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二章:我求你

第八十二章:我求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3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2
   三天的期限。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当晚放学,程涵蕾和安然一起走向学校。  一切好像太过于风平浪静,静的让程涵蕾觉得太不寻常。雷辰逸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上官爵更是三天都没有去学校了。连个口信都没有,只是在丢下三天期限后,便突然消失了。  每天战战兢兢的就怕雷辰逸又突然出现,她讨厌雷辰逸那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更加恨自己在雷辰逸身下那沉沦的模样。  摇摇头,程涵蕾几乎是有些逃避的不愿意去想雷辰逸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更加不愿意想自己曾经不由自主说过的话。  “涵蕾,今天不能陪你一起做公车,我要去便利店打工。”  “你便利店工作不是刚辞职吗?”  程涵蕾转过头看向安然,记得几天前,安然说那家老板手脚不干净,总是时不时的动手动脚,所以她辞职了。  “我又重新找到的。不跟你多说了,快迟到了,我先走了。”  安然不给程涵蕾再说话的机会,已经迅速的跑开了。  程涵蕾站在原地,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我是恶意报复的分割线**********************************  安然快速的跑到了离学校两个路口后的转弯处,那里早已经停了一辆车。安然脚步顿了一下,四下看了一眼,未见到熟人,立刻弯身坐进车里。  “麻烦了。”  坐进车里,安然手中捧着书包。低着头,不敢看司机的眼神。  “换衣服,睿少爷不喜欢没有品味的衣服。”  司机的话音刚落,中间便被隔挡了起来。安然转过脸看着放在一边叠的完整的衣服,嘴角扯了扯。当手碰到衣服的时候,手上的触感便让她能够感觉到这衣服价值不菲。  贝齿轻轻的咬着下唇,默默的拿起。  当身上的校服脱下,安然不由的想起几天前那晚的意外……  曾经只能在言情小说里见到的狗血剧情,却被她碰上了。  她一直没有告诉程涵蕾其实她是在酒吧里打工,那里的小费比较多,她需要钱。  那天晚上,她喝的有些多,哄的客人很开心,小费也拿了不少。有些晕眩的准备去洗手间清醒一下,谁知道刚走到洗手间门口,接着便被拉进了一扇门里。  唇瓣被捂住,只听到男人在她耳边说:“十万,一次。”SmuS。  挣扎的身体在听到十万这个词的时候,未看清身后的男人是谁,只是瞬间,男人便认为她是默认,接着撕裂了她的衣服。  当冲撞进去的时候,在感觉到那道阻碍之时,男人明显的愣住了。  大脑被药力控制着,一时间只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惹上一个处。在闯进去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了被压在门上的女孩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上官睿被药力染红的眼眸微微的眯着,动作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本来准备速战速决的他最终还是伸手转过了女人的身体,然后坐到后面的抽水马桶上。  当转过女孩的脸看到一抹有些印象的脸时,上官睿有些愣着。  他记忆力一向很好,而此时看着面前这张有些熟悉的脸,脑中慢慢的汇聚成一张画面。  程涵蕾。  她是程涵蕾的朋友。  安然正疼的倒抽气,身后的男人突然转过自己的身体,那闭上的眼睛睁开。洗手间里的灯让安然清楚的看到自己被搂在谁的怀里,当看到眼前的人是上官睿的时候,安然脸上瞬间呆住了。  两个人身体还衔接在一起,而目光纠缠在一起。  “忍忍。”  上官睿在看到安然脸上的表情时,知道她认出了自己。这个时候,他没有多余的心思安抚,只能伸出大手滑进了安然的衣服里,握住其中一边收紧。接着扣着安然的腰,缓慢的动作着。  安然疼的厉害,明明应该挣扎大叫的,可是在看着上官睿的脸时,安然脸上写满了复杂的情绪。  十五岁,本不知道何为情滋味。可是却不能否认在第一眼见到上官睿的时候,的确被上官睿成熟的男性魅力煞到。她有着少女的懵懂,而此时,两个人做着最亲密的事情,安然不知道自己为何慢慢的闭上双眼。轻轻的咬住了唇瓣,压下了那快要出口的痛呼声。  也许是安然这样的隐忍表情让上官睿心中柔软的一角被触动了,动作不再那么粗鲁,而是多了一抹耐心的引导。  当身体里的疼痛渐渐的退去,当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之时。上官睿这才加快了动作。两个人恢复了刚刚一开始的动作,贴趴在门上,承受着上官睿身后有力的撞击。化为了声声无声的声音……  就这样,她成了上官睿的情人。  每个月会给她三十万,只需要在他想要的时候去那栋别墅等待着他便好。  再穷再苦的时候,安然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可是那一晚,却在意外之间成了上官睿的女人。也不知道为何上官睿在风平浪静之后,对自己说的那些条件后,她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便答应了,还记得上官睿看自己的眼神,那仿佛自己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模样。  那一刻,心滑过一抹疼。唇瓣蠕动。却找不到一丝解释的理由……  手中握着开的三十万支票,默默的看着上官睿离开。  “到了。”  司机的声音很冰冷,看自己的眼神让她有一种自己真是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也是,她不是拿了钱来出卖自己身体的吗?  这是自己第一次来,那天晚上之后,上官睿让人送来了一只手机,说是只要他想要便会打电话让人来接她。今天好像是她成为情人后的第一次。  站在一栋花园洋房前,安然看着眼前这栋的花园洋房,这就是她能在电视和杂志上才可以看得到的存在。此时站在外面,手悄悄的扣此了。身上穿着所谓上官睿会喜欢的衣服,那仿佛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伏贴在自己的身上。勾勒出她较好的身材。  安然脸偏于娃娃脸,一双眼睛水汪汪的。虽然从小家境不好,但是生活态度一向积极,时时刻刻都像是在笑一般。  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已经选择,最起码,那天的意外是上官睿,而不是一个陌生的秃顶啤酒肚……  扯出一抹笑,安然迈步走了进去……  *******************************我是纯情的分割线**********************************  程涵蕾刚走进花园,便看到那里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在看到雷辰逸站在花园里时,站的位置正好是那天他与她一起看着雷启发和李盈偷情的地方。  头一低,程涵蕾便准备避开雷辰逸往里走。  雷辰逸站在那里,在看到程涵蕾出现时,迈步慢慢向程涵蕾走去。  程涵蕾身体就这样僵住。连着两天没有出现,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程涵蕾心都揪成了一团。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双眼防备的看着雷辰逸。  雷辰逸嘴角噙着一抹笑,在经过程涵蕾身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程涵蕾的身体僵住了。  嘴角的笑弧度更甚,就在程涵蕾身体僵住的瞬间,听到雷辰逸那如恶魔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晚上十二点来我房间。”  “祯祯。”  在程涵蕾回答之前,雷辰逸已经错过了程涵蕾的身边,向刚进来的冯祯祯走去。  程涵蕾没有回头,刚刚在雷辰逸开口之时,浑身血液在不停的倒流着。身体僵的厉害,快步的往屋里。  刚走进家里,便闻到浓浓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着,那浓郁的香味让程涵蕾脚步顿了一下。  很久雷家没有这么忙碌了。雷辰逸跟冯祯祯两个人交往以来,一般都是雷辰逸去冯祯祯那里吃饭,很少会回雷家所以每次回雷家吃饭,雷家都隆重的仿佛领导来巡查一样,很是慎重。  这个时候,是没有人会理她的。体有个体。  默默的上了楼,回到房间。  过了今晚,便好。  楼下一直在喧闹着,隐约可以听到雷熙雯撒娇的声音,以及冯祯祯那故意嗲的要命的声音,两个人同台演出,听的人真的鸡皮疙瘩都直抖。  直接无视雷辰逸说的那句话,程涵蕾坐在小书桌前,撑着下额,想着上官爵。  这消失的两天他去了哪里……  迷迷糊糊睡着又醒来,已经是十一点多,外面的喧闹好像已经变得很是安静。脑中不知怎么就闪过雷辰逸说的话:晚上十二点来我房间。  打了一个激灵,程涵蕾拉紧了被子,闭上双眼准备继续睡。  就像是一道魔咒一般,明明脑中不愿意去想,可是大脑却似是在自动的重播着那句话,而且还顺应的响应着时钟行走的声音。滴哒滴哒,似在提醒着她一般。  程涵蕾用力的捂住耳朵,不要想不要想。睡觉睡觉。一觉睡到明早便好。  刚刚迷为迷糊糊睡着,突然门上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程涵蕾,起来收拾。”  李妈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那声音很急,而敲门的声音也不小的传进程涵蕾的耳里。  “动作快点,别磨蹭,小心我收拾你,起来开门。”  李妈低声威胁着,伴随着敲门声。  程涵蕾睁开双眼,掀开被子站起身。不想节外生枝,乖乖的穿上衣服,然后拉开门。  “就知道睡,下面一团乱,收拾好再睡。”  手一拉便把程涵蕾从房间里拉了出来,程涵蕾被拉的一个呛哴,刚站稳,便看到雷辰逸依然俊逸不凡的从楼梯口走过来。  “少爷。”  李妈脸上的嘴脸一点也未变,她们准备明天早上起来再收拾,可是就雷辰逸一句:“隔夜会有异味。”  于是,许佩芬立刻让李妈收拾好,谁都知道他们家的雷辰逸少爷太干净,这晚上假如下楼找东西喝,闻到那变了味的东西,可不得了。  李妈怎么会自己一个人收拾,让李盈起来更加不可能,所以,唯一的人选便是程涵蕾。  “辛苦了。”  雷辰逸嘴角勾起一抹笑,淡淡的感谢虽然不经心,但是听到李妈的耳里却备加受用。  “应该的,应该的。”  李妈立刻谄媚的说着,而雷辰逸淡淡一个目光投向程涵蕾身上,立刻让程涵蕾感觉到一道冷风忽的吹了过来,不由的打了颤。身后传来雷辰逸房门合上的声音,程涵蕾也被李妈推着下楼,明明一切都看似很合理,可是为何,她总隐隐的觉得心中在诡异的蔓延着一抹子不寻常。  那抹子不安在心底慢慢的蔓延开来。  “动作快点,困死人了。”  李妈一边收拾一边催促着程涵蕾。程涵蕾手脚麻利着,努力的想着心底为何的那抹子不安究竟为啥。  李妈没收拾一会儿,便已经哈欠连连了。  “剩下的你给我收拾好,记得收拾干净点。”  李妈困的已经受不住了,放下手中的活,看着还有一小半,不由全丢给程涵蕾。  “李妈……”  程涵蕾一惊,心底那突然一闪的画面,让程涵蕾不由紧张的叫住李妈。  “别那么多废话,小心我收拾你。”  李妈瞪了程涵蕾一眼,程涵蕾手中拿着垃圾筒,心中的不安更甚,这些东西最少还有一个小时才能收拾好,到时候家里肯定都睡熟了,如果雷辰逸……  但看着李妈那张脸,程涵蕾最后还是默默的把话收了回去。  也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雷辰逸这么晚了肯定睡了。  似是自我催眠一般,程涵蕾看着外面已经收拾好,接着走进厨房,开始做最后的清洗工作。  当盘子快洗好,程涵蕾准备放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声响。  程涵蕾握着盘子的手一紧,迅速的转过身,当看到雷辰逸靠在厨房门边正看着自己的时候,程涵蕾不由的把盘子护在自己面前,眼底的防备很是明显。  此时已经已经三点了,雷辰逸却似没有一丝睡意一般,但是那浓重的黑眼圈却很深。  见雷辰逸没什么动作,程涵蕾轻咬着唇瓣,慢慢的把东西都放好。然后走到雷辰逸身边,试图从他身边那一点小位置挤出去。  雷辰逸一直没说话,也没动,只是靠在那里,看着程涵蕾。  其实从李妈上楼睡觉后,他已经靠在楼梯口看了她很久,只不过只想快点结束的程涵蕾没有发现而已。此时看着程涵蕾小心翼翼的想从自己身边走过,雷辰逸故意往另一边靠了些许,程涵蕾一惊,立刻横过身体,不想碰到雷辰逸。  谁知道就这一横转身体,雷辰逸已经整个贴上了程涵蕾的身体,密实的扣上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  “雷辰逸。”  程涵蕾低低的叫了一声,那呵斥的声音更像是在撒娇。  “程涵蕾。”  雷辰逸突然低下头,以一种极度暧昧的姿势贴近程涵蕾的耳边,薄唇轻启,低哑的声音一字一句悄声说着什么……  当雷辰逸最后一个音结束的时候,程涵蕾迅速的抬起头,看向雷辰逸,眼底满是震惊。  “你骗人。”  手推在雷辰逸的胸膛上,程涵蕾双眼瞪大看着雷辰逸,试图从雷辰逸的脸上看出些许端倪。  “明天早上你就会知道,我究竟有没有骗你了。明天知道去哪里找我对吗?我等你的答案。”  雷辰逸轻咬了一下程涵蕾粉嫩的唇瓣,那诱人的味道,引的他想吞噬。  只是,日子还很长。  不急。  雷辰逸很快便放开了程涵蕾,接着便拉开冰箱拿出一灌饮料,慢慢的踱步上楼。  那声音一点点的消失在程涵蕾耳里,程涵蕾还靠在原地,脑中嗡嗡的回荡着雷辰逸说的话。  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雷辰逸是骗自己的……  可是聪明如雷辰逸,怎么会撒一个如此容易识破的谎言,还是他说的是真的……  ***********************************************************************  第二天一大早,程涵蕾便早早的离开了雷家。雷辰逸站在窗前,看着程涵蕾那道纤细的身影快速的跑开,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靠在阳台上,点燃一只烟。  其实费心如此,也不知为何。只是迷上了这个女人的味道,一时间还真有点戒不掉。想不明白的事情,何必用脑去想。一个女人而已,只是想要。让她心甘情愿,折了她翅膀,断了她所有的退路。  程涵蕾下了公交车第一件事情就是冲到了报摊买了一张报纸,几乎是不用寻找的,翻开的头版便是关于市委书记的新闻。  手,悄悄的握紧。  程涵蕾看着报导,脑中闪过雷辰逸的话。默默的咬紧了唇瓣。  雷辰逸迈着优雅的步子向学生会走去,远远的便见到学生会楼下的树丛边站着一道身影。因为藏在树后面,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在看到那道纤细的身影时,雷辰逸的嘴角微微上扬。  程涵蕾见雷辰逸的身影出现,已经一个人在这里蹲了一个多小时了。今天雷辰逸来的比平时明显早了许多,而程涵蕾知道雷辰逸是故意的。  她很想不去找他,可是脑中闪过报纸上的报道,一切都说明一个问题,雷辰逸真的没有骗她。  “进来。”  靠在沙发上,雷辰逸手中拿着今早的报纸,正低头看着。  程涵蕾走进来,如果是以前,程涵蕾不会主动关门,这一次,程涵蕾乖乖的关上门,然后落上了锁。  “雷辰逸,放过上官爵。”  “哦?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吗?”  雷辰逸放下手中的报纸,靠在沙发上,看着站在那里的程涵蕾。  “是我求你,他是无辜的。我求你不要把东西交出去。”  程涵蕾捏紧衣角,心中早已经乱了。她以为自己找到了依靠,却不曾想自己的依赖却让上官爵连带上官家都被卷入了一场**里。贪污这对于当官的来说有多严重,如果雷辰逸真的把手中的那些资料交了出去,市委书记就不是简单的被捕风捉影的只是被叫去询问,明为调查。  一旦证据在手,上官家就真的毁了。  上官爵也会跟着一无所有,还要顶着贪污犯儿子的帽子,无法抬头见人。  她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上官爵一无所有。他从小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勺,一旦失去了光环。她没有办法想象,上官爵会变成怎样。  他只是为了自己,只是想带自己脱离苦海。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她,已经自私的利用了他对自己的喜欢,利用了他给自己的那丝温暖,带着这样残破的身体接受了他。现在,为了这一点自私把上官爵推进了那样的悬崖边。  “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雷辰逸得了便宜还卖乖,忙碌了两天,如果还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他雷辰逸就白忙和了。  翘着的腿,看着程涵蕾站在那里,紧紧咬着唇瓣的模样,眼底的光芒淡淡的扫在程涵蕾的身上。那眼神明摆着让程涵蕾说什么……  “你做这一切不就是想让我离开爵吗?我答应你,真的答应你。不会再跟他在一起,甚至见到他都会绕的远远的。我不会再给他任何希望,我会听你的话,不会再拒绝你。”  程涵蕾默默的低下头,哽咽着的声音似带着最后的崩溃。手紧紧的握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突然间觉得人生好无力,上天给了她一丝希望,再残忍的灭了她的希望。如此重复的两次,这一次彻底的摧毁了她的希望。  “想让我把东西不交出去,总要先付点福利让我认为值得不是吗?涵蕾?”  雷辰逸那俊逸的脸在阳光下显得那样的帅气逼人,只是在程涵蕾的眼里,这个拥有英俊外表的男人就是一个彻底的恶魔,一个会吞噬人的恶魔。  手用力的掐紧,指甲深深的陷入了皮肉里,心口像是被人在撕裂一般。  迈出的一步,将会出卖了自己所有的自尊。  值得吗?  程涵蕾想到上官爵的眼神,想到他对自己的深情和宽容,想到他正在为自己离开的努力。他为了自己付出如此多,自己也应该为他做些什么。本来,她就已经配不上他了。这样染上了恶魔气息的身体,如何配得上那样的上官爵……  未言语,程涵蕾只是慢慢放下书包,手停在自己的衣服上,闭上双眼,解开第一颗扣子……(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