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重生之都市仙王>目录>

133.第133章 压死只虫子

133.第133章 压死只虫子

小说:重生之都市仙王作者:季老板字数:2028更新时间:2018-01-12 07:21:06
   轰!  陆峥一手抓着七八米长的巨大钢板,重重的捶在地上,顿时就地动山摇。  恐怖的音波在金属密室之中,响彻回荡,层层叠加,所有的录音设备和隐藏的摄像头,全都被破坏摧毁。  场外的观众席上,四面竖立的大屏幕,一下子就变得模糊不清,变成了死机状态的蓝屏。  中央控制室里,几十个工作人员,到处奔走忙碌,乱作一团。  “一号摄像头失去联系。”  “二号摄像头也连不上了。”  “三号、四号摄像头全都死机了。”  “四十八录音点,超负荷运作,全都烧坏了。”  ……  “怎么回事?我们在擂台上的设备,居然一瞬间全都没用了!该死,该死,这么多年来,经历过成百上千位高手的战斗,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大面积的毁坏。这下好了,擂台变成了彻底的密室,谁也别想出来了。”  观众席上,一群财团代表,刚刚从那种强烈的震撼里面,勉强回过神来,却发现大屏幕上,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周围的音响也无法传出擂台上的声音。  格斗大赛的主席,只好无奈的说道:“抱歉,非常抱歉。各位贵宾,就在刚刚,我们所有的设备都失灵了,已经和那座擂台彻底失去联系了。”  “那先打开通道,立刻暂停这场比赛,等一切恢复之后,才重新开始。”秦国梁连忙说道。  大屏幕上的最后一幅画面,就是陆峥手抓巨大钢板,一下拍死了日本的风忍伊贺源治。  就算秦国梁是门外汉,也能看得出来,这场比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眼下,最好的方法就是,接着设备失灵的机会,立刻暂停比赛,能拖多久是多久。  到时候,他们可以再想办法,动用各种手段,除掉陆峥那个碍眼的家伙。  “不错,比赛不应该在监控之外进行,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作弊行为?”韩国的具俊贤也站了起来。  他派出的金斗贤,早就被疯狗克罗巴顿弄死了。  不过,具俊贤仍然非常的不甘心,尤其是在看到,一个中国人即将赢得胜利的时候。  江口三郎更是拍着桌子,尖声呵斥道:“这一定是狡猾的中国人在制造阴谋,是在严重的破坏比赛公平。我提议立刻中止比赛,取消那个中国人资格!”  “取消比赛资格?为什么不直接把他杀了?把他剁碎了,丢到海里喂鲨鱼!”格拉蒙特咬牙切齿的说道。  克罗巴顿,是他从小养大的一条疯狗,不知道帮他在暗地里,除掉了多少对手,是他的得力爱将。  而现在,克罗巴顿,却被陆峥拍成了肉泥。  对格拉蒙特而言,陆峥的这种做法,简直是在割他的肉,喝他的血!  “你们可真是够无耻的啊!陆先生已经足够宽容了,给足了你们机会,甚至愿意让你们这边派出七位高手,围攻他一个人。这可是一个打七个啊,还需要什么阴谋诡计?你们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谈什么公平公正,简直是笑死我了!”  任不凡冷笑着说道。  陆峥一次又一次的惊人表现,让任不凡对他的印象,从尊重到尊敬,再到崇敬。  而现在,任不凡已经彻底的崇拜陆峥了,强大无匹,横行无敌,直接扫荡七大高手,完全成为了他心中的偶像,如同神明般的存在!  “任家的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话?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今天,你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格拉蒙特嚣张的说道。  具俊贤摆弄着手上的宝石戒指,语气傲慢的说道:“你们任家的资产规模,还比不上我大韩具家的一半。”  “记得父亲大人曾经说过一件事情,当年他在中国,杀了一个姓任的年轻人,把他的头砍下来,挂在县城的城墙上面,挂了整整三个月。他的兄弟,居然都没胆子来报仇,真是可笑啊!”  江口三郎阴笑着,得意的说道。  他的父亲江口志雄,是当年的乙级战犯,却在东京大审判中,仅仅被判刑二十年。最后,江口志雄在牢里关了不到四年,就成功减刑出狱,而且还能担任国土交通省大臣。  听到这些话,任不凡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这个老鬼子按在地上活活揍死。  当年的事情,任不凡多次听爷爷谈起来过。  那位牺牲的任姓年轻人,就是任破军的亲哥哥,潜伏在县城里当间谍,结果身份暴露,被当时控制县城的江口志雄,当着众人的面,亲手砍下头颅,挂在了城墙上。  任破军一直为这件事耿耿于怀,当年的他,受制于上面的命令,无法报仇,足足隐忍了半年时间,才攻下那座县城。  “可惜啊,当时父亲大人撤退得太着急了,没时间带走那个头颅。那可是一个完美的头颅啊,父亲大人这辈子砍得漂亮的一个头颅,恰到其分的完美,绝对可以雕刻成一件艺术品。”江口三郎陶醉的说道。  轰隆!  一声巨响。  数层合金门封锁住的天花板,突然被狠狠轰开,一道身影,如狂龙升天般震撼,在漫天洒落的合金碎片中,就以这种夸张到,超越好莱坞电影的惊人方式,凶暴的冲了出来。  是陆峥!  他一手抓着七八米长的巨大钢板,如同人形暴龙,直接把封闭金属密室轰开,从三十多米深的地下擂台,一口气跳了上来。  轰!  又是一声巨响,他轻轻一放手,那块恐怖的巨大钢板,重重倒在了地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疑,刚好压在了江口三朗的头上,把他的半边身体,瞬间压成了肉泥。  周围的人,甚至能够听见,那种脑袋如西瓜般裂开的声音。  “这玩意儿还挺重的,随便丢地上应该没事吧?”陆峥一脸无辜的问道。  任不凡愣住了,接着就大笑了起来,“没事,没事,顶多压坏点花花草草,或者压死只蚂蚁、虫子什么的。多大点事啊,大不了我们照价赔偿,反正我任家有的是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