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六章:契约

第八十六章:契约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4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5
   雷辰逸一眼便看到蹲坐在墙角,紧紧抱着自己的程涵蕾。  眼底的光芒瞬间被一抹复杂的光芒笼罩,不确定与确定之间,在看到程涵蕾真在这里的时候心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蹲在墙角的身影并没有因为他到来的声音以前突然开灯的亮光有一丝反应,像是与这个世界完全的隔绝了。蹲在那里,纤细的身体,单薄的厉害。马尾早已经凌乱松垮垮的挂在头上,凌乱而憔悴。  “程涵蕾。”  雷辰逸明明心中复杂的情绪在翻涌,可是吐出来的字眼,还是一如以往的平静冰冷。  没有反应……  雷辰逸眉头不由的轻锁起来,似是一道拉不平的山宇一样。  他以为她会愤怒的像今天中午一样冲到自己面前,扯着他的衣服尖叫着问他为什么。会用满是恨意怒意的眼神看他,会控诉他欺骗她。只是,没有想到,她这样冷静,冷静的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心惊染上了心头。  大步,快速的逼近程涵蕾。  大手几乎不费力的便抬起了程涵蕾的脸颊,一张苍白的小脸,红肿的双眼明显已经狠狠的哭过,此时,被捏起下额,露出的小脸一片有一抹死灰的颜色,眼底没有任何的光芒。  心,被揪了一下。  几乎是一种摧使,雷辰逸突然迅速的低头,薄唇精准的贴上了程涵蕾那被捏着下额抬高的唇瓣。冰冷的温度第一时间的席卷至雷辰逸的大脑,那比任何一次都冷的唇瓣。像是在亲吻着一个结了冰的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撼动。  雷辰逸睁着的双眼看着程涵蕾,手上的力道不由的加重,以为程涵蕾会哼了声,可是,程涵蕾的脸上依然没有反应。  雷辰逸心中一慌。  隐隐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笼罩过来,唇瓣的力道不由的更加急切了几分,被捏开的牙关,舌尖狂肆的扫了进去,像是要掀起程涵蕾的反应一般。那样用力的亲吻着程涵蕾,冰冷的唇瓣被他狂肆的吻而渐渐的温暖,但是程涵蕾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改变。  如果是以前,程涵蕾在这个情况之下,肯定会崩溃的推开他。尖叫着不允许,可是此时却默默的承受着,不拒绝,只是默默的忍受。仿佛灵魂已经飘的很远很远。  “程涵蕾,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吗?”  大手几乎是用力的抱起程涵蕾,往大床上一扔,雷辰逸这是第一次对二十一年人生当中的事情有一丝惶恐。他此时是真的慌,而慌的点,却无法理清。只是想用尽一切的方法把程涵蕾的反应给撩拨起来,这样没生气的程涵蕾,几尽让他莫名的烦躁。  即使身体很是纤细,可是被雷辰逸的力道一抛,身体还是重重的陷入了柔软的被褥里。因为床垫太过于柔软,那是上官爵为了让她睡着舒服而准备的。此时,被扔在上面,那柔软撞在后背上,程涵蕾的心莫名一紧,疼的心一抽。  睁着的双眼在灯光下看着雷辰逸笼罩而下的身体,脸上的表情让他看不真切,背对着光,让雷辰逸的脸上笼罩着一抹阴影,显得更加的危险可怕。  以前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可怕,可是此时,看着雷辰逸,只觉得心很凉很凉。  “雷辰逸。”  在雷辰逸一把扯开他自己外套准备压下来的时候,程涵蕾被吻的红肿的唇瓣突然吐出雷辰逸的名字。  没有恨,没有情感,只是单纯的吐出雷辰逸的名字。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雷辰逸的身体攸地一僵。此时双腿正跨坐在床上,一手扯在衬衫上,一手撑在床上,在听到程涵蕾喊自己的时候,扯着衬衫的手停了下来。目光看着程涵蕾,眼眸微微的眯着,似乎是在研究着程涵蕾此时的表情。  目光的凝聚,对视。  谁也猜不透此时对方在想什么,此时看程涵蕾,雷辰逸有一种在与别人对峙之感。猜不透对方究竟是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对方下一步该如何走。  坐起身。  两个人的距离拉的更近了一些。  程涵蕾微微的后退了一步,看着雷辰逸,双眼似乎更沉更深邃了。  一瞬间,雷辰逸有一种程涵蕾突然间成熟了。  “怎么?想开口问了。”  “不。”  程涵蕾轻轻的摇头,以一种很轻很轻的动作。眼神有些飘渺,跪在那里,与雷辰逸结实的身躯对峙着。声音如从悠远之处传来一般轻轻开口说道:“结果已经如此,谁做的,为何做已经不重要了。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了不是吗?”  雷辰逸未说话,听着程涵蕾这超出他想象范围内的话。  她话说的没错,但以程涵蕾现在的年龄,如何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她不是喜欢上官爵吗?她听他的话任他想做就做,对他忍气吞声不就是为了上官爵吗?现在上官爵已经离开了,她应该对他的碰触很强烈的抗拒才对。他已经想好如何让她继续乖乖的任他鱼肉了,现在一切似乎都未在按他拟好的剧本在走。  “雷辰逸,我在这里是在等你。我知道你会来这里,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程涵蕾的目光依然看着雷辰逸,几个小时,哭也哭够了。认命也该认命了,雷辰逸从对自己感兴趣开始所做的一切,只要他想要一样东西,便会不折手段的得到。那天在楼下,上官爵的纠缠,促使了他最后一击。  脑中不禁浮现出他所说的话,他的宠物在他没有玩腻前,就不会允许别人染指。  他嘴里的别人是上官爵,也是未来任何对她有想法的人。  有了这个认知,她很清楚。  他既然敢违背两个人之间的口头约定,虽然她找不出证据是他做的。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一出是谁演的戏。质问,愤怒,已经挽回不了已定的事实。伤害早已经造成,上官爵临走时的那番话已经很清楚的刻在了她的心口,并不是多爱,只是一个对自己如此好的男人,最终被她伤成了这样。  是多深的恨,才能让那个一直坚持着不放弃自己,对自己好的男人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  她不想再依靠任何人,不是不相信还有能帮自己的人,而是不想再连累别人。为了自己留在雷家,妈妈以自己的身体加上死亡作为代价。上官爵为了自己能够自由呼吸付出了整个家族和远走他乡的代价,真的够了。  真的不愿意她所在乎的人再为了她而受到伤害折磨,真的够了。  轻轻的叹息间,程涵蕾的小手停在了衣领处,一颗,一颗……  似乎连解衣服的动作都熟练了。  已经有了一次两次,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再多做几次又如何。没时经了。  起码,她身体享受到了。如此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何乐而不为呢?矫情个什么劲呢,抗拒个什么劲呢?他想的无非只是自己的身体,给了就好。他想要就给,做一次是做,做一年也是做。  与其矫情的抗拒最后再享受,还不如直接享受。只是为何每解一颗纽扣,心都痛成至此。  “做什么?”  雷辰逸的大手突然扣住了程涵蕾解衣服的小手,目光满是深邃的看着程涵蕾的眼睛,仿佛要刺穿了程涵蕾一般。  程涵蕾未挣扎,只是看着雷辰逸轻轻的开口道:“跟你**啊。”  一句话,堵的雷辰逸一下子咽住了。  “你刚刚不是想要吗?我自己解衣服,自己乖乖的让你要。你想要哪个姿势都可以,甚至让我做我最不愿意做的我也愿意。”SxV。  程涵蕾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一步,便要低头用嘴取悦他。  雷辰逸脸色一冷,一把扣住程涵蕾的小脸,往上一拉,看着程涵蕾的脸,声音冷的可以结冰:“你这是在自暴自弃,嗯?”  “不。”  第二次,程涵蕾又摇头,看着雷辰逸的眼睛说道:“雷辰逸,我只是认清了一个事实。就算我如何抗拒,最后还是会被你压在床上,任意索要。我知道你既然能够违背我们两个人的约定,让上官家毁于一旦,逼的上官爵背景离乡,只要你还要我的身体,你就应该有后招让我不得不臣服。与其让你用手段逼的我臣服,还不如直接乖乖的接受。毕竟,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你还是给了我身体的快乐不是吗?”  “雷辰逸,我答应你,以后不会跟其他男人有任何的牵扯。我也答应你,在你想要的时候我会乖乖的让你要。不管你是要什么方式,不管地点在哪里,只要你不介意,我就不会介意。我不会抗拒,不会说不。我不会惹你不开心,做一个很乖的床.上奴隶。”  雷辰逸听着程涵蕾的话,眉宇皱的更深。目光看着程涵蕾,心中已是了然。  “你想跟我谈条件?”  “只是各取所需罢了。”00000  程涵蕾轻轻的笑了笑,笑容在嘴角,却比哭还难受。说出这些话,听着云淡风清,可是心口却跟撕裂了一般,把自己低到这样的地步。  “你这是准备跟你妈妈一样,用身体来赚取你想要的?”  雷辰逸的一句话,刺的程涵蕾唇瓣一个哆嗦。身体微不可闻的颤抖着,看着程涵蕾的情绪反应。雷辰逸眼底闪过一抹光芒,以为程涵蕾会像以前一样愤怒的对自己怒吼,会用满含怒意的眼神看自己,只是,她的情绪反应只是瞬间便已经慢慢的压抑。  扣紧的双手慢慢的松开,接着像是没事人一样的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准备用我的身体来赚取我想要的。说的好听点,就是你的宠物,说的不好听点的就是一个妓.女。”  妓.女两字从口中吐出时,程涵蕾嘴角那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更甚。  “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雷辰逸见到程涵蕾在情绪稍动间又恢复这个模样,莫名的觉得刺眼。眼底闪过一抹阴霾,往后退了一步,坐在床.上。目光看着程涵蕾,被扯开的衬衫,露出性感的胸肌,脸上的表情莫测高深。  “的确,我没有资格跟你谈条件。可是雷辰逸,你不想要我的身体吗?”  程涵蕾一只小手抓在被单上,一手解开最后一颗扣子,露出里面的小可爱。以及线型优美的胸。  “你应该知道我想要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要,而截止到现在,你无力抗拒。更甚是,未来你一样不能抗拒。只要我想要,你就必须得躺床上任我索要不是吗?”  雷辰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句句是在刺激程涵蕾,想要得到自己预期的反应。  “雷辰逸,你确定吗?要知道,人被逼到了无路可退的时候,还有一个选择。”  “你以为我会在乎?”  雷辰逸的眼底不着痕迹的染上了一抹黝暗,看着程涵蕾那张美丽的小脸,心底却在为程涵蕾喝彩。只是一下午的时间,眼前的程涵蕾似乎越来越让他刮目相看了……  “你是不在乎,可是雷家不在乎吗?或是说冯家也不在乎吗?”  程涵蕾笑了,看着雷辰逸的目光,两个人眼神纠缠在一起。  “很好,懂得跟我谈条件了。程涵蕾,你就说说你想怎样的条件?”  雷辰逸突然笑了,笑的程涵蕾一阵心慌。却很快稳住自己,看着靠近着的雷辰逸,身体僵在那里不动,感觉着他的气息萦绕在自己的面前,那双眼睛带着魔力一般的在诱惑着自己。这个男人,浑身都散发着让女人会沉沦的魅惑力,只要他想,没有能够逃开他魅力的存在。  “刚刚我能做的都已经说了,我只有两个要求。”  程涵蕾轻启粉唇开口……  “两个?说来听听。”  雷辰逸眼底的光芒让人猜不透,那长指游走在程涵蕾露出来的小可爱上面,隔着上面弹着那渐渐硬实的小果实,貌似不真心,却又似在认真的听着。  “一年,我会乖乖的听你话一年,这一年里我的身体完全属于你。一年后,我要离开雷家。而你需要让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离开,我知道你可以做到。”  “做到的确不难,但是……”  雷辰逸长指夹住上面硬实的小果实,用力的一捏,而眼底渐渐的微眯起来。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让她以如此缜密的心思想出这样的契约,看样子,她还真的动了不少脑子。也让他证明了一件事情,上官爵的存在,似乎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重要,这个答案,莫名的让他心里很欢畅,心情也在一瞬间拔开了云雾,有着豁然开朗之势。  “要是一年我还不腻怎么办呢?”  雷辰逸邪肆的开口,另只手已经滑进了那微湿之地,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  程涵蕾身体一颤,看着雷辰逸,眉头轻轻的锁了起来,看着雷辰逸说道:“我自认我身体没有那么大的魔力让你喜欢一年,也许你一个月,或是两个月就厌倦了。而且,雷辰逸,你明年便大学毕业了,也会跟冯祯祯订婚,如果让冯市长知道了你跟冯祯祯订婚还跟其他人有牵扯,这个人还是你妹妹,我想对你未来的前途也会有影响,你也不想这样不是吗?再说,你对我不过是一时新鲜,很快就会腻……”  “既然也许很快就会腻,那我为什么要为了这个很快而答应你两个条件呢?或是说你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我非你的身体不可呢?嗯?”  长指的挤入,雷辰逸的眼底闪着邪恶的光芒。这是程涵蕾想的最周全的计策,付出身体可以得到的最大获益,可是却忘记了自己的对手是雷辰逸,这个男人,岂会那么轻易的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脸色微微的变了,附带的微湿之地也瞬间收紧,紧紧的夹住了雷辰逸的指。雷辰逸的脸绷了一下,双腿间早已经蓬勃之处似乎明显的膨胀了几分,抵在衣料上叫嚣着要得到释放。  程涵蕾因为雷辰逸的话忍不住瞪大了双眼,她已经退成了这样,他还想逼自己逼成什么样子。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脸上那丝情绪,嘴角突然荡漾出一抹很迷人的笑容,慢慢的靠近程涵蕾的唇瓣,轻轻的咬着她那微微张开的粉唇,嗅着她迷人的气息,沙哑的低喃道:“的确很迷人的味道,一时间还真的有些放不了手。我答应你,一年之约。”  “你真答应?”  程涵蕾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有些担忧的开口。  “不信?这算不算是对你身体喜爱的最好反应。”  游走在程涵蕾红果上的大手突然离开,一手扣住了程涵蕾的小手,往下一带,直接按上了他蓬勃叫嚣着的利刃上。隔着衣料都能明显感觉到那炽烈的程度,烫伤了手般的温度。  “我要跟你立契约。”  程涵蕾就算一直努力着镇定,但还是忍不住的心中羞涩,手微微的瑟缩了些许,而手指的微屈,正好按在雷辰逸顶上。雷辰逸不由的暗哼了一声,咬在程涵蕾的唇瓣上,沙哑的问道:“立什么契约?”  妹的,这男人太腹黑了。掀桌,我看不过去了。真想切了他的黄瓜。(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