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重生之都市仙王>目录>

21.第21章 期中考试

21.第21章 期中考试

小说:重生之都市仙王作者:季老板字数:2047更新时间:2018-01-12 07:20:52
   搭扣轻轻解开,内衣滑落下来,白玉兰身上的布料就更少了,浑身上下就剩下面一条素白内裤。 br>  光洁的玉背,纤细修长的双腿,都暴露在空气中,若是在侧面,还能看到丰满的雪峰压在床单上,那种欲遮还羞的模样,要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陆峥深吸一口气,稳定下情绪,开始在白玉兰的手臂和玉背上游走按摩。  他的手法时而轻柔,时而有力,时而急促,时而和缓,有种特殊的韵律与节奏,仿佛把白玉兰的身体当成了古琴,而他正在弹奏一曲流芳百世的名作。  渐渐的,白玉兰就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涌起了一股奇异的热流,从背部开始扩散到了全身。  似乎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肌肤里,血液里,骨头里,既是滚烫炽热,又是奇痒无比。  她双手紧紧抓住床单,贝齿用力咬着嘴唇,雪白纤细的小腿使劲在床上蹬着,就好像少女在经历自己的第一次,忍耐着身体里那种异样的感觉。  忍着,忍着,白玉兰终于忍不住了。  “嗯……”  轻轻的一声吟出,娇媚酥骨,如少女初夜的吟咛,令人心神荡漾。  随着陆峥加重力道,白玉兰发出的吟咛声越来越大,隐隐带着快要崩溃的哭泣声,仿佛是处于一种神志模糊的边缘,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拼命的吟叫,发出一声声足够让任何男人变成禽兽的娇喘,就连陆峥都有点要招架不住了。  终于,白玉兰浑身无力的软瘫在床上,小嘴里还在剧烈的喘息着,可是全身上下,连一个手指都懒得动。  陆峥轻轻替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又盖了条毛毯上去,便离开房间。  金蝉脱壳的药力,已经彻底渗入白玉兰的体内,大概到明天早上,她身上的疤痕就会出现明显的淡化。  三天之后,手臂上和腿上的疤痕就能彻底消失,至于背部的烧灼伤,一次是不容易去掉的,陆峥还得再替她按摩个七八次才行。  回到学校,有班主任白玉兰替他说话,这十天没上课的事情,也就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班上的同学都不怎么在意,倒是黄霞别别扭扭的问了几句,陆峥也只是几句话应付了。  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天高三生活,每天都是做试卷、讲试卷,千篇一律,只有下课的十分钟和吃饭的一小时可以稍微休息。  不过,这对陆峥来说,却是别有意思的体验。哪怕再无趣,再枯燥,学校里起码是安全的,学生之间也就吵闹一下。  不像以前在修仙界行走,处处都是危机四伏,前一秒还跟你称兄道弟,下一秒就在背后捅刀子,痛下杀手。  英语课快结束的时候,班主任白玉兰突然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明天开始进行期中考试”。  在南华一中,平时的测验成绩是不会通知家长的,但是每学期的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却会把学生的成绩,全部都发给家长。  所以,期中考试对每一个学生来说,都至关重要,关系到自己回家会不会挨骂,关系到以后的零用钱是增加还是减少。  而且,就算是嘴上不在乎考试成绩的学生,其实在私底下,还是会跟周围人比较,是超过了某某某,还是不如某某某。  学生毕竟是学生,考试成绩是最重要的目标。  那些说什么“考试无所谓,成绩不重要”的人,要么是不需要担心成绩的学霸,要么就是担心了也没用的学渣。  南华一中,从高三开始,每次的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都会参照高考的规格,语文、数学、英语这三门课独立考试,每门150分,而文综和理综,则是合并在一起考试,总分300分。  这种考试对陆峥来说,倒是稀松平常,因为无论是期中考试,还是期末考试,甚至是明年的高考,在他眼里都是万变不离其宗,不可能脱开课本的知识面。  只要把那几本课本读熟读透,再做几张往年的卷子,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早上是考语文和数学,这两门课,对陆峥而言,最难的反倒是语文,倒不是因为他不会做,而是语文的得分情况,太依赖于改卷老师的主观意愿了。  而数学试卷,是有标准答案的,陆峥眼睛一扫,就知道该怎么做,笔尖在试卷上响起沙沙的做题声,两个小时的考试,不到一小时就轻松搞定。  到了下午,则是英语和文综。  虽然陆峥一直无法理解,这个国家的人,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去学另一个国家的语言,但区区一门语言文字,同样是非常简单。  要知道陆峥的前世可是吞天魔帝,在修仙界纵横无敌,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通晓各大种族的语言,就连最为复杂深奥的太古神文,他都能看懂。  一个小小岛国的英语,在陆峥面前,确实是再简单不过了,就好像是在做小学生的数学试卷,全都是些最简单的加减乘除。  叮铃铃!叮铃铃!  最后一门文综考试结束,所有学生,无论是考好考坏,全都长长松了一口气,总算熬过来了。  “这次的试卷还真难啊,尤其是英语的阅读理解。”  “我看还是语文的作文题目最难了,出卷的老师都是什么脑子啊!”  “数学试卷的最后两道题目,简直是要人命啊,我打了半天草稿也没做出来。”  ……  考试刚结束,教室里就响起一阵阵哀叹声,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走在一起,都在讨论试卷上的题目。  “陆峥,你今天考得怎么样?”黄霞小跑着追上来。  陆峥反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黄霞一愣,马上就想起了上次的赌约,只好低着头,小声叫道:“陆哥!”  “今天的考试和平时没什么差别啊,除了语文的作文有点麻烦之外,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陆峥实话实说。  可这话听在黄霞耳朵里,就有种吹牛的意思了。  黄霞的成绩在班上也是排名前三的,连她都觉得这次的考试非常难,很多题目都不好做,陆峥却说什么很简单,没问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