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三章:羞辱

第八十三章:羞辱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20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2
   未言语,程涵蕾只是慢慢的放下书包,手停在自己的衣服上,闭上双眼,解开第一颗扣子……  一颗……  两颗……  这一次,程涵蕾的手未抖,只是低着头,慢慢的解着自己的衣服。  当外衫落下,程涵蕾的手停在裙摆口。  伸手解开腰带,裙子往下拉,慢慢的褪下。  此时,程涵蕾的身上只剩下最**的衣服穿在身上。  身上的疤痕早已经淡去,在阳光的照耀下,柔和美丽的让人眼光不忍移开。  雷辰逸几乎有些屏息的看着程涵蕾那娇美的身体呈现在眼里,而在程涵蕾的小手停在上面遮蔽物上时,雷辰逸的目光更加深邃了几分,而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的目光时,那停在衣的手不由的顿住。  牙齿用力的咬住唇瓣,脱去外衣还好,再脱里面的衣服的时候,那种狼狈的感觉,羞辱盈满心口。程涵蕾那么用力的咬着唇瓣,费力的想要压下心中那要拉起衣服逃跑的冲动。  “不愿意?程涵蕾,没有人勉强你,不用一副我强迫了你的模样。不愿意可以立刻穿上衣服离开。”  雷辰逸眼神染上**的痕迹显得那样黝暗,看着程涵蕾的目光恨不得吞噬了她。可是吐出来的话语却是那样的无所谓,程涵蕾听到雷辰逸那故意的话时,抬起头,目光狠狠的扫向雷辰逸。在看到雷辰逸嘴角的那抹笑容时,程涵蕾咬一牙,上衣被褪下,而就势直接把自己最后的遮蔽物也给扯去。  当未着片缕的身体暴露在空气当中时,程涵蕾的身体在轻颤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口崩裂开来,无法言喻的疼痛在心口蔓延着。那种无力的感觉,紧紧的揪着她的心。  唇瓣被咬的更用力了,只有用这疼痛,才能让自己不要逃。  慢慢的迈开步子,身上赤条条的被雷辰逸尽收在眼底,即使两个人已经不止亲密一次了,但是程涵蕾还是无法适应自己这样赤条条的呈现在他的视线里。  有了雷辰逸的几次教导,程涵蕾站定在雷辰逸的面前时,看着雷辰逸交叠在一起的双腿慢慢的分开,视线带着一抹狼性的光芒看着面前那美丽的躯体。身体僵的厉害,慢慢的靠近,慢慢的坐到了雷辰逸的腿上。  麻木的闭上双眼,去亲雷辰逸。摒除的一切,只是把自己的唇瓣贴在雷辰逸的薄唇上,用着他吻着自己的方式试探的亲着雷辰逸。  雷辰逸一直未动,靠在那里,看着程涵蕾生涩的亲着自己。睁着双眼看着程涵蕾的小手一点点解开自己的衣服,再慢慢的抚着自己的身体。  她的手很冰,冰的没有一丝冰度。  就算是与他身上滚烫的温度贴在一起,也感觉不到丝毫凉意。她的动作一直很生涩,却模仿着自己对她做过的,在取悦着他。  眼底的深邃越来越甚,在感觉到程涵蕾解开他皮带纽扣,折腾了好一会儿,啪哒一声之时明显感觉到身上的程涵蕾轻颤了一下。一直闭着的双眼,睫毛轻颤着,仿佛是一只受伤的小动物一般的惹人……  心悸……  两腿间的反应早在程涵蕾坐上来的时候便已经渐渐的炽烈起来,在程涵蕾拉开拉链不小心碰上之时。雷辰逸的身体攸地一僵,看着程涵蕾的目光更是深邃了几分。  手无意识的碰触,在感觉到那熟悉的炽烈时。程涵蕾闭着的眸子,睫毛煽动的更加的频繁了。手几乎是抖的不成形。努力的不让自己想起自己此时是赤条条的,更加不愿意去想此时雷辰逸的表情。  取悦他……  只要他开心了,便可以放了爵……  咬牙,程涵蕾慢慢抬起了自己的身体……  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吞了鹤顶红了一般,千般的不愿,万般的不甘。  雷辰逸眼底莫闪过一抹烦躁,在程涵蕾要坐下来的时候,大手突然伸出,微用力,程涵蕾赤条条的身体就这样被雷辰逸给推到一边的沙发上。  程涵蕾几乎是在感觉到推自己的力道时,那一直紧闭的眼神立刻睁开,看着雷辰逸正慢条丝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修长的长指正在一颗颗的扣着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的俯下身,眼神带着一抹难懂的情绪,压抑般的笼罩着程涵蕾。在慢慢的快贴近程涵蕾唇瓣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的看着程涵蕾说道:“虽然很僵硬,但是表现不错,勉强验收了。”  “程涵蕾。”  就在程涵蕾松了口气的时候,在这间房间里跟他做,真的让她浑身不自在。即使她努力的忘记一切,却还是不能让心不颤抖。耳边突然再次响起雷辰逸的声音,程涵蕾受惊般的扣紧了护住自己胸和下面的手,双眼里隐隐有一抹担忧,似乎是很怕雷辰逸突然反悔一般。  “告诉我,上官爵找你的时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对吗?”  那轻轻吐在程涵蕾脸上的灼热气息,浓烈的让程涵蕾身体一阵燥热,身体的燥热,心却瞬间降到了冰点。看着雷辰逸那具有危险而威胁的眼神,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点了点头。  “听话的女孩才会被疼爱。”  雷辰逸低头,舌尖邪肆的扫过程涵蕾的唇瓣,带来一阵酥麻的悸动。而在看到程涵蕾脸上的表情僵住时,已经直立起身。看着靠在沙发上不动弹的程涵蕾,雷辰逸一边拉着裤子的拉链,一边若无其事的坐到一边的桌前看着沙发上的程涵蕾说道:“你打算在这里等左涧宁进来?”  程涵蕾脸一僵,眼底闪过一抹愤怒和羞愤,但却不能看向雷辰逸,而是默默的别过。环着自己的身体,在雷辰逸那明显追随的视线下,捡起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  满心都是羞辱的感觉,当衣服一件件穿上身的时候,明明有了衣服的遮蔽,可是身后雷辰逸那红果果的眼神还是让程涵蕾觉得自己此时身上未着片缕。有一种光着身子在大街上奔跑的感觉。  “我出去了。”  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程涵蕾没有回过头看雷辰逸,然后默默的往门边走,伸手拉开门的时候,对着身后的雷辰逸低语着。语气听不出喜怒,只是脸上一片的哀伤悲凉。  “记住,我的耐性一向不怎么好?”  握在门上的手在听到雷辰逸那用着最轻的声音吐着威胁的话语时,收紧了几分。  最终什么也没有说的拉开了门,慢慢的关上。  当走出那栋楼时,外面的阳光很好。身上的冰冷在阳光下却没有办法恢复体温,悄悄的握紧了双手,眼底一片的茫然。  门合上之时,雷辰逸合上刚刚翻开的文件,目光抬起看向那扇慢慢合上的门。  长指轻抚着下额,眉宇间满是深意。  ***************************我是乖巧的分割线************************************  安然的位置上空着的,程涵蕾问了老师才知道,安然今天请假了。  唯一可以说话的人不在,程涵蕾默默的晃神了一天。  从学生会出来后,程涵蕾就在默默的组织着语言,应该怎么眼上官爵说。  以为上官爵会很早来学校,没想到等了一天也没有来。程涵蕾默默的松了口气,他不来学校,她便能够有一天时间可以缓和一下。  ***************************我是继续让安然被摧残的分割线**************************  安然翻了个身,拉紧的窗帘,空气中满布着糜烂的味道。  浑身跟散了架般的疼着,昨晚被索要了一晚,早上醒来的时候,上官睿又压到了自己的身上。  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她又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  慢慢的坐起身,隐约听到上官睿有打电话吩咐让人给她请假,于是疲累的身体便又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好像在要完自己后便离开了,慢慢的坐起身来,伸手按开了床头灯。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动弹的身体,很疼。体来一间。  昨晚走进这里,便看到上官睿正坐在小吧台前,正喝着威士忌。  安然站在那里,看着坐在不远处的上官睿,隐约还能记得第一次见到上官睿时,他来找程涵蕾去见上官学长。当时只觉得这个大叔真的很帅,那眉眼间的轮廓成熟魅力,迷着她那哈大叔的躁动因子。  当他占有了自己的时候,而当自己成了情人的那一刻,她心里又是如何的想法。  喜欢吗?  还是单纯只是为了钱。  “过来。”  两个字,由他的薄唇里吐出,依然是没有什么温度。即使两个人已经经历了男女间最亲密的事情。  安然乖乖的迈步走向上官睿,然后还未站定身体,腰便被上官睿搂住,而他含着威士忌的薄唇已经低下,印上了安然粉嫩的唇瓣。身高的诧异,安然必须要微微的仰头这才可以承受住上官睿的吻。  当辛辣的酒入被上官睿的舌尖推入她的口中时,安然脸瞬间染上了一抹红潮,分不清究竟是那酒的劲太大还是因为这个满含挑逗性的吻太过于炽热。  “咳咳……”  当一吻结束后,安然不由剧烈咳嗽着。脸也因为咳嗽而涨的越发红了起来。一手撑在吧台上,一手捂着嘴唇,威士忌已经被强行的推进了喉里,入了胃。此时火辣辣的烧的难受。  “好喝吗?”  上官睿伸手勾起安然那咳的更加红润的小脸,眼底染上一抹黝暗。  呛的太难受,安然半天没回答。上官睿看着安然那稚嫩的小脸,他从来只喜欢成熟的女人,在床上懂得如何的取悦他,可以用各种方式满足他的**。安然这样的小稚嫩,他是第一次遇到。  他没有什么不碰处的原则,只是觉得处太生涩,太麻烦。他找女人是寻省事解决**的,并不是来诱导和耐心的等待的。所以,如此,安然算得上他碰的第一个处。  这几天,脑中时不时的便能浮现出那超乎想象的感觉,虽然她没有什么技巧,但不可否认,她那紧窒的**还真的很是诱人。  安然在剧烈咳嗽好不容易缓和后,抬起双眼时,眼底已经染上一抹迷醉。她从来只喝啤酒,从未喝过这么烈的酒,没想到只是一口,便已经冲上了脑,晕乎了起来。  唇瓣蠕动着,似乎是想说不难受。可是上官睿在看到安然这诱人的模样时,手中的酒杯突然放下,大手一把捞起安然,拦腰抱起,大踏步迅速的向楼上走去。  衣衫渐褪,火热的激情燃烧的炽烈。  那不停的索要,一次次的逼的安然发出细碎的呻吟声。  缭绕的在上官睿的耳边回荡着,如第一次一般紧的缠着自己。  上官睿抱着怀里的安然,一次次的撞入她那温暖的体内。垃圾筒里的T和用过的卫生纸扔了满地。而上官睿却似还没有要够一般,直到怀里一直默默承受,配合着呻吟的安然发出哀求声。  那一声声不要了,好累。撩拨着上官睿更加敏感的神经。  等彻底的发泄时,已经是半夜。  看着怀里的安然,上官睿的眉宇间第一次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本来应该立刻离开,可是看着怀里缠着自己的安然,上官睿那抽离的大手,最终默默的环住了安然,看着安然蜷缩在他的怀里。心中竟然会涌出一抹很奇怪的情绪,夜,无尽的拉长,空气中的糜烂气息笼罩。  他似乎有些索要过度了……  一早又克制不住的要了两回,直到安然昏昏然的又睡了过去,上官睿这才想到今天有事情,起身。帮她请了假便离开。  坐在床上的安然,脸不由的慢慢变红。昨晚的回笼记忆,还记得自己是如何用双腿缠住了他的腰身,如何在他的撩拨下迎向他。没有了第一次那么疼,反而有一种饱胀的酥麻感在身体里彪升,慢慢被推高。  还记得自己在哭出声时,那一声似玄幻般的笑声……  安然用力的抓了一下头发,拍了拍自己在发花痴的脸。安然,你只是个情妇。书上不是都说吗?情妇付出身体得到钱就好,其他的不能付出。付出了感情,就等于间接自杀。  站起身,双腿的酸疼,一个不稳,差点跌倒。  今天不用去学校了,想着怎么回去跟妈妈说,昨晚一夜未归的事情。  缓和了一下,安然迈步向浴室走去,躺进按摩浴缸里,慢慢闭上双眼。  即使不愿意去想,那些画面还是自发会往自己脑中冲,像电影回放一般,嘴角最终还是不可抑制的勾起了一抹笑……  甜甜的,青涩的……  *********************************我是变态虐上官的分割线*************************************  “啧啧啧啧,这老天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本来还以为今天会是个晴朗天呢,小花蕾,这几天没见我,有没有很想我?快过来快过来,进伞里来,可别淋湿了。到时候这感冒了,哪儿疼了,我得多心疼啊。”  上官爵可丝毫不顾及别人的目光,在程涵蕾一放学之时,在教学楼下,一把拉过正低沉思的程涵蕾往怀里带,一边伸手捏着程涵蕾的小脸,看着那张自己想了三天的小脸,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可没少废心思。  想到等会儿,程涵蕾看到自己为她准备的惊喜时,那表情,一定会是激动激动还是激动,到时候,肯定得跳到自己怀里搂着自己的脖子,献香吻。  从来不知道自己对一个女人,仅仅是一个吻便可以如此的满足。  “怎么不说话?小花蕾,你还真生气了啊?你不会以为我三天前说的话是随便说说的吧,这可不对了,我上官爵是什么人啊,虽然我这人信誉度是不高,但是我对小花蕾你可是诚心天地可明鉴,那可是对你一片真心啊。”  上官爵微低下头,见自己怀里的程涵蕾不说话,还以为程涵蕾生气了。  好脾气的调侃着,试图让程涵蕾展露笑容。  “没有生气。”  程涵蕾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腰身,挣扎着从上官爵的怀里退出来。  因为上官爵的眼神,没人敢往这里看。而上官爵三天没见程涵蕾,都想的不行。刚抱在怀里,便见程涵蕾挣脱开。虽然心里空荡荡的,但想着程涵蕾这是害羞呢。SsT。  也不再勉强,不再搂着程涵蕾,而直接伸手准备去牵程涵蕾。  程涵蕾像是被触电了一般,迅速的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再往一边退了一步,看着上官爵,有些急急的说道:“这人多。”  “就知道你害羞。我们俩个都在一起了,牵着手才能显出我对你多认真。也让别人嫉妒嫉妒我,可以让你跟我在一起。小花蕾,你不会这么狠心的真想让我默默的当地下男朋友吧。你看我俩的事儿都人尽皆知了,你再遮掩也掩饰不住了,还不如大方点承认,秀秀甜蜜让他们刺刺眼。来,手给我,让我牵着。”  上官爵可不理程涵蕾的话,权当她的害羞。也没看出程涵蕾脸上的表情不咋滴对劲。直接伸手把程涵蕾的手给捏进了自己的大手里,程涵蕾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上官爵只是默默的拉的更紧了,这双小手是他认定的,拉住了他便不想放手,很想很想,就这样一直拉着,一直一直,直到两个人都白发苍苍。  侧过的视线,满目温柔。  程涵蕾心中一酸,眼眶瞬间红了。  等到了校门口,她一定说。现在人太多,不方便。  程涵蕾如此安抚自己,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再让她享受十几分钟,十几分钟就好。  上官爵似乎是故意的要享受跟程涵蕾两个人牵手的甜蜜,车停在学校门口,而拉着程涵蕾的手,十指交扣,扣的那样。说不出的话,他只想用行动来证明,他的认真。不是单纯的只是想要得到,而是想要厮守一辈子。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两个人手牵手走在雨里。  一把伞遮不完全两个人,上官爵手中的伞大部分撑在程涵蕾那边,自己的半边身体都淋湿了,嘴角还是勾着笑。  上官爵是处在激动兴奋当中,而程涵蕾则是处于矛盾挣扎难过当中。  两个人以最亲密的十指交扣的姿势,可是却没有任何言语。  再慢的速度,却依然有到尽头的时候。当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过了下课的高峰期,门口人烟渐少,程涵蕾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了上官爵。  “上官爵。”  清冷的声音从口中吐出,上官爵却在程涵蕾开口的瞬间已经打断了程涵蕾的话,明显处于兴奋当中的上官爵,根本就没有发现刚刚程涵蕾叫自己名字的时候,那语气有多么不对劲。只是兴奋的扣紧了程涵蕾的手,微一用力,语带兴奋的说道:“小花蕾,先别说话。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准你会开心。来来,快点,别站这里当门神了,快点。”  “上官爵……”  “小花蕾,等会有的机会给你说话,现在乖乖的什么也别说,上车上车。”  上官爵打断了程涵蕾的话,直接拉开车门然后把程涵蕾给塞了进去。  程涵蕾在上官爵半拉半推之下被推进了车里,而上官爵也跟着上车,一上车就对程涵蕾说道:“你看,这是我新买的车。以后你就不用挤公车了,我这个超级无敌帅兼体贴的男朋友,以后将负责接你上学放学。义无反顾的当你的司机,随叫随到。虽然这不是我用自己钱买的,但小花蕾,你得相信我,我以后一定会用自己的能力给你买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看看这个,美吧。我偷偷拍的,你不知道吧。你看你,那天看着阳光时,嘴角的弧度多美。小花蕾,其实你就应该笑,你看你笑起来多美啊。美的冒泡,我就想啊,我以后的媳妇怎么就这么漂亮呢?以后我们的女儿得多漂亮啊。”  “小花蕾,等你上大学的时候,我教你开车,到时候我给你买辆车,如果到时候我忙没时间接送你,你可以来接我。我是不是很棒,都想好了。”  “这照片啊,我就一直放在这里。以后要是哪个不长眼的女的敢上我车,我就指着这照片说,你有她美不?你有她的鼻子,有她的眼睛,有她的小樱桃唇吗?你是程涵蕾吗?我告你,我已经名草有主了,别见我帅就往我身上贴。别看我一副没节操的模样,我有了我家小花蕾后,我将是史上最有节操的男人。休想染指我。”  “哈哈哈,是不是很感动,是不是更加喜欢我了?我知道你羞涩不善于表达,也不逼你说。这个可不算什么,等会你就知道我给你准备什么了。走,先带你去,等会等你去吃大餐。”  启动车,上官爵的车在雨里前进着。  程涵蕾坐在一边,看着上官爵那兴奋的脸,耳里冲撞着他说的这些话。目光定格在挡风玻璃前那张照片,那笑容是何时绽放的她自己也记不得了。看着照片,胸中翻涌的厉害。  一直在喉间酝酿的言词仿佛一瞬间都失了音一般,她不敢在车里跟上官爵说,她还记得自己上次只是一句话伤了他,他就出车祸的事情,她不敢想象,自己这会儿要是开口了,上官爵这得多难受。  他嘴角一直勾着笑,眼底都在放着光。那种甜蜜幸福的笑容刺了她的眼,程涵蕾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雨,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害人精。  如果她不招惹上官爵,如果不那样自私的想要依靠他,是不是就不会造成今天这一幕。  她早应该认命的只靠自己,最起码,千疮百孔,也只是自己一个人。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拖着上官爵下水。  上官爵认真的开车,一直都没有自己的车,有时候无聊就会拿家里的车开开。也从未讲究过,需要什么什么样的车。  因为程涵蕾,他想要一步步的让程涵蕾相信,他有努力认真的为两个人的未来计划打算着。  不画一个空的大饼,很实在的让程涵蕾感觉到,他的认真。  因为车上坐着程涵蕾,上官爵开的更加认真。嘴角一直噙着幸福的笑,对自己的安排是真的太满意了,所以一边笑着,一边哼着歌,然后快乐的驶向目的地。  *******************************我是虐虐的分割线**********************************  当车停下的那一刻,程涵蕾有一瞬间仿佛觉得被坠入了冰窖一般。车停下,也就说明她需要面对了。  上官爵看着一直沉默着的程涵蕾,嘴角坏坏的勾起说道:“小花蕾,你一定在期待吧。我去撑伞,你等会。”  推开车门,再绕到陈涵蕾这边,再拉开程涵蕾的车门,一手撑着伞,一手拉着程涵蕾下车。  雨,似乎下大了一些。程涵蕾站在雨里,看着认真关上门,然后再牵起自己手往小区里走的上官爵。  这里是H市一处有名的单身公寓前,有名的富人才住的起的单身公寓。站在单身公寓前,看着上官爵,程涵蕾的手冰冷的厉害。  “冷吗?我们先进去。”  上官爵感觉到程涵蕾小手的冰冷,再看着程涵蕾那有些苍白的脸,以为程涵蕾冷,立刻握紧了程涵蕾的手便准备往小区里走去。  程涵蕾眉头轻锁着,第一句开场白显得那样困难。  摇摇头,程涵蕾唇瓣蠕动了半天,也没吐出来一个字。  上官爵捏了捏程涵蕾的小脸说道:“走走,我们进去。”  程涵蕾被拖着,两个人往里走。而就在瞬间,程涵蕾感觉到了一道视线投在自己身上,就如那天,自己站在马路上,那似乎要穿透自己一般的目光一样。  身体几乎是在瞬间冰冷,几乎没有任何困难的,程涵蕾的目光定格在上官爵车停着的不远处,而那里,此时正停着一辆车,即使淹没在众车里,但是程涵蕾还是一眼看到了那熟悉的车。以及那微微下摇的车窗,里面映出来的那张脸……  血液,瞬间凝聚着。  两个人的目光隔空交汇在一起,程涵蕾不由往迅速的抽掉自己的手,身体冰冷的厉害。  坐在车里的雷辰逸的目光微微的眯着,那看向程涵蕾的目光明显的透露着他此刻的不悦。脑中闪过雷辰逸的话语,那威胁的言语还在耳边,程涵蕾脸色越来越难看。  “是不是紧张?”  上官爵见程涵蕾抽回手,也没在意,太过于兴奋,完全忘记了一切。手扣住程涵蕾的身体,然后快速的走了进去,站在二楼的A栋前,扬了扬手中的钥匙,一手捂住程涵蕾的眼睛说道:“先闭上双眼,我数一,二,三才可以睁开。”  钥匙转动的声音,当门慢慢的拉开。上官爵兴奋的声音传来:“一,二,三。睁眼。”  随着他的大手移开,上官爵直接把程涵蕾给推到了门前,让程涵蕾看清里面的一切。  “小花蕾,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答应你的,我都会做到。雷家那边,我会让我爸爸出面。你高考后我们俩个就订婚,然后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现在就开始去我们上官家的产业实习。五年的时间我会努力的用双手给你打造一个幸福的未来。小花蕾,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  上官爵站在程涵蕾的身后,手搂着程涵蕾的腰,感觉着程涵蕾身体的僵硬。低沉的字眼,没有了戏谑,没有了调侃,没有了刻意的逗弄搞笑,每吐出来的一个字都是那样的认真。认真的让程涵蕾的眼眶渐渐的染上湿意,扣在一边的小手那么用力的收紧,紧的指尖深深的陷入肌肉里,仿佛是在无声的给自己力量。  “进去看看,我这三天很用心布置的,你一定喜欢。”  上官爵见程涵蕾不动,以为她是感动的。不由推了推程涵蕾。  程涵蕾在那一推当中,似乎这才回过神来。  “不用了。”  清冷的声音,如时间回到了最初,她还是那个程涵蕾,那个冷冰冰的程涵蕾。而他还是那个花花公子,总是被她冷冷拒绝的上官爵。(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