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章:意图不轨

第八十章:意图不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0389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1
   冯祯祯浑身火热的被丢在床上,看着雷辰逸一脸严肃的转身接电话,而两腿间的巨物高高的仰头着。冯祯祯喘息着,身体里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撕咬着,很想立刻得到雷辰逸的安抚。目光看着雷辰逸的背影,那结实有力的线条让冯祯祯的身体更是渴望了几分。  耳里根本就听不到雷辰逸在讲什么,只想雷辰逸快些结束电话回到自己身边,满足自己。  “嗯。”  只是简短的几句话,雷辰逸便已经挂了电话。看着玻璃窗里透出来的自己,雷辰逸的目光一片深邃。程涵蕾竟然没有让左涧宁送她回家,本来没有丝毫偏差的安排,竟然会出了纰漏。  “辰逸……”  躺在床上的冯祯祯见雷辰逸已经收了电话竟然还站在那里,不由的开口催促着,本来挺满意雷辰逸迅速挂电话的态度。他越是简短的结束电话,便说明他对自己身体的渴望如自己一样。心中正得意却只见雷辰逸站在那里,竟然不走向她。  雷辰逸根本就没有把冯祯祯的勾引撒娇的话听进耳里,而是在大脑里迅速的分析着。程涵蕾的性格此时的模样根本就不会回雷家,她会去哪里?  迈步快步的走向床边,冯祯祯见雷辰逸过来,立刻伸手准备缠住雷辰逸,却见雷辰逸走到床边,直接往挂衣服的地方走去。  “辰逸,你去哪?”  冯祯祯脸上的表情僵住了,身体里的火焰正在**辣的燃烧着,而看着雷辰逸开始穿着衣服,他的**明明还没有发泄,怎么可能会抛下自己。  “有急事需要处理。”  雷辰逸一边快速的穿着衣服,一边头也不回的回答着。  “不许去,雷辰逸,有什么事情能比我还重要。”  冯祯祯见雷辰逸的动作没有丝毫停,立刻从床上跳下来,便要拉住雷辰逸。雷辰逸已经穿着整齐,看着靠近的冯祯祯,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捏了捏冯祯祯的脸蛋说道:“我打电话让你司机来接你,听话。”  连一个安抚的吻也没有,雷辰逸已经匆忙的拉开门,转身走了出去。  “雷辰逸。”  冯祯祯见雷辰逸真的拉开门离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手拿起薄被裹着自己,迅速的向门边走去。手扣在门把上,一把拉开,看着已经走到转角处的雷辰逸,气的脸都扭曲成了一团。  正在这时,对门房门突然打开。  一个腰间维着浴巾的男人,胸膛还滴着水滴,慢慢的往下滑,最后淹没在浴巾间。  浴巾围在腰间,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完全的暴露在冯祯祯的视线里。视线停在男人浴巾下那微微突起的地方,冯祯祯手捏着薄被的一角看的呆了,手上的力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轻了,手慢慢的松开。  当赤条的呈现在男人面前的时候,男人的眼眸闪过一抹光芒。那双好看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定格的脚步终于迈步,拉近了中间那道走廊的距离,站在了冯祯祯的面前。  冯祯祯想要捡起薄被退回自己的房间,可是刚伸出的手已经被男人扣住,只听见男人的低哑磁性的声音在冯祯祯的耳边低喃道:“好看吗?”  “你想做什么?”  冯祯祯的手被扣住,鼻息间尽是男人成熟的男性气息在鼻息间缠绕着。那气息笼罩着,迷醉着冯祯祯身体里的荷尔蒙,除了雷辰逸外,冯祯祯第一次遇到一个能够挑起她体内女性荷尔蒙的男人,心在悸动,可是最后一丝理智却还在抗拒。  “你说呢?”  男人的声音带着迷醉人的催眠,而大手直接有力的搂住了冯祯祯的腰微一带两个人便已经回到房间里,门砰的一声合上,而冯祯祯的惊呼声淹没在男人的唇舌里,渐渐的化为细碎的呻|吟……  ************************************************************  “你可真忙!”  宾馆的楼下,左涧宁坐在跑车里,微微摇下的车窗有些许雨飘了进来,在雷辰逸拉开车门坐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雷辰逸,他的身上残留着属于冯祯祯的味道。  “她呢?”  雷辰逸身体还未坐稳,便已经皱着眉头看着左涧宁。  “没找到。”  左涧宁手掌间夹着一只烟,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在车内飘散着。雷辰逸的眉头微微的皱着,视线看着外面的雨帘,伸手直接拿过左涧宁重重的抽了口。  “开车。”  雷辰逸吐出烟圈,脑中快速的运转着想着程涵蕾可能会去的地方。  左涧宁被雷辰逸的声音换回了刚刚的呆愣,看着雷辰逸手指间夹着的烟,那正在吞云吐雾之势,刚刚自己刚刚吸过。两个人认识几年,这还是第一次如此的接近。  不易察觉的情绪,悄然的收起。  左涧宁嘴角微微的上扬,手扣在方向盘上,车在雨雾里渐渐的消失。  **********************************************************  坐在沙发里正在等待的几个人,在见到程涵蕾冲进洗手间的时候,而雷震东和许佩芬看到李妈衣服上的污秽物,脸上的表情更为难看。  “震东,这小贱人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许佩芬的声音倒听不出担忧,而是浓浓的挑事。  雷震东的心声被许佩芬说了出来,眼底闪过一抹深沉。对着李妈吩咐道:“打电话叫胡医生立刻过来。”  正在这时,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一向注重形象的雷辰逸,此时身上的衣服几乎湿透。而湿透的发丝也凌乱的贴在额头,站在门口,地毯上立刻晕开了一团水。  最先惊呼出来的是雷熙雯,只见一直站在一边的雷熙雯在看到浑身湿透的雷辰逸时,立刻迈着步子上前,手中拿着毛巾紧张的说道:“辰逸哥哥,你怎么淋湿了?快擦擦,当心感冒了。”  手紧张的帮雷辰逸擦着,脸上写满了担心。  “我自己来。”  雷辰逸伸手接过雷熙雯的毛巾,随意的擦拭着自己身上的水滴。跟左涧宁回到校园找了一圈没找到人,而在街道上寻找了半天也未见到人。  一边擦拭着身上的水滴,目光看着客厅里,当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袋子里露出来的衣服时,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放松。  “辰逸,过来。”  许佩芬叫着雷辰逸,虽然心里知道雷辰逸不会对程涵蕾那个贱丫头看得上眼,可是却难保时间的推移,看得多了,被程涵蕾那小贱人的美色给惑了心神。她的目的很简单,便是让雷辰逸看看程涵蕾究竟是怎样的货色,她是过来人,一眼看着就像是怀孕了,她就是要亲眼让雷辰逸见见,程涵蕾有多么的下贱。  “妈,什么事?”  雷辰逸面无表情的走到沙发上坐下。  “先让辰逸上楼换个衣服,会感冒。”  雷震东看着雷辰逸身上滴着水滴,这个儿子简直就是自己的骄傲,大学还未毕业,冯市长已经在吃饭的时候,大力夸奖雷辰逸是个可造之才。这一毕业便准备让雷辰逸跟在他身边做事,可谓是前途无量。  “也是,辰逸,你先上楼洗个澡换个衣服再下来。不用急胡医生也没那么快过来。”  许佩芬被雷震东提醒了,这才立刻开口叮咛雷辰逸上楼洗个澡,要是为了程涵蕾这个小贱人让她宝贝儿子感冒了,这可就不值当了。  胡医生……  雷辰逸心中波动,脸上却没有一丝情绪,并没有站起身,而是淡淡的问道:“熙雯身体又不舒服了吗?”  听着似关切的言语,但是目光却未扫向跟在他身后走过来的雷熙雯,只是看着雷震东问着。  “辰逸哥哥,熙雯没事。是帮涵蕾检查。”  “程涵蕾?”  雷辰逸的眉头微不可闻的上挑,什么时候雷家的人对程涵蕾这样关心了。  “她有事?”  似不关心的问着……  雷熙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脸刷的一下红了,似乎是在尴尬着什么。  许佩芬见雷辰逸问,心中也想让雷辰逸知道,到时候出出主意,于是接着雷熙雯的话回答道:“今儿程涵蕾那小贱人穿了一身新的名牌衣服鞋袜回来,问了哪来的,还撒谎说是跟安然借的。那可是一套一千多的衣服,刚刚问了李盈才知道,最近她跟市委书记的二公子走的很亲密,也不知道这个小贱人究竟做了多少丢尽雷家的事情。刚刚又突然吐了,到洗手间现在也没出来。”  “这小贱人要是真做了让雷家丢脸的事情,非好好教训教训不可。”  言词间,雷辰逸大概已经了解。  许佩芬话音刚落程涵蕾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刚刚吐了吃的东西,最后只剩下干呕了。爵给自己买药看自己吃下的时候,想到爵带着她,为了不让她丢脸便让她一个人在外面等着,而她站在外面看着上官爵给自己买药,然后接受那营业员鄙夷的眼神,出门前还听到了那营业员的唾弃声:“看长的人模狗样的,也不过是个只顾自己享乐不顾女人身体的贱男人。”  她站在外面听到了营业员的话,心中更是内疚,而走出来的上官爵却揉着她的头。  坐在饭店的一角,拿着温水看着自己吃下,还叮咛着自己吃完事后药可能的副作用。  从头至尾,他的眼底没有一丝嫌弃,他依然如此的温柔。眼里除了歉意之外,没有其他。  程涵蕾的眼眶有些湿,脑中想着上官爵,这个让她心温暖的男人。  她应该相信,相信他会带自己离开这里。  拉开洗手间的门,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雷辰逸,眼底不可抑制的染上抹恨意。  雷辰逸听到洗手间的声响,抬眼看向程涵蕾。在看到她完好的站在那里时,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情绪。看着程涵蕾那惨白的小脸,目光里的恨意很是明显没有遮掩。而那扣在一边的小手悄悄的握紧着,也许是刚刚吐过,眼眶里布满了血丝,薄唇带着微微的苍白……  心口处,微微有些不适。这样的程涵蕾,苍白脆弱的仿佛一阵风便可吹倒。  眼底的情绪难免遮掩,却无法掩饰住心口里的那抹不适。而当目光看向程涵蕾身上的那身新衣和鞋子的时候,脑中闪过刚刚许佩芬的话,眼底的眸色是瞬间便已经深沉。  “我先去洗澡。”  站起身,雷辰逸淡淡的丢下一句话,然后迈步便往楼上走去。在经过程涵蕾身边的时候,雷辰逸的身体顿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为了怕自己眼底的恨意太明显而微微低头的程涵蕾突然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胡医生的众人,薄唇轻扯的说道:“你们太看得起程涵蕾了,她还没有那个胆子敢做出格的事情。毕竟,雷家对于她来说,可不是温馨的家庭。”  雷辰逸的言语,分不清究竟是在分析问题,还是在刺坐在沙发上的那群人。没等雷震东他们回答,视线又转回程涵蕾身上,眼神里的光芒让程涵蕾不适的便准备迈步离开雷辰逸的身边。  雷辰逸见程涵蕾的动作,薄唇蠕动着,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想要解困,最好乖乖的配合。”  程涵蕾身体硬生生的顿住,脚步再迈不开。这个时候,她真的没有办法一个人应付。看着沙发上那坐着的几个人,程涵蕾默默的咬住唇瓣,恨自己此时还要依靠雷辰逸,这个自己最讨厌的男人。  明明是他造成现在这样她没有办法解决的局面,而罪魁祸首最后还要以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来救她,想着,程涵蕾就觉得心里厌恶的紧。  “我突然想起冯市长交给我的文件里有几份日文文件,我日文不是强项,无法独立完成。需要程涵蕾晚上帮我译成中文,明天我还要拿文件去冯市长那里跟他讨论。”  突然的转身,雷辰逸就站在程涵蕾的身边,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雷震东。那眉眼间挑不出一丝刺,而雷震东没有立刻开口。而雷熙雯却已经有些微微失控的说道:“辰逸哥哥,我也会日文。”  “自不量力。”  一句简单的日语从雷辰逸口中吐出。  “啊……”  雷熙雯没听懂,而程涵蕾却听的很清楚,有些诧异的看向雷辰逸。他的语气很平静,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的具有攻击性。接收到了程涵蕾的目光,雷辰逸目光看向程涵蕾。程涵蕾又受惊般的迅速移开……  “专业术语比较多。”  淡淡的解释,完全不提刚刚那句攻击性的话语。雷熙雯默默的咬着唇瓣不再言语,看向程涵蕾的目光里再次多了一抹嫉妒。为什么她可以学的那样好……  程涵蕾英文已经有六级标准,而日语更是很强,她在为自己以后做着准备,却不曾想雷辰逸竟然会清楚的这么透彻。  “明天再让胡医生过来,很晚了,该休息了。辰逸你也早点忙完休息。”  雷震东最后还是发话了,没有什么比雷辰逸的前途还要重要。雷辰逸的话很有道理,程涵蕾也没有那个胆做出格的事情。最多也就是虚荣收了衣服,要真做了出格的事情,她知道后果是什么,还没有那个胆敢如此。  许佩芬没说话,看着雷辰逸冷冷的丢下一句上楼后便转身往楼上走。  程涵蕾跟在雷辰逸身后,手提上了一边湿透的校服往楼上走。  许佩芬看着一前一后上楼的两个人,眼底闪过一抹异样。对着站在一边的李说道:“李妈,去煮点生姜水。”  “是。”  *******************************************************  程涵蕾随着雷辰逸走进他的房间,这里是程涵蕾第二次进来,第一次是误闯了进来,还记得那一次雷辰逸如何的惩罚了自己。站在门边,看着雷辰逸直接走到书桌前。见程涵蕾还站在门边,坐下后抬起头看着程涵蕾冷冷嘲讽道:“都已经里里外外摸过看过上过,在那里害羞个什么劲。”  程涵蕾听到雷辰逸那下流的话,脸色一变,瞪着雷辰逸还未开口便听到敲门声,雷熙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辰逸哥哥,我给你送点热点心进来,我能进来吗?”  程涵蕾在听到雷熙雯的声音时,明显看到坐在那里的雷辰逸眉眼间闪过一抹不耐烦,他似乎没有想过在她的面前遮掩他的厌烦雷熙雯的事实。这也是第一次程涵蕾看到雷辰逸对雷家小公主的态度。  站起身,雷辰逸没有回答,直接走到门边,而程涵蕾见雷辰逸过来,立刻条件反射的向一边闪了一点。  雷辰逸眸光扫过程涵蕾,为程涵蕾害怕自己的表现,心底闪过一抹不舒服,正色拉开门。  “我工作时不喜欢被打扰,早点休息。”  雷辰逸看了一眼雷熙雯手中的点心,本来没准备接过,但是脑中在闪过一副画面时,伸手接过。  雷熙雯看着雷辰逸那严肃的脸,嘴唇微微的噘着,有些委屈的说道:“辰逸哥哥,我想陪着你一起工作。”  “熙雯,休息。”  雷辰逸薄唇微抿,声音明显的低了几分。雷熙雯的视线往里扫,似乎是想看到程涵蕾在哪里,在感觉到雷辰逸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时,不由的瑟缩了一下退开。然后乖乖的说道:“辰逸哥哥,那你也早点忙完休息,晚安。”  雷辰逸嗯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关上门。拿着点心放在桌上,接着抽了几份文件拿在手上,对站在一边的程涵蕾说道:“拿去。”  程涵蕾本来以为雷辰逸随便说说的,却没想到他还真的拿出了几份需要翻译的文件,心中怀疑,却在雷辰逸的眼神下,走了过去。  拿过,看着真是日文的文件,随便扫了一眼,里面真的有许多专业术语。对于日语,程涵蕾一直很喜欢。更加喜欢研究一些专业术语,她本来以为雷辰逸只是随便找个理由帮自己解围,她也没想过要感谢他,让她尴尬的罪魁祸首就是雷辰逸本人,她完全没有理由要去感谢。  接过后,程涵蕾便离雷辰逸远远的,坐到一边,专心的看着,只想快些完成,离开雷辰逸的房间,只要过了今晚,她就不用再面对这个恶魔,也不用再受到这个恶魔的操控了。  程涵蕾不知不觉的便投入了进去,拿着笔,坐在沙发前的小茶几上,认真的翻译着。在翻译了一会儿后,房门再次被敲响,许佩芬打开门看着里面正坐在两处的两人,眼底这才稍微放心。  会自祯会。“辰逸,我让李妈给你熬了点生姜水,喝了袪袪风寒。”  “嗯。”  雷辰逸似乎很忙,只是嗯了一声,任许佩芬把生姜水放在一边。  “妈,还有事?”  雷辰逸见许佩芬站在原地好一会儿,不由的从面前的文件上抬起头,戴着眼镜的眸子透过镜片看着许佩芬。  “没有了,早些弄完休息。”  “我知道。妈,我没这么饥不择食。我需要安静的空间才可以尽快做完手头上的工作。”  “呵呵,妈妈知道。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  许佩芬听到雷辰逸意有所指的话,完全的解了她的担忧。放心的转身离开,临出门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程涵蕾一眼。而认真翻译的程涵蕾,完全没有感觉到。  当门再次被合上,一直故作专心的雷辰逸放下手中的文件,靠在椅子上看着坐在沙发上正专心盯着文件的程涵蕾。  那认真的表情让苍白的小脸染上了一抹迷人的神色,双眼正专注的看着,偶尔会为了一个小困难而微微的皱着眉头,只是细微的动作却在无形中撩拨着他心中的欲火。  看了一边的生姜水和点心,雷辰逸一手端着生姜水和点心走到沙发边,放在桌上,而专注着翻译的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靠近的气息时,一直专注着的身体一僵,立刻受惊般向一边一靠。  双眼防备的看着雷辰逸,声音冰冷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你以为呢?”  雷辰逸完全不顾程涵蕾的对自己的排斥,坐在程涵蕾身边的位置,程涵蕾立刻快速的闪到沙发的一角,看着雷辰逸不再言语。  “喝了。”  眼神扫向桌上的生姜水,雷辰逸的话很明显。  程涵蕾不理,只是拿着还剩下两份的文件说道:“不用。”  “我说喝了。”  雷辰逸的声音低了几分,程涵蕾心一紧,明明不愿意听话,可是手竟然乖乖的过去拿起了生姜水,直到喝了下去,程涵蕾这才反应过来。她是真的被他的魔鬼本质吓到了,竟然成了一种条件反射的听从。  “吃点点心。”  雷辰逸再次命令着。  程涵蕾不想为了这点小事而跟雷辰逸两个人争执,听话的拿起点心,这是自己最喜欢的小点心,而且刚刚吐过之后肚子空空的,看着喜欢的点心,小口的吃了。胃很小,吃了三块便已经有了饱腹感。  程涵蕾见雷辰逸还跟桩一样的坐在那里,拿着文件便想换个地方继续翻译。  “程涵蕾……”  刚刚站起身的程涵蕾,那身刺眼的衣服便又入了雷辰逸的眼里,雷辰逸的眼底悄悄的染上一抹阴霾,看着程涵蕾那纤细的身上穿着据说是上官爵买的衣服,他倒不认为在经过教训的程涵蕾还有胆子穿上官爵送的衣服,再说,上官爵在欣赏了那出他特意导演的好戏时,还能再出现在程涵蕾面前。  只是,看着她穿着这身衣服还真有点刺眼。  “衣服谁买的?”  程涵蕾身体僵了一下,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害怕。  “跟你没关系。”  “哦?没关系?程涵蕾,你好像忘记了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不都说女人的第一个男人对女人都特别重要吗?”  雷辰逸的唇角微微的勾起,看到程涵蕾怒气的模样莫名的舒心,这样有生气的模样比起那苍白没有血色仿佛随时会破碎的模样要顺眼许多。  “雷辰逸。”  程涵蕾像是被刺了一箭一样,敏感的抬起头,双眼染上腾腾怒气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永远不要再看到这个男人。看到他她便会想到在琴室里他对自己做的事情,更加会想起她是如何在他的挑逗之下失了大脑思考能力,沉入其中。  看到他,她就会想到自己是如何的淫荡……  见程涵蕾气红小脸的模样,雷辰逸莫名的心情很好。从找不到程涵蕾的焦急,到现在的心情大好,雷辰逸坐在沙发上看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程涵蕾,体内的野火似乎又炽烈了些许。  本来只是随便找个理由让顺手搭救程涵蕾一把,只是没想到两个人独处,他会有着该有的反应。  她还的确有着诱惑人的资本。  在感觉到雷辰逸突然变了的目光,程涵蕾心中一紧,对于这样的目光可一点也不陌生。手上的文件不由得被握紧,程涵蕾大脑快速的发出逃跑的讯息。  她快,雷辰逸的脚步更快,程涵蕾几乎还没迈步,手腕已经被雷辰逸给拉住,而雷辰逸只是微一用力,程涵蕾便被雷辰逸给拉至他的身边,双腿熟练的撑开了程涵蕾紧闭的双腿,让程涵蕾双腿跨坐到了他的腿上。  一手扣着程涵蕾的手,一手扣着她的腰,稳稳的让程涵蕾坐在他的双腿间,而目光更是满含欲念的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几乎是刚坐下便立刻挣扎,这样的姿势,之前才发生的不堪的一幕不停的在脑中冲撞着,程涵蕾的呼吸都快停止了。手剧烈的挣扎,怒气腾腾的说道:“雷辰逸,你放开我。”  这样的接近让她害怕,不仅是害怕他的再次侵犯,更加害怕的是自己的不由自主的沉沦,那会让她觉得自己是真的很贱。  “我的女人,有义务取悦我。”  雷辰逸手指有些眷恋的抚在程涵蕾的腰侧,在琴室里的时候,一心只是想要惩罚程涵蕾,以及让上官爵欣赏那出好戏,好像粗鲁了些许。  从回来到带她上楼,雷辰逸处处都似是一种对琴室里的弥补,本来并没有想这么快就再次占有程涵蕾,只怪她的身子太诱人,只是靠近,那香味便会诱惑他的身体燃起的欲念。  冯祯祯有一点说对了,他的**很强。而四天没有碰女人,身体渴望,即使有着自制力压制着,但在碰过了程涵蕾,享受了那紧窒之后,脑中便满满是她身体里的那种**滋味。  “我不是你的女人,雷辰逸,是你强暴了我,不是我心甘情愿。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毁了我,为何还要咄咄逼人?”  “别惹我,现在,先做点正事,其他等会再谈。”  雷辰逸的大手已经不耐的扯着程涵蕾的衣服,翻身便把程涵蕾给压到一边的沙发上。而大手顺势的用力扯掉那碍事的衣服,大手很快,只是瞬间,衣服便已经被撕扯碎。  “雷辰逸,不要碰我。”  程涵蕾挣扎着,第一次的屈服已经很对不起上官爵了,这一次如果再被雷辰逸碰了,她真的没脸见上官爵了。  心中焦急的怒。  在雷辰逸松开自己的手扯自己衣服的时候,程涵蕾挣扎不开,气极的扬起手,狠狠的甩向雷辰逸。  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的时候,雷辰逸呆住了。程涵蕾也呆住。  别说在雷家,而是雷辰逸长这么大还没有人甩过他巴掌。那清晰的五个手指印可见程涵蕾下手有多重,而这重重的一巴掌打疼了程涵蕾的手心,见雷辰逸愣住,程涵蕾立刻一把推开雷辰逸,慌乱的起身便要逃开。  雷辰逸的眼神危险的可怕,怒气取代了眼底的阴霾,舌尖扫过被打出血的嘴角,眼底有着野兽的危险怒光。  程涵蕾的手刚碰触到门,雷辰逸的身体已经从后面压住了程涵蕾,密实的把程涵蕾给压在了门板上,而程涵蕾心中一惊,身体已经被转了过来,而雷辰逸那还流着血的嘴角带着鲜血便直接吻了下去,贴着程涵蕾的唇瓣,冷冷的说道:“还没有人胆敢打我,程涵蕾你可是第一人,后果……很严重。”  “你活该。”  程涵蕾见身体被密实的压着,而那顶在她两腿间的炽烈明显的高高的昂起。  程涵蕾怎么也推不开雷辰逸,见雷辰逸的大手已经往下扯着自己的衣服,程涵蕾心中焦急。  “雷辰逸住手,住手……”  程涵蕾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大,而雷辰逸的手上动作未变,反而是含着程涵蕾的唇瓣,不怀好意的说道:“你可以再叫大声一点,让他们都来看看我们现在在做什么?”  “你……”  程涵蕾被吓的立刻闭了嘴,雷辰逸此时也直接的扯开了程涵蕾的衣服,一手拉过她的腿圈上了他劲瘦的腰,就着站着的姿势,快速的穿着小雨伞,向前。  程涵蕾挣扎,雷辰逸掐的更紧。  程涵蕾不能叫,力道又比不过雷辰逸。  身体被占据着,从一开始的抗拒挣扎,到最后认命的闭上双眼,身体不知道因为动情还是因为气愤而轻颤着。SmuS。  雷辰逸有些迷恋程涵蕾身体里的紧度,搂着程涵蕾呼吸灼热难当。  明显的能够感觉到程涵蕾因为站着的姿势身体的敏感度更加的高,而她越发敏感的给反应,雷辰逸便动的更厉害。  站着的姿势似乎让程涵蕾更加有感觉。  狂风暴雨般的席卷,程涵蕾被抵在门上,疯狂的被雷辰逸占有着。  雷辰逸见程涵蕾闭眼不反应,直直逼着程涵蕾不得不张开嘴发出一些动人的声音,在哀求声音当中,解放了彼此。  抵着的身体,汗湿透了彼此的身体。程涵蕾为自己再次的沦陷而紧紧的咬住唇瓣,手掐在雷辰逸的肩膀上,满是恨意的看着雷辰逸说道:“你就是一个疯子。”  “站着的姿势,你身体敏感的超乎想象。这里,会不停的收紧,缠住我。这张小嘴,会不停的发出让男人疯狂的声音。”  雷辰逸的一边邪肆的说着,大手还从下面一直指到上面,那副模样,邪肆的让程涵蕾恨不得撕裂了雷辰逸。为自己的再次屈服而觉得羞耻,都已经快分不清究竟是  “雷辰逸,你住口。”  程涵蕾听着雷辰逸那羞人的话语,手用力的推着雷辰逸,他已经再次得逞了,还想怎么样。  “还不够,程涵蕾……”  雷辰逸的话音刚落,程涵蕾便已经感觉到了。  “换个方式如何?”  雷辰逸咬着程涵蕾的耳朵,突然抱起程涵蕾,大踏步向前走,随着走动,他还在程涵蕾的身体里动着,一下一下的,程涵蕾扭动挣扎,只是更加的靠近了雷辰逸。当整个人被抵在玻璃上的时候,那冰冷的触感,与身后的热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里面的灯光,会让镜子里透出两个人紧紧相贴的模样,程涵蕾看着身后的雷辰逸,那已经换转到后,按着自己的身体,拉高自己的腿,新一轮的热点再次被撩高……  *****************************************************  昨晚被雷辰逸狠狠的折磨了两个小时,被撕裂的身体,无力再动弹。感觉着他拿着药膏在自己身上擦拭涂抹着,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能力。他的喜怒无常,一时的温柔邪肆,一时的冰冷无情。  程涵蕾闭着双眼,躺在沙发上。承受着雷辰逸那冰冷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这样的画面隐隐的让程涵蕾脑中闪过一副曾经有些熟悉的画面。  在那间黑暗的室里,也是这样一双大手在自己身上涂抹着。  那种触感如此的熟悉,同样的那样小心翼翼,仿佛是在呵护着自己。  程涵蕾在发现自己想什么的时候,双眼已经睁开。当看到那居高临下的男人是雷辰逸时,就像是被人突然打了一拳头一般,闷疼的很。她是被怒气冲晕了头吗?竟然会认为这个男人曾经如此为自己做过。  身体动不了,闭上双眼,转过头。又再次昏昏沉沉,陷入睡眠之前,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唇瓣上被落下了一个吻,而一双手臂很有力的抱起自己。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明明昨晚身体粘乎的难受,可是醒来的时候,身体却很是清爽,就连昨晚那酸疼的身体,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收拾好自己,想到雷辰逸昨晚说的话,一下楼便看到了胡医生站在下面。乖乖的被检查,直到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雷震东这才冷声让她离上官爵远一些,如果做出了伤及了雷家声誉的事情,他不会绕过她。  程涵蕾在心底冷笑,这话听着如此的耳熟,可是,做出那样无耻事情的人就是雷辰逸,他最为看中受宠的儿子。  拉了拉书包,程涵蕾刚准备往外走,便看到了从楼下走下来的雷辰逸。经过昨晚,雷辰逸似乎整个神清气爽的。吃饱喝足,身体无比的满足。眼神淡淡的扫过程涵蕾,那副正经的模样让程涵蕾恨不得撕碎了他脸上那伪劣的面具。  不想看到雷辰逸,程涵蕾快步往前走。在出门前听到身后雷震东和雷辰逸的对话,只听见雷辰逸那淡淡的话语:“她不会也不敢,你放心。”  程涵蕾的脚步更加的加快,只想快点逃开雷家,昨晚的一切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上官爵说,他只是让她等他几天,他便会想办法让她离开雷家,但是她却在这短短的几天里,都没有办法保护好自己。  想到昨晚雷辰逸对自己做的更过分的事情,程涵蕾不由的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  ************************************************************  下了公车,程涵蕾便看到雷辰逸的车停在了校门口,而冯祯祯手上捧着爱心早餐,正迎了上去。在众人的目光里拉开了雷辰逸的车门坐了进去,两个人的交头接耳的说了什么。而程涵蕾在经过雷辰逸身边的时候,雷辰逸的眼神不着痕迹的扫过程涵蕾。  程涵蕾还在想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上官爵昨晚的事情,身后突然传来上官爵熟悉的声音。  “小花蕾。”  上官爵气色很好,从车里下来,立刻大踏步追上了程涵蕾,在众人的视线下拍了一下程涵蕾的小脸,眼神宠溺。在温柔一笑之后抬起眼神扫向雷辰逸,那眼底迸发出的光芒,冷的结冰。  而坐在雷辰逸车里的冯祯祯,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上官爵的目光,正搂着雷辰逸的手臂,顺着那道眼神看向了那边站在一起的上官爵和程涵蕾。  “原来不是传闻,他们两个人还真在一起,看起来倒挺般配的。”(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