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七十五章:琴室碎心,身体撕裂

第七十五章:琴室碎心,身体撕裂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3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19
   “辰逸。”  门口传来敲门声,左涧宁看了一眼雷辰逸,那目光里的意思很是明显。  雷辰逸扫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然后看了一眼左涧宁,两个人只要一个眼神便已经明了。本来他自己要做的事情,现在只能让左涧宁去做。  “嫂子。”  左涧宁站起身拉开门,看着站在外面的冯祯祯,嘴甜的叫着。  冯祯祯本来跨着的漂亮脸蛋在听到左涧宁的称呼时,就像是吃了蜜一般,特别受用。  “涧宁,辰逸在吗?”  那声涧宁叫的左涧宁打了个寒颤,恶俗。  心中恶寒脸上却不着痕迹的继续勾着那标准的笑容用眼神扫了扫里面,冯祯祯立刻越过左涧宁进去,在听到门从外面关上的声音时,冯祯祯立刻如一只翩翩彩蝶一样的飘向了沙发的方向。  “辰逸,你昨晚回来了都不去找我,讨厌,人家都想了你四天了。”  冯祯祯一坐到雷辰逸身边便像是橡皮膏药一样粘住了雷辰逸,手挽住雷辰逸,撒娇着。  “昨晚回来你爸吩咐的事情没有处理好,熬夜处理事情了。怎么?这么想我?”  挑起冯祯祯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下额,雷辰逸的目光里一片深邃。  “明知故问。”  冯祯祯的手不安份的无上了雷辰逸的胸口,却被雷辰逸的手一把扣住往一边拉扣住,身体一侧,唇瓣便已经贴上冯祯祯等待着的唇瓣。  一个火辣辣的热吻让冯祯祯立刻妖娆的呻|吟起来,那微微张开的唇瓣勾引的看着雷辰逸,眼神撩人的看着雷辰逸,双腿架上了雷辰逸的腿上,便要坐上雷辰逸的身上。  雷辰逸伸手按住,坐正身体站起身看着被丢在沙发上的冯祯祯说道:“这里是学校,晚上去找你。”  “辰逸……”  冯祯祯不依的看着雷辰逸,一个吻已经不能满足她。要等到晚上,身体瘙痒的难受。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没有理冯祯祯的无理取闹,雷辰逸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那我在这里陪你。”  “嗯。”  雷辰逸点点头,未再看冯祯祯,走到桌前坐下,一副认真的模样。冯祯祯坐在沙发上,看着雷辰逸那认真的脸,越看越觉得迷人。这个万人迷般的男人将会是自己专属的,想着,冯祯祯便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  晚上,开始觉得时间越发的难熬,这才是早上……  要等到晚上,好漫长……  ********************************************************  中午休息的时候,程涵蕾饭都顾不得吃立刻往大学部跑去。一路上,承受着众人的视线注目,也顾不得自己来找上官爵便是落实了什么,只是想要见到他,他说过,自己可以依赖他。  当气喘吁吁的来到大学部,没有找到上官爵,却得到一个消息。上官爵上午去医院做复健了,下午才会来学校。  “雷学长回校了。”  “真的吗?”力到以样。  “嗯,早上我在学生会的半路上遇见他的。几天没见学长,学长好像又帅了。”  “……”  程涵蕾本来因跑步而染上红晕的脸在听到雷辰逸回校几个字,身体像是瞬间被注入一道寒流,身体的血液在瞬间被冰冻。  他,已经回校了吗?  几乎是慌乱的加快了脚步,程涵蕾努力想要平静,可是那紧紧揪成了一团的心,怎么也无法静下来。  “涵蕾小学妹。”  一道修长的身影像是突然出现般挡在了程涵蕾的面前,那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完美的包裹着一八几的身体,额前的几许刘海遮掩着那深邃迷人的眸子,湿润的嗓音如最无害的动物一般在程涵蕾耳边响起。  程涵蕾本来匆忙离开的身影在听到左涧宁的声音时,顿住。  “左学长。”  对于上次的帮忙,对于他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但对于程涵蕾来说却是帮了她大忙。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理由帮自己,帮了自己是事实。对于其他人可以不理,左涧宁开口了,而且明摆着有事情跟自己说,就算现在程涵蕾心中一片乱,却还是停下了脚步,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凌乱淡淡的叫着左涧宁。  “来找爵少?”  程涵蕾没有开口,只是在听到左涧宁的话时,抬起头来看向左涧宁,目光里带着一丝困惑。左涧宁这样的人,也会关注八卦?  “左学长,找我有事吗?”  程涵蕾不想回答关于上官爵的事情,现在她自己都一团乱,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雷辰逸果然已经回到学校了,就算他一时不知道,相信很多人会多事的把这个八卦告之于他,到时候……  “你不说我倒忘了正事,其实是你雷少让我来带句话给你……”  雷少两个字让程涵蕾手立刻握紧,看着左涧宁的目光里也多了几分情绪。不着痕迹的咬着唇瓣的内侧,努力的维持着面部的平和,但是唇瓣却还是克制不住的颤抖着。  “他说……”  左涧宁看着程涵蕾那明明已经害怕到极点了还故作不甚在意的模样,那不停颤动着的睫毛,都有一种让人想要继续欺负她的冲动。不得不说,雷辰逸挑选的目标还真有些玩乐的潜质。逗弄这样的小白兔,应该是件很有趣的事情,难怪雷辰逸会那样乐此不疲……  左涧宁心中思量,嘴角的笑容便更加坏了几分,似故意的,在说到要带的话时,故意靠近程涵蕾,而程涵蕾因为全心神的听着雷辰逸带来的话,完全没有注意左涧宁那已经靠的很近的身体,两个人看起来如此的暧昧难当,当然也入了很多人的眼里……  直到左涧宁离开,程涵蕾还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风,轻轻的吹着,吹起垂落的发丝,那张美丽的小脸上写满了复杂的情绪。最终,慢慢的收紧小手。0  **********************************************************************  站在琴房外,程涵蕾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伸出准备推门的手却还是硬生生的顿住了。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做了一下午的心里建设,程涵蕾咬牙冷脸,伸出了手。  慢慢推开的门,这并不陌生的地方一眼便入了程涵蕾的眼里。  “关门。”  雷辰逸此时正坐在那架钢琴前,声音不大不小在偌大的空间里响起传进程涵蕾的耳里。  程涵蕾手还握在门上,目光看向雷辰逸,手慢慢松开,门也慢慢的合上。  “过来。”  雷辰逸的声线依然平稳,修长的十指放在琴键上,手指轻扫,音符便从指尖滑过。十指如灵活的游蛇一般游走在琴键上,而流泻而出来的音符美妙的让程涵蕾的些震惊。  他竟然会钢琴,而且这水平,明显已经是非常专业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程涵蕾的目光,雷辰逸长指毅然在飞舞着,目光却慢慢的抬起,看着还站在原地的程涵蕾,在锁住程涵蕾目光的瞬间手上也利落的滑下最后一个音符,清冷的声音也同时响起:“你打算就站在那里跟我谈,嗯?”  程涵蕾对这里有着很矛盾的情感,这里有上官爵第一次认真告白,也有雷辰逸对自己的欺负。  似乎是突然想到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程涵蕾拉了拉书包袋子,迈步走向那挑高的台上。  走上阶梯,站在离雷辰逸几步之远的地方,目光勇敢的直视着雷辰逸,唇瓣蠕动着……  “你跟上官爵在一起了?”  雷辰逸坐在那里,一手虚拟的在琴键上按着,仿佛是在模拟着敲动。而吐出来的声音更是平静的不似平常,预期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来临,程涵蕾深吸了一口气,想到上官爵的话,眼底写满了一抹坚定。  惊慌了一天,其实总是要面对。  她喜欢上官爵,喜欢那个十年里唯一给她温暖的人,一直是他在为她付出着,这一次,她应该为自己已经做了的决定而努力一次。  “是。”ShPM。  粉嫩的唇瓣蠕动着,吐着最坚定的字眼。程涵蕾的眼里,写着一抹坚定。  程涵蕾那比几天前在医院时还要坚定的字眼让雷辰逸一直微眯着的眸子不着痕迹的抬起,一直虚拟轻弹着的长指突然按下了一个键,突然而来的声音让程涵蕾的心一紧,而雷辰逸一直平静看不出情绪的眸子瞬间写满阴鹜……  那眼神变得又快又急,直接犀利的撞进程涵蕾的眸子。如果不是程涵蕾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此时雷辰逸突然变了的眸子会让她惊的迅速后退。  “谁给你的胆嗯?”  没想到雷辰逸会突然出手,更加没有想到雷辰逸会的速度会那么快,程涵蕾站的离几步就是怕雷辰逸会突然对自己动手动脚,这里是学校,随时都可能有人过来,他就算再放肆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所以才会大着胆子过来跟他说清楚。  只是当自己的手被扣紧,身体被大力的拉向她,整个身体被压上了钢琴上时,程涵蕾脸终是变了……  “雷辰逸,你做什么。放开我。”  “回答我,谁给你的胆子。”  雷辰逸修长的五指捏住程涵蕾的下额,用力的挑起,对上了程涵蕾那含着怒气的眸子。一直压下的怒气此时已经毫不遮掩,满是阴鹜的双眼紧紧的缠着程涵蕾,为了上官爵,她竟然胆敢一次次的在自己面前亮起猫爪子。  猫爪子再利,他也有办法一只只的拔了。  “我不需要谁给我胆子,我喜欢谁,跟谁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雷辰逸,你以什么资格来管我?”  程涵蕾的背被按在钢琴上,咯的她疼的难受,雷辰逸压的那么用力,都快折了她的腰。  跟他在一起,自己从来没有哪一次不是弄的伤痕累累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超标危险物。她不想再被他处处欺负,不想再忍受。一下午的时间,她已经想的很清楚。忍了十五年,她真的不想忍了,即使自己的想法很是卑劣,是在利用上官爵,可是,她喜欢他是真的。而是他自己说要保护她,那么,她可以依赖的让他保护不是吗?  “什么资格?”  雷辰逸似乎被这个问题难倒了,看着怀里倔强的程涵蕾。不明白这个程涵蕾怎么一夕之间能够勇敢尖锐成这样,几天前那晚,明显还有所顾及,而此时,眼神表情以及话语都有一种豁出去之感。  沉思的表情,捏着程涵蕾下额的手并没有放松,而目光里也满是一抹危险而难懂的光芒。身体带着压迫性的压着程涵蕾,两个人最私|密的地方贴在一起,雷辰逸能够感觉到程涵蕾就在眼前起伏的酥、胸荡漾出美丽的波浪。而因为被按在琴架上,身高不够,程涵蕾的双腿几乎是悬空的,雷辰逸的身体便挤在她的两腿间,这样的高度,他的利刃便直接抵在程涵蕾的私|密之处。  “以你男人的资格如何?”  那如恶魔般的声音,仿佛是找到了一个最合理的理由,雷辰逸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让人心神剧烈颤抖的冷笑,程涵蕾喉咙一阵哽塞,瞬间被冰冻了……  他的话,明显的暗示预言了什么。  “雷辰逸,你!”  程涵蕾双眼瞪大,看着雷辰逸突然伸手扣住她的双手往后面一别,而另一只手往她的腰上一扣便把程涵蕾整个扣进了他怀里,半弯的身体整个直立,身形一闪,便把程涵蕾往钢琴架上一放,放在程涵蕾后面拉着程涵蕾的大手一用力,吃痛的程涵蕾立刻被拉的挺起了酥|胸。  两腿依然大开着,被雷辰逸的身体给占据着。  “雷辰逸,你不可以……”  “不可以?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说不可以了?”  雷辰逸声音低沉阴冷的轻吐而出,把程涵蕾所谓的资格论扣回了她的身上。  “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做,雷辰逸,你不可以……不要……不……”  程涵蕾后悔了,她真的低估了雷辰逸的无耻程度。她以为在学校这个公共的场合,他不可能会对自己做出越矩的事情,即使在雷家她的身份卑微,但是她是雷家的女儿,雷辰逸的妹妹这也是事实。  他一向最在意雷家的名声,怎么会在公共场合对自己做下流的事情,让人知道他们兄妹乱|轮。  她的错估把自己陷入了这样的境地,看着雷辰逸那比之前还要阴鹜而黝暗的眼神,程涵蕾挣扎的更加厉害。  “你没有资格说不,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低头,迅速的吻住那不停抗拒的小嘴,大手用力一捏,抬高的额头让程涵蕾有些痛苦的承受着雷辰逸那肆意凌虐的吻,狂肆的席卷着。舌尖麻辣辣的疼着,雷辰逸吻的那样用力,似乎是在发泄着所有的怒气,吮住了程涵蕾的舌尖,用力的拉扯着。吞噬着程涵蕾的抗拒,侵蚀着程涵蕾的大脑神经,试图麻痹她的抗拒。  程涵蕾瞪大着双眼,看着一边的窗户里透过来的光亮,那里随时都会有人走过,他明明知道这里随时会被人看到,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眼底染着怒气夹杂着恨意,手被用力的往下拉,几乎快卸下了她的手臂,而胸被拉的挺立着,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他整个身体如此的压下来,几乎带着压迫性的压着她,压的她呼吸都困难,再加上这样夺人魂魄的窒息的吻,程涵蕾的大脑处于一种缺氧的境地……  挣扎的力道越来越轻,而呼吸也越发的困难。雷辰逸似乎是要逼的程涵蕾窒息一般,那样深的索取着,舌尖狂肆的横扫在她的口腔里,遍布每一处,每扫的一处都留着他的气息,那浓烈到无力抗拒的气息。  “唔……”  程涵蕾的眼神有些涣散,严重缺氧脸被涨的通红,双眼瞪大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脸,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扯着自己不放。她不曾招惹过他,难道那一夜生病的脚步落空,就落实了他对自己逼迫。  雷辰逸深深的索取着,目光一边看着程涵蕾,对上她那满是恨意的眼神,在看到程涵蕾快窒息时,这才仁慈的稍微移开自己的唇瓣,舌尖邪肆的扫过程涵蕾的唇角,看着程涵蕾睁大着双眼,用力的呼吸气息的模样,直到胸口不再闷生生的疼着,程涵蕾这才反应过来,雷辰逸的大手早已经滑向了她大开的双腿,而唇瓣直接隔着衣料咬上了不停起伏的胸口上那因为刚刚激烈的吻而不由起的反应……  “雷辰逸,住手。”  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推高自己裙摆时,几天前医院那晚的记忆瞬间撞回大脑,程涵蕾目光里满是害怕。在感觉到他那带着凉意的大手游走在大腿边缘时,程涵蕾的声音不由的颤抖了起来,努力的坚强瞬间崩溃。  “雷辰逸……我求你……住手……”(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