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七十三章:纯真没了,涵蕾哭了

第七十三章:纯真没了,涵蕾哭了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12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17
   突然而来的衣料撕裂声,程涵蕾只觉得肩膀一凉,上衣已经被雷辰逸撕开……  恐慌笼罩了程涵蕾整个心神……  已经灭了的楼道灯看不清雷辰逸的眼神,只有他扣着自己的大手间夹着的烟带出的星火在忽闪忽闪,带来的压抑感更甚。  明显可以感觉到雷辰逸身上笼罩的怒意,那紧紧贴伏在她身上的身躯紧紧的绷着,随着呼吸,浓重的气息带着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即使看不到他的眼神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有多么的具有侵略性。  她怕他。  一直都很怕他。  烟燃烧到一定之时,烟灰脱离烟火落在程涵蕾的肩膀上。滚烫的热度与肌肤直接接触,程涵蕾被捏着的下额,唇瓣轻颤着,肩膀也忍不住瑟缩的抽动了一下。疼痛带来的细微声音从唇瓣中轻吐而出,微不可闻。  雷辰逸夹在手中的烟突然被弹出,以抛物线的姿势弹出一道孤度落在不远处。星火在燃烧了片刻,慢慢的熄灭。  黑暗,连最后的一丝星火都灭了。  在黑暗完全笼罩而来之时,雷辰逸那扣在自己下额的大手突然用力,程涵蕾的下额被那力道给勾抬起。下一秒,被捏的微张的粉唇便被满是烟味的薄唇攫取。  被紧捏着的下额,无法合上的牙关让雷辰逸滑溜灵活的舌尖轻易的攻占了唇腔内壁。  属于雷辰逸的气息完全的侵蚀着程涵蕾,鼻息间尽是那满含着烟草味的男性气息。与上官爵完全不一样的气息,上官爵的温柔与雷辰逸此时的粗暴强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上官爵的那个吻让她的心温暖着,却没有急促的心跳。而雷辰逸这样强势的掠夺让程涵蕾的心都被吊到了嗓子眼,剧烈的心跳,分不清究竟是被这样的强势带来的害怕还是悸动……  不……  程涵蕾眼底写满了恐慌,他的吻带着掠夺,不似前几次,这一次,浓烈的烟草味里满布着浓烈的怒气。那浓烈的怒气似乎要吞噬了自己的灵魂一般。  吻,很用力。  啃咬般的吸吮着她的唇瓣,舌尖更是强势的缠住她不停闪躲的舌尖,用力的拉扯着,用力的含住,大力的吮着,让程涵蕾根本就无力挑。  太过于激烈的吻,夹杂了太多的怒意和侵蚀。舌尖被吸的火辣辣的疼着,雷辰逸啃咬在她唇瓣的力道让粉嫩的唇瓣不堪负荷,鲜血,蔓延开来。浓烈的腥甜味荡漾开来,雷辰逸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便是更为凶猛的吮夺。  那鲜血的腥甜味仿佛挑起了他体内野|兽因子,狂肆的在内心叫嚣。  甜美的不可思议。似乎是想要把那刚刚被上官爵吻过的唇瓣上的味道洗去,留下自己专属的味道。  无法理解,在看到程涵蕾乖巧的任上官爵亲吻的那一刻,似有人当着他的面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一般,她的温顺竟然是在别人的怀里。在自己怀里,却总是一副自己欺凌了她一般。  她是他的玩具,在她挑起他逗弄兴趣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有资格把视线投注在别人的身上,除非,他厌了。  “你疯了吗?这里是医院。”  在唇瓣松开的些许空间里,程涵蕾大口的呼吸着,被吻的太久,唇瓣上的疼痛早已经麻木,唾液的交换,口中满满都是雷辰逸的味道。那带着烟草男性气息,满布,晕眩着大脑。分不清究竟是缺氧,还是被那气息给晕眩了。  他怎么可以如此放肆,在这个地方如此的放肆欺负自己……  虽然已经是夜深,但这里毕竟是公共的地方,如果……如果有人经过这里看到他们两个人此时的姿势,就算别人都不认识她,但是雷辰逸……  她不敢想象,如果他们两个人这样的姿势被传了出去,她在雷家将要如何。  他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总是如此逼迫自己到无力退的地步……  “疯了?不,程涵蕾,这只是惩罚。”  雷辰逸怒极竟然轻笑出声,扣着程涵蕾的下额,轻舔过那被吻的红肿还在颤抖的唇瓣。吐出来言语看似带着一抹笑意,却莫名的掀起一股子冷意,从脚底横扫至全身。冰栋着全身的血液,他总是有办法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便让人觉得无力呼吸。  “惩罚?”  程涵蕾似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般,他的欺负,她的处处忍让。  他进,她退。  他攻,她还是退。  她用尽所有的方法,逃开有他的地方。尽量不跟他扯上关系,为何,他还不放过她。  他以为他是谁,他又以为他凭什么如此的欺凌她。  “你凭什么惩罚我?”  因愤怒而轻颤着的身体,唇瓣因为怒气而蠕动震动着,程涵蕾在黑暗里带着怨怼的瞪着还强制抵着她的雷辰逸。他有什么资格惩罚他,如果不是为了不想招惹他,她不会那样狠心的拒绝上官爵。如果不是她拒绝上官爵,上官爵就不会因为她的拒绝而失神撞上了车,如果不是当时对方的车及时的刹车,她可能就成了杀人凶手,还是杀了自己第一个心动的男人……  被一直小心翼翼压在内心深处的野猫爪子,此时亮出了獠牙。有一股子豁出去的不顾一切……  “雷辰逸,如果不是你,爵不会出车祸差点丢了性命……是你……都是你,你差点成了刽子手……此时,你凭什么来惩罚我。该受惩罚的是你,雷辰逸,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下地狱,永不超生!”  压低的声音,带着悲愤恨意从程涵蕾的唇瓣里轻吐而出,每一个字都带着满满的恨意,似利剑一样的毫不客气的在雷辰逸的心口上挥舞着,剑剑都直刺红心。  “爵?”  雷辰逸玩味般的吐出一个字,黑暗里,看不清的表情。  “你喜欢他?”  雷辰逸更加贴近了程涵蕾几分,声线已经明显更加的低沉,那吐出来的字眼就像是在诱哄一般,沉在怒意和羞愤当中的程涵蕾丝毫听不出平静背后酝酿着的狂风暴雨。似乎是要发泄一般,那压抑了太久的情绪,一夕间有了宣泄的渠道。  “是,我喜欢他。”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砰……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让程涵蕾浑身一绷,雷辰逸那用力锤向墙壁的大手带出来的声音让感应灯突然亮了起来。程涵蕾的眼神直接对上了雷辰逸那双让人寒到心坎里的眼眸。  几乎是在瞬间,程涵蕾像是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般,满满的盎然瞬间冰凉……  瞪大的双眼里总算是回过神来,涌进一抹害怕。  她竟然不顾一切的惹怒了这头最为恐怖的狼……  “我……”  程涵蕾很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雷辰逸很明显已经没再给她任何机会。  “喜欢是吗?”  那危险到极点的声音,明明脸上勾着一抹笑,但是那眼神却阴鹜的让人如坠寒窖……  “你……要做什么……”  恐惧再次笼罩而下,程涵蕾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前面贴着雷辰逸那滚烫的身躯,他的眼神太过于危险,那仿佛要做什么她无力承受的事情。  “做什么?怕了?”  雷辰逸的嘴角始终是上扬的,言语间却越来越冷。扣着程涵蕾下额的手突然收回,迅速利落的往下,当大手精准的抚上大腿,在程涵蕾恐惧的眼神下慢慢的推高,略带凉意的长指扣上了内|裤的边缘。  程涵蕾真的吓到了……  头不停的摇着,她后悔了,她怎么可以惹这个男人,这个从来没有人可以猜透他在想什么的男人。  眼底闪着恐惧,黑暗再次笼罩两个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让那抹恐惧更甚。  程涵蕾几乎要哭了。  感觉着他那冰冷的手扣紧在她绵质的内|裤上,似乎下一秒就要撕裂了它!  “不要……”  “不要?”  雷辰逸的声音更阴沉了几分,大手突然一用力……  衣料撕裂的声音再次传来,程涵蕾只觉得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被那冰冷的长指扫过,而那曾经被隔着底|裤被抵隔着的地方,此时被雷辰逸的长指直接抵触着。那冰冷的触感,那明显压迫性的气息,那恐惧至让心都快停止了跳动的惧意。  程涵蕾几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啊……不……”  突然没入的长指,带着强劲的力道,没有给程涵蕾任何准备的时间,那修长的长指已经毫不客气的直接闯入……  未被人到过的领域,突然被长指撑开。即便是一只手指也无法承受。  疼……  程涵蕾只觉得双腿一软,那被硬撑开的疼痛席卷至全身。呼吸急促的喘息着,疼痛让汗水瞬间湿透了身上的衣服。明显的感觉到雷辰逸那冰冷的长指在自己身体里慢慢的变热,而那直达入里的长指在抵上了一片薄膜的那刻,黑暗里,眼底闪过一抹阴沉的疯狂。  “出去……雷辰逸,你出去。”  用力的夹紧自己的双腿,疼的双腿哆嗦的打转着。如果不是雷辰逸的身体紧紧的贴压在程涵蕾身上,程涵蕾早已经双腿无力负荷的跌倒在地。  羞辱。  除了疼痛之处,所能感觉到的就是羞辱。  眼底迸发出疯狂的恨意,程涵蕾的手用力的拍打着雷辰逸,她的力道对雷辰逸来说,就跟瘙痒一般。  耳里听着程涵蕾那带着哭腔的声音,雷辰逸慢慢的凑过自己的脸,当薄唇咬上了程涵蕾的耳侧,温存无比的亲吻着程涵蕾的耳侧,长指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反而似在蠢蠢欲动,那层薄膜在诱惑着他的长指。  “还喜欢吗?!”  带着恶魔般的恶意,雷辰逸却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在程涵蕾的耳边轻语。那温柔的话语似是在预言着什么般,在耳边轻吐而出之时,雷辰逸那停止在她身体里静止不动的长指突然有了动作。  抵在薄|膜上的长指,能够感觉到那层薄薄的膜在指间接触着,在音落间,长指突然用力向前,仅在外的一点点长指也在瞬间冲破般的力道深入了进去。力道大的戳向那层薄|膜。  手指在戳破那层薄膜|之时,一股湿|热之感浸透着指尖,顺着指尖慢慢的往下,落入掌心当中。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耳里听着程涵蕾压抑的悲鸣声,手指间感受着那湿热。她的纯真在他的长指间被摧毁,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就像是终于采掘了一朵自己一直想要采的花朵,心底复杂的情绪矛盾的冲击着。  撕裂般的痛楚……  泪水几乎是在瞬间涌了出来。  程涵蕾的呼吸在一瞬间凝结了,当尖叫出口之时,程涵蕾迅速的低下头,重重的咬上了雷辰逸的肩膀。当鲜血再次在唇齿间蔓延开来的时候,两行泪顺着眼眶涌了出来。一滴滴滴落在雷辰逸的颈项,温热的泪水像是滚烫的开水一样烫伤着肌肤。  因为咬住了雷辰逸,程涵蕾喉间的尖叫声化为了一声声细碎的呜咽声,像是受伤的小兽一般,呜咽般的发出痛苦的悲鸣……  那滚烫的泪水像是决堤的潮水一般,汹涌的滚落。无声的眼泪,似是在无声的控诉着。  咬在雷辰逸肩膀的贝齿是那样用力,似乎以此来发泄自己那无法发泄的愤怒。ShPM。  身体颤抖着,如风中的柳絮一般。  至始至终,却没有哭出声,只是压抑的呜咽着。那压抑的声音凌迟着雷辰逸的心,其实他只是愤怒,只是厌恶看到自己逗弄的小动物被别人碰触,在他还没有逗弄的玩腻的时候,别人怎能对他感兴趣的小动物伸手。  于是,他给了警告。  却被她那句喜欢给刺到了,以至于在这里做了这样的事情。  长指还残留在程涵蕾的体内,那温热的紧窒包裹着他。体内的热潮在翻涌着,那被紧紧包裹着的感觉,几乎是点燃了一直压抑着的情|欲。蓬勃而起的利剑,如要出销般的利剑一般抵在裤子上,几乎是蠢蠢欲动的想要取代自己的长指。  惊觉自己在想什么,雷辰逸几乎是被刺到一般,迅速的抽离自己的长指,一直压在程涵蕾身体上的结实身躯也瞬间离开。  没有了雷辰逸的压制,程涵蕾的虚软的双腿完全无力负荷,身体整个跌坐在地。  撕裂的底|裤,臀部完全没有衣料阻隔的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凉透的冷意从地面涌升而起,蔓延至四肢五骸。  因为刚刚的纠缠,程涵蕾束起马尾的长发早已经松散,凌碎的发丝蓬松的披散而下。两腿间被刺破的处|女膜疼的厉害,感觉着自己的私|密处因为疼痛而收缩着。  “程涵蕾。”  雷辰逸站在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滑坐在地上的程涵蕾,刚刚欲伸出的大手在动了动之后,又安静的垂放在一边。  程涵蕾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像只受伤了的小动物一般,把自己的头埋在膝盖里,肩膀在抽动着,可是却没有一丝哭泣的声音。  “程涵蕾。”  雷辰逸手指间还有那湿滑粘乎的感觉,在口袋里慢慢的收紧。他刚刚是气急了才会在这里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她挑衅在先,他怎么会失了控制。从来没有人可以违背他的话,而这个一向温驯的程涵蕾竟然为了另一个男人违背他的话,还挑衅了他。  靠近了些许,伸手准备拉起程涵蕾。  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的气息靠近时,条件反射的往一边瑟缩了一下。整个人狼狈的跌倒在一边。  雷辰逸的手,落了一个空。  因为是弯着身子,两个人的靠的很近。程涵蕾刚刚这细微的动作,雷辰逸感受的很清楚。她在避他如蛇蝎,那条件反射的动作,明显的是对他的厌恶和害怕。那投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即使是在黑暗里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里面蕴含着的浓烈的恨意,那仿佛要撕裂了他的恨意。  冰冷,如刀。  程涵蕾始终没有说话,只是在雷辰逸靠近的时候,不由的蠕动着离开他的触碰范围。  如果此时手上有一把刀,程涵蕾一定会疯狂的刺进雷辰逸的心里,挖出他的心看看,他究竟有没有心,为何,要如此摧毁自己……  她还不够卑微,还不够隐忍退让吗?  双眼带着无法控制的恨意看着雷辰逸。在伤害了自己后,再给自己一颗甜枣,抱歉,她现在没有心情接受。  “回家。”  雷辰逸半弯着身子维持了片刻,最终还是慢慢的直起身子。黑暗里,分不清脸上究竟是什么情绪。斟酌间,最后吐出两个字。  程涵蕾见雷辰逸直起身子,又默默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眉头紧锁着,雷辰逸见程涵蕾一直不说话,想看清楚程涵蕾究竟是怎样了,脚微用力,感应灯瞬间亮起。  在光亮取代了黑暗,照亮了两个人之间的一切。雷辰逸的喉咙跟卡住了一般,目光定格在程涵蕾的身上。那披散着的长发,落在被自己撕碎了的上衣露出的雪白肌肤上。白皙的肌肤上还残留着上次鞭子抽打的疤痕,已经结疤的伤口带着粉红色。  她就蹲坐在那里,底|裤被自己撕碎扔在一边,而她就用纤细的双臂轻轻的环着自己,头埋在膝盖里,落下的发丝挡着些许脸部,露出来的些许小脸,那样的苍白。眼角挂着泪,却只是默默的挂着,在睫毛上颤动着。  弓起的双腿,隐约可以看到那露出来的私|密处,上面可见些许腥红,还未干涸的贴在雪白的肌肤上,显得那样刺眼。  如此的无声,却比打了他还让雷辰逸觉得压抑。  雷辰逸的心像是被揪着一般,有些郁结的难受。看着这样的程涵蕾,莫名的有一种情绪在心口蔓延着。一时间很是烦躁,拿出一只烟,烦躁的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吐出。再吸一口再吐出,如此重复了几次,雷辰逸这才仿佛稍微平复了一些,看着不回应自己的程涵蕾说道:“我的车在楼下,在楼下等你。”  程涵蕾依然没有说话,雷辰逸见程涵蕾不回应,脚步顿了一下,然后转身,往下走。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刚才变得黑暗的世界里突然恢复了光明。  下楼梯的脚步声渐渐的远离,直到听到拉门的声音,门合上的声音。  一直蜷缩在那里的程涵蕾终于动了动……  空洞的双眼,两行清泪顺着眼眶慢慢的滑下。滚烫的泪水滑过冰冷苍白的脸颊,慢慢隐没在膝盖中……  ***********************************************************  半个小时后,程涵蕾撑着手臂,从地上站起来。在冰冷的地面上坐了太久,身上的血液都似乎凝结在一起。双腿间的疼痛似乎已经麻木了,起身时,血液没有流通,一阵杵麻的痛横扫过全身,疼的程涵蕾倒抽了一口冷气。  手撑在墙壁上稳住自己差点跌倒的身体。0  在双腿慢慢的适应后,程涵蕾伸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的肩膀被撕裂开来,平静着脸拉好自己的衣服,然后捏紧。地上的内|裤已经被撕开没办法穿了,看了一眼,程涵蕾弯腰捡了起来,扔进了一边的垃圾筒。  裙摆下空洞洞的,站直都能感觉到里面凉飕飕的。这样的感觉让程涵蕾本来就没有血色的唇瓣更是苍白了几许。  一手捏在肩膀的位置,用力的收紧。  一手按在腿侧,紧紧的。  样有还慢。小手用力的连上面细微的筋路都能够看到。  整理好的发丝不再显得狼狈,迈着步子,一步步的走下楼梯。拉开门,进了电梯。  程涵蕾一直低着头,直到走出医院离开了光亮,站在一颗树荫下。一阵风吹过,程涵蕾颤抖了一下。  夜已经很深,程涵蕾不用看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有多狼狈。  空洞的双眼有些茫然,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站在医院门口停了几十秒,想到雷辰逸走的时候丢下的话。  已经是半个小时了,他应该早就没有耐心的离开了。她终于可以躲开他了,即使现在自己狼狈的不知道如何回家。  一件外套,突然披上了程涵蕾的肩膀,纤细的程涵蕾被雷辰逸的外套包裹了半个身体,直接过了臀。  程涵蕾在感觉到那抹子气息时,身体攸地一紧。条件反射的就要往一边闪,双腿间还在生生的疼痛着,退开的动作太急,程涵蕾脚步不稳的差点跌倒。  雷辰逸的大手稳稳的扣住了程涵蕾的腰,把程涵蕾带进自己的怀里。目光借着路灯的光芒看着在树影下那接近透明的小脸,太过于平静,除了那双略带红肿的双眼,这半个小时,她一定偷偷的哭过。  也不知道为何,雷辰逸的眉头就这样的皱了起来。  程涵蕾几乎是在稳住身子的那一刻立刻伸手推开了雷辰逸,自己的身体迅速的往后靠,直到靠在树杆上。这才像是找到了一抹依靠般抬起头看向雷辰逸。  她的目光很淡,却从里面迸裂出凶猛的恨意,凌迟雷辰逸。  无声的抗议,比言语的怒骂更狠。  “很晚了,回家。”  雷辰逸皱着眉头看着程涵蕾的模样,没再伸手去碰触她。  程涵蕾只是看了一眼雷辰逸,然后别过视线,默默的扔下雷辰逸的衣服,然后继续自己刚刚的动作往前走。  “程涵蕾,你就准备这样走回家?”  程涵蕾像是没听到一般,依然扯着自己撕碎的衣服往前走。因为双腿疼,走的速度很慢。  “程涵蕾,你是打算穿着这破衣服,连内|裤都不穿的光着大腿晃在大街上,然后让人拖你到黑巷子里被强了,嗯?”  雷辰逸看着被扔在地上的西装外套,目光里闪过一抹阴沉。看着程涵蕾那蹒跚的背影,声音无不讽刺的说着。  那冷嘲的声音让程涵蕾面无表情的脸闪过一抹情绪,按在裙摆上的手用力的收紧。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不想生气,不想发怒,因为她无力去发火无力发怒。但是……  他太过分……  是谁让她这样的狼狈破碎,是谁让她衣服被撕破,是谁让她要忍着羞愤光着大腿走在大街上,她已经很羞窘了,这个肇事者竟然还厚颜无耻的拿这个来刺自己。  “我宁愿被拖进黑巷子,也不愿意跟你在一个空间。”  一字一句,程涵蕾的眼神里迸裂而出的眼意更甚。唇瓣在颤抖着,明显的是在情绪被彻底的摧毁压抑着。那扣在腿上的手狠狠的掐进了自己的大腿里,留下一片的青紫。似乎是要用身体上的疼痛来压下自己扑上前撕碎雷辰逸的冲动,看着他那张脸,她恨不得立刻推他上马路,让车撞死他。  雷辰逸脸色攸地变了。  他用尽了他全部的耐心,夜深人静,虽然没有什么行人,但偶尔还是会有车辆路过。会有人的目光转向两个人的身上,雷辰逸的脸色有些难看。  对她,不能有任何的耐心。  冷着脸,几个大步便已经拉近了他与程涵蕾的距离。程涵蕾见雷辰逸靠近,立刻往后退。但是她的步子那样慢那么小,雷辰逸几乎是在瞬间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手扣住了程涵蕾的腰,用力一扯,带进了自己怀里,用力的搂住。(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