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415章 赵家小姐

第415章 赵家小姐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116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3
    如果没有旅游这个项目,那么不管是李富还是金磊都不会放弃农业蔬菜这个项目,但是有了对比之后,不赚钱的蔬菜项目就成了鸡肋。  尤其是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再者真的要参与旅游项目,得到谭果这边的支持也会简单许多。  穆千雪对自己名下的资金进行了调动,虽然她做的很隐秘,可是桑日晟要查还是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尤其是知道她和李富私底下曾经见过面,桑日晟就知道穆千雪已经存了私心,或者说从她和自己订婚开始,穆千雪就是抱有目的而来的。  “日晟,赵老的女儿十八岁生日,我们买什么合适呢?”高档的商场里,穆千雪很享受四周顾客和营业员羡慕的目光,此刻亲密的挽着桑日晟的胳膊,小鸟依人的姿态,让人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对很甜蜜的情侣。  “首饰吧。”桑日晟收回目光,看着自己胳膊上素白的手,莫名的有点的厌烦,身为男人,桑日晟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会是政治联姻,他不可能拥有真正的爱情。  但是看着穆千雪这样惺惺作态,即使她面容圣洁而美丽,即使她的言语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婉约,但是桑日晟却膈应的慌。  半点没有察觉到桑日晟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穆千雪温柔浅笑着,这才低头看着柜台里精美的饰品。  赵老也算是尼拉国的二把手,手中的权利仅次于金民胜这个总统,最重要的是他即将退休了,而且因为中年丧女,赵老将所有的精力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在尼拉国很有威望。  谁也没有想到赵老年近五十的时候,“赵夫人竟然怀孕了,十个月之后赵夫人生下了一个女儿,但是赵夫人毕竟是高龄产妇了,自己却死在了手术台上。  赵老若不是还有这个嗷嗷待哺的女儿需要照顾,估计他都被丧妻之痛给打垮了,这些年,赵老的精力都放到了这个唯一的女儿身上,目前不少世家都打起了赵老女儿的主意。  毕竟赵老也是贫民爬到今天的位置,他也没有儿子和子侄辈需要培养,可以说谁娶了赵老的女儿,就能得到赵老提拔和栽培,是赵老的继承人,所以赵老女儿十八岁的生日才会如此隆重,连桑日晟都亲自给她选礼物。  “秦豫,你看这套首饰不错,卫秘书和东峻今年年底见家长,明年估计就要结婚了,可以送给他们当结婚礼物。”谭果目光锁定在柜台里一套成色水头都极好的羊脂白玉的首饰上。  市场上的羊脂白玉原本就不多,尤其是这种成色顶好的,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更让谭果喜欢的是这是一整套的羊脂白玉的收拾,戒指、耳环、手镯、项链,看得出是一整块玉打磨出来的。  “好巧啊,没有想到谭小姐和我相中了同一套首饰呢。”看着亲密站在一起的秦豫和谭果,穆千雪眼中有着嫉妒之色一闪而过,虽然说桑日晟的身份半点不比秦豫差,但是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尤其是看到秦豫竟然在上班时间陪谭果逛商场,而且秦豫虽然面色冷峻,但是看向谭果的目光却充满了温柔,神色里更没有半点不耐烦。  “那真是巧了,不过我可不会让给穆小姐你的。”谭果笑嘻嘻的回了一句,宣告了对这套羊脂白玉首饰的所有权,半点不打算谦让。  穆千雪眼神微微一变,眼底深处快速的闪过一抹冷怒,但是却温柔的开口:“我知道谭小姐也是要送给赵小姐的,既然大家的目的都一样,这套首饰是我买还是谭小姐买也没什么区别。”  听到这话,谭果倏地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穆千雪。  一旁桑日晟脸色微微有点的难堪,穆千雪和桑日晟刚刚分明听到了谭果的话,这套首饰她是打算买来送给卫胜男和卢东峻当结婚礼物的,但是穆千雪这么一说,这套首饰如果不送给赵小姐,那谭果就等于间接得罪了赵老。  当然了,这对谭果倒是没什么,她可是华国谭家的小公主,赵老权利再大也只是在尼拉国而已,可是赵老一旦心里头存了疙瘩,要对付秦豫就简单多了。  “我买的东西,我想送给谁就送给谁,不需要穆小姐操心。”谭果脸上笑容消失了,高傲的冷哼一声,随即对着一旁的柜台小姐开口:“将这套首饰包起来。”  穆千雪脸色一白,没有想到谭果会这样不给自己面子,但是看着高傲任性的谭果,穆千雪只能咬牙认了,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秦豫。  面对如此粗鲁无礼的谭果,秦豫眼神依旧是那么宠溺而温柔,半点没有责备之色,这让穆千雪的脸色变得更为难堪,他为了攀上谭家,所以宁可选择这样高傲骄纵的大小姐吗?  “那我们先去其他柜台看看。”桑日晟一把拉住有些失态的穆千雪,对着谭果和秦豫微微颔首,随即向着不远处的柜台大步走了过去。  “果真亮出了谭家的身份就是爽啊。”谭果得瑟的笑着。  以前在华国没有暴露身份的时候,啧啧,那些人没少贬低自己,现在就不同了,谭果当面呛声都没有人敢反驳,看着穆千雪吃瘪,谭果立刻感觉痛快多了,屁股后面如果有小尾巴,估计这会儿都能摇起来。  秦豫无奈的看着显摆的谭果,她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干嘛?舍不得我挤兑你的暗恋者吗?”危险的眯着眼,谭果小手咻一下透过秦豫的大衣摸到了他精瘦的腰上,原本是打算掐一掐的,不过隔着羊毛衫和衬衫也不好下手。  谭果色眯眯的笑着,小手挑逗的抚摸着,看着秦豫的老脸陡然一变,谭果憋着笑,压低声音暧昧的揶揄,“怎么了?不就是摸了一下,秦副部你的自制力呢?在龙虎豹不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吗?”  对于禁欲了两年时间,即使有了生理冲动也只能靠五指姑娘来解决的秦豫,此刻凤眸倏地危险起来,炽热的燃烧着火焰一般。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将谭果放肆的小手从腰间给拉了出来,秦豫声音嘶哑的骇人,目光紧盯着谭果,灼热的目光似乎要将谭果给吞没了。  呃……好吧,禁欲太久的男人果真不能挑逗!谭果扯着嘴角干干的笑了笑,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着秦豫的大长腿瞄了过去,他该不会都起反应了吧。  “我还没有那么禽兽!”秦豫没好气的瞪了谭果一眼,不过谭果再这样胡闹下去,秦豫感觉自己距离禽兽也不远了。  这边谭果和秦豫气氛暧昧而浓烈,而另一边,桑日晟脸色冰冷的拉着穆千雪进了电梯,冷声开口:“你认为这样拙劣的挑拨能有什么用?不过是贻笑大方!”  手腕被桑日晟抓的很痛,穆千雪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桑日晟怎么突然就变了脸。  “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自作聪明!”看到穆千雪吃痛的表情,桑日晟猛地甩开手,她以为自己聪明,其实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她的一举一动只怕都在谭果的监视里。  入夜,赵家的生日宴会是在赵家别墅里举办的,因为是小辈的生日,所以桑将军这些长辈不方便到场,倒是桑日晟和桑达瓦两兄弟都亲自到场了,穆千雪身为桑家儿媳妇自然也来了。  楼上卧房。  “是我过生日还是他们过生日,真是烦死了。“女孩清脆的声音不满的响了起来,带着几分恼怒,“金圆,还是你自由,我整天被我爸管东管西的,我都十八岁了,要不是我能变小,估计他都能将我揣口袋里随身带着。”  “赵叔叔那是关心你,好了,今天可是你的生日,你要高高兴兴的。”李金圆笑着开口,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嫉妒之色,赵宝宝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谁要他关心了,我都成年了。”一想到楼下许多宾客,但是每个人都是冲着自己父亲的地位来的,没有人是真心想要给自己庆祝生日,赵宝宝就垮了脸,越想越是不高兴,“还要我各种应酬,笑的脸都僵硬了,更烦人的是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哼,我才十八岁呢,才不会这么早结婚,他们一个一个无事献殷勤的,非奸即盗!”  听到这话,李金圆低着头,眼中是无法遮掩的嫉恨之色,她痛恨李金珠这个姐姐一直压了自己一头,而且不管幸福不幸福,李金珠嫁给了金磊,成为了金王室的儿媳妇,地位和名誉都有了。  可是李金圆却不知道自己的婚姻会怎么样?虽然她也是李氏集团的千金小姐,但是李金圆不想嫁到商界豪门,她更想进入尼拉国的世家,不管是谭果还是面前的赵宝宝,甚至是穆千雪和李金珠,这些都是李金圆嫉妒的的对象,她想拥有的地位和权利,她们这些女人都已经拥有了。  “要不我逃走吧?金圆,你说我如果逃走会怎么样?”性子叛逆的赵宝宝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反正这种生日宴会最是无聊了,而且他们都是冲着我爸来的,我在还是不在一点关系都没有。”  “宝宝,这样不好吧?”李金圆为难的回了一句,可是眼中却是疯狂之色,如果赵宝宝逃走了那就有好戏看了,哼,她这样的天之骄女从小就等于生活在福窝里,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她根本不知道其他人苦恼和无奈。  赵宝宝的性格就是如此,你如果支持了她的想法,赵宝宝反而无所谓了,但是李金圆这样一反对,反而激起了赵宝宝的叛逆之心。  “不管了,我就要逃走,反正今天是我生日,一切都有我来做主!”赵宝宝举着小拳头给自己打气着,随后瞪圆了大眼睛威胁的看着李金圆,“金圆,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准告密!”  李金圆面带犹豫之色,然后故意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李金圆越是劝,赵宝宝越是要逃。  五分钟之后。  书房的门咔嚓一声被锁上了,赵宝宝兴奋的对着被关在里面的李金圆开口:“金圆,你就乖乖在书房里等着,我的电脑你也可以用,我先走了啊,放心吧,我会和我爸说的,不会责怪你的。”  “宝宝,你将门打开啊!”将书房的门拍的咚咚响,声音虽然焦急,但是李金圆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就算赵叔叔再疼爱赵宝宝,但是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赵叔叔肯定也会责骂赵宝宝的。  黑夜里,因为赵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在忙碌着招待宾客,所以赵宝宝顺利的逃了出来,不过外面这么冷,赵宝宝瑟缩了一下,但是太过于兴奋之下,赵宝宝也感觉不到冷了。  “宝贝儿,有时候真的想要揍你啊!”谭果无语的看着后座表情无辜的小胖墩,目送着秦豫向着赵家别墅走了去,谭果毫不客气的敲了敲小胖墩的头。  送给赵宝宝的生日礼物是谭果精心准备的,也是一块玉,而且还是童瞳亲自雕刻的,这寓意绝对不同,谭果原本是将玉佛放在礼盒里的。  小胖墩不知道什么时候将玉佛给摸走了,然后将他的磨牙饼放到了盒子里,也是谭果大意了,看到盒子好好的放在桌子上也没有多想,结果快到赵家别墅了,谭果打开盒子确认一下,然后就看到了小胖墩的手指饼,上面还有他的牙印。  眼瞅着时间要到了,所以谭果让秦豫先去赵家,然后让顾大佑开车回去找玉佛,也不知道小胖墩将东西丢到哪个旮旯里了。  突然汽车一个急刹,再加上冬天的晚上路面有些结冰,汽车失控的向着前面冲了过去,好在顾大佑的技术好,方向盘快速的转动着,并没有撞到突然冲出来的人。  “江湖救急啊,麻烦载我一程。”赵宝宝完全没有在意刚刚冲出马路的凶险,此刻将驾驶位的车窗拍的咚咚响,走了十来分钟,赵宝宝都感觉自己快被冻僵了,好在终于拦到了一辆车。  车窗玻璃降了下来,顾大佑难得板着脸不悦的看着车窗外的赵宝宝,刚刚如果发生了车祸,顾大佑都不敢想这个可怕的后果,毕竟谭果和小胖墩都在后座坐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