦豫狠狠的一瞪眼,只能转身去衣柜里给秦豫找衣服。  第二天一大早,山庄里显得格外的宁静,因为住进来的这批贵客,经理早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不惜一切代价的要招呼好这些客人,一旦出了问题,这个度假山庄也就不用开了。  桑日晟有早起晨跑的习惯,而今天穆千雪也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衫,高高扎着马尾辫,原本就绝美倾城的脸透露着运动后的健康红晕,微微喘息着,丰满挺立的胸口更是上下起伏,愈加的媚惑勾人。  “少将军,要不你先跑啊,我在后面追着。”穆千雪声音极其好听,空灵干净,对男人有着绝对的诱惑力。  桑日晟虽然早就知道穆千雪的本性,但是身为男人就有男人的劣根性,此刻这样一个绝色的美女在你身边娇软的说着话,桑日晟目光沉了一下,忽然摁住了穆千雪的肩膀将人推到了她身后的大树干上,然后霸道十足的吻了下来。  侵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稀疏的散落下来,站在树下拥吻的两人看起来唯美而浪漫,谭果远远的看了过来,然后痞气十足的吹了个口哨。  “少将军……”声音柔媚的透露着春色,穆千雪推了推桑日晟的肩膀,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看见这样亲密的举动而感觉到羞赧。  谁坏了自己的好事!桑日晟一回头就看见慢跑过来的谭果,原本的怒火咻一下消失了,立刻翻开了摁在穆千雪胸口上的大手。  “谭小姐,早。”桑日晟朗声一笑的打着招呼,他看起来很是斯文俊雅,很难相信他会是桑将军的长子,桑日晟身上似乎缺少了那份威武和强硬。  “少将军,要不赛一场?”谭果笑着开口,为了减肥她也真是拼老命了,昨晚上是两点多才睡的,现在六点钟又起来跑步。  穆千雪只是随时都能弄上手的女人,谭果却是谭家小公主,身份甚至高过乌博源,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桑日晟也知道谭果看起来软绵绵的,绝对不是个善茬。  “既然谭小姐有兴趣的话,那我们就跑一场。”桑日晟立刻丢下了一旁的穆千雪,向着谭果走了过来,“一公里?”  “太短了,十公里,刚好跑到湖边然后再绕一圈过来。”谭果活动了一下脚腕,随即和桑日晟一起向着远处跑了去。  被丢下的穆千雪此刻铁青着脸,愤怒的盯着谭果远去的背影,她除了出生好之外,有什么能强过自己的?之前是秦豫,现在是桑日晟,穆千雪忽然发现谭果这两个字就是和自己犯冲!  十公里并不算短,不是经常锻炼的人绝对跑不下来,桑日晟看起来斯文,但也是个练家子,否则他也不可能在日后接管桑将军手里头的兵权,只是桑日晟没有想到如此胖的谭果体力竟然这样好,而且爆发的速度更是强过自己。  “我输了。”桑日晟一开始就有心让着谭果,但是没有想到跑到最后自己是真的输了。  “少将军体力也很不错。”相比已经粗喘的桑日晟,谭果看起来倒像个没事人一般,呼吸也就稍微急促了一点。  “少将军有想过以后的路吗?”谭果慢走放松着,忽然轻飘飘的丢出一句话来。  同样在放松的桑日晟心咯噔一下提了起来,他自然不敢小觑谭果,所以对她的问话,桑日晟也戒备起来,不过面上不显,依旧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我要接手桑家,自然希望以后能让尼拉国的兵力更加强大,虽然这个目标有些遥远,不过我还是会努力的。”  桑将军的野心是路人皆知,桑日晟身为桑家继承人,他自然也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尼拉国的主人,只是这话绝对不可能对谭果明着说。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目光看着湛蓝的天际,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中,阳光明亮的有些刺眼,六月下旬已经进入炎热的夏季了。  “少将军,你如果愿意帮秦豫,那么这个愿望谭家会帮你实现,日后你代替桑将军的位置,尼拉国的国防兵力会至少会提升一倍。”谭果微微一笑,目光看向怔愣的桑日晟。  “我知道少将军肯定会抵触也会反感,但是少将军可以仔细想想,有谭家帮着秦豫,桑将军的野心真的能成功吗?与其最后会一无所有,甚至会造成尼拉国的内乱,我希望少将军三思。”  说完之后,谭果再次迈开步子快跑起来,休息了几分钟,谭果的体力已经恢复过来了,此刻跑起来就根本没事人一般,所以某种程度上而言谭果和秦豫一样的禽兽。  桑日晟目瞪口呆的看着跑远了的谭果,几乎怀疑自己是幻听了,她竟然让自己投靠秦豫?这绝对是荒天下之大谬!  桑日晟的第一反应如同谭果说的一样,他愤怒甚至反感,但是在原地呆愣了十分钟之后,理智慢慢的回到了脑后里,桑日晟明白谭果这话里的重量!  尼拉国虽然是独立的国家,但是说白了连温饱都没有解决,如果不是因为特殊的军事战略位置,再加上有华国暗中的支持,接壤的印国只怕早就对尼拉国动手了。  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不上去,可想而知兵力会是什么样的水平,桑日晟他也有自己的野心,他也想过让尼拉国富裕强大起来,但是这一切都太艰难了。  等谭果锻炼回来,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觅食时,秦豫已经抱着小胖墩在餐厅吃早饭了,而卢东峻也早早就过来汇报工作了。  “卢郡长早啊,你这是来工作的还是来看卫秘书的?”谭果暧昧的打趣着,在秦豫身边坐了下来,接过扑过来的小胖墩,这熊孩子绝对又胖了。  “谭小姐,早。”卢东峻有点的尴尬,不过早上并没有看到卫胜男,卢东峻绝不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丢丢失望,但是此刻却依旧正色的开口:“我来是向秦副部汇报工作的。”  卢东峻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短缺,几千万的缺口,偏偏首府卡着不给钱,卢东峻纵然是再恼火也没有办法。  农业试点项目绝对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对尼拉国的经济也有着推动作用,但是就因为负责项目的人是卢东峻,金王室那边分不到什么利益,所以就死咬着不松口,不给平江郡任何资金援助。  “我打算采取融资的方式募集资金。”卢东峻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也准备了详细的融资计划,金王室不拨款,但是卢东峻相信那些商人会知道这个项目带来的巨大收益,所以他只能采取融资的方式。  秦豫和谭果听到这话眉头都皱了一下,融资是能解决资金问题,但是同样会带来更大的管理问题,大家出了钱自然要在日后分割利益,而且到时候下达任何一个决定时,这些融资的商人肯定都会向着对自己有利的方面提议,一定会造成管理层的各种混乱。  这一点华国这边就不需要担心资金问题,官方首先就能解决,而且秦煌这些人跟着乌博源过来了,就是负责华国这方面的工作。  一旦试点项目落实之后,涉及到了蔬菜的运输销售诸多环节,这也是一个全新的产业链,华国那边可以有完整的计划,也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运作。  但是平江郡这边,所有的都需要卢东峻一个人来承担,除非他将手里头的权利让出去,让金王室和桑将军完全掌控整个项目,否则卢东峻很难得到支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