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番外穆千雪:机关算尽(三)

番外穆千雪:机关算尽(三)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03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35
    尼拉国首府,一处秘密别墅。  卧房里散发出淫靡的气息,性感的女士内衣散落在地板上,大床上是纠缠在一起两具身体,伴随着男人发泄般的低吼声,嘎吱嘎吱响的大床终于安静下来了。  “嫂子,没有想到你越来越有韵味了?”轻佻的声音响起,桑达瓦靠坐在床上,一手夹着香烟开始吞云吐雾了,另一只手则暧昧的在穆千雪的身上游移着。  被这个称呼感觉到无比的膈应,当年桑日晟被骆明毅带去华国之前,就已经和穆千雪将离婚手续办妥了,但是为了能得到桑家的庇护,穆千雪让桑达瓦喝醉了,来了一个酒后乱性。  原本桑达瓦就是个纨绔少爷,踏出这个底线之后,桑达瓦更是缠着穆千雪不放,毕竟以前他都是仰望着桑日晟这个大哥的,可是如今大哥的妻子却被他压在身下为所欲为,这种变态的快感让桑达瓦无比的喜欢和眷恋。  但是后来穆千雪将手中的生意发展到了国外,经常出国,而桑达瓦也成了桑家唯一的继承人,被桑将军各种严厉管教,也没有时间再和穆千雪暧昧缠绵,两人不正当的关系也因此冷淡了下来。  不过穆千雪也清楚自己在国外做生意会遇到种种的困难,桑达瓦这个桑家继承人只要利用好了,还是会有用处的,因此穆千雪即使去了国外,偶尔回国的时候,也会和桑达瓦鬼魂在一起。  一眨眼就过了四年了,这四年里,桑达瓦也成熟了不少,也或许是玩腻了,给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也多,桑达瓦对穆千雪也就不在意了。  “我听说你妻子可是个性感尤物。”穆千雪拉过被子盖住自己满是青紫痕迹的身体,如果是以前,她还会一直伪装出那种圣洁高贵的气息,但是游走在诸多男人之间,穆千雪也渐渐放荡了,身上多了股妖艳性感的韵味,再没有了当初那种高洁的美丽。  “行了,一下飞机就来找我,该不会就是想念我吧?”桑达瓦淫邪的笑着,故意挺了挺腰,然后一把压住身下的穆千雪,大手更是粗暴的向着被子里摸了过去,“你那个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镖满足不了你吗?”  穆千雪表情僵硬的一变,似乎没有想到桑达瓦消息竟然会如此灵通。  “不要再和我装了,你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dang妇而已!”桑达瓦表情突然狠辣的一变,啪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穆千雪的脸上,粗暴的抓住了她的下巴,用力的往上一抬。  桑达瓦表情狰狞的在穆千雪的嘴唇上啃了一口,力度之大,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桑达瓦冷声笑着,“当年你倒是装的狗清纯,我哥估计早就看透了你贱人的本质了吧?”  当年的时候,桑达瓦是真的心疼穆千雪这个嫂子,只感觉桑日晟对她太过于冷淡了,明明拥有这样一个美丽温柔贤淑的妻子,却一点都不知道珍惜,甚至还写了离婚协议书。  但是那个时候桑达瓦有贼心却没有贼胆,如今看着脸颊被打的红肿,却依旧陪着笑容媚笑的穆千雪,桑达瓦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蠢货,这个贱人早就从骨子里烂了,难怪秦豫当年看不上她,大哥也要和她离婚,也就自己被这个贱人耍的团团转。  伴随着桑达瓦暴虐的动作,穆千雪皱着眉头强忍着痛苦,但是一想到尼克森那个变态已经派了人跟踪到尼拉国,穆千雪为了活命,她只能讨好桑达瓦,如果他不能庇护自己,那自己就真的完了。  一个小时之后,卧房里的淫靡的气息更加浓烈了几分,或许是发泄够了,桑达瓦似乎恢复了正常,此刻他站在床边穿着衣服,嘲讽的看着床上被折磨的如同破烂娃娃一般的穆千雪,“放心吧,在尼拉国我还能保住你,不过以后可就说不定了。”  说完之后,桑达瓦大步向着卧房外走了去,这四年的时间,桑家的局面变得越来越岌岌可危了,不要说和秦豫竞争了,目前桑将军都保不住自己仅有的地位和权利。  这其中排除了秦豫能力的强大之外,也是因为谭家对秦豫的支持,尤其是经济和军事上的强力支持,让秦豫的名声在尼拉国蒸蒸日上,不少家族都选择投靠了秦豫。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桑达瓦太不成器了,即使桑将军将这个儿子带在身边手把手的教导,可惜,桑达瓦能力还是不够强,马马虎虎才能达到及格线的标准。  这样的桑达瓦别说日后和秦豫较量了,就算是尼拉国那些优秀的世家子弟,桑达瓦也是完败的,后继无人的局面也导致桑将军的手下渐渐离了心,尤其秦豫那边对所有投靠者都是既往不咎的态度。  所以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秦豫在大力发展尼拉国经济和军事的同时,也一步一步蚕食了桑将军手中的权利,如今的尼拉国虽然是赵老坐在第一位,但是谁都清楚真正发号施令的人是秦豫,等这一次的选举之后,秦豫将成为尼拉国最年轻的总统阁下。  等到桑达瓦离开之后,穆千雪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此刻,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机场时看到的一幕,谭果脸上洋溢的笑容是那么的明亮而幸福。  而秦豫一如当年她去国外之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老,四年的时光让秦豫变得更为成熟,气势也更加冷峻,而他看向谭果的眼神也一如当年,温柔、宠爱、纵容……  “为什么?”声音嘶哑的低喃着,眼角有泪水滴落下来,穆千雪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得到金钱、地位和权利之前,这些是穆千雪的追求。  但是在历尽千帆之后,即使国外账户里有了很多钱,但那也只是一堆没有意义的数字而已,穆千雪从没有如此强烈的渴望过幸福,她无比的期待自己是那个被秦豫呵护的小女人,那么幸福那么美好……  在机场碰到了穆千雪,谭果并没有多在意,说起来穆千雪虽然也算是谭果和秦豫的敌人,也没少算计两人,但是谭果真的没有将穆千雪当成在意的敌人。  以谭家的地位而言,能成为谭果的敌人,至少需要乌博源那样的身份,穆千雪是真的不够资格。  不过谭果没有想到三天时间不到,她竟然会再次看到穆千雪,只可惜穆千雪还没有靠近谭果身边,就被保护谭果的随扈给挡了下来。  “谭小姐,好久不见。”被随扈挡住了,穆千雪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陪着笑脸,远远的看着坐在窗边吃蛋糕的谭果。  “检查一下让人过来吧。”谭果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清澈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几分好奇之色,穆千雪变的还真多。  其实穆千雪很聪明,当年桑日晟入狱之后,穆千雪立刻就放弃了和谭果、秦豫作对,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谭果和秦豫的对手,再继续下去,自己可能会死。  而就此收手的穆千雪果真逃过一劫了,谭果和秦豫并没有对付她,而穆千雪后来选择留在国外做生意,只是偶尔回尼拉国也是避着谭果和秦豫,所以四年的时间,双方算是没有任何接触。  随扈在给穆千雪做了仔细的检查,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这才将人放了过去。  “几年不见,谭小姐一点都没有变。”在谭果面前坐了下来,穆千雪表情微微透露着几分嫉妒之色,身为情敌,时隔多年,对方去过的如此幸福,保养的如此年轻,而自己却满身肮脏,从里到外都已经脏透了,穆千雪是真的嫉妒谭果。  “穆小姐变了很多。”谭果无比实诚的开口,穆千雪是真的变了,少了那份圣洁,多了媚俗和风尘,想来她在国外这几年做生意也不容易。  穆千雪低垂下眸光,她真的害怕再看着肌肤白嫩如同小婴儿的谭果,再看下去她怕眼里的嫉妒会喷薄而出,“是啊,这个世道对于女人并不公平,而谭小姐出生极好,想必是不明白这些的。”  当初在国外的时候,穆千雪也认识了某国一个黑道大佬,当时穆千雪是真的动了弄死谭果的心思,但是她也清楚谭家的强大和可怕。  穆千雪就想着弄不死谭果,她可以弄死谭果的孩子,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失去孩子更痛苦的事情了,一想到谭果会痛不欲生,穆千雪就感觉到无比的畅快。  她伏低做小的服侍了那个大佬一个月,将人谜的团团转,对方甚至以穆千雪马首是瞻,生意上的事情都放权让穆千雪做主。  在一次颠鸾倒凤之后,穆千雪隐晦的提起了谭果,她只说那个自己过去的一个敌人,只想给对方一个教训。  被伺候的舒坦至极的大佬当时就拍着胸口保证,他会给穆千雪报仇,尼拉国一个高层的妻子,他根本不将对方放在眼里。  可是第二天,这个大佬就将穆千雪赶出了自己的别墅,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给她穿,就这么将人赶出去了。  穆千雪清楚的记得那个早上,外面还下着雨,她就像个垃圾一般被这个大佬拖着头发给甩到了外面,而这个男人前一晚上还在床上对自己心肝宝贝的叫唤着,甚至要和她去结婚,要将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自己的名下。  但是仅仅一夜的时间,穆千雪就这样狼狈不堪的被人赶出来了,直到许久之后,穆千雪千方百计的才打听到了内幕。  因为要给穆千雪报仇,这个大佬当天晚上答应了穆千雪之后就打了电话出去,让人去安排这件事,可是凌晨三点钟,大佬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而他的床边站着一个黑影,对方手中的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再有势力的大佬也害怕死亡,更何况他的住所很隐秘,里里外外都是保镖,为了安全,他再喜欢穆千雪都不会和她睡同一张床。  可是此刻,被人拿枪指着,大佬想要喊,可是身体却因为药性无法动弹,卡的一声响,大佬以为自己会死,谁知道对方的子弹并没有上膛。  大佬在一个小时之后才知道,他去查了不能查的人,所以这只是一个警告,如果再有下一次,那么要的就是他的命!  惊魂未定的大佬才会在大早上将光着身体的穆千雪拖出了房子丢在了大门外,再喜欢一个女人,那也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更何况穆千雪还得罪了那样可怕的强敌。  “找我有事?”谭果看了一眼时间,快到秦豫下班的时间了。至于穆千雪这个不速之客,谭果明白她肯定是特意打听了,否则不会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吃下午茶。  “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那是我因爱生恨,做了很多错事,谭小姐,我可以请求你的帮忙吗?”穆千雪再次抬起头,态度卑微到了极点,这样在情敌面前哀求,似乎让她的自尊无法承受,但是她却也只能委曲求全。  如果是其他女人,看到曾经的情敌这样低三下气的哀求自己,说不定心里头一高兴就答应了,这或许就是女人的虚荣心。  “抱歉,杰克森的事情我和秦豫不会插手,除非他在尼拉国境内触犯了法律。”谭果直截了当的拒绝了穆千雪的请求,看着错愕一愣的表情,谭果勾着嘴角站起身来,到了这个时候,穆千雪还在耍手段耍心机。  她一开始那嫉妒的眼神,刚刚那哀求的低姿态,不过都是做戏而已,目的就是让自己这个胜利者自尊心膨胀,然后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施舍她,穆千雪虽然丢了尊严,丢了脸面,但是她至少拜托了杰克森这个疯子。  可惜谭果没有上当。  看着谭果离开之后,穆千雪眼神彻底的疯狂起来,此刻她那狰狞的眼神才是最真实的情绪,如果杰克森真的犯法了,谭果再处理又有什么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