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六章:恶梦

第八十六章:恶梦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4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4
   这个时候,两个人谁也没有去多想对方为何会如此的吃惊,只是同时的站起身,饭盒被碰的砰砰响,几乎是同时的冲出门。面官道在。  程涵蕾刚冲出食堂,迎面而来的便是雷辰逸和冯祯祯……  冯祯祯手挽在雷辰逸的手臂上,头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在人来人往的校园,冯祯祯从来不担心别人的眼光,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雷辰逸是她冯祯祯一个人的男人。  脚步,几乎是在瞬间顿住。  程涵蕾拳头死死的握住,站在雷辰逸的面前。  唇瓣咬的死死的,胸口起伏的那样明显。  冯祯祯正在跟雷辰逸说些什么,嘴角的笑甜甜的,撒娇的昵喃着。见到突然挡在他们面前的程涵蕾,脸上的笑还未收起,比程涵蕾高,加之穿着高根鞋,有一种居高临下看着程涵蕾的感,眼底难掩对程涵蕾的轻蔑之光。  程涵蕾没有说话,大脑完全的被刚刚新闻的画面冲撞着,完全没有办法正常思考。忘记了这样直接冲到雷辰逸面前多么吸引人的视线,也忘记了当着冯祯祯的面这样是件跟雷辰逸对峙会有的后果,一心只想问雷辰逸,为什么……  他明明答应的,想到自己用自己的身体,沉沦在他的身下做为代价,想着他如何占有自己,她如何的不能抗拒。为了只是护住上官爵,她已经什么都听的乖乖的让他欺负了,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但当程涵蕾站在雷辰逸面前,看着他那一脸的云淡风清,一副不知事的模样。伪装的面具让程涵蕾恨不得撕碎了他脸上那虚伪的面具,恶心到她的面具。  那句为什么卡在喉咙里,突然间连吼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突然抬起。  她想扇掉他脸上那抹笑容,那让她的愤怒达到巅峰的笑容。  只是手刚扬起,还未打到雷辰逸的脸上,那扬起的手便被一边的冯祯祯一手扣住,冯祯祯反手一个巴掌直接抽在了程涵蕾脸上。  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收住,那眼神里的轻蔑被怒气笼罩着……  “贱人,你敢用你的脏手碰辰逸试试。不自量力。”  言词间的狠意,冯祯祯扬手便准备再次往程涵蕾的脸上招呼。  一双大手适时的扣住了冯祯祯的手,目光看向程涵蕾那明显红肿了半边的脸,上面清晰可见的印子让雷辰逸的眸色攸地幽深了几许。  冯祯祯明显的感觉到了雷辰逸的情绪变化,手还扣在程涵蕾的手腕上,一手被被雷辰逸扣住,困惑的转过脸看向雷辰逸。  他在生气?  “饿了,不用在无畏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淡淡一句话,雷辰逸扣着冯祯祯的手便已经松开。而冯祯祯也同时甩开了程涵蕾的手,冷冷说道:“你给我小心点。”  三个人对峙开始,经过三个人身边的人都加快了脚步,站在这里的三个人有两个是不能惹的,有一个是有些复杂的,能躲远就躲远。而当同时收手之后,正好有一群女生从后面来,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随着往这边走,一边讨论道:“那上官学长怎么样了?”  “难怪都没有来学校了?”  “听说,上官学长今天就去英国了,以后不是见不到上官学长了吗?”  “亏得你现在还迷恋他,他可是贪污犯的儿子。”  “就是他花的钱可都是他爸像吸血鬼一样从别人身上吸过来的……”  在经过三人身边的时候,程涵蕾被贪污犯三个字刺的眼眶一红。再见雷辰逸与冯祯祯与她擦身而过,程涵蕾突然迈步狂奔……  ********************************************************  机场  人潮拥挤,只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发丝凌乱,脸上密布着汗滴。美丽的小脸因为过度奔跑而染上娇媚的红潮,双眼慌乱的在机场里搜寻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些什么。  脚步站定在机场的大厅里,目光看向那一排排滚动的字幕,耳里听着空姐甜美的播报声音,直到站在机场,程涵蕾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来这里做什么?  一句对不起?还是一句,我是喜欢你的。  什么都似乎都徒劳了,只是在那一刻,突然有一种,他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唯一给她温暖的人,走了,真的走了。  泪水盈满了眼眶,程涵蕾慌乱的不知道往哪里去。  唇瓣蠕动着。  “爵……”  “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个子很高,长的很帅……”  程涵蕾拉住一个人,描述着上官爵的模样问着。明明知道这样的机率小到了可怜,可是这一刻,在慌乱无助的一刻,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  程涵蕾不知道自己问了多少人,好心的会回一句没有看到,而有些直接骂句神经病,或是疯子便甩开了程涵蕾。  程涵蕾听着那些声音,惊觉自己真的像是一个疯子。  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控制不住自己手,更加控制不住自己想见到上官爵的心。SxV。  她只是想再看他一眼,只想看一眼那个给他温暖的男人,只想……  “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个子很高……”00000  程涵蕾几近是麻木的重复着这句话了,口很干,手在拉住一个人的衣袖时,唇角蠕动着,视线还未看向那人,已经颤抖的开口问了。  时间定格。  当程涵蕾抬眼看向站在面前的男人时,在第一眼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男人真的是上官爵,轻轻的眨了眨眼睛,泪水朦胧的双眼在眼睛用力眨动间,眼泪滚出眼眶。  刚刚还很想看到上官爵,可是此时看到上官爵,明明心中有很多想说的,可是看着他那双太过于冰冷的眼神,话都咽在程涵蕾的喉间,凝固了时间。  眼前的男人还是她认识的上官爵吗?腥红的双眼,那总是微微上扬的唇角,邪肆的笑容此时只有冰冷。那双眸子如此冰冷的看着她,眼底,迸裂而出的光芒她一点也不陌生,那是她每次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会有的光芒……  他恨她……  身边的人流走动着,程涵蕾和上官爵站在那里,程涵蕾的手还抓在上官爵的衣袖上,目光像是定格了一般停在上官爵的脸上。  她摧毁了些什么?  一个很轻的动作,当上官爵的大手抚去了程涵蕾扣在他衣服上的手上,明明是一个很轻的动作,可是却在瞬间如被割碎了心。疼的程涵蕾脸上一阵白,身上满是汗水,突然冷却下来,一股莫名的冷席卷至全身。  脑中太多的画面在回放着,从上官爵第一次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副花花公子调戏小学妹的模样,那时他怀里搂着大二的一位学姐,而长指挑着她的下额轻佻的说道:“小样儿长的挺标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而她是直接连一个眼神都没扫向他,直接错身而过,耳里听着那位学姐说道:“哎哟,我们堂堂上官二公子竟然也有不被人甩的一天,天要下红雨了……”  从那天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让他猎艳的记录上染上了污迹,还是他真的对自己感兴趣,他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渐渐的,他身边的女生越来越少。  渐渐的,他出现在她身边的机率越来越多。  渐渐的,全学校都知道四少之一的上官爵看上了高二的程涵蕾。  她明显的感觉到了有她在的地方都能遇到上官爵,也明显的感觉到他看自己的目光渐渐的开始不同。  他开始以一副她保护者的姿态自居,还是那样的轻佻,可是轻佻里多了一抹温柔,多了一抹保护的韵味。  直到那天他带自己去琴房,少女悸动心。再到几天前单身公寓前树影下的一幕,她狠狠的把他的自尊和心踩在了脚下,她明显的可以听到上官爵被自己撕裂的心。  “觉得还不够,想来看看笑话,看我的狼狈?”  那么冷的声音,把脑中的画面一瞬间凝结了。程涵蕾轻轻的摇头,看着面前的上官爵,很想解释,很想说话,可是唇瓣明明在蠕动,却听不到任何一个字。  “程涵蕾,别再用这副泪眼来博取什么。这里,已经死了。”  看着那双温暖的大手,那轻抚过自己脸颊说有他的大手,脸颊都能够感觉到那抹温暖,可是现在,却只有冰冷一片。  言语在此刻,显得苍白的让程涵蕾崩溃。  “程涵蕾,听着,一定要记住上官爵这三个字,因为,这三个字将会成为你恶梦,我上官爵发誓,有一天我会让你连本带利全部还回来。”  那又再次靠近的气息,熟悉的温暖。那萦绕在耳边的话语,不再是邪肆,不再是温柔,而是彻骨的冰冷。那一字一句间满含着的恨和怒,冰冻了程涵蕾的心。  只觉得一道热气在耳边飘过,程涵蕾的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崩塌了。那道气息远离,看着那熟悉的背影离开。  她看过他四次背影,这一次,她看到了彻底的幻灭。  眼前的身影越来越远,程涵蕾站在原地双腿像是落了铅一样,怎么也无法移动。  只觉得,上官爵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程涵蕾一直在蠕动的唇瓣这才慢慢的轻吐而出:“对不起……”  言语在耳边萦绕,心中的最后一丝温暖,彻底的抽离了。  双腿几乎是在一瞬间抽去了全部的力气,颓然的整个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对不起……”  “对不起……”  程涵蕾在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又失去了些什么,泪水模糊了视线,冰冷的滑过脸颊,揪紧的心,疼痛的肢体都开始麻木了。浸湿过的脸颊,那被染疼的脸颊,生生的疼着。  那一天的机场,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坐在地上,环抱着自己,世界仿佛都不在她的世界了。周围的指指点点,那些目光和探讨都似乎被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  飞机滑行飞上天空,带走了心中被温暖的一角,抽离了全部的温度。  (很不要脸的说,此时我脑中闪过灰太狼常常对小羊们说的一句话:我还会回来的……)  很认真,很严肃的跟你们说,上官真是男二。  ******************************我是被虐的分割线,你们有被虐么******************************  安然直接伸手拦过一辆出租车,在报了地址之后,脑中只是闪过要看看上官睿如何了。  当站在别墅前,这属于上官家的产业,已经查封。  安然站在原地,再次拿出手机,千篇一律的是单调的声音。  除了这个号码,除了这个别墅,她对上官睿一无所知。  站在原地,安然茫然不知所措。  几场欢|爱,丢失的是身,还是心?  ****************************素谁说他们两个不虐的,亲妈除了虐不会别的******************************  学校餐厅三楼,这是专门为一些背景很厚实的人准备的比较安静的地方。冯祯祯拿着雷辰逸喜欢吃的东西,自从那次身体出轨开始,她对雷辰逸有一种很诡异的心理,对雷辰逸也更加的好了,也越发的护着雷辰逸,仿佛是想要弥补一些什么。  以前还会耍一些千金小姐的脾气,可是那次事情之后,冯祯祯连千金小姐的脾气都少了。  “辰逸,你跟程涵蕾那个小贱人是不是……”  “想说什么?”  雷辰逸吃着冯祯祯拿来的菜,微垂的眼睑微微斜扫,看向坐在一边的冯祯祯。声音太过于淡,听不出任何异样的情绪。  “不是,只是刚刚我要帮你教训她你为什么阻止我……”  而且明显身上染上了怒气……  这句话,吞在冯祯祯的喉间,跟刺一样的卡着,说不出口。虽然比起家庭背景,她要比雷辰逸好,但是在雷辰逸面前,她总是觉得自己是弱势的那一群。在别人的眼里,也许都觉得雷辰逸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的,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是她自己稀罕雷辰逸……  即使他对自己的态度并不是很热情,但是她却疯狂的迷恋这个男人。从一开始的占有欲,觉得一个优秀的男人又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但当真正在一起之后,两个人相处变得多,从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做.爱开始,她躺在他的身下,看着他光裸着上半身,那汗湿的身体,汗水一滴滴的落在她随着他撞击而晃动着的胸间沟壑里时,那副模样,震撼了她的心。  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让她着迷。他不同于以前认识的男人,以前也有男人曾经碰过自己,也曾经用除了真做之外的其他方式满足过自己。但是从未有哪一个男人,如此的让她着迷。她喜欢他那若近若离的感觉,喜欢他那双眼睛看着自己时的模样,更加喜欢他的大手游走在自己身上带来的炽烈酥麻感。  “为了她破坏影响形象值得吗?你是什么身份,她是什么身份?泼妇形象,不适合你来演绎。”  雷辰逸停下咀嚼的动作,声音清晰的吐出来。  冯祯祯在听到雷辰逸的话时,嘴角的笑容攸地绽放开来。  刚刚只顾着发脾气了,忘记了自己在学校里一直维持的形象。虽然背地里,自己做过很多事情,也曾在学校里被传闻,但是,她在学校里的形象一直都维持的很好。刚刚愤怒的都忘记了这最重要的一点了……  “辰逸,对不起,我刚还以……”  “吃饭,下午学生会还有事。”  雷辰逸淡淡的打断了冯祯祯的话,转过的视线,再次微垂的眼睑,脑中闪过程涵蕾那红肿的脸颊,默默的,握着筷子的手紧了几分。眼底尽是阴霾……  他的宠物,只有他可以欺负。  ****************************剧情分割线*******************************  李盈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一边,看着慢慢收拾东西的雷辰逸。一放学,李盈便被告知到学生会长雷辰逸。李盈怀揣着不安的心情往学生会走来,进来后,雷辰逸一句话也没说,也没让她坐,也没说找她做什么。  李盈从那晚勾引雷辰逸不成,还被雷辰逸羞辱威胁后,见到雷辰逸跟跟老鼠见到了猫一样,心中胆怯的要命。  此时,看着雷辰逸那俊逸的侧脸,眼底已经不敢有任何痴迷。只是一眼便迅速的收回,乖乖的低着头,默默的等待着。  直到一个小时后,雷辰逸这才站起身,慢慢的收拾。直到收拾好后,这才转过视线看着站在那里一个小时没敢动的李盈。  “走。”  一个字,李盈有些愣然,看着雷辰逸的背影,一时间没有揣摩好雷辰逸究竟是什么意思。  雷辰逸迈步向前走,在门前的时候未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未回头,只是冷冷的开口道:“没有听到我的话?”  “不是,不是。”  李盈被雷辰逸的声音吓的吐出来的字眼都带着颤抖,惊的不行。立刻快步的跟上,在听到身后声响时,雷辰逸这才继续迈步向前走。  坐在雷辰逸的车里,李盈跟做梦一样。这个位置只能是冯祯祯坐的,此时她竟然坐在这个位置上。而看着身侧的雷辰逸,侧脸去看雷辰逸,他依然帅的那样让人怦然心动。心中的一点爱慕的小火焰,胡思乱想的小悸动,一瞬间都给彻底的灭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车缓慢的向前开,李盈整个人都处在一头雾水的状态下,不知道雷辰逸究竟叫自己做什么。在莫名等了一个小时之后,什么也没说,又莫名的让她上车。而坐在车里,雷辰逸又一副沉默不语的模样。  开了一会儿,车突然停了下来,雷辰逸慢慢转过视线看向李盈……  李盈被雷辰逸的目光看的一惊,身体不由的往后靠了一些,贴在一车门上,看着雷辰逸的目光里没有一丝痴迷,满满的是害怕……  雷辰逸靠在那里,点燃了一只烟。在烟雾吞吐间,整个车里都满布着烟的气息。而李盈靠在那里,听着雷辰逸的嘴里吐出自己的名字,简直就是跟屁股下坐着针一样,怎么都无法坐的坦然。  如果不是害怕雷辰逸,李盈真的很想什么也不管不顾的直接拉开车门就冲出去。跟雷辰逸处在一个空间真的比死还难受。  一只烟的时间,李盈呼吸都困难了。直到烟灭了,李盈身体也随之绷的更加厉害了。  “李盈……”  薄唇轻启间,那轻吐出来的言语,让李盈按在腿上阻止腿哆嗦的手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见雷辰逸只吐出自己的名字再无话语了,李盈真的快被吓哭了……  “少爷……”  *************************不告诉你们他们说了啥咪********************************  拉紧的窗帘,黑暗笼罩着整个公寓。  房间的一角,程涵蕾靠在那里,蜷缩着,紧紧的抱着自己。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机场离开的,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这里。  像是一只乌龟想要把自己藏在壳里,可以小心的保护住自己。  泪,早已经干涸。  抱住的身体,那样冷。  闭上双眼,可以把这里的每一样布置都清楚的重现出来,睁大着哭红的双眼看着黑暗的一切,明明什么也看不到,可是程涵蕾却恍惚能够看到上官爵的身影,在房间里走动着,甚至可以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时而沉思,时而抚着下额,思考。时而因为摆放的满意而露出一抹很帅气的笑容。  甚至还会看到他的喃喃自语,看着他忧虑自己会不会喜欢时的担忧表情。  鼻尖再次酸涩,酸的厉害。  门上传来转动的声音,程涵蕾沉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听到。直到门轻轻的关上,一道身影出现在房间,啪的一声,黑暗的世界里瞬间被一片光明所笼罩。  雷辰逸一眼便看到蹲坐在墙角,紧紧抱着自己的程涵蕾。  李佳薇《煎熬》。(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