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409章 被迫无奈

第409章 被迫无奈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39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3
    坐在轮椅上的秦素目光复杂的看着走过来的秦豫,这是她的儿子,她亏欠了三十多年的儿子,但是这么多年来,秦素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秦豫,被病痛折磨的甚至想要自杀的时候,也是因为想到秦豫这个孩子,秦素才一直坚强的撑了下来。  可是秦素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和牵肠挂肚的孩子离了心,尤其是一想到穆千雪因为情伤,宁可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婚姻幸福,草草的决定和桑日晟订婚。  “小豫,如果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秦素柔声的开口,看着灯光下俊朗出色的儿子,想到这段时间自己的纠结无奈和浓浓的思念,再看着神色冷然,没心没肺的秦豫,饶是秦素心境再平和,此刻也生了一些波澜,或多或少有了些许的怨念。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和穆千雪有任何的关系。”秦豫冷声开口,从始至终他的态度就很明确,只可惜她只愿意听自己想听到的。  秦素脸色微微一白,满脸的疲惫和无奈,此刻看向不远处和周亦扬相谈甚欢的谭果,再看着她怀抱里的小胖墩,秦素舍不得对秦豫这个儿子生出怨恨,自然而然就迁怒到了谭果身上。  “就为了那个女人?你宁可放弃自己的幸福,甚至给别人养儿子,小豫,我不知道你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秦素痛心疾首的低斥,她的孩子为了达到目的,宁可去娶一个不爱的女人。  “这是我自己的事。”态度依旧冷硬而坚定,秦豫看着满脸失望的秦素,这是他的母亲,秦豫只能给她长辈的尊敬,却绝对不可能按照她的意愿来行事。  “夫人,您来了,圣女一直在房间里等您。”此刻,桑家一个女孩快步走了过来,看到秦豫时,女孩忍不住的红了脸,比起尼拉国那些纨绔子弟,秦豫不管是外貌还是气势都是顶尖的。  “我们过去吧。”秦素温柔一笑,似乎不想再和秦豫多交谈了,任由女孩将自己推着往穆千雪的房间而去。  房间里,化妆师已经给穆千雪化好了妆,此刻她一身白色的礼服,将整个人衬托的更加圣洁美丽,那倾国绝色的容颜,一颦一笑之间都是美丽的风情。  “你们先下去吧。看到被推进来的秦素,穆千雪轻声让房间里的闲杂人等都离开了,自己快步走了过去,亲自推着秦素的轮椅。  看着妆容美丽的穆千雪,尤其是察觉到她眉宇之间强撑起的喜色,秦素不由的心疼起来,拍了拍她的手,“你怎么这么傻?婚姻的事能儿戏吗?”  “夫人,对不起,我也知道我冲动了。”穆千雪蹲在地上,头轻轻的靠在秦素的腿边,轻柔的声音透露出莫大的委屈和无奈,“我不该因为赌气而拿自己的婚姻当赌注,可是豫哥他根本不喜欢我,我一时冲动才答应了少将军的求婚,我想着或许豫哥会阻止也说不定,如今说什么都太迟了。”  听到这里,秦素更加心疼的抚摸着穆千雪的头,“你这个傻孩子,那可是桑家。”  秦素也知道这不能怪穆千雪,她只是一个求爱不得的女人,一时冲动想要用赌气的方式来气秦豫,却因此搭上了自己的婚姻,这让秦素在心疼穆千雪的同时也多了一抹愧疚和自责。  片刻的沉默后,穆千雪这才站起身来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强撑着笑容对着秦素开口:“夫人,其实这样也好,我们都知道豫哥他根本不会娶我,我嫁到了桑家,日后还能给豫哥打探一些消息。”  “胡闹!”性情温柔的秦素此刻难得板着脸,严肃的看着穆千雪,“你这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冒险,千雪,你既然答应嫁给少将军了,那就好好和他过日子,小豫的事情让小豫自己去处理,你不要为了他再犯傻,少将军也是年轻有为的后辈,好好经营你们的婚姻,你也会幸福的。”  穆千雪苦涩一笑的摇摇头,“不可能的,夫人,我这辈子不可能再爱上其他人,我答应嫁给桑日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给豫哥打探桑家的消息,夫人,您不用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不管如何,即使为此付出了我的生命,我也无怨无悔。”  秦素又急又气的看着铁了心的穆千雪,根本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固执,嫁给桑日晟不只是因为赌气,更是因为她要来桑家当卧底给秦豫打探消息。  秦素很清楚,一旦桑家人发现了穆千雪的真正目的,她即使侥幸能保住一条命,但是绝对也会生不如死。  可是不管如何劝,都无法劝动穆千雪,秦素即使着急也没有办法,因为她知道除非是秦豫亲自出面,否则穆千雪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等到秦素焦急不安的离开房间之后,穆千雪脸上这才露出嘲讽的冷笑,真是可笑,难道自己一定会吊死在秦豫这个树上吗?  此刻,房间衣橱旁边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原来这个房间是一个套间,里面还有一个书房,西装革履的桑日晟从里面的套间里走了出来,刚刚秦素和穆千雪的对话,桑日晟都听得一清二楚。  “少将军何必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秦豫对我不仁,我又何必对他死心塌地。”穆千雪温柔的笑着,她很清楚桑日晟会娶自己绝对不是因为感情,不过是看在自己在宗教中的影响力。  所以穆千雪也不想继续做戏,她会展露出自己的手段和能力,她宁可和桑日晟是合作关系,也不会让他看低了自己,将自己利用殆尽,然后一脚踢开,这种蠢事在秦豫身上做过一次就够了。  桑日晟收回目光,说实话他很早就知道穆千雪不是表里如一的女人,即使她的外表看起来那么的美丽,即使她一直表露出善良无私的一面,这一场订婚典礼,不过是互惠互利的合作而已。  但是桑日晟突然发现娶这样一个心机很深的女人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桑日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谭果,从一开始谭果就展露出身为谭家人的霸道和冷傲,两相对比,桑日晟莫名的感觉他宁可娶谭果这样一个真实的女人,即使胖即使丑一些,也好过穆千雪这样的蛇蝎。  “秦夫人那边还有一股真正的精锐力量,只可惜这批人我并不知道,她也没有交给秦豫。”没有发现桑日晟内心的变化,穆千雪公事公办的谈起正事。  穆千雪身为宗教圣女,在宗教这一块她的确具有相当大的号召力,但是信仰的力量说白了并没有那么大,在政权的更迭和争夺中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最多也就是锦上添花。  秦王室一直想要让秦豫成为尼拉国的统治者,这些年也一直在默默的努力着,只是这些人隐藏的很深,到如今位置,秦豫也只掌握了一小部分人,真正的精锐人手都在秦素的掌控之下。  “难道你认为她会放弃秦豫这个儿子而选择你?”桑日晟平静的开口,即使秦夫人对秦豫狠失望,但是穆千雪依旧是外人。  “不,她不会,但是只要她动用这些人,我们就能顺着蛛丝马迹查下去。”穆千雪得意的笑着,当初如果秦豫答应了和自己结婚,或许秦夫人早就将这些人交出去了。  也正是因为秦豫的忤逆,秦素迟迟没有将人交给秦豫,穆千雪倒也旁敲侧击过,只可惜也失败了,这些人可以说是秦素掌控的核心力量,她非常的谨慎小心,穆千雪也不敢深问,怕引起她的怀疑。  此刻,庭院之中,大部分来参加订婚典礼的客人都在大堂里交际,秦素坐在轮椅上静静的看着夜色,一想到穆千雪的冲动之举,秦素心如刀绞,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再次被叫了出来,秦豫大步向着秦素走了过去,想到她之前是去见了穆千雪,秦豫凤眸沉了沉,不过瞬间又归于平淡。  “小豫,你知道吗?千雪答应嫁给桑日晟,不过是因为一时冲动,也是为了和你赌气。”秦素开门见山的说道,但是看着秦豫无动于衷的峻脸,秦素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手,她知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对秦豫是行不通的。  “千雪说了她不会悔婚,因为她要替你在桑家打探消息。”秦素叹息一声,一想到穆千雪之前的话,秦素心如刀绞,这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就如同是自己的女儿,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千雪去送死。  “所以呢?”秦豫低沉浑厚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嘲讽之色,或许这就是秦家人的通病,只要信任一个人,那么对方的话就会百分百的相信,不会有半点的怀疑。  秦豫虽然没有了以前的情感,但是从过去那些调查资料里显示,他对谭果也是如此,否则不会将所有的财产都过渡到谭果的名下。  “小豫,只有你能劝动千雪让她改变主意。”看着秦豫如此冷硬的表情,秦素的心跌到了谷底,但是她真的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千雪去送死。  “如果你要说的只是这些,抱歉。”冷漠的丢下一句话,秦豫转身向着灯火明亮的大厅走了过去,穆千雪心机深沉,她不可能没有目的说这些话,所以她想要干什么?  大厅里气氛热烈而欢快,订婚典礼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谭果看向去而复返的秦豫,“你妈该不会是让你当众抢婚吧?我刚刚目测了一下,桑家戒备森严,你要是敢抢新娘,我估计只能横着被抬出去了。”  秦豫看了一眼调侃自己的谭果,忽的冷笑一声,低沉的嗓音显得无比狂傲,“我可是谭家的女婿,桑家敢对我动手吗?”  谭果一愣,眨巴着眼睛,呆呆的瞅着秦豫,随后忍不住的一拳头锤在秦豫的肩膀上,“你这脸皮还真够厚的,堪比城墙了,你都去抢婚了,还当什么谭家的女婿啊!”  大手握住谭果的小拳头,秦豫原本冷硬的表情也随之柔软下来,挑着眉梢看着谭果,“我难道说错了吗?”  “走……”谭果这边还没有开口,小胖墩已经不满秦豫对谭果动手动脚了,小手抓着谭果的胳膊就要将她的手从秦豫大手里给抢回来。  得,又开始了!谭果忍不住的头痛了,她有记忆的时候,大哥和二哥就经常干这样的事,如今看着无比敌视秦豫的小胖墩,谭果真的怀念断奶的时候和秦豫相处愉快的小胖墩,不就是两个月的时间嘛,这熊孩子怎么态度变化这么大。  “呀呀!”小胖墩推不开秦豫,只能一把熊抱住谭果,屁股对着秦豫方向,宣誓对谭果的所有权。  “其实可以送托儿所。”秦豫沉声开口,危险的目光看着抱着谭果的小胖墩,“早上八点送走,下午四点接回来。”  小胖墩咻的一下回过头来,戒备的瞅着秦豫,严肃的绷着小胖脸,他虽然不懂托儿所三个字,但是送走两个字小胖墩还是明白的,一想到秦豫要将自己送走,小胖墩虎着小脸,怒视着秦豫。  “你去交际一下吧。”看着炸毛的熊孩子,谭果抱歉的看了一眼秦豫,这幸好是亲爹,这要是继父,估计小胖墩早就被秦豫丢垃圾桶了。  秦豫表情微微一变,目光委屈又危险的看着谭果,她竟然为了这个臭小子赶自己走?  “行了行了,今晚我和你睡。”谭果无奈的妥协,狂傲霸气的秦副部她见过,变态的秦副部谭果也习惯了,但是秦豫这冷峻的老脸突然变得委屈起来,谭果是真的不习惯。  凤眸一亮,秦豫对着谭果暧昧一笑,随后整理了一下西装,起身向着人群走了去。  看到被赶走的秦豫,小胖墩兴奋的嗷起来,抱着谭果的脖子就撒娇着。  “谭小姐,我家夫人请您过去。”就在这时,之前陪同秦素一起过来的男人低声向着谭果开口,“夫人在后面的庭院。”  秦豫的母亲找自己?谭果抬头看了一眼人群,秦豫正和尼拉国某个高层在交谈着,这时巧合还是故意的?  想到此,谭果抱着小胖墩站起身来,“带路吧。”  出了喧闹的大厅,谭果跟着来人向着后面的庭院走了过去,几分钟之后,谭果脚步一顿,“人呢?”  “谭小姐,抱歉了,请继续走。”一旁的男人突然脚步一个上前,配枪抵上了谭果的后腰,“谭小姐,为了小少爷的安全,请您不要反抗,否则一不小心出了意外,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  秦豫在大厅里的确是被人给绊住了脚步,他毕竟在经济部工作,不仅仅是龙虎豹的总裁,所以人际交往这一块,即使秦豫不喜欢也是他必要的工作。  “谭果和小胖墩去哪里了?”周亦扬寒暄一番之后,没有找到谭果的人,不由向着秦豫走了过来。  眉头微微一皱,秦豫回头一看,果真谭果和小胖墩已经不再沙发上了,当手机里传来关机的声音,秦豫脸色不由难看了几分,即使知道谭果不会有危险,但是一想到谭果的失踪,秦豫心情依旧不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