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一章:突变,诱人

第八十一章:突变,诱人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0113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1
   “是吗?”  雷辰逸的声音似从寒冰之处传来一般,听在冯祯祯的耳里一震。她还从未听过雷辰逸口中有这样诡异的语气吐出字眼过,不由的把视线从那站在一起的两个人收回看向雷辰逸。  “辰逸。”  冯祯祯的声音带着一丝探究,见雷辰逸只是一眼便已经收回了视线,目光专注的看向前面,脸上丝毫看不出有丝异样。  在她开口间便已经踩了油门,车迅速的向前开去。而前面自动让开一条道,冯祯祯看着雷辰逸的侧面,是她刚刚的错觉吗?  *************************************************  这边,程涵蕾感觉到上官爵亲昵的动作,脸微微有些红。  “爵。”  程涵蕾的身体也随之往后退了一步,这校园门口人来人往的,程涵蕾有些不适应。  上官爵看着程涵蕾脸上那抹子羞涩的红晕,大手伸出稳稳的牵住程涵蕾的小手,在感觉到程涵蕾小手的冰冷时,目光淡淡的扫过四周,那些个好奇看向这边的目光瞬间都纷纷的给收回。似乎是个做了好事需要讨夸奖的孩子一样,上官爵低下头,看着程涵蕾的侧脸说道:“好了,没人敢看了。小花蕾,有我在,什么也不用怕。”  程涵蕾心被震了一下,看着上官爵,最终,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是说不出口。  轻轻的点了点头,小手主动的握紧了上官爵的大手。这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的牵手,在这人来人往的目光里,程涵蕾似是找到了依靠一般,勇敢的牵住了上官爵的手。  上官爵在感觉到程涵蕾的动作时,不由的嘴角扯动着,像是吃了糖一样,甜腻了人。  ****************************************************  “安然。”  程涵蕾推了推坐在那里发呆的安然,今天一天安然跟走了魂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上官爵给的力量,在送她来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上官爵认真的对她说房子已经在找,而雷家的事情,他也有办法让雷家让她出来住,只要再坚持三天,就可以了。  程涵蕾不知道上官爵会怎么做,但却在他的眼神里无条件的信任着。  因为上官爵的关系,即使会受到目光的瞩目,程涵蕾以前觉得困扰的事情,这个时候都觉得是幸福。  平时八卦女王的安然,今天似乎特别的安静。  学校里关于她跟上官爵的版本又升级了,而且上官爵送自己到教室门口,如果是平时,安然早就来找她八卦了。在班级里,她知道自己平时都冷冰冰的,所以如果不是必须跟自己说话,一般没有人会来跟她说话。  这个班只有安然会不顾她的冷漠靠近她,慢慢的温暖她。  所以,她才会把安然视为最好的朋友。  安然似乎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在感觉到有人推自己的时候不由转过身看向程涵蕾,眼底是一抹茫然。  “安然,你怎么了?”  “啊,怎么了?涵蕾。”  安然脸上僵硬的表情只是瞬间,便已经扬起以前一样的笑容看着程涵蕾。程涵蕾心中困惑,但看着安然又露出以前一样的笑脸了,也就悄悄的放下心了。安然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会告诉自己……  “放学了。”  “哦……哦!”  安然听到放学两个字,手微不可闻的抖了一下。  程涵蕾刚刚放下的心又悄悄的悬起。  “安然,你家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啊,怎么突然这样问。我妈挺好的,我弟也挺好的。”  安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若无其事的回答着。在收拾好后,两手捏了捏程涵蕾的小脸说道:“我还会骗你吗?我有什么事情不会告诉你啊。对你我可是言无不尽不是么?”  “也是。”  程涵蕾同样捏了捏安然,然后认真的说道:“安然,我俩是最好的朋友,如果你有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就算我帮不到你,但是我能陪你一起面对两个人承担比一个人要好很多。”  “我知道,罗嗦。”  白了程涵蕾一眼,安然拿起书名背上,然后跳着往外走,走到门边见程涵蕾还在那里,不由的开口说道:“程涵蕾,你不会是准备在这里过夜吧。走了,还在那里愣神。”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向门口走去……  “上官学长呢?你俩现在可是热恋啊,他怎么舍得离你身边,不送你回家。”  “他今晚要跟他爸和哥吃饭,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程涵蕾发现自己在说完后,安然突然消音了。  “安然?”  程涵蕾转过视线,这才看到安然有些愣神的表情。这丫头怎么又开始愣神了,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  “我就说嘛,上官学长怎么会舍得不粘乎着你呢。”  安然用肩膀撞了撞程涵蕾,程涵蕾看着安然,刚刚……  正在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时候,一辆车突然迅速的停在两个人的身边。  “雷学长。”  安然不知道程涵蕾心思,在看到雷辰逸突然停在两个人的身边时,立刻开口叫着。  雷辰逸坐在车里,嘴角噙着一抹笑,在外人的眼里,他一直是一个温柔的学长,那笑容明明不达眼底,为何每个人都会沉沦在他的笑里,不知道他那笑里藏着多么恶魔的因子。  安然不知道程涵蕾在雷家的情况,只知道不太受宠,平时也不见程涵蕾跟雷辰逸走的很近,又没见程涵蕾说雷辰逸的不是。  所以在看到雷辰逸的车时,不由的看了一眼程涵蕾。  刚刚还笑嘻嘻的程涵蕾,此时脸上的表情已经一片平静。那仿佛是变脸一样的表情。  “上车,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  程涵蕾拉着安然,直接准备走。  “涵蕾,上车。你是安然吧,一起上来,我顺路送送你。”  雷辰逸嘴角在笑着,此时校园里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但却还是吸引了众人的视线。安然看着程涵蕾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涵蕾,昨晚帮我翻译的日文文件翻译的不错。还记得我跟你说……”  雷辰逸的嘴角微微的上扬,那看向程涵蕾的目光里有着一抹两个人都懂的光芒。  程涵蕾心中一惊,扣着书包的手紧了紧。  雷辰逸靠在车边,拉着车门,程涵蕾看了一眼雷辰逸,最后对安然说:“安然,上车。”  安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见程涵蕾开口,便弯腰坐了进去。程涵蕾便准备跟着坐进去,而雷辰逸却已经快一步的关上车门,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安然已经坐进了车里,只剩下程涵蕾和雷辰逸两个人的目光紧紧的锁在一起。  雷辰逸的嘴角一直是噙着一抹笑的,那笑容却冷的让人心惊。看着他眼底的威胁,程涵蕾用力的咬着唇瓣,这个男人是个疯子,她已经不确定这个男人会不会在安然的面前对自己做什么。  弯身乖乖的坐了进去,雷辰逸似乎很满意程涵蕾的配合,伸手关上了门。  一路上,雷辰逸都像是一个温柔的学长一样,时不时的跟安然聊聊。安然一直觉得雷辰逸是高高在上的,却没有想过,他其实如此的平易近人。平时只见雷辰逸一直笑着,但是却没有什么人能够靠近雷辰逸,一方面是因为雷辰逸已经有了女朋友,另一方面是雷辰逸这个人让人觉得不易靠近。可是今天,好像完全改观了。  程涵蕾坐在位置上,身体往车窗门边靠近。而听着安然跟雷辰逸两个人聊天,唇角忍不住轻抿着,这个男人太过于虚伪,太过于能够伪装。  “是这里吗?”  不知不觉间,已经送到了安然的巷子口。安然立刻点头说道:“对,就在这里停。谢谢你,雷学长。”  安然推开车门下车,而程涵蕾也跟着推车门下车,一双大手扣住了程涵蕾的手,看着安然笑着说:“不客气。”  唇角上扬,而在安然转身的时候对程涵蕾说道:“信不信我在这里就可以吻你。”  “你!”  程涵蕾瞪着雷辰逸,只是一瞬间,安然已经走进巷子里。而车门也在瞬间上锁,车迅速的滑了出去。  只剩下两个人的空间,显得越发的压抑。  程涵蕾尽可能的瑟缩在车窗边,她不知道雷辰逸要做什么。今天早上在学校门口,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现在……  不安,在心底蔓延着。  跟雷辰逸两个人突破那道防线后,跟雷辰逸在一个空间里,程涵蕾便会觉得浑身不舒服。时时刻刻身体都是紧绷的,在他的面前,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荡|妇,即使自己不愿意承认。  雷辰逸眼角余光看得到程涵蕾那紧绷的身体,车平稳的前行着,一直未有言语。知自里知。  直到车一直向前,在回家的转弯口未转弯,程涵蕾这才惊觉不对劲。  “雷辰逸,这不是回家的路。”  “谁跟你说要回家?”  “你想怎么样?停车,停车,雷辰逸停车。”  程涵蕾伸手拉车门,怎么拉都拉不开,雷辰逸已经锁上了门。  转过脸手扣上了雷辰逸的手腕,用力的掐住,程涵蕾的声线已经不稳了。  “雷辰逸,停车,听到了没有。雷辰逸,停车。”  程涵蕾已经顾不得现在正在路上,随时可能会出车祸。她只知道,再这样跟他在同一样空间,后果肯定是她不想面对的。  突然的绿灯,车在左右摇摆了一下后,突然停下。  程涵蕾以为雷辰逸终于停车了,刚准备转身拉车门的时候,身体突然被用力一推,手背便这样撞上了车窗。  雷辰逸身体一侧,整个压迫而来。大手用力的扣住了程涵蕾的下额,唇瓣密实的贴上了程涵蕾的唇瓣。程涵蕾用力的扭动挣扎着,可是雷辰逸的大手用力收紧,疼痛让程涵蕾的牙关不得不打开,而那火热而滑进去的舌尖,犀利的缠绕着她的舌尖,夺取着她的气息。  灼热的气息缠绕着彼此,身体被压的死死的。  耳边不停的响起后面的喇叭声,而雷辰逸就像是没听到,更加火热的吻着程涵蕾。  程涵蕾扭动,挣扎,怎么也挣脱不开。突然车窗传来敲声,程涵蕾被压在玻璃上,目光看得到对面车窗映出来的人,程涵蕾身体在瞬间僵住,手不停的推着雷辰逸。  “有人。”  心神都快被震离了,雷辰逸听着程涵蕾害怕支吾的声音,并未立刻放开她,而是看着程涵蕾,危险的扬起一抹笑,冷冷的说道:“程涵蕾,怕了?”  “你疯了。”  程涵蕾瑟缩着,耳里响着喇叭声,和玻璃上的敲动声。愤怒的看着雷辰逸,就算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那种被人看向里面的目光,还是让程涵蕾有一种自己被人正看着的感觉。  雷辰逸的手罩在程涵蕾的胸上,看着程涵蕾那害怕怒气的眸子,冷冷的说道:“你最好乖一点,否则我现在就打开车窗,让所有人的看着我们两个上演现场版。”  “你不敢。”  “是吗?”  雷辰逸唇角冷漠的勾起,大手突然按向车窗按钮。  “不要。”  程涵蕾犹豫了,害怕了。在雷辰逸按的那一刻,手扣上了雷辰逸的手臂,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妥协的话:“我不下车。”  雷辰逸低头在程涵蕾的唇瓣上吻了一下,自得的说道:“早知道结果,何必挣扎。”  恨不得抽死这个男人,程涵蕾却只能默默的吞下话语,什么也没办法说,默默的咽下的话,默默的不再言语。  车,总算继续向前开了。身后的喇叭咒骂声也渐渐的远离了。程涵蕾有些无力的抱着自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雷辰逸的面前,总是一次次的处于弱势,明明不愿意却总是在他的强势下最后的妥协。  眼底有着无奈,对这样的自己。  当车终于停下的时候,四周已经是一片安静。  几近有些认命了,程涵蕾低着头默默的无言着。  雷辰逸点燃一只烟,看着低着头的程涵蕾平静的问道:“昨晚那衣服真是上官爵买的。”  程涵蕾不说话……  “程涵蕾,我是该说你不乖还是应该说上官爵连别人穿过的破鞋都不介意,还真不是普通的大气呢?”  程涵蕾听着雷辰逸伤人的话语时,身体紧了紧。扣在膝盖上的手用力的收紧,话在舌尖打转,最后还是默默的吞下,挑战雷辰逸最后的结果,她已经试过了。如果还学不乖,就是真笨了。  “程涵蕾,你说我还没玩腻的宠物竟然有人跟我抢,你说我应该怎么做才对呢?”  “雷辰逸,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程涵蕾一直沉默着,在听到雷辰逸的话时,不由的开口,声音那样的破碎,仿佛被人扔进了无尽的悲伤里一般,淡淡的慢慢的荡漾开来。有着无尽的悲伤席卷而来……  “这个可不好说,谁让你身体如此诱人呢?”  雷辰逸挑起程涵蕾的下额,看着她明明很愤怒却隐忍的模样,真是百看不厌。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表情,常常让他兴起欺负之意。看着她由这样的表情化为细碎的呻吟,看着她从抗拒再慢慢的沉沦,这样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你不是很讨厌我吗?我是你口中的小贱人。而且你已经有了冯祯祯不是吗?只要你想要,你可以找她。为什么一定要欺负我?”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雷辰逸轻吐了一口烟圈,呛的程涵蕾一阵剧烈的咳嗽。听着他那欠抽的话,程涵蕾恨的牙痒痒。  “就是这个表情,真诱人。”  程涵蕾被雷辰逸脸上的表情刺的脸一阵青,挥开雷辰逸探过来的手。  雷辰逸的手刚被挥开,眼底染上一抹阴鹜,一直勾着笑意的唇角慢慢的凝结在唇角。  “程涵蕾,我雷辰逸还没玩腻的宠物,没有人可以碰。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再让我看到你跟上官爵走在一起,否则……”  威胁的话从口中吐出,程涵蕾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雷辰逸,刚刚的笑已经完全的消失在唇角,他的目的也不过是让自己离开爵。还打着这样的晃子,还这样的绕圈子,有意思吗?  不说话,只要熬过了三天便好。  她相信,爵可以带她离开雷家。  “试了琴房,试了房间,好像车里也是个不错的场所?想试试吗?”  雷辰逸眼底的阴鹜几乎是瞬间便隐去,就算程涵蕾不乖,他也有办法让上官爵再也不能出现在程涵蕾的面前。嘴角勾起,看着程涵蕾那突然变了的脸色,心情莫名的大好。逗弄他家的小宠物,是这样的有趣的事情。  “雷辰逸……”  程涵蕾刚准备拒绝,但想到自己拒绝的结果……  手推在雷辰逸胸前的手慢慢的收回,慢慢闭上双眼,淡淡的说道:“你要就快点。”  “快点?希望等会你还能说这两个字,而不是不要停这三个字。”  邪肆的言语,那暧昧的字眼。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说过,只是在隐约间,自己被带入了那迷幻的世界里,所说的话,都已经不记得。程涵蕾不知道自己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不愿意记住,记住自己那沉沦的模样……  不说话,默默的抿着唇瓣。  雷辰逸对程涵蕾无声的抗议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越是这样,等会儿她沉沦的模样就会显得越发的诱人。  当椅子慢慢的放下,程涵蕾感觉到雷辰逸那大手直接扯开了她的衣。  熟悉的切入感,他的身体整个切了进来。几乎是在瞬间,程涵蕾敏感的打了个颤,他的大手带着凉意,慢慢的推高她的衣,罩上了她的隆起。  吻,带着烟草味,吞噬在她的唇角,慢慢的轻舔着嘴角,一点点的诱哄般的打开。最后扫了进去,不言不语的闭上双眼。程涵蕾默默的捏紧双手,只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  雷辰逸的吻从一开始的柔到慢慢的粗鲁起来,如狂风暴雨般的席卷而来,她的味道总是会让他疯狂。  扣住她的长腿圈上他,即使她一脸的不情愿,可是她的身体总是能直接给自己反应,手指间碰触之感已经给了他莫大的男性自豪感。  作好准备,当身体撞进去的那一刻,程涵蕾一直被吻着的唇突然被放开,而毫无防备。在唇瓣被松开的那一刻,一道娇媚的声音从口中吐出,那带着刻骨的酥麻感让程涵蕾身体瞬间的僵住。脸上闪过一抹自我厌恶。  雷辰逸听到那动人的声音,嘴角勾起,手指轻抚着程涵蕾的唇瓣,慢慢的把手指伸了进去,一边动着一边说着:“这声音真动听,别压抑,叫的越动听,你会越舒服。”  程涵蕾心中受辱,看着雷辰逸,张唇就准备咬下。  雷辰逸一点也不怕的把手指依然放里面,身体用力的向前一下,然后看着程涵蕾表情扭曲了一下,嗯了一声。  雷辰逸淡淡的威胁道:“咬可以,但是可要想想咬后,你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那声音太轻,轻的让程涵蕾有一瞬间会不觉得这是威胁。  “叫……”  雷辰逸用手指逗着程涵蕾的舌尖,挑弄的让程涵蕾配合。  程涵蕾不说话,只是闭着双眼别过视线。  雷辰逸眼底闪过一抹阴霾,长指突然灵活起来而大手扣住程涵蕾的腰,一手拉向自己。  热情如火的节奏,拍打声响起。那声声入耳。每一次都是碰到程涵蕾最为敏感的地方,程涵蕾不能咬唇,雷辰逸的手指抵在里面。程涵蕾努力的不让自己沉沦,不让自己的意志力沦陷,可是……  在雷辰逸的面前,程涵蕾显得那样的青涩……  就算再忍……  最终也在雷辰逸的强势之下,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  在发出第一道声音之后,不知何时雷辰逸的手指已经离开,转向了她的柔软。而随着雷辰逸的动作,热情在高昂着。一声比一声动听,手不知何时又圈上了雷辰逸的脖子,更加不知道自己何时被拉了起来,而那和谐的运动里,程涵蕾最后只记得自己咬住了雷辰逸,而大脑在陷入一片空白之时,空气都似乎粘乎了。  隐隐约约似乎耳边真的有人在说不要停,程涵蕾在一切风平浪静之后,身体僵直的坐在雷辰逸的身上。  感觉到雷辰逸还在,脸上一片惨白。  刚刚的画面太过于深刻,当他停下的时候,自己真的扣着他的腰,努力的往他身上靠,嘴里叫着不要停。  她还记得自己已经迷醉的双眼被他抬起下额,当他静止不动的时候,他看着她一脸的迷醉问她要快结束吗?  她还记得自己身体里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咬着,明明不想承认自己舒服,可是在他停下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却难受的无法自拔。  他一边问着自己,一边用长指在两个人贴在一起的地方碰触着。  最后她在被逼到极限的时候,哭着喊不要停……  不要停。  而他就在自己的喊声里,越发的勇猛。  泪,无声的滑落。趴在雷辰逸的身上,程涵蕾已经连退开都没有勇气了。  他,渐渐的侵蚀了她的灵魂。就算她的心里百般不愿意,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沉沦在他的碰触里。  她,是不是真的淫|荡。  ********************************************************  不知道那晚雷辰逸跟家里是怎么说的,在他们回去的时候,一前一后走进去,家里竟然没有一个人为难她。她默默的一个人上楼,而雷辰逸则走到雷震东跟许佩芬之间,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程涵蕾回到房间,锁好门后,整个世界都快崩塌了。  之后,在车里,他又要了自己两次。  她呢?  究竟是真心的想要抗拒,还是身体臣服在那舒服的感觉里。  明明不想要了,可是身体却缠着他的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迫切的渴求着。  捂在被子里,程涵蕾压抑的尖叫着。愤怒,不仅仅是对雷辰逸的愤怒,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愤怒。她怎么可以让自己变成这样,怎么可以。  半夜,程涵蕾无法入眠。她已经快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纸上写满了上官爵,可是最后,渐渐的变成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名字。疯狂的撕碎了所有的纸直接扔进抽水马桶里全部都抽走了,程涵蕾还是无法冷静。  靠在床角,整整一夜。  ********************************************************  包厢里,上官擎坐在主位上,而他身边坐着上官睿。没一会儿,包厢门被推开,上官爵走了进来。腿还是有些不方便,走的很慢。在坐下之后,上官擎的目光看向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儿子。  上官爵,这个上官家最受宠的儿子。  活了二十一年,一直是放养着。只要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上官家里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次出车祸,上官家都闹翻了天,在知道了上官爵为了一个女孩才出的车祸。上官家的老爷子差点没气背过去。  在后来确定了上官爵没事后,上官老爷子这才消下那口气。  今天,上官爵说有事情跟他谈。  上官擎推掉了晚上的应酬,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儿子用那么认真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爸,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上官爵坐下后,没有转弯,直接开口表明。  “上次害你出车祸的那个吗?”  上官擎眉头轻挑了一下,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跟涵蕾没有关系,是我自己喝多了才出的车祸。”  “难道不是因为她你才喝酒。”  上官擎冷嘲到,说到那天的事情,上官擎的脸色明显不好。  “爸,这跟涵蕾没有关系。”  “好,就当没有关系。你喜欢一个女孩,爵啊,你这些年来喜欢的可不少,我这个做爸爸的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你开心就好。你喜欢就喜欢,只要别闹腾的太厉害,我也不会插手。”  上官擎话中有话的说着。  “真的吗?那你就是不反对我跟涵蕾结婚了?”  “结婚?”  上官擎这下子脸色攸地变了,一向喜怒无常的两个人,脸色同时变了。  “爵,你在开什么玩笑。”  上官睿看了一眼上官擎的脸色,明显也被震惊了。听着上官爵说结婚,他可知道结婚的意义是什么?  “我没有开玩笑,你们也应该看到了我的认真。我不能没有程涵蕾,其实我不是喜欢上了她。我是爱上了她。爸,活了二十一年,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我真正想要的。因为涵蕾,我想努力,想要变得有担当,以后可以保护她。”  “你们也许又觉得我是三分钟热度,但我自己知道,我不是,我很认真,对涵蕾很认真。我很明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要她,只想要她。”  “她现在高中还没毕业,我会等着她高考后先订婚,等她大学毕业后立刻结婚。”  “结婚?爵,你用什么跟她结婚?你以为结婚就是嘴上说说的吗?”  上官擎冷笑着,看着上官爵那认真的眼神,没由来的心中一紧,他的确没有看到过上官爵如此认真的眼神。  “不是。我还有五年的时间不是吗?我有足够的信心,能够给涵蕾一个美好的未来。”  上官爵的眼底写满了认真,那光芒让上官擎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也让一边的上官睿也不由的皱紧了眉头,他们都看得到上官爵的认真。这是第一次在上官爵的眼里看到这样的光芒,上官睿很不理解……  “那样的女孩哪里值得你如此?她配不上你!”  上官睿的声音刚落,便见上官爵微微一笑说道:“配不配得上,我自己知道。爸,我已经长大了。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很明确自己要的是什么。一直以来,我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是因为我还没有遇到值得我努力的人和动力。现在,我为了涵蕾,我愿意努力。家里公司一直是哥附带管理的,我知道哥最想的是从政,从今天开始,我会开始着手上官家的企业,我会从最底层做起,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认真和努力。”  “如果我做到了,希望你们到时候不会再反对。我不希望涵蕾进我们上官家有任何的不快乐,我希望她是开开心心进上官家,不求你们像我一样疼爱她,但起码,不要让她感觉到你们对她的不喜爱。可以吗?”  上官爵很认真的言语,没有一丝玩笑。  一直以来,上官擎都希望上官睿跟着他从政,疑惑是管理家族的企业,但是上官爵总是说自己还没玩够,从商从政都不适合他,他只适合吃喝玩乐。而现在,因为一个女人,他竟然在他儿子眼里看到了这样认真的表情,一时间,上官擎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对视的双眼里,上官睿微微的点了点头,而上官擎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如果这能成为上官爵努力的动力,有何不可。虽然说那个女生可能配不上爵,但是,她既然可以让爵如此激进,那么,她也算是有些用处。五年可变性太大,也许五年后一切都会变。现在,只要爵可以努力,其他有什么关系。  “我答应。”  上官擎点点头。  “好,就这样说定了。爸,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上官爵嘴角扬起自信的笑容,他知道上官擎在想些什么,但是他更加有信心,对自己和涵蕾有信心。他本来就不是笨的人,只要他用心,没有什么是可以难得倒他的。  ***************************************************************  第二天  “辰逸啊,多吃点。”  冯家的餐桌上,雷辰逸坐在冯祯祯的身边,一脸沉稳,那俊逸的脸上勾着淡淡的笑,看着徐珊往自己碗里夹菜,礼貌的点点头说道:“谢谢阿姨。”  “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  说完还看了一眼一脸娇羞的冯祯祯。  冯祯祯看着雷辰逸,心跳动的厉害。那夜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第二天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本来还有些歉疚,但是想想,雷辰逸在她之前也有过女人。心里便平衡了,现在看着雷辰逸,那晚的心动仿佛又不存在了。  她以为自己变心了,其实她那晚只是因为雷辰逸放了自己的鸽子,正好在自己**燃烧炽烈的时候,才会一不小心的给别人两个人发生了一些什么。  看着雷辰逸,脑中浮现出那晚那男人强劲有力的力道,那带给自己的感觉。  偷情的感觉,就像是毒瘾一样,在心底撕咬着。  那晚,他们疯狂的纠缠在一起。最后两个人不知道达到多少次**才沉沉睡去,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冯祯祯只看到满室的凌乱,和床头一张纸条,有缘再见。  那个男人,就像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一般。  “祯祯,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呢?”  徐珊叫了冯祯祯半天,冯祯祯这才回过神来。  “没有,我在想爸今晚应酬要到什么时候回来?”  “不枉你爸那么疼你,知道你现在在想他,这得多开心。”  徐珊笑着,而冯祯祯也尴尬的笑着。为了挥去那晚的回忆,冯祯祯一边帮雷辰逸夹菜,一边在下面用腿撩拨着雷辰逸。雷辰逸面不改色,手不着痕迹的握住了冯祯祯在自己大腿上来回游走的小手。  徐珊一手吃着东西,一面扣着雷辰逸的手心,调着情。  正在这时,外面的门突然被推开。  “老爷。”  佣人的声音让餐桌上的人都站了起来,而走进来的冯浩然一边往这边走,视线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说道:“辰逸来了。”  “冯市长。”  “都说了多少遍了,以后都是一家人,还叫什么冯市长,叫叔叔。爸,你说是不是?”  冯祯祯心虚的跟雷辰逸一起站起身,对雷辰逸吐吐舌头,掩饰刚刚自己的挑逗。像是翩翩彩蝶一样的飞扑到冯浩然怀里,撒娇着。  “对,辰逸啊,你就是改不了口。叫什么冯市长,又不是在外面,在家记得叫叔叔。”  “是,叔叔。”  雷辰逸点点头,沉稳的应允着。  “爸,你吃饭了吗?我们正在吃,今儿有你最爱的糖醋鱼,要不要你再吃点。”  “这到底是我最爱,还是辰逸最爱啊。”SmuS。  冯浩然嘴里调侃着,但是还是疼爱的顺从着冯祯祯坐下。  “讨厌,你就知道取笑我,哼。”  冯祯祯噘了噘嘴,皱了皱鼻子,然后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说道:“这是我未来的老公,我当然得多疼一点啊。你看妈多心疼你,你有妈妈这么疼你的老婆,还有我这个疼你一半的女儿,多幸福。”  “看看,还没嫁人呢,这都护着了。”  “哈哈哈,谁叫辰逸魅力大。”  一家人其乐融融。一餐饭吃的大家都乐呵呵的。  在吃完饭后,坐在沙发上吃水果。雷辰逸看着冯浩然说道:“叔叔,有件事情想跟你谈谈。”  “辰逸,怎么又有事情要谈。你陪陪我嘛。”  “别胡闹,辰逸跟你爸有正事谈。”  徐珊见冯祯祯闹腾,不由的假意的凶了一下。  “好吧,最多一个小时,你等会得带我去兜风。”  “好。”  雷辰逸满眼的温柔,伸手捏了捏冯祯祯的鼻子,显得两个人的感情特别的好。  冯祯祯乖乖的点头,然后雷辰逸跟冯浩然两个人一起往楼上走,在走进书房后,冯浩然坐到里面的沙发上,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对雷辰逸说道:“辰逸啊,坐。”  雷辰逸坐下,冯浩然点燃一只烟,递了一只给雷辰逸,雷辰逸伸手接过,帮冯浩然点燃,自己却未点燃。在冯浩然面前,他一向不怎么抽烟。  “想跟我谈什么?”  “叔叔,我想谈谈市委书记上官擎那件事情。”  雷辰逸的声音很平静,看着冯浩然严肃的脸,一字一句的轻吐而出。(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