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八十九章:失控

第八十九章:失控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27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6
   不知道是不是雷辰逸打着需要自己帮忙的旗号,在雷家算是风平浪静的过着。  安然已经三天没来学校了,去了安然家。安然对安妈说的是要期末考了,而且还要打工,回来的比较晚。程涵蕾没有问到安然的消息,也不敢说安然没有去学校便转身离开。  安然从来没有这样过,她同自己一样,对高考很重视。她是为了可以脱离雷家,独立。而安然是希望能考个好的大学,拿奖学金快些毕业,到时候找个好工作可以让安妈过的好一些,也可以快些筹备到钱让安弟做手术。  她没道理不请假便这样消失三天,这样不仅仅是影响学业,更是影响了她在学校的评价,对以后保送有困难。  找了以前安然打过工的地方,都没有见到安然。  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雷辰逸晚上让自己去小公寓,为了找安然已经拖了一个多小时了,矛盾的站在那里,最后找一个地方。  程涵蕾徒步向安然以前打过工的超市走去,路灯把程涵蕾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手扯着书包带。程涵蕾的脚步攸地顿住,脑中像是闪过什么似的。那天与安然一起在食堂,两个人看到新闻时,她的震惊是因为上官爵,而安然为什么与自己一样震惊……  当时她只是太担心上官爵,而忽略了安然,但现在想起来,安然当时的表情真的很不对劲。那表情怎么就觉得她很关心上官家的事情,程涵蕾心中一惊,她倒不会认为她跟上官爵之间有问题,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上官睿……  那天上官睿来找自己的时候,安然的确对上官睿感兴趣,可是上官睿那样的男人怎么会对安然感兴趣,他的身边围绕的女人应该很多,而且投怀送抱的更多。他应该喜欢成熟美丽妖娆的女生,像安然这么青涩的女生怎么会喜欢。  看安然那天的表情,如果真的是因为上官睿,那表情她再熟悉不过了。  程涵蕾不敢多想,不愿意把安然跟上官睿两个人扯上关系。可是心中却隐隐呼之欲出一个答案,安然的反常,安然知道她跟上官爵的有事的事情,如果……  几乎是立刻拦了一辆车,这算不算是她跟雷辰逸在一起第二个好处,雷辰逸会时不时的给她钱。而她并没有像别人一样,不收这钱。她收了,因为她知道,以后自己有用。  报了上官睿公司的地址,而程涵蕾虽然不报希望,但还是在计程车停下之后,快步往阶梯上走去。  程涵蕾走的很快。远远的便看到了已经关上的门,而让她一眼看到就是蹲在一边花坛不远处的一道身影。  “安然。”  程涵蕾在看到那蹲着的熟悉身影时,立刻更加加快了步子走过去,当站在安然一步之远的时候,在确定了真是安然的时候,程涵蕾立刻担忧的上前,一手扣住了安然的肩膀。  她的身体很冰很冰,冰的彻骨。手碰着那僵硬的肩膀时,安然似乎哭了很久,听到程涵蕾的声音时,不由慢慢抬起头。  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眼睛,愣愣的看着程涵蕾,看了一会儿,在确定了面前的人是程涵蕾时,安然眼眶里突然又涌进了眼泪,汹涌的滚了出来,双手伸开就这样抱住了程涵蕾,头埋进了程涵蕾的胸口,泪水更汹涌的往外滚。  程涵蕾如果刚刚只是猜测,现在看到安然蹲在上官爵公司门口,一切已经很了然。  没有问她为什么在这里,只是紧紧的抱着安然,不知道安然是什么时候跟上官睿两个人扯上关系的。都怪她,被雷辰逸扰的完全没有心思,根本就没有发现安然的异样。现在弄成这个模样,程涵蕾眼眶不由也湿了。  她一直很喜欢安然,这个面对着家族困境还能坚强的像向日葵一样活着,总是把笑容挂在脸上,仿佛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打倒她。但是此时,安然靠在她的胸前,哭的这样伤心。程涵蕾的手指都在颤抖,已经忘记了雷辰逸在等她的事情,一心只想安抚安然。  安然哭了好一会儿,情绪似乎稍微有些稳定。  “涵蕾,如果我说我迷路了所以才在这里你信吗?”  安然唇角扯了一个好苦涩的笑,在路灯下看着程涵蕾,半开玩笑的说着。  程涵蕾没有说话,看着这样强颜欢笑的安然,不由心中一疼。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这样想让自己放宽心吗?  “呵呵,我这问题问的有点傻对吗?这迷路怎么迷到这里来了。”  安然呵呵的笑,眼底刚刚止住的泪又开始汹涌之势。  “安然,你不想说我不会问,现在跟我回去好吗?”  “涵蕾,我想在这里等他。”  安然轻轻的咬着唇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你明明知道这里已经不属于上官家了,还在调查当中,暂时这里不会重新开,他不会在这里。”  “可是,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找了。我在我去了两次的地方找过,那里也被封了。我只能来这里等,我明明知道这里不可能等得到他,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来这里等。涵蕾,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我找了他三天,从那天下午一直找,一直找。去我们相遇的地方找,再每个酒吧找。可是我还是找不到他。涵蕾,他不见了,他不要我了。”  “呵呵,其实本来就是他贪图新鲜的一个女人。我也收到钱了,说起来,我还赚了。可是我为什么还是好难过,涵蕾,我好难过。我在知道了上官家出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他。我就想见他。其实我也不知道见他能做什么,可是我就想见他。我……想见他。”  “涵蕾,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爱上他了?我怎么办?我是不是好坏,我为了钱出卖自己。你是不是会看不起我?他是不是也这样想我?所以一句话不说的就不见我了。以后是不是都不会见我了?可是涵蕾,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只是好难过,我只是不由自主的想找他。疯狂的找,控制不住。我该怎么办?涵蕾,我该怎么办?”  安然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在那栋大厦前,安然像个孩子一样的哭泣着。脸上写满了无助,那笑容再也无法在她的脸上绽放开来。  程涵蕾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抚安然,只能伸手紧紧的抱住安然。  十五岁,本应该不识情滋味。可是遇到了不应该遇到的人,注定了要被提前扯入成人礼当中。  “你还有我。”  即使不曾成为任何人的依靠,这一刻,程涵蕾却想成为安然的依靠。纤细的双臂紧紧的搂着安然,似乎想把安然扣进她的血肉里一般。  安然在听到程涵蕾的话时,眼眶里的泪更加肆意的滚了出来。把头埋在程涵蕾的怀里,就算家里再困难,就算看到妈妈那双期待的眼神,看到弟弟那再痛苦的眼睛,她都没有觉得如此的难过。仿佛已经失了全世界一般,此时,靠在程涵蕾的怀里,感觉到程涵蕾带给自己的温暖,安然的心紧紧的揪住。  默默的咬紧了唇瓣,把心中的疼痛压住。  ******************************************************************  在好不容易劝说了安然让安然别在这里等了,送了她回家,程涵蕾心里很乱。提到上官睿,上官爵三个字便这样撞进了她的脑中。这三天,她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已经决定了不再想这个人,她想,他离开了这里,到了新的环境,总会遇见新的人和事,再深的爱和恨都会随时间消逝。  他不会再记得程涵蕾,就算记得,也不会再记得当初的心情。程涵蕾美丽的眸子里涌进了一抹淡淡的哀伤,即使不去想,可是上官爵临走时,那双染满了恨意的眼神。那眼神,在午夜梦回里,常常会让她疼的喘息。  即使不爱,曾经,她也真的渴望这份温暖。也认为这份温暖会真的给她未来,她曾经当作救命稻草的男子,她真的曾经心动过。只是……  雷辰逸……  程涵蕾脑中突然闪过雷辰逸这三个字,心中一惊,因为找安然,不仅仅是迟到了。现在竟然快十点了,程涵蕾几乎是立刻让司机快些回家。这个时候他不会还等在那里,已经十点了,如果他早早的回家了,那她回家……  站在门口,雷家的人早已经入睡。显得很是安静,程涵蕾悄声上楼。刚走到雷辰逸房门口的时候,那道门像是有感应一般,突然拉开,而一双大手直接一扯,程涵蕾纤细的身体便被扯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开口,程涵蕾便感觉到一具温热的身体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唇瓣密实的贴上了她的小嘴。  程涵蕾惊呼声,被堵在了嘴里。诧异而微张的粉嫩唇让方便了雷辰逸舌直接滑了进去。  致命的吻,像是带着惩罚,又似在安抚。渐渐的程涵蕾大脑开始呈现缺氧的状态。  程涵蕾的双眼睁大,在黑暗里被阴暗压着,根本就看不见雷辰逸的表情。只能感觉到雷辰逸的大手扣在她的腰上,微微用力,程涵蕾靠在门上的身体便被按进了雷辰逸的怀里,两个人紧密的贴在一起。热力的延散,混沌的大脑已经不知道今夕是何夕。所有的感观都被雷辰逸主宰着,在他的吻和身体里沉沦。  热力的席卷,如在大海的波浪里起浮。直到最后一刻,程涵蕾在担忧中感觉到了雷辰逸的极度不舍的离开。那浓重的喘息声,压在程涵蕾的耳后,离开的薄唇,释放了的空气。程涵蕾大力的喘息着,头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这样仿佛往死里弄的做,让程涵蕾的双腿颤抖的厉害。  脑中不由的闪过雷辰逸几天前曾经在耳边邪肆调侃自己的话,她的确最喜欢现在两个人的姿势。0  身体鸡皮疙瘩慢慢的消去,脸因为刚刚的运动而染上媚人的红晕,直到气息稍稳的时候,程涵蕾感觉到自己的下额被扣了起来,迎上了雷辰逸那双阴霾的眸子。  “我不是故意不去的,今天我去找安然了。她三天没去学校了,我有些担心。”  程涵蕾在雷辰逸发飙前乖乖的开口,试图安抚雷辰逸的怒火。她捉摸不透这个男人,看不透他这眼底究竟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有些凌乱,而她的裙子更是因为他刚刚没有准备而全部都弄在群子上,湿粘的在黑色裙子上显得更加清晰。  程涵蕾眼角余光扫到一眼,便已经脸有些微红的别过视线。这样的激情提醒着刚刚的疯狂……  “你似乎真的很喜欢这样的姿势?紧的让男人疯狂。”  邪肆的声音,雷辰逸的大手还扣在她的后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压着程涵蕾未松开,手依然扣着程涵蕾。  程涵蕾被雷辰逸的话给震的一愣,他不是应该很生气吗?怎么会突然调戏起来自己了?  “不要再有下次,否则不会是这样一点惩罚就完事了。听到没有。”  “嗯。”  程涵蕾点点头,伸手推了推雷辰逸,示意他离开,这样两个人贴着,他的**还半未消的贴在她的腿上,有着渐渐再涨之势。  “很晚了。”  程涵蕾在感觉到雷辰逸身体反应之时,不由脸色微微变着提醒着。  雷辰逸看了一眼程涵蕾,视线扫过程涵蕾说道:“契约已经找人拟好,明天下课到公寓等我。”  “好。”  程涵蕾点点头,雷辰逸已经松开了双臂。本来没有等到程涵蕾,的确满是怒气。只是在听到她脚步声时,第一反应便是拉了进来。拉进来按住她的身体便想发怒,却没想到看到她那张紧张的小脸,竟然直接低头便吻了下去。  接着便顺理成章的移动着双手,在两个人相贴的那一刻,雷辰逸脑中闪过程涵蕾那天阳台上,程涵蕾迷人的模样,这不禁让他大脑一瞬间被**笼罩,几近没有控制住的直接扯去她的衣。而没有任何过多前面动作的便已经实施了自己的动作。  热烈的文带着滚烫的热潮,她还是如那天在阳台时一样的紧,那样激烈的包着他。让他时不时的会忍不住的狂肆的隐忍不住,在激烈的做了之后,怒气莫名的便消了。在那进出间,似乎所有的怒气都随着自己身体的热流而消散。  看着她紧张的脸,有那么一瞬间,心中还闪过一抹柔软,像是心口处被人刺了一下一样,酸酸的。  看着程涵蕾脸红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然后拉开门,在确定了没人后,跑开的身影。门慢慢的合上,雷辰逸看着合上的门,若有所思。  ******************************我是幽怨分割线***********************  安然总算是乖乖来上课了,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教育了一翻,因为平时成绩优秀,表现也好。班主任也没有多追究,课间的时候,程涵蕾跟安然两个凑在一起,看着安然虽然有些憔悴的脸,双眼依然肿肿的,但是精神明显好多了。  “别用这眼神看我,显得我多可怜似的。”  安然扯了扯唇,斜了程涵蕾一眼。  程涵蕾听到安然会挤兑自己了,总算是舒心的笑道:“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放心。什么都没有学习重要,对不对?”  “对。”  程涵蕾跟安然相视一笑。她们的人生应该以学习为主要,十五岁的人生,不知道别人的是如何。她们似乎走上了一条常人不应该走的路。而且,回头路,不知在哪里。  安然见程涵蕾放心的回座位,慢慢低下头,看着程涵蕾给自己的笔记,把这几天的课给补回来。只是看着程涵蕾那娟秀的字,慢慢的汇集成了一张脸……  放学  “安然,真不用我陪你吗?”  “不用,我还得去打工呢?你不是说你放学还有事吗?我得先走了。”  安然挥挥手,快步的离开。而程涵蕾因为要去小公寓,所以刻意的放慢了动作,在缓慢的收拾着。安然的身影很快的便消失了,脚步显得很急切。  她知道自己再这样不上学,不仅仅会让程涵蕾担心,更是会影响学业。更重要的,如果再不上课,班主任要是找到她家,让妈妈知道了,妈妈得多伤心。妈妈的寄望就在自己身上,她没有办法也不能让妈妈的希望落空。  妈妈希望她努力学习,未来才能保证她跟弟弟的生活,而她必须很努力才可以。  只是,不见到上官睿没事,她怎么能放心。  坐上公车,安然并没有像跟程涵蕾说的去打工,而是继续去找,没有目的地的找。  这边,程涵蕾收拾好东西时,班级里的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迈步走了出去,整栋楼的人只剩下袅袅几个,远远的正好有一个男生手中拿着一封信往这边走。  程涵蕾感觉到目光正看向自己,心中一惊。这样的画面挺熟悉的,只是很久没有人敢这样靠近她了。她冰山美人的基础奠定后,在被冷处理了一些后,很少有人会来跟她表白写情书送礼物。后来因为上官爵……  想到上官爵,程涵蕾条件反射的摇摇头,而这一愣神间,那男生已经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程涵蕾想到跟雷辰逸两个人契约的内容,她自己承诺过,虽然这样子是别人靠过来的,可是还是让人觉得是自己招惹了别的男人。在雷辰逸的眼里估计就是如此……  “程涵蕾,我……”  程涵蕾直接一个眼神都没有扫过,只是侧身,便准备从男生的身边走过。而男生脸红透着拿着手中的情书,更加往程涵蕾靠。程涵蕾往一边退,他又靠,直到靠到花丛边,程涵蕾被逼的没地方可退了,脸色一变,刚准备说话,便觉得自己颈子一疼,身体一软,正好落在男生的怀里。  一辆车,无声的停在不远处,而程涵蕾靠在男生的怀里,被搂着向车里。  一切发生的很快,只是瞬间的事情,程涵蕾被带进去的车里,已经消失不见了人。  *************************************************  “辰逸,今天我人家身体不舒服,不能陪你了。”  冯祯祯坐在雷辰逸的车里,今天雷辰逸突然说要跟她吃饭,已经三天没有时间单独约会了,如果是以前,冯祯祯一定会立刻点头答应。但是今天,冯祯祯身体真的有些不舒服,看着雷辰逸,小嘴微微的噘着。  “嗯。”  雷辰逸点点头,把冯祯祯送回家,车便一折往小公寓的方向驶去。  在发现自己不大能控制的行为时,雷辰逸也被自己那刻涌现的反应给惊住了,昨天等了程涵蕾很久没有等到,今天,准备去公寓的时候,竟然会突然跑去接冯祯祯,还准备跟她吃个晚餐。  在听到冯祯祯拒绝时,雷辰逸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准备也让程涵蕾等。  额头三根黑线,为自己这想法震惊着。  没有多少耽搁,雷辰逸先来到了小公寓。  打开小公寓的门,熟练的走进房间。这里的每一处他都像自己家一样的熟悉,每经过一个地方,似乎都能看到他跟程涵蕾纠缠在一起的画面,脑中也能想到程涵蕾那娇媚呻吟时的模样。那抗拒和迎合的小脸,挣扎的模样完美的呈现在小脸上,显得那样诱人。  他喜欢她双腿缠在他腰上,在自己撞进她身体的时候,她总是想要离开,又似乎不舍得离开,直到他的手扣在她的臀上固定了她后退的动作,这才乖乖的把自己迎合而上。  他喜欢她坐在他的身上,不熟练的动着自己的身体,而脸上满是香汗,纤细的身体晃动着,那柔软的胸在震荡着。明明没有力气了,却还是乖乖的动着。那模样,很是诱人。  她似乎特别喜欢站着的姿势,两次的试验,她身体的敏感度之高让他舒服的不想离开她的身体。  虽然他的**有些旺盛,但是,却从来没有如此的在一个女人身上如此的体现过。似乎时时刻刻都想把程涵蕾压在身下,时不时的想要占有她的身体,想要听她小嘴里吐出那些暧昧的声音。  坐进卧室里,看着里面的布置,这里的东西就算被弄乱了,程涵蕾还是会默默的把摆放好。  突然,只是一瞬间,雷辰逸心中闪过一抹不舒适。  一开始把两个人做的地点挑在这里,一方面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二来是为了刺激程涵蕾,喜欢看着她在这里被自己进入时的表情。三来也是一种刻意,在这里占有程涵蕾总有一种胜利者的感觉。  但是,就在刚刚,他突然有些反感这里。  也是应该换个地方了,这里的一切,突然间觉得有些刺眼的厉害。就看么让。  等了半小时,还未见程涵蕾过来。下课的时候,跟冯祯祯已经耽搁了些时间,现在,程涵蕾应该早就来了。昨天的威胁还在耳边,现在的她很乖,绝对不会有反叛的心里,而且今天是带她签她最想要的契约,不可能有其他事情比这个还重要。  眉头轻锁着,拿起电话。  “是我……”SBKO。  ********************************************************  潮湿的气息,程涵蕾是在疼痛中醒来。这样的潮湿她不陌生,被关在雷家的地下室时,也是这样的感觉。  程涵蕾动了动,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捆了起来,而眼睛更是被蒙了起来。脑袋晕晕的,后颈似乎还在疼着,隐隐记得一个不太熟的男生跟自己表白,接着被逼到花坛,然后后颈一疼,便晕了。  耳边听着脚步声,接着便听到哐啷一声,是铁门打开的声音。伴随着铁门打开,有人走了过来,那脚步声听起来像是有好几个人。程涵蕾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嘴巴被贴上了,只能呜咽着。  “小美人儿醒了。”  一道淫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程涵蕾在听到那声音时,身体一紧,条件反射的便摇头,明显的感觉到一个身影靠近自己,黑暗的世界里,听觉似乎更加的敏锐。在感觉到男人的手探过来的时候,程涵蕾努力的偏头想要躲开。  这边刚躲开,让男人的手探了个空,男人的脸色一冷,大手不客气一的扣,程涵蕾的下额便拉了过来。  “交待了,别在脸上留痕迹。”  一句话,让准备挥下手的男人硬生生的顿住。程涵蕾屏息着,那句交待了,明显是有人找了他们过来侮辱自己。  “今天运气好像不错,这妞长的还不是普通的水灵。不知道身体是不是一样的很**。”  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着,大手已经邪肆的扣住了程涵蕾正在起伏的胸。在感觉到那起伏时,眼底那色眯眯的眼神就更甚。看着程涵蕾,都恨不得立刻给吞了下去。  “等会,你忘记规矩了?”  就在男人准备撕程涵蕾衣服的时候,第三个男人开口了,硬生生的打断了男人想撕衣服的冲动。  看得到吃不着,男人的眼底明显的很是急不可待。但是也没那胆敢违背,只能站在一边等着。  没过多久,只听到铁门再次被拉开,程涵蕾听到一双高根鞋啪哒啪哒的往这边走过来,腐朽潮湿的空间里被一抹香水味笼罩。(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