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417章报仇雪恨

第417章报仇雪恨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67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4
    谭果带着小胖墩拿了玉佛再次回来赵家别墅时,生日宴会已经开始了,只可惜主角赵宝宝却不见了。  “赵叔叔对不起,是我没有看住宝宝。”李金圆不停的道歉着,眼眶都有些发红。  “和你没关系,宝宝被我惯坏了。”赵老不在意的摆摆手,饶是他再疼爱女儿,此时脸色也有些的难看,今天来参加生日宴会的宾客身份都非同一般,桑日晟亲自来了,金磊也陪同金王室其他几个年轻后辈过来了,秦豫也亲自到了现场。  可以说赵宝宝的生日宴会,首府那些世家子弟基本都到场了,结果赵宝宝却逃了,不单单丢了赵老的脸面,这后续的事也不好处理,总得给宾客们一个交待。  看到谭果带着小胖墩过来了,秦豫快步迎了过去,“饿了吗?那边有食物先垫垫。”  谭果和小胖墩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秦豫则向着食物区走了过去,挑了几样谭果爱吃的糕点和水果。  “看不出秦副部还有这样温柔的一面。”不远处的几个女孩低声议论了起来,她们都是世家出身,一开始的时候家里也考虑过和秦豫联姻,虽然根底浅,但是秦豫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只要联姻了,根底浅这个弊端也就没有了。  不过家里的长辈有意思,但是她们这些女孩子却半点不乐意,实在是秦豫看起来太过于冷漠,周身散发出冰寒的气息,再者秦豫的名声并不好,传言他行事狠辣绝情,对女人也是从不手软的,龙虎豹保全在国际上名声也不太好,有的任务里,还枪杀过妇女儿童。  几个世家千金自然不愿意找这样冷血无情的男人,反正她们家世好,自身也优秀,选择面很广,秦豫不再她们的选择范围内。  “那一位可是谭家小公主,秦副部能不温柔吗?便宜爸爸都当上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讥讽的回了一句,看向谭果和秦豫的目光充满了仇视。  旁边几个知晓实情的女孩微微一愣,随即不屑的轻哼一声,冯家这个女儿还真是小家子气!当初冯家自然也看上了秦豫,冯玲媚一贯玩得开,性子粗野,首府的世家子弟都知道她的性格,自然没有人愿意娶她进门,秦豫就成了最好的联姻对象。  而且冯玲媚性子狂野高傲,她认为自己能征服秦豫这样的冰山男人,因此秦豫明确的拒绝了冯家的暗示之后,冯玲媚竟然跑到经济部大楼去找秦豫表白。  结果可想而知,秦豫素来不是怜香惜玉的男人,所以毫不留情的将冯玲媚赶了出去,这个仇自然就结下了。  “其实谭小姐瘦下来真的很漂亮。”穆千雪眸光闪烁了一下,一抹算计的阴光从眼底一闪而过,随即笑着打着圆场,“之前胖估计是因为生了孩子的缘故。”  “要说漂亮,穆小姐你才是最漂亮的那一个。”旁边几个女孩子不由咯咯笑了起来,亲密的挽着穆千雪的胳膊,穆千雪美是公认的,她就如同高山雪莲一般,圣洁美丽高雅,站在这里就将所有人的光芒都比下去了。  饶是冯玲媚嫉妒,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穆千雪是个倾国倾城的女人,一颦一笑都是风情,而且她现在可是少将军的未婚妻,甚至可能是未来的第一夫人,冯玲媚再高傲,她也不敢对穆千雪不敬。  “穆小姐和秦副部、谭小姐很熟悉吗?”有女孩好奇的询问着,尼拉国因为经济落后,所以也显得有些保守封建,即使是世家千金,她们也不能经常抛头露面,因此对外面的人和事都非常的好奇。  穆千雪微微一笑,轻灵的声音悦耳的响了起来,“和谭小姐不是太熟悉,之前在商场倒是碰到了,当时我和谭小姐都看上了一套羊脂白玉的首饰,打算送给赵小姐当生日礼物。”  几个女孩子都知道穆千雪带来的礼物是一套蓝宝石的首饰,所以羊脂白玉的首饰是被谭果买走了,想到赵宝宝的身份,大家都不忍不住的羡慕起来。  “赵老来了,咦,赵宝宝怎么没有出现?”看到赵老脸色微微有些冷沉的走上中间,几个女孩也都停下了交谈。  “非常抱歉,今天大家来给小女庆祝生日,按理说该让宝宝出来给大家道谢的,这个丫头真的被我惯坏了,晚上倒是偷偷溜出去和朋友过生日了,真的很抱歉。”赵老语调诚恳的之前着,没有选择隐瞒,这么大的事也是瞒不了的,还不如直接说,反正宝宝也就十八岁,小女孩任性了一点,大家也能理解。  果真几个和赵老非常熟悉的老朋友笑着调侃起来,活跃着气氛,“宝宝那丫头这么顽皮,你这个当父亲的该负起主要责任。”  “对,今天罚酒三杯啊!”  “老赵嗜酒,我们该将赵家的酒窖给搬空,大家不用客气,见者有份,一人带一瓶酒就当是老赵的赔礼。”  气氛再次热烈起来,毕竟给赵宝宝庆祝生日的真正用意还是为了和赵老打好关系,即使赵宝宝逃了,那也不妨碍大家寒暄交际。  赵宝宝虽然没出现,但是身为父亲赵老还是代替女儿收了大家的礼物,普通贵宾的礼物都放到了一旁,几个大人物送的礼物却需要当众展示,这也是尼拉国的一项传统。  “这一套蓝宝石首饰是达米尔大师当年送给自己的女儿当生日礼物的,据说是接受过神的祝福。”穆千雪温婉的微笑着,将手中的礼盒递给了赵老。  灯光之下蓝宝石熠熠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如同大海的眼泪一般,湛蓝的色泽几乎迷住了在场所有的女人。  金王室这边也不甘落后,送的是一套古董茶具,这也算是投其所好,赵老和赵宝宝这对父女唯一相同的估计就是茶艺这一点,父女两人都爱喝茶。  “我听说秦副部买了一套羊脂白玉的首饰,黄金有价玉无价,宝宝如果亲眼看到了,肯定会非常喜欢的。”眼瞅着到秦豫和谭果送礼物了,冯玲媚声音阴阳怪气的响了起来。  之前穆千雪说谭果要送的是羊脂白玉的首饰,但是此刻谭果手里头拿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木制礼盒,怎么看也不可能放得下一套羊脂白玉的首饰。  秦豫峻脸微微一沉,冷眼看向冯玲媚,“难道冯家派了人监视我吗?还是说我们送什么礼物需要征求冯家的同意!”  这话说的重,下不了台的冯玲媚脸涨的通红,她就是仇视当初秦豫那样冷酷无情的拒绝了自己,所以一时冲动才会趁机给秦豫下套子,让他下不了台,谁知道秦豫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冯家小姑娘你着相了,礼物原本就是心意而已,今晚上秦副部和谭小姐屈尊降临寒舍,已经是给了宝宝莫大的荣幸。”赵老批评了冯玲媚一句,她一个小姑娘难道还想挑拨离间?  “那套羊脂白玉首饰是打算送给一个朋友当结婚礼物的。”看了一眼跳梁小丑般的冯玲媚,谭果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块玻璃种的玉佛,“这块玉佛是我母亲亲手雕刻的,希望赵小姐会喜欢。”  “这份礼物真的太贵重了,改日我一定带宝宝亲自道谢。”赵老心惊了一下,连忙双手接过盒子,其他人送的礼物再贵重,那也只是价格昂贵而已,到了赵老这个地位,什么贵重的宝贝他没有见过。  可是谭果的这块玉佛意义却完全不同,是童瞳亲自雕刻出来的,不说这块翡翠原本就是玻璃种,价值不菲,关键是童瞳亲自雕刻的,那可是谭骥炎的夫人,也难怪赵老如此激动。  站在人群里,穆千雪眼神微微沉了一下,有些不甘心的垂下眼眸,谭果好算计!一块玉佛就等于收买了赵老,即使赵老不会立刻帮着秦豫,但是绝对会承这个人情。  冯玲媚脸色更是青青白白的难看着,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玉佛给吸引住了,尤其是宾客中有几个懂行的,对这个玉佛的雕工更是连连赞叹,这绝对是一件艺术品,都可以当传家宝了。  而酒吧里,赵宝宝跟着小颖还有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嘻嘻哈哈的笑闹着,有的K歌有的跳舞,气氛无比的欢快。  “大叔,你就不喝点酒?”赵宝宝好奇的看着坐在角落不言不语的顾大佑,她就没有见过这么古板的男人,明明那么大的块头,在酒吧里却是滴酒不沾。  “少喝酒,对身体不好。”对上赵宝宝那水漉漉的大眼睛,顾大佑忍不住的说教,今天才十八岁,竟然喜欢来酒吧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  但是顾大佑也不会多劝,他以前在龙虎豹的时候,也接过保护的任务,那些千金小姐也好,豪门贵妇也罢,看起来光鲜亮丽,私底下玩的比谁都开放,顾大佑见多了,也就不在意了,只不过赵宝宝还是小孩子心性,他就忍不住的劝了一句。  “大叔,你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可是性子和我家老头子一贯保守。”赵宝宝嫌弃的皱了皱鼻子,明明打架的时候身手那么漂亮,谁知道性子这么呆板无趣。  顾大佑没有再开口就这么沉默的坐在角落里,赵宝宝只感觉很无趣,偏偏顾大佑那一张憨实的脸庞什么表情都没有,赵宝宝气鼓鼓的回到座位上。  “宝宝,我敬你一杯,生日快乐!”小颖乘机对赵宝宝举杯,然后将手里头的罐装啤酒递给了赵宝宝,“一会你要是喝醉了,就去外面的酒店睡,我都开好房间了,今晚上我们不醉不归,庆祝你生日!”  “好,大家不醉不归啊!”赵宝宝兴奋的吆喝着,如同撒欢的小野马,拿着啤酒和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还故意挑衅的看了一眼顾大佑,他不是喜欢说教吗?再说啊!  只可惜顾大佑却依旧保持着沉默,明明看到赵宝宝喝酒的模样,可是眼神清明而冷淡,似乎这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赵宝宝莫名的气恼起来,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大家都是将赵宝宝当成了中心,都是围着她转,结果顾大佑这个老实巴交的大叔,却没有将赵宝宝放在眼里,赵宝宝气恼的再次举起啤酒和小颖她们喝了起来,“喝完了,我们去外面跳舞!”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赵宝宝已经喝高了,脚步都有些飘,却任性的抓着小颖去了舞池疯狂的扭动着腰肢。  顾大佑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只是没有进入舞池,而是站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目光盯着发疯的赵宝宝,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顾大佑见过谭果任性的时候,偶尔她和秦豫闹矛盾,谭果那脾气也是不小,发起火来顾大佑都有些胆战心惊的。  但是顾大佑却没有一点的反感,但是看着年纪轻轻的赵宝宝这样任性的在酒吧里胡闹,顾大佑第一次感觉自己或许是老了,所以才会看不惯这些小年轻疯狂的举动。  “二少,有点棘手,那绝对是个练家子。”二楼的包厢里,一个男人看了一眼楼下低声的开口:“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赵小姐。”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说话的男人得意的冷笑一声,赵老虽然地位非同一般,但是也有敌人,而刚刚赵老的敌人已经知道了赵宝宝在酒吧里鬼魂。  半个小时之后,酒吧的灯突然熄灭了,舞池里正群魔乱舞的一群人不但没有受到惊吓,反而鬼哭狼嚎的叫喊起来,一个一个兴奋的就跟磕了药一般。  赵宝宝已经头脑不清了,当有人强行的抓住了她的胳膊时,赵宝宝用力的挣扎着,可惜口鼻却已经被捂住了,刺鼻的气味传了过来,赵宝宝头一晕就昏厥了过去。  而顾大佑在发现停电的一瞬间,立刻凭借着之前的记忆向着赵宝宝的方向快速的走了过去,但是他刚走到了不到几步,突然几个人趁机围了过来。  “瞎跑什么啊,撞到人了。”  “妈的,你们想打架啊,来啊,上啊,谁怕谁啊!”  几个男人在黑暗里叫嚣着推搡着,却有意无意的阻挡了顾大佑的脚步,再加上旁边的人跟着混乱起来,等顾大佑拿出手机照明时,混乱的人群之中已经看不到赵宝宝的身影了。  “哥,这就是赵家的宝贝女儿?”一个矮小的男人阴狠的开口,目光仇恨的盯着被身旁高大男人抗在肩膀上的赵宝宝。  “就是她,父债子偿!她要怪就怪她的父亲!”高大男人语调嘶哑,脸上有一道可怕的伤疤,从眉骨贯穿到了左脸颊,而且左手手指还断掉了两根。  “旁边就是酒店,今天桑家那个纨绔少爷喝多了正好住在我们酒店里。”矮小男人快速的开口,“哥,你跟着我,我们从后门进来,对了,哥,你给这小丫头喂药了吗?”  两人借着夜色,扛着昏厥的赵宝宝快速的向着不远处的酒店走了去,这两人原本也都是在道上混的,后来警卫所的一次打击行动中,将他们都抓起来了。  当时兄弟两人被抓了也没有多在意,毕竟做他们这一行的,早晚都要被抓起来,那一次警卫所的行动就是赵老亲自下达的,目的是要肃清首府的治安。  可是谁知道下面的人为了巴结赵老,将抓的这些人老底子都扒出来了,不单单是他们被抓了,他们的家属也都被抓了起来。  而兄弟两人的妹妹和老母亲被关押的时候,因为和兄弟两仇家关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也是道上混的,心狠手辣,比起男人还要血腥凶残,等兄弟两人收到消息的时候,妹妹和老母亲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后来兄弟两人还听到一些传闻,之所以抓了他们的妹妹和老母亲,都是因为赵老想要功绩,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二十年之后,支撑两人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报仇,找赵家报仇,让赵老血债血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