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七十四章:魔鬼惩罚,当面占有

第七十四章:魔鬼惩罚,当面占有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916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18
   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那浓烈的气息席卷而来的时候,想要退开已经来不及。在瞬间,自己便已经被拉进了他的怀里,被他的大手紧紧的圈在腰上,那么有力的收紧着。  “雷辰逸,放开我。别碰我,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程涵蕾像是受惊的小鸟一般,他身上的那股子阴霾的气息,就跟他无情用手指刺破她处|女膜毁她纯真时一样的狠,让人害怕。  “程涵蕾,别挑战我的耐心。真的惹怒我,你信不信我立刻撕碎你的衣服,我还可以做更过分的事情。”  雷辰逸见程涵蕾剧烈挣扎,那像是疯了一一般,手脚并用的踢在他的身上。眉头紧锁着,她的力道倒不会真的伤到他,但是看她那副不甘不愿的模样,莫名的让他恼火。手紧紧的搂着,威胁的话就这样吐出了口。  “你敢。”  程涵蕾气愤的瞪雷辰逸,她不相信,他真的敢。  “你要不要试试?”  雷辰逸的眼底闪过一抹危险,那扣在程涵蕾腰上的大手往下,抚上了她的大腿,身影一转,整个人已经把程涵蕾压上了一边的树上。那滑上了程涵蕾大腿上的手慢慢的往上,顺势的来回抚弄着。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究竟是威胁,还是借着威胁在占便宜。  程涵蕾的身体瞬间僵住,她不是没看过雷辰逸眼底的那种光芒,那不止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目光。  程涵蕾身体颤抖着,狠狠的瞪着雷辰逸,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在他的面前,她永远是个弱者。  “我上车。”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程涵蕾慢慢的低下头。0  雷辰逸手有些不舍的从那滑嫩的肌肤上收回,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看了一眼程涵蕾后便往车停的方向走去。  程涵蕾靠在树上,心在抽动着。她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了……  “程涵蕾,别挑战我的话。”  雷辰逸听见身后没有声响,本来就走的很慢的步子放的更慢了。那威胁的话再次说出口,程涵蕾咬着唇瓣,百般不愿意的跟上了雷辰逸的脚步,乖乖的坐进了雷辰逸的车。  “干嘛。”  程涵蕾见雷辰逸伸手过来,立刻惊的往车门边一靠,双眼防备的看着雷辰逸。但坐进来的时候已经靠在了车门上,此时只是瑟缩了一下身体,完全没有什么效果。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在这里上了你?”  雷辰逸见程涵蕾那一副防备自己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嘲讽,嘴角微微的冰冷上扬。手拉过安全带,眼底尽是嘲讽。  “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吗?我不需要你的好心。”  程涵蕾冷冷的讽了回去,伸手扯过在雷辰逸手中的安全带,然后自己扣上。  雷辰逸见程涵蕾那紧绷着的身体和小脸,知道自己在安全通道口做的事情真的吓到了她,毕竟她才十五岁。  坐直身体,启动车子。  车启动,平稳的驶进车道。  程涵蕾从上车后便一直缩在那里,默默的蜷缩成一团。贴靠在车门上,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双腿紧紧的并拢着,没有穿着内|裤,这种感觉总是让她有一种赤条条暴露在人前的感觉,特别还是跟雷辰逸处在一个空间里。  视线看着外面飞逝的风景,脑中闪过上官爵的脸。  这样的自己,他还会要吗?  这样的雷家,她真的有权利去追寻自己想要的吗?  眼眶有些湿,喉咙有些哽咽。心揪的难受,想到上官爵在自己去看她的时候那副欣喜的模样,如果自己再一次的给他开了一个空头支票,他会不会做出极端的事情。  但如果真的跟上官爵在一起,雷辰逸怎么会冷眼旁观。  这个变态,自己只是来看一眼爵就得到这样疯狂变态对待,如果以后她真跟爵在一起了,他还会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  爵说他会保护自己,他……真的可以保护自己吗?  本来已经涌现了幸福的心,因为雷辰逸的摧毁而瞬间被扔进了冰冷的地窖里,生生的疼痛了她的心。  手,紧紧的扣在手臂上,似乎是想要给自己一点力量。  雷辰逸的目光一直直视着前方,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会看向一边的程涵蕾,看着她小脸上那副悲戚的模样,扣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几许。明明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了,但是那句歉意却还是无法吐出口。  他并没有错,即使做的太过火,也只是因为程涵蕾的挑衅在先,如果她乖乖听自己的话,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他就算是欺负她,也会给她快乐。而不会是如此粗鲁的破了她的处|子之身。  雷辰逸的眼眸深邃了几分,脑中不由的想起自己长指冲进去的瞬间那种**的感觉。扣在方向盘上的指尖动了动,隐约上面还残留着那被紧紧包裹着的**滋味。  眼底的眸色更加的黝暗了几分,不可否认,手指的探路,更加坚定了雷辰逸对程涵蕾的渴望。她的身上似乎是一道越品越有味道的佳酿,让他有些欲罢不能。脑中捉摸着自己真正的用自己的利剑挤开她那紧窒之地时的快乐,应该会比手指**千百倍。  只是脑中想着,雷辰逸惊觉自己两腿间的**竟然又再次炽烈的顶了起来。撑起了半个帐篷,雷辰逸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窘。顺手拿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往自己的前面一放遮住那顶高的帐篷。  程涵蕾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雷辰逸,满脑子都是上官爵那满是红药水的脸,如果她真的再次说是耍他,他会不会连命都没有了……  回家的路上,车平稳间,两个人各怀着心思,直到车停在雷家的出库里。  程涵蕾几乎是在车停的瞬间,立刻伸手推开车门,脚步急的连膝盖撞到车门都不顾。她不想跟雷辰逸处在一个空间,连一秒都不想。  雷辰逸在下车后,看到的只是程涵蕾那有些不稳的脚步急速的向前走,但因为双腿的不适,程涵蕾走的并不快,从他的角度看,整个画面倒是有些滑稽……  明明应该嘲笑,但是眼底却没有一丝嘲讽。反而像是一汪大海般,深沉的让人看不懂……  ****************************************************************  真的要避开一个人说难挺难,说容易也挺容易。  起码程涵蕾觉得自己还是挺成功的,那日从医院回来后,就没再碰见雷辰逸。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雷辰逸的身影都未曾再出现。  在第二天放学时才知道原来雷家的小公主雷熙雯突然说要去隔壁的度假村呼吸新鲜空气。小公主发话了,雷震东和许佩芬没有不满足小公主愿望的道理。雷熙雯又细声软语温柔的要求要跟雷辰逸一起,一家四口好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ShPM。  于是,雷家一家四口便在那事发生的第二天去了度假村,三日后才会回来。  过了三天清闲日子,还记得那天的第二天一早,程涵蕾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顶着憔悴的脸,双腿即使努力的维持正常,但还是让安然看出了异样。还记得安然取笑她时,她心中的苦涩。不能说,只能默默的吞下去。  那晚雷辰逸对自己做的事情,像是一道带刺的鞭条时不时的缠绕着她,让她透不过气来。即使现在双腿间已经不再疼痛,但是每晚躺在床上都能够想起雷辰逸的长指刺入自己身体的感觉,那种疼痛,不仅仅是撕裂了她的身体,更是撕裂了她的心。  “涵蕾,听说上官学长出院了,今天好像来学校了。”  一大早,程涵蕾刚走进班里坐下,便见安然从后面小步跑过来,趴在程涵蕾的面前。自从那天上官睿开车来找她后,安然便落实了她跟上官爵之间有什么。第二天还一翻追问,在她一个劲说没什么之下,才打消了八卦的念想。  抽书的动作顿了一下,程涵蕾扣在语文课本上的手不由的紧了几分。  他……  出院了吗?  那晚之后,程涵蕾尽量不去想关于上官爵的事情。因为找不到答案,寻不到一个平衡和谐的点,所以不愿意去碰触。能躲一天是一天,可是,他出院了,回学校了。  她……  还躲的了吗?  “喂,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你可别骗我,上次在车上,我明明看得出来其实你是喜欢上官学长的。”  安然看着程涵蕾那没有丝毫变化的脸,有些不满的推了推程涵蕾。这可是她故意一早来学校,等待程涵蕾,想跟她八卦的哎。就是想看看程涵蕾知道上官爵没事回学校脸上的表情,以满足自己八卦的心理。  “安然,别胡说。”  程涵蕾眉头微微的皱起,因为还不知道如何面对上官爵。喜欢,都成了不能说的心事。  “要不我们中午的时候去看看上官学长,他肯定特别想你。在医院提出要见你,肯定对你是真的。涵蕾,上官学长虽然花心,但别人不都说么,越是花心的男人一旦真喜欢一个人会特别的痴情……”  “有人来了,别说了。”  推了推安然,让她收敛一些。  安然见陆续有人来,只能对程涵蕾皱皱眉头,然后继续把书拿出来。抽出英语课本,低头假装认真的做课前预习,但是只有自己知道,眼盯在同一个位置很久了,却没有看进一个单词。  她的心,乱了……  上午四节课程涵蕾都在晃神中度过,心里知道就算自己不出现,上官爵也一定会来找自己。  脑中闪过很多种答案,可是想到真要面对上官爵那双眼睛,又退缩了。  一个人躲在教室后的小天地里,这里很安静,杂草横生,所以几乎没人过来。程涵蕾捧着书本,只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里面,找了一处就这样坐下。  “程涵蕾,我一点也没说错,你还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正在程涵蕾大脑乱轰轰的时候,上官爵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程涵蕾身体一僵,她想了三天了,还是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上官爵。此时听到上官爵的声音响起,程涵蕾心更乱了。看到上官爵,那晚雷辰逸愤怒的破了自己身体的感觉又再次侵袭至大脑。  “你出院了,没事就好。安然找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程涵蕾站起身,捧着书,言语有些仓皇的准备避开。  上官爵本是开玩笑,但在看到程涵蕾见到自己,第一时间不是兴奋开心,而是逃时,脸色攸地变了。大手快速的扯住程涵蕾纤细的皓腕,微用力一扯把程涵蕾准备逃开的身影给拉了回来。  “我刚碰到安然,她跟我说你在这里。”  上官爵扣着程涵蕾的手,声音没有激怒,而是很平静的直接撕破了程涵蕾蹩脚的借口。  在看到程涵蕾抬起的小脸时,眼神扫过拐杖上挂着的包装精美的盒子:“还说你没吃东西,我给你买了你喜欢吃的草莓蛋糕。程涵蕾,你想躲我?”  “不是。”  程涵蕾有些挫败。心早已经乱成了一片,看着上官爵脸上还贴着纱布的脸,心有些疼。他的腿上还打着石膏包裹着纱布,她就想,他那么严重怎么会这么早出院。  他……  “程涵蕾,我以为那晚你已经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不是说说而已。也认为你既然已经让我吻了也就是承认我们的关系了,所以,就算这三天你没有去看我,我也理解为你要忙考试挪不出时间去看我,我理解。所以既然你不能去看我,我就提前出院回学校,这样就可以看到你了。我高调的回校,四处让人放风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回校了。我以为你听到我回校后,中午休息会第一时间去找我,可是我等了很久没等到你。”  “我想你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没关系,你不找我,我来找你。两个人在一起没有那么多计较的,可是程涵蕾,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在我主动来找你之后,第一反应是找个借口逃开我。还是那么蹩脚的理由,你是想告诉我,你那晚又在耍我吗?”  上官爵的声音那样平静,字眼间太过于平静,平静的让程涵蕾喉咙卡的更加厉害。  “上官爵……”  程涵蕾目光定格在上官爵受伤的腿上,声音有些哽咽了。  上官爵扣在程涵蕾手腕上的大手攸地用力,用力一扯,程涵蕾整个人便撞进了上官爵的怀里。上官爵一手紧紧的搂着程涵蕾,用着很大的力道,恨不得把程涵蕾给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上官爵的头抵在程涵蕾的肩膀上,气息喷在她的耳侧,略带低哑的声音似是催眠般的对程涵蕾说道:“程涵蕾,我很在乎你,这是我上官爵第一次这么在乎女人最后一次。我在医院说的话不是随便说说,我是真的会保护你。我知道你现在还无法给我等同的回应,我也没有想过逼你。只是程涵蕾,不要躲我,用心感受我对你的在乎。有一天你一定会知道,我对你,是真的。”  每说的一个字都敲进了程涵蕾的心,十五岁,承载不了过多所谓的深情。也不能理解何谓是深情,只是对上官爵的话是真的心动了。这十五年来,除了妈妈外,她从未感觉过一丝温暖。而上官爵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到温暖的人。  莫名的眼眶湿了,她拒绝了上官爵一次又一次,如果不是因为真的喜欢自己,他不会这样执着于自己。比她漂亮的大有人在,她的性子又不好,长的也不是特别的漂亮,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上官爵不会对自己如此好。  她应该相信他,相信他会给她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相信他会让她满是阴霾的人生里,有一丝光亮。  “上官爵,我值得吗?”  她残破不堪的世界,毫无信心的未来,真的值得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如此的在乎吗?  “我说值得便值得,程涵蕾,别再在我面前说什么值得不值得,在我的眼里,没有谁能够取代你。你就是我想要的,唯一想要的。”  情话,每个女生都爱听。特别是由上官爵那带着低沉磁性的声音里轻吐而出,似是一道暖流慢慢的流进了心里。  靠在上官爵的怀里,那一直无依的世界一夕之间仿佛有了依靠一般。  程涵蕾慢慢闭上双眼,手也轻轻的环上了上官爵的腰。  鼻息间是上官爵身上还带着淡淡药水味的男性气息,莫名的让她心安。所有的矛盾挣扎仿佛都不存在了一般,面对这样的上官爵,她如何还有勇气说出那个不字。  见程涵蕾靠在自己怀里本来僵硬的身体慢慢的变得放松,那主动环住他腰的小手,似乎是在表明她的决心。上官爵的嘴角不由的慢慢勾起一抹笑,耀眼迷人。原来,被人依靠是这样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上官爵依依不舍的松开抱在怀里的软香身体,低头看着程涵蕾有些红扑扑的脸,眉头纠结的快要打结般的看着程涵蕾说道:“我说程涵蕾,你明天该不会又当一切没发生吧。你俩这算是在一起了对吗?你是承认你是我女朋友了?对不对?”  上官爵的目光很认真,那一副严肃问着程涵蕾的样子让程涵蕾额头不由滴了几滴冷汗。  他这样子认真的问,她该怎么回答。  “程涵蕾,我要听你亲口说,到时候你就不能否认了。”  上官爵因为一手拄着拐杖,所以只能一只手捧着程涵蕾的脸,带着些强迫意味的看着程涵蕾,目光灼灼的,有种不逼得程涵蕾亲口承认不罢休之势。  “嗯。”  程涵蕾本就是少语的人,此时被上官爵这样直溜溜的盯着,脸红的厉害。只能支吾的似应付般的点头嗯了一声,大有在敷衍之势。  “什么嗯,说出来。”  “你烦不烦。”  程涵蕾白了上官爵一眼,都已经点头了还想怎么样。  “小花蕾,说,我想听。”  “什么小花蕾,恶心死了。”  程涵蕾脸更红了,有些愤然的推开上官爵,但又不敢对伤残人士太大力,只敢小力的轻轻的推着。那动作跟挠痒没有什么区别……起那下只。  “小花蕾,很好听,你没觉得吗?”  上官爵明显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着程涵蕾羞窘加交的而红透的脸颊,眼底闪过一抹邪肆。逗的程涵蕾脸红,上官爵明显心情大好。  “没觉得。”  瞪了一副登杆子上树的模样,冷声冷气的说着,但嘴角却不由的微微上扬,有个人在你身边这样逗着你,感觉还不错。  一时间,还不太能适应这样的亲昵。程涵蕾抽回手,丢下上官爵便要离开。  上官爵见程涵蕾真丢下自己走了,站在原地怨念的叫道:“程涵蕾,你就打算这样丢下我这个为你而伤残的人士吗?我可是为了你上刀山下油锅自毁形象只为见你一面的深情男人吗?要不是为了见你一面,我打死也不会顶着这样的造型出现在学校,受尽别人的指指点点,想我这H大第一帅哥就这样葬送在你的手上了。你还这么狠心的丢下我,程涵蕾,哎哟。”  见程涵蕾一个劲的向前走,上官爵突然发出一声哀嚎,低下头,一副真在痛苦的模样。  心知上官爵是在逗自己,可是脚步放慢也没等到上官爵发出其他声音,还是不忍的回身走到上官爵身边,扯了扯上官爵的袖子问道:“喂,你怎么了?”  “我这知道我的小花蕾不会丢下我,小花蕾,你喜欢我对不对?”  “谁喜欢你了。”  这一次,上官爵牢牢的握着程涵蕾的手不放开,而程涵蕾见上官爵的行走是真不方便,特别是这里草又比较深,真不知道上官爵是怎么凭藉着那半瘸的腿走到里面来的。  “别人都说女人口是心非,我懂。”  “……”  程涵蕾直接无言了,低下的头,放慢的步子。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扣在一起,走在草丛里,似乎是一起走过坎坷的路。  上官爵看着低垂着视线的程涵蕾,从注意到程涵蕾开始,已经默默的观察了很久。他知道她心中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心事,用刺激的外壳小心的保护着自己。有一天,他一定会让她对自己敞开心扉,有一天,他一定会让她真的相信,他是可以保护她的。让她相信,他真的会让她依赖。  转过的视线,看向前方。大手更加握紧了程涵蕾的小手,似在无声的叙说什么。  程涵蕾感觉到手上的力道,眼角余光看向上官爵,那温柔的侧脸,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整个人一眼看上去都能感觉到他的开心,他,是自己的幸福吗?  *********************************************************************  有人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上官爵和程涵蕾的事情倒不是坏事,但是传播速度快的让人措手不及。  从程涵蕾走进学校的那一刻,隐隐的便感觉到自己的回头率高的离谱。因为长的不错一直回头率不错,但是从没有哪一天,回头率高成这样。  即使一向淡情寡欲,但被人这样的注目,程涵蕾还是各种不适应。  “涵蕾。”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程涵蕾看着追上自己的安然。只见安然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程涵蕾想到这一路上的目光,不由困惑的问着安然这个小八卦:“安然,你笑什么?”  “切,瞧你,竟然还装。”  “装?”  程涵蕾一头雾水。  “你跟上官学长的事情现在全校都知道了,网上的论坛都转爆了,你都不知道论坛上关于你们的一张贴子,上官学长抚着你的脸,那深情的模样。简直是羡慕死人了,我昨晚看到的时候都郁结死了,你说你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我昨天早上还问你了,你还跟我说是我想太多了,结果呢?当天晚上就爆出那样劲爆的贴子,你还敢说你们两个人没有什么吗?程涵蕾下次要有第一手消息不告诉我,我非得跟你绝交。想想那个贴子的发起人不是我,我就各种抓狂的嗷嗷叫。”  耳边已经听不到安然在说什么了,程涵蕾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快凝结在一起了。  昨天已经跟上官爵说了她才初三,早恋影响不好。暂时不要公开,还记得上官爵那会儿脸阴沉的跟暴风雨要来了一般,嚷嚷的说自己一手罩谁敢多说一个字,灭了谁。  她知道,上官爵顶着市委书记二公子的头衔在学校真是处处都卖三分薄面。就算是校长也要给市委书记几分面子,但是……她无非是找个借口。因为……  现在闹的如此沸沸扬扬,加之雷辰逸今儿就会回来了。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雷辰逸看到了,他的反应……  一时间,程涵蕾没有反应过来,为何自己要如此害怕雷辰逸,只是满是担忧的迅速往学校的机房跑去。  一直表情很少,号称冰山美人的程涵蕾在众人的目光里,脸上难有的是慌张。在冲进机房后,立刻打开电脑,按在键盘上的手都是颤抖着的。  跟着来的安然气喘吁吁的站在程涵蕾的身后,看着程涵蕾那慌张的模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涵蕾,你怎么了?”  程涵蕾根本就没时间去搭理安然,快速的进了学校的论坛。第一眼便看到了论坛上置顶着的那张贴子,标题很是煽情的写着。花心大少上官公子如何攻下冰山美人芳心……  只是短短的一夜之间,点击率已经过百万。回帖更是精彩万分,程涵蕾无力看那些回贴,只是看着那张一眼便能看到亲昵的照片,内心翻搅着。  程涵蕾看着上面的照片,握着鼠标的手抖的不成样子。失了态,失了控。  在枯燥的学生生涯里,八卦简直就是枯燥的学业之余最有力的兴奋剂。如此劲爆的话题,只是一夕间,便能够迅速的横扫整个校园,肯定会传入雷辰逸的耳里。  她……  该怎么办……  呆呆的起身,茫然的走出机房。程涵蕾脑中不停的闪过雷辰逸那阴霾的眼神,那凶狠刺入自己身体里的狠绝。他的狠,相较着上官爵那深情的话语,深情的眼神,逗弄自己的坏坏模样。  程涵蕾的心更加乱了。  “涵蕾,涵蕾。”  背后的议论声程涵蕾根本就听不到,安然见程涵蕾那失魂落魄的模样,真不知道程涵蕾是怎么了,就算是贴子下面很多上官爵的拥护者骂程涵蕾的话,但是涵蕾根本就不是会在乎这些的人啊。  她究竟是怎么了?  “我没事。”  牵强的笑了笑,程涵蕾失神的往教室走去。  流言蜚语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从入学以来,对她的议论已经很多。各种版本的都有,她从未放在心上。可是关于上官爵,她无法忘记自己半夜去看上官爵被雷辰逸知道的后果。上官爵说会保护自己,可是现在的她无力挣脱雷家,上官爵更是没办法真的保护自己。  她必须要在雷辰逸知道之前想到一个方法,想到那晚雷辰逸的所作所为,即使已经过了四天,程涵蕾每每想起还是会忍不住的双腿发颤。  流言蜚语在上课铃声响起之时,终于安静了下来。程涵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敏感,在化学老师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她明显都能感觉到老师看向她的眼神似乎比以往有些不同。低下头,程涵蕾精神严重受着折磨。  浑然不知道上面老师在说什么……  ***********************************剧情分割线**************************************  “哟,这不是我们雷少爷吗?稀客。”  雷辰逸推开学生会的门,便听到左涧宁带着调侃的声音传进耳里。  雷辰逸直接扫了左涧宁一眼,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整个人似放松的靠在沙发上,俊美的脸上却显得乌云密布,明显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听说你去家庭相亲相爱四人游了,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这一面。”  左涧宁也没理雷辰逸的冷处理,一手拿着IPAD,一手端着杯咖啡走到雷辰逸一边的沙发坐下。放下手中的咖啡,然后与雷辰逸一样的姿势坐在沙发上。一边调侃雷辰逸,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雷辰逸外,唯一知道雷辰逸有多么不喜欢那个家的人。  在听到雷辰逸竟然跟雷震东,许佩芬还有雷熙雯一起去度假村度假,着实跌破了眼镜。  端起桌上的咖啡,雷辰逸顺手拿出一只烟,顺手扔一只给左涧宁,然后两个人各自点燃,同时吐出一口烟圈。  烟雾缭绕,雷辰逸垂下的视线,遮掩不住心事。  左涧宁话里隐含意思他听的出来,如果是平时,他绝对不会真的跟他们一起去所谓的渡假村渡假,只是那夜之后,雷辰逸觉得应该给自己找个没有程涵蕾的空间好好的想想。但是在三天,却依然没有想出一个结论。  喜欢吗?  他的心里早就容不下其他人。那就只能说是感兴趣。  不可否认程涵蕾身上有许多值得去发掘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显然会取悦到他。让他在雷家无聊的生活有一丝乐趣,只是如果单纯只是感兴趣,为何在玩弄逗弄的时候,还会有其他情绪存在。  一向自诩聪慧的雷辰逸,第一次对自己的情绪有些纷乱了。  “啧啧啧啧,我说雷少爷,好像你不在的这三天,某只小白兔在逆天。”  手指滑动间,左涧宁正好看到学校论坛里那被置顶着的帖子。看着那噱头十足的标题,以及里面那张照片,左涧宁丝毫不遮掩自己看好戏的心态。  本来半眯着双眼的雷辰逸在听到左涧宁很明显的暗指时,眼角微抬看向左涧宁。  左涧宁手中的IPAD随手一抛,雷辰逸精准的接住。目光慢慢的垂下,定格在IPAD的页面之上。  页面正好停留在照片上,照片是从侧面拍的,一眼便看到上官爵大手抚在程涵蕾脸颊一侧,上官爵的目光深情的仿佛能滴出水来,而程涵蕾那美丽的眸子正看着上官爵,那里面盈盈有些许水意和娇羞。脸颊粉嫩娇红,少女的羞涩一眼明了。  眼底不透露丝毫痕迹的看着IPAD上面那张照片,手指并未滑动,只是扣在IPAD边缘的长指微微的收紧了几分。  他以为那晚已经与程涵蕾达到了共识,看样子……  小白兔似乎完全没有觉悟……  惹怒他是多么不明智的事情……  也间接说明一个问题,他的惩罚是太仁慈了,仁慈的让她完全没听懂他的意思……  “你想做什么?”  每次雷辰逸眼眸微眯,脸上一片冷冽的时候,就说明他在酝酿着狂风暴雨。似乎要掀起一波腥风血雨了,对于嗜血的他来说,平静的日子好像已经过的太久了……  “当然是让小白兔知道,不听话的后果……很严重!”  薄唇一张一合,轻吐而出来的字眼,带着寒入骨的冷意。  左涧宁悠闲的翘着大腿,一副明显看好戏的模样。(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