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四章:乖一点

第八十四章:乖一点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203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3
   有那么一瞬间,上官爵的大脑一片混乱,有一种时空错乱之感。  “小花蕾,你说什么?”  不确定的声音,那冰冷的三个字,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的冰冷。嘴角的笑努力的维持着,上官爵看着程涵蕾慢慢的转身,而那冰冷的目光和面无表情的小脸呈现在上官爵的面前时,上官爵的脸上笑容也渐渐的开始隐去。  眼底染上一抹不解看着程涵蕾……  “我说不用了。”  小手慢慢的从上官爵的大手里抽离,脸也随着小手的抽离而渐渐的冰冷。  “你怎么了?”  上官爵胸口翻涌着一抹愤怒,却因为眼前的人是程涵蕾而被默默的压了下去。看着程涵蕾,努力的压抑着自己那快要濒临爆发的怒意。  雨,在下着。两个人站在门口,程涵蕾手拉紧了书包的袋子,手早已经扣的那样用力。  “上官爵,这个地方我不会住,所以装的如何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淡淡的声音,垂下的视线,几乎无法直视上官爵。  “什么意思?”  上官爵的声音由压抑渐渐染上了一抹冷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本来准备在学校门口就跟你说的,不过现在说也不晚。上官爵,我们分手。其实也不用说分手,毕竟也没算在一起对不对?这里留给其他人吧……”  “什么叫没算在一起?是不是雷辰逸逼的你?”  上官爵打断了程涵蕾的话,大手扣上了程涵蕾的肩膀,那么用力。似乎是要捏碎了程涵蕾一般……  喉咙似卡住了一般,程涵蕾心都在颤抖。不敢去看上官爵的眼睛,不敢看他此刻的表情,究竟会有多伤。他整整忙了三天,为了自己。即使他什么也不说她也知道,他为了自己默默的做了多少……  “不是。”SsT。  “一定是他逼你的对不对?是不是拿什么威胁你了?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你不相信我吗?”  “上官爵,你能不能不要傻了?逼我?没有人逼我。你觉得他现在还能拿什么逼我?是我心甘情愿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不可能,程涵蕾,你说谎。你看着我的眼睛,看着。”  上官爵见程涵蕾一直低垂着脑袋,闪避着自己的眼神,手更加用力的扣着程涵蕾的肩膀,几乎是用力的把程涵蕾推在墙上,一手扣住程涵蕾的下额,用力的强迫程涵蕾抬头。  程涵蕾闪躲的眼神在上官爵的坚持下,慢慢的抬起,看向上官爵。那张已经快到崩溃边缘的脸,他从未为了一个人做到这样的地步。他那样认真的为了两个人的未来努力着,结果却仿佛是一个小丑在上演一出可笑的戏码。  “程涵蕾,告诉我,你在说谎。”  “我没有,上官爵,我从未喜欢过你。我心里的人一直是雷辰逸,只因为他是我的哥哥我才会那样痛苦。我以为我可以跟你在一起,可是我心里想的都是他。我会不由自主的把自己投入他的怀抱,我眷恋他的吻,他的身体……”  “程涵蕾,为什么要这样说,告诉我,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这是事实,上官爵,我不想再自欺欺人,即使我知道我不应该跟我的哥哥在一起,但是我喜欢他却是事实。我不值得你对我付出这么多,我就是一个病态扭曲了灵魂的人。”  “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信了吗?嗯?”  上官爵的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听着程涵蕾那些平静的言语,每个字都在如刀割他的心。即使知道雷辰逸魅力非凡,但是却不能相信程涵蕾心里喜欢的人是雷辰逸,怎么可能?他是她的哥哥,就算雷辰逸再优秀,她也不可能喜欢上自己的哥哥。  “我没有想过要你相信,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  程涵蕾挣扎了一下,眼神看着上官爵,满眼都是上官爵脸上的伤和痛。程涵蕾觉得心疼的更加厉害了,有些不能承受的推着上官爵,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  “不说清楚,别想走。”  在程涵蕾挣脱之时,上官爵条件反射的伸手拉住程涵蕾。一个急着离开,一个要让程涵蕾留下,当手拉在校服上,一个挣脱一个用力,撕的一声,校服就这样被拉开。  当露出来的肌肤,那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点点的红痕,深浅不一的吻痕,布满了她的全身。上官爵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布料,视线死死的盯着那满身的痕迹。心被开了个口子,正咕咕的流着鲜血。  那些比较淡去的痕迹可以理解为是那天琴室里的,但是与那些深浅不一的痕迹,明显不是同一天造成的。明显的在之后她还跟雷辰逸之间发生过亲密的行为,她……  “程涵蕾……”  “还要我说吗?说我哥是怎么吻我的,我是怎样的感觉?这些痕迹已经证明了一切不是吗?上官爵,我不应该逃避对我哥的感情而让你有了错觉的误会,我向你道歉……”  “道歉?”  上官爵的声音陡然降了几个点,手中的布料被捏的更加紧了几分,看着程涵蕾的眼神里,似乎要吞噬了程涵蕾一般。  “你以为一句道歉便能够了结一切吗?”  上官爵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一点点的撕裂,言语再多都不如眼前自己所见刺伤人。言语可以骗人,而身上的痕迹如何骗的了人。原来一直以来他都跟个傻瓜一样充当卫道士,而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自以为。  “你想怎么样?需要我用身体来偿还吗?如果你想要的话,反正已经不是处子了,闭上双眼一会儿就过去了。如果占有我能够让你好受一点,不会觉得不甘心的话,我可以给你。现在就要吗?衣服正好撕开了,方便。”  程涵蕾脸上的表情是那样平静,像是谈天气一般的说着这件事情。手有些麻木的抬起,像是在凌迟着谁的心一般,手指挪动,解着自己的扣子,程涵蕾的手还未解开第一颗纽扣,便被一双大手扣住。  “程涵蕾,你可以伤害我。但是别侮辱践踏我对你的感情……”  上官爵看着程涵蕾的动作,眼底死为一般的颜色。手上的钥匙握的那样紧,紧的疼了他的灵魂。直到这一刻,他方才发现,这个女孩,已经让他爱到了心里。不是喜欢,不是占有,是真的爱上,所以才会疼成这样,所以才会痛彻了心扉。  深深吸了一口气,别过自己的视线。即使到了这一刻,他还是没有办法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闭上的双眼,遮掩不住心中的疼痛。伸手,用力的握住了程涵蕾的手,而握在另只手上的钥匙就这样塞进了程涵蕾的手里。  低哑的声音带着满心的空灵,已经听不出悲喜的说道:“这个是为你准备的,既然已经准备好了就没有收回的道理。既然是给你的,你如何处理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程涵蕾,今天的一切我会永远记住。”  手松开,不再有任何的犹豫。  转身,带起空气的流动,轻轻的掀起程涵蕾额前的几许流海,只是瞬间,上官爵的身影如一阵风般的卷了出去。  站在原地的程涵蕾未去看离开的上官爵,只觉得随着上官爵离开后,身体的力气全部都被抽去。  身体有些不稳的后退了一步,当身体靠在墙壁上,一手抚着心口,程涵蕾用力的喘息着。刚刚那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脑中乱轰轰的一片,眼前一片迷茫。  站在原地一会儿,程涵蕾无意识的转身,往里面走。  这个上官爵花了三天为自己布置的小窝。  温暖的嫩黄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站在卧室里,除了温暖还是温暖。  目光一一的扫过房间里的摆设,每一处都是按照自己喜好摆放的。不管是书桌,床,墙壁的颜色,还是地板,还是上面一些小摆设,更甚是那张整洁的床上,与枕头边放着一只泰迪熊……  站在那里,没有支撑的地方,双腿就这样一软,整个身体狼狈的跌坐在地。  慢慢的低下头,双手捧住脸,程涵蕾终还是克制不住的嘤嘤哭出了声。  压抑的声音,带着最深沉的痛楚。仿佛被撕裂了的灵魂,很难受很难受。  耸动的肩膀,无声的落泪。  微掩的门被拉上,雷辰逸迈步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坐在那里的程涵蕾。手捧着脸,低着头,肩膀不停的抽动着,隐隐的压抑的哭声从卧室门口传来。站在小客厅里,看着那纤细的背影。  刚刚坐在车里,看着上官爵从里面走出来。整个人走在雨里,雨水几乎是瞬间湿透了他的衣服,未直接走到车边,而是一直向前走,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  手中的烟燃尽,在等了一会儿还未等到程涵蕾下来时,雷辰逸心中隐隐被挑动着,撑开伞,迈步下了车。  微掩的门,迈步走了进去。  程涵蕾听到身后的声响,耸动的肩膀有片刻的停顿,几乎是立刻抬起头看向身后,当目光看向站在那里的雷辰逸时,眼底的光芒瞬间被一抹怨怼取代,用力的咬着唇瓣,哭的红肿的双眼看着雷辰逸那俊逸的脸庞,那轮廓为何看着就跟恶魔一般……  “你满意了?”  哭的沙哑的声音,低的不可思议。  “怎么?这么不舍?其实你大可以不听我的话,就算市委书记出了些什么事情,也并不影响你跟上官爵在一起不是吗?”  慢慢蹲下的身体,被挑起的下额,雷辰逸看着那颗颗珍珠觉得异常的刺眼。心口处,仿佛被压着了什么。这眼泪,让他莫名的不适。  “雷辰逸,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程涵蕾手用力的握紧,抬起迅速的挥开那轻佻的挑在自己下额上的手。  “看看这愤怒的小脸,你这是在为伤害了上官爵而气愤吗?看这公寓布置的还真温馨,看样子这上官爵对你还真的挺用心的。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刚上来的时候看到上官爵失魂落魄的走在雨里,那副模样还真的挺凄凉的。程涵蕾,你究竟对我们上官二公子说了什么,把他打击成那样?”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一抹轻讽,那声音飘进程涵蕾的耳里,脸色也越发的难看,哭的红肿的双眼,眼底的冷意也更甚。  深吸了一口气,别过视线,不想看这个作史涌者。  转身的程涵蕾,那被撕开的一侧衣服便呈现在雷辰逸的眼前,雷辰逸的目光闪过一抹黝暗。上面的点点痕迹,清楚的印证了他曾在她身上留下的热情。  “程涵蕾,没看出来,你还会用这一招。有没有跟他描述你在我身下是如何的扭动着腰身,如何发出如小猫般动听的索要声音……”  “住口……”  程涵蕾已经内疚到了极点,而这个造成这一切的男人还在自己的耳边不停的说着风凉话,已经绷到了极点的那根弦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崩裂了。程涵蕾忘了可能会有的后果,只想抽掉雷辰逸脸上那让人想撕碎的笑容。  扬起的手,在巴掌落下前,稳稳的精准被雷辰逸截住。本来还勾着一抹轻笑的雷辰逸,在扣住程涵蕾手腕的那一刻,脸色已经瞬间的凝结成冰。  “你想打我?”  那一瞬间变得阴鹜的眼神让程涵蕾的心被震了一下,看着变脸比天气还快的雷辰逸,手抽动了一下,冷声说道:“如果可以,我恨不得杀了你。”  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  “你似乎忘记了谁主谁仆,程涵蕾你这是忘记了谁有求于人了吗?”  “你!”  程涵蕾被堵的严实,把怒骂的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看着眼前的雷辰逸,压抑着情绪说道:“我已经跟爵说清楚了,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是我的宠物,别在我面前为别的男人流泪,这眼泪看着真的够刺眼的。程涵蕾,立刻收起你这碍眼的眼泪,来,笑一个。”  雷辰逸的手扣在程涵蕾的脸上,摩挲着那细嫩的肌肤,眼底的光芒带着一抹威胁。  程涵蕾就像是被人突然甩了一个巴掌一样,结实的巴掌甩的她一阵晕眩。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笑的出来……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数到三,否则……你知道的,我耐心一向不好!”  雷辰逸指尖开始摩挲着程涵蕾粉嫩的唇瓣,那被贝齿咬出一道痕迹的唇瓣,眼底的光芒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  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绽放在程涵蕾的嘴角,程涵蕾凝聚着眼泪的睫毛煽动着,最后慢慢的闭上,遮掩住眼底的那丝悲哀。  “乖。”  雷辰逸凑过脸,吻上了程涵蕾那抹笑。  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的靠近时,像是受惊的小鸟一般往后一缩,双眼抗拒的说道:“不要在这里。”  这里是上官爵辛苦了三天为自己准备的,她不愿意跟这个恶魔在这里污染了这里的干净。  “刚刚才说的你又忘记了,我要,你就不能说不?明白吗?”  手轻松的把程涵蕾给带回了自己的怀里,微用力扣住了程涵蕾的腰身,轻松的把起程涵蕾,微一用力,程涵蕾便被抛到了身后的床上。  整理的整齐洁净的床因为两个人的身体而瞬间陷了进去,舒服的床褥,淡淡的香味,是程涵蕾最爱的空气清新剂。心中又是一痛,看着居高临下的雷辰逸,程涵蕾眼底带着一抹哀求说道:“雷辰逸,不要在这里,求你。”  “觉得亵渎了这里?嗯?”  雷辰逸没有回答,只是用指尖轻扫过程涵蕾的脸颊,那一带而过的力道却似突然席卷了一阵寒流,冷的程涵蕾打了个寒颤。  唇瓣微启,看着雷辰逸的目光,没有回答。  雷辰逸的眼神只是瞬间便已经变得很冷,看着程涵蕾已经说明一切的表情,突然慢慢的低下头,薄唇轻咬着程涵蕾的耳垂,声音如来自在地狱的阿修罗般危险而邪肆:“你越是不想的事情,我便越想做。你不想亵渎这里,我偏要在这里每一处都试过,卧室,厨房,卫生间,甚至阳台……”  样到了过。最后一个字从口中吐出,程涵蕾双眼瞪大,看着眼前这个一点也不似开玩笑的男人,惊的唇瓣都忘记合起来……  “就先从卧室开始,你觉得如何?”  嘴里询问着,大手已经直接掀开了程涵蕾的裙子,大手滑了进去,直接不客气的挑开内内,指探了进去。  几乎是在瞬间,程涵蕾的身体立刻僵住。那熟悉的手指温度在侵袭而上的时候,程涵蕾条件反射的夹住了双腿,无声的抗议着雷辰逸过分的行为。  “难道我没有告诉你男人最喜欢挑战,越是挣扎抗拒,越是能够引起男人的兽姓吗?”  最后一个字音落时,指已经不客气的攻占而入。  程涵蕾未经滋润的地方被强行的攻占,疼痛的不适立刻让程涵蕾皱起了眉头。  “放松。”  伟岸的身躯压在程涵蕾的身上,指在感觉到程涵蕾那紧的缠着他的时候,移动分毫都有些困难。薄唇贴上了程涵蕾的唇瓣,在程涵蕾的唇瓣边低喃着。  程涵蕾手扣在床单上,用力的收紧。身体被雷辰逸欺负着,而鼻息间尽是雷辰逸的气息。抗拒的最后只是得到更多的惩罚,似是认命一般的闭上双眼,身体整个放松下来。刚一放松,雷辰逸那被紧紧缠着的指便已经迅速的闯了进去。而随之还未等程涵蕾适应,第二只又再次的进了去。一点点的撑开,为他后面要做的事情做着准备。  吻,从一开始的轻啄变得炽烈,扫过之处,衣服也渐渐的被褪去。  程涵蕾闭着双眼,无力抗拒,也无法抗拒。承受着雷辰逸那故意撩拨着她的热吻,冰冷的身体在那热吻之下慢慢的变热,即使不想给反应,但身体却在雷辰逸的碰触下渐渐的开始有了一抹异样的感觉,熟悉的感觉在身体里开始流窜之时,程涵蕾手扣的更加紧了些。  突然被拉过的身体,未着片缕的身体被雷辰逸微一用力便按到了床头,冰冷的墙面和身后滚烫的身体互相交辉着,冲撞着身体里的情绪。  腿被拉开。搂住的腰,身体被拉的靠向了雷辰逸。  指的探路,方便了此时滑入。  整整的相溶在一起之时,未适应间,已经被扣紧了腰,腰部的撞动,被撞到了最深点。  由后,更加深的缠着。  细碎的声音不由从口中轻吐而出,脸贴在墙上,让滚烫的脸颊可以有些许凉意,身后滚烫的身体带着节奏的爱着自己的身体。每一入,都能带起她不想发出的声音。  热度的涌升,渐渐的开始配合着身后的腰身。  火热的激情,拉开的帷幕。在被推上高点时,程涵蕾感觉到自己的脸被转了过去,雷辰逸的目光带着**的黝暗锁着她,低头,用力的吞噬了她的唇瓣。闷哼声,在达到高点之时。程涵蕾呜咽的摇头,这一次没有穿小雨衣,脑中闪过上官爵说过的话,这样把他的热情留在身体里,很可能会怀有宝宝……  头不停的摇着,程涵蕾在感觉到他那越来越快的速度时。两个人不是第一次做了,这样的速度说明他已经快到了极限。睁大的双眼,带着一抹恐惧。在快乐和恐惧间,身体敏感的可怕。  就在呜咽尖叫的瞬间,雷辰逸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在程涵蕾以为雷辰逸会直接尽数在自己身体里时,他却离开了。滚烫顺着自己的腿慢慢的滑下,一滴滴的落在干净的床单上,身后的热度还贴在自己的身上。  程涵蕾目光看着那些白色一点点的没入床单里,浅色的床单被染上了丝丝痕迹。  不能在留言板上提到关于圈圈叉叉的事情,都听到了是不?不然我捏你们。  身后的喘息声,一声比一声浓烈。刚刚差点忍不住就在她的身体里停了下来,想到上一次看到她从洗手间里走出来,那吐的苍白的脸。在楼上的时候,她那控诉的声音。第一次,他忘记了做措施,才会让她去吃药。  即使她的身体温暖的让他舍不得离开,但想到可能的后果。雷辰逸还是强行的让自己出来,头靠在程涵蕾的肩膀上,享受着两个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的宁溢。  “在这里做感觉还不错,下次我们换洗手间?还是厨房。”  雷辰逸汗湿的身体贴在程涵蕾的身上,越来越喜欢她的身体,在被她紧紧缠着的时候,那种**的感觉,雷辰逸只是如厮想着,刚刚才得到解脱的身体又开始渐渐的苏醒。被压在床头的程涵蕾,感觉到身后雷辰逸身体的变化时,脸上攸地一变。还未来得及拒绝,腰再次被扣住,身体直接被翻了过来,一拉,旋转了个圈,两个人的身体又贴在了一起。  刚刚熄灭的热情又再次燃烧起来。  *******************************我是熬夜熬的眼珠快突出来的分割线*******************************  不用去学校,也没有地方可去。外面下起了大雨,安然起来后,衣服昨晚被上官睿扔地上弄脏了,此时拿了一件上官睿的衬衫随便套在自己身上。纤细娇小的身体套上上官睿的衬衫,衬衫包裹着纤细娇小的身体,就像是小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一般。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躺在床是墨迹了一会儿,此时已经是四点多。安然套着衬衫,光溜溜着两条腿下了楼。  肚子有些饿,拉开冰箱里面塞的满满的。  看着里面的食物,因为要照顾妈妈,安然厨艺还不错。在冰箱里挑选了一些食材,反正现在下大雨也无法离开,先把自己喂饱了,等会雨小一些再离开。  系上围裙,洗菜切菜。最后给自己做了三菜一汤,就在盛好饭端出来的时候,门上竟然传来声响。  安然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走进来的上官睿。明明外面下着大雨,可是他走进来的时候,身上一滴雨未沾到。  走进来的瞬间便闻到了空气里的饭菜香,这里只是他住所里其中一个。也不知道为何刚开完全便开车来到这里,以为已经离开的小女人却没想到穿着自己的衬衫站在厨房门口,一手拿着米饭,一手端着菜,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  脸上的表情未变,放下手中的钥匙,换上鞋,迈步走向餐桌。安然还是站在那里,在惊觉上官睿在走动时,这才反应过来,上官睿是真的回来了。  “啊。”  发出一声惊叫,安然迅速的退回厨房,想到自己光溜溜着两条腿,安然站在厨房里局促的不行。  她知道这里只是他其中一处住所,因为这样她才敢拿着他一件衬衫穿的如此诱惑在家里走动。内内都弄脏了,已经被洗了还未干,所以此时,安然衬衫里面几乎什么也没有穿。  尴尬的站在厨房里,不敢开口,也不敢出去。  正在这时,已经坐在餐桌上的上官睿轻声淡淡开口说道:“出来。”  安然头皮发麻,不敢违背上官睿的话,只能低着头,红透了脸颊,手上的菜已经放下,一手按着衣服,慢慢的走了出去。  上官睿靠在那里,看着眼前这美丽的风景,眼底深邃一片。  “过来。”  喉结滑动着,明明很青涩的一颗果实却让他莫名觉得很爽口,吃着吃着,便觉得越发对味。没有什么比看着一个女人穿着你的衣服走在你的家里更加诱惑人的,而那双雪白的长腿几乎遮掩不住,白色衬衫隐隐的透着那些美丽的风光,若隐若现。  胸前的两颗红点被衣服轻轻的撩拨着,而两腿间的那黑色丛森也散发着诱惑人的光芒。  眼眸,越发的深邃了几分。  把手上的菜和饭放下,安然乖乖的靠近上官睿。  人刚靠近,上官睿大手一伸,安然已经被扯进了上官睿的怀里,而因为没穿内,所以光溜溜着大腿坐在了上官睿的腿上,而臀就这样直接的隔着裤子碰到了上官睿两腿间的**。  安然心中羞涩,刚碰到便想坐起来,可是上官睿的大手已经扣住了安然的腰,面色正经的看着面前的菜,平静冷漠的说道:“饿了?”  “嗯。”  安然点点头,心想我饿了,你该放我去吃东西了吧。这样坐着,贴着真的很尴尬。特别是在他衣冠楚楚而她穿的如此诱惑人的时候。  “我也饿了。”  似懂非懂,暗喻的话语,安然以为上官睿是真饿了,立刻一手撑在餐桌上,似找到一个可以闪开的借口说道:“我去帮你盛饭。”  “不用。”  “啊……”  安然诧异,他不饿了吗?  “吃你就好。”  上官睿薄唇轻启,吐出来的话让安然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感觉到臀贴着的那热度更炽烈了,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那滚烫一般,坐立难安。脸红的厉害,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吃了它。”  上官睿的手游走在那滑嫩的腿上,贴在安然的耳边,暗示的低语。  青涩单纯的安然,初听到的时候,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直到上官睿暗示的动了动腰,撞了撞安然时,安然才猛然反应过来,脸也因此而更红了。  手局促的放在餐桌上,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在这里,他该不会是真的要……  “我……真的饿了。”  安然喵喵的喃喃自语,希望上官睿此时能够放过她。  “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上官睿直接自己解开衣服,安然早在这扭动间已经渐渐的有了湿意,在解开间,很顺利的便已经进了去。安然跟受惊了一般,被那大的热铁烫的一下子弹起来,但只是刚动,腰便被扣住,身体又再次的被压了下去。  整个包住,安然动不得,手上是被上官睿塞着的饭,而上官睿扣着她的腰,开始动了起来。安然看着自己碗里的饭和面前的菜,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呻吟还是应该吃饭。  他在自己后面这样的对自己,她还怎么吃的下去。  默默的咬牙,这个冷冰冰的大叔,偶尔的恶趣味真是让她汗颜。  热情洋溢的律动,慢慢堆积的快意。安然大脑渐渐的开始无法思考,更别说吃饭了。手扣上了上官睿的手臂,开始无意识的配合着上下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就在彼此渐入佳境的时候,上官睿的电话突然响起……(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