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重生之都市仙王>目录>

20.第20章 按摩去疤

20.第20章 按摩去疤

小说:重生之都市仙王作者:季老板字数:2011更新时间:2018-01-12 07:20:52
   “真的可以去掉疤痕吗?这东西要怎么用啊,是擦在身上吗?”白玉兰激动的问道。  陆峥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擦在身上,而且需要用一种特殊的按摩手法,才能把药力化开,融入你的肌肤中。”  听到这话,白玉兰俏脸微微发红,贝齿轻咬着樱唇,小声问道:“必须你来按摩吗?”  “这个嘛,没办法的事情。‘金蝉脱壳’的药力,必须配合我的按摩手法,恐怕这世上也只有我一人会。要不然的话,这种去疤药早就批量生产,让我成为亿万富翁了。”陆峥也意识到了问题,有点尴尬的说道。  白玉兰想想也对,要是这么容易就能去掉身上的疤痕,世上就没有那么多为伤疤痘疤苦恼的人了。  再说了,陆峥是自己的学生,和自己同居这么多天,也都是一直安分守己,没有任何过界的事情,自己怎么可以怀疑他呢?  白玉兰甩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红着脸,一点点开始脱下牛仔裤,露出了一双洁白细腻的**,只是在许多地方,留有浅浅的疤痕,略微有点不协调。  “你、你开始按摩吧!”  白玉兰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这种话说出口的,满脸羞红,像是熟透的水蜜桃,都快能捏出水来。  陆峥看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小伤疤,问题不大。直接用金蝉脱壳都有点浪费了,我去拿拿瓶白酒过来。”  以前许阿姨在家里放了瓶自己酿造的白酒,本来是偶尔炒菜用的,现在刚好能派上用场。  陆峥倒了一小碗白酒,又加了些药粉,掌心法力施展,几秒钟的时间,就把白酒加热到了滚烫的程度。  按照陆峥的要求,白玉兰红着脸坐在了桌子上,一双白玉般的长腿毕露无疑,有种别样的诱惑风情。  陆峥十根手指都浸泡在药酒之中,上百度的酒温逐渐被他调整到五十度左右,既可以让药力最大化吸收,也不至于把皮肤烫伤。  “兰姐,我要开始了。”陆峥提醒道。  白玉兰点了点头,还拿出一条丝巾,把自己的双眼给蒙住,估计是害羞的不敢去看,或者是想看到去掉疤痕之后,焕然一新的自己。  “啊!嗯!嗯……”  似乎是白玉兰的身体太过敏感了,陆峥稍微一用力按摩,她就发出娇媚的喘息声,听得他连骨头都快酥了。  修长白皙的**,在药酒效力和陆峥的法力按摩之下,渐渐泛起一层淡淡的粉色,白里透红,格外的诱人。  尤其是陆峥每次一用力,白玉兰娇柔的身子就微微颤抖,双手紧紧抓着桌子的边缘,发出“嘤”的一声娇吟。  陆峥无奈的笑了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某部武侠小说里面的龙骑士,趁着小龙女蒙住双眼动弹不得的时候,对她上下其手。  “把衣服脱了吧!”陆峥说道。  “啊?”白玉兰愣了一下,有点手足无措。  陆峥更加无奈,只好解释道:“你腿上的疤痕基本已经去掉了,再过个三四天,药力完全吸收,就会彻底消失。你不是说过,手臂上也有不少疤痕吗?你不把衣服脱了,我怎么给你的手臂按摩去疤?”  听到这话,白玉兰羞怯得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陆峥可是自己的学生,怎么会想到那种方面去呢!  白玉兰脱下来了黑色外套,可是她里面穿的白衬衫也是长袖,只得一起脱下。  这么一来,房间里的气氛,就变得春光无限了。  “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白玉兰近乎哀求的说道。  陆峥想了想,这样在桌子上确实不方便,“那去你房间吧,你趴在床上,我也方便按摩。”  白玉兰红着脸,小小的“嗯”了一声。  等陆峥进去的时候,她已经乖乖的趴在床上了,身上还盖了条毛毯,像是见不人似得,把头深深的埋在枕头里。  白玉兰的房间摆设非常简单,却有种清新淡雅的香气,一眼看去非常的清爽,令人心情愉悦。  尤其是此刻,床上还有一具曼妙的娇嫩玉体,仅仅穿着一套素白的内衣,毫无防备的趴着。  陆峥掀开她身上那条毛毯的时候,白玉兰身子一颤,连耳根都通红通红的,把头埋得更深了。  只因为她此时,身上仅仅穿了内衣和内裤,又是用一种非常羞耻的姿势,趴在自己的床上,待会还要让自己的学生亲手按摩。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让她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只想着快点结束。  “兰姐,你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陆峥皱了皱眉,发现白玉兰的背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好像是灼伤烧伤之类的原因形成,颜色比划伤的要深多了,而且面积也比较大。  “小时候不小心摔在了点燃的稻草堆里,还好被我爷爷及时拉起来,送去了医院。不过医生说,这种伤疤除非是植皮,不然是不可能治好的了。”白玉兰小声说道。  陆峥说道:“一般的划伤,我一次就能给你治好。不过,像这种高温灼伤出来的疤痕,就比较麻烦了。这样吧,我每隔三天给你用药粉按摩一次,先持续一个月,看看能不能去掉。”  “陆峥,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只要能帮我去掉这些疤痕,随便你怎么样都行。”白玉兰细若蚊鸣的说道。  陆峥看了一下她背上的烧伤面积,是长条状的一块,横在背上,刚好被内衣遮住了一部分了。  “你这疤痕的位置,我必须得帮你脱下内衣,可以吗?”陆峥问道。  白玉兰毕竟还是尚未出嫁的姑娘,而且纯阴之体明显代表着未经人事,虽然她已经说过可以随便怎么做了,但陆峥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一遍。  “嗯!”  白玉兰轻轻嗯了一声,心里却有点生气了。  这个陆峥怎么一点都不懂啊?要是他直接解开内衣,自己还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这么过去了。可是他居然特意的再问了一遍,这不是让自己更加没脸见人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