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九十三章:我怀孕了

第九十三章:我怀孕了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959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8
   程涵蕾嘴还在酸涩着,突然被拉开,一抹暧昧的银丝顺着嘴角慢慢的滑下,一种极度视觉冲击让雷辰逸的眸色越发的黝暗了几分。低头,一手托着程涵蕾,一手扣着程涵蕾的后脑,密实的贴住程涵蕾的唇瓣,狂肆的扫卷着程涵蕾的气息。  那带着他气息的味道,在两个人的唇舌里蔓延着。程涵蕾的双眼渐渐变得迷茫。当身体被压在大床上的时候,程涵蕾双手双腿自动的缠上了雷辰逸的身体。  几乎是没有任何缓冲的,两个人的身体便衔接在了一起。  程涵蕾紧紧的搂着雷辰逸,像是在找着一个救生圈一样。  挥汗如雨的雷辰逸,汗水一滴滴的落在程涵蕾的身上,与她身上的汗水混合在一起,再慢慢的向下,落在床褥上晕开。  程涵蕾不能自抑的声音配合着雷辰逸的犀利飘散在空气里,男性的粗喘,女性的娇柔,完美的重叠在一起。  似是要不够,似是给不够。  如连体婴一般的紧紧的缠在一起,如此的密实。  时间的流逝,夜的安静被两个人的浓烈打破。  直到疲累的再无力气,最后一道热流的尽数。雷辰逸伟岸的身体终于满足般的贴在了程涵蕾的身上,被压的有些窒息。雷辰逸的呼吸就这样喷在她的耳后,程涵蕾小手还扣在雷辰逸的肩膀上,随着激情的褪去,身体无力的松懈着。  似是发现了自己压到了程涵蕾,雷辰逸翻了个身,侧过。  大手则搂住了程涵蕾往自己怀里一带,两个人的身体还密实的贴着,雷辰逸似乎有些累,闭着双眼,连眼睛都未睁一下,很快便传出均匀呼吸声。  明明身体很累,程涵蕾却在雷辰逸的怀里睁开双眼。这算不算第一次,两个人能够相拥而眠。他的疲倦在脸上写的很明显,落地窗外的光亮照在雷辰逸的脸上,那俊美的轮廓,上面还有着点点的汗滴。  从上车的那一刻,程涵蕾便已经看到了雷辰逸眼角的疲倦。只是,关心不应该。不关心,心,似乎又开始失了频率。  手,悄然的抬起。最终落在了张似乎已经刻进了脑子里的脸,每一天清晨醒来,程涵蕾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自己,把昨天关于雷辰逸所有的一切都抹去。每一天,每一天如此的重复着。  以为,真的可以完全的忽略。  以为……  只是以为……  不忍叫醒雷辰逸,他可以在外过夜,而自己不可以。在外过夜的后果会如何,程涵蕾很清楚。只是此时,她不想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不想叫醒这个累的睡着的男人。慢慢闭上双眼,小手悄悄的搂紧了雷辰逸,把自己更加的往他的怀里靠。  被索要了太多次,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慢慢的闭上双眼,很快便也进入了梦香里。  清晨的阳光,未拉起的窗帘,古铜色的肌肤,白皙的肌肤。大半年没有被虐待的身体,上面的肌肤水嫩的让人眷恋。  程涵蕾是在大手的撩拨中睁开双眼的,手刚想挥,便看到了那张放大的俊脸在自己面前。大脑的记忆在瞬间回笼,程涵蕾感觉着窗外的阳光。脸上微微一变,伸手便准备推开雷辰逸起身。她昨晚究竟是怎么了,竟然真的放纵自己在这里跟雷辰逸过夜了,最主要的是……  只是刚推开雷辰逸的手,还未坐起身,雷辰逸的大手已经横过了程涵蕾的腰身,往自己怀里一带,翻身便已经压在了床上。  “去哪?”  清晨,低哑的声音,晨勃的反应。那眼神,意味儿十足。  程涵蕾小脸上微微有些尴尬,昨晚明明已经索要了很久,这刚刚醒,他又……  “已经早上了。”  程涵蕾推了推雷辰逸,他一直很有分寸,不会像昨晚那样,放肆的在这里过夜。他明明知道,他们两个人如果同时消失的话,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加之冯祯祯最近对雷辰逸管的也越来越严,他真的不怕别人发现吗?  “放心。”  又是两个字,就像大半年前,他对自己说,这不是你该考虑的。  不知为何,心竟然悄悄的放下。对他,何有了完全的信任。  “雷辰逸,别。昨晚我们……”  程涵蕾还想说昨晚他们有两次没有来及做措施,可是还未开口,雷辰逸已经直接吻上了她的唇。他总是有魔力一般,想要让一个人沉沦,很轻易的便让一个人沉沦。席卷而来的热力,很快便已经颠覆了全部的气息。  晨曦的光芒笼罩在两个人的身上,本来就没穿衣服的身体,方便了雷辰逸再次的闯进。  犀利的动作,没有给程涵蕾任何的准备。  想要开口让雷辰逸带雨衣,可是程涵蕾发现雷辰逸已经等不及的进了去。被填充的满满的,几乎是在瞬间便被雷辰逸扣紧了臀用力的压向他。  索吻。吞噬了程涵蕾的声音,混乱了程涵蕾的理智。  一早的索要,当一切结束后,程涵蕾又晕晕然了。明明想要理智理智,要清醒清醒。可是身体的疲累,又让程涵蕾闭上眼睡去。  再睁开双眼时,雷辰逸已经不在身边,浴室里传来水声,程涵蕾不知道为何突然觉得这一刻挺安宁。目光看向浴室的方向,手扯着被单遮在自己布满了吻痕的前胸。  这里的浴室带有一些情趣的意味,程涵蕾看向浴室里,那倒影出来的男性躯体。时间,只是让这个男人越来越迷人。身体越来越结实,而**也越来越浓烈。即使经过了休息,程涵蕾的身体还是酸疼的厉害。  浴室门突然打开,程涵蕾一惊,几乎是想迅速的移开目光的,可是雷辰逸已经迈步走了过来。  结实的身侧,在阳光的照耀下,如阿波罗一般的诱人,视线定格在他的身上,有些移不开。  几乎是没有这样直白的看过雷辰逸赤身**的模样,此时看着雷辰逸光果着身子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程涵蕾手扣紧了被单,不由的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  他,身材真好。  而当程涵蕾的目光明明想定格在上面的,可是眼角的余光还是一个不小心的扫到了下面。当目光看到了那暴露在空气里的利刃时。程涵蕾想快速的别过视线,脸已经红的厉害。别过的视线已经来不及,雷辰逸已经走到了程涵蕾的面前。一手扣住了她的下额。  “看哪儿呢?”  “我没有。”  程涵蕾不敢对上雷辰逸的眼睛,本来两个人的身高就有差距,现在被雷辰逸居高临下的看着,程涵蕾感觉着的压迫感更甚。  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声音都有些言不由衷。  感觉着雷辰逸身体紧绷的程度,以及刚刚看到的反应程度,程涵蕾有些尴尬的说道:“你刚洗了澡。”  “所以……”  程涵蕾被堵的语塞。  “……”  “我陪你再洗一次。”  一手拉过程涵蕾,往自己怀里一拉,大手拦腰轻松的把程涵蕾抱了起来,一边往浴室走,大手已经直接不客气的往两腿间滑动。  “太瘦了,以后多吃点。”  雷辰逸搂着程涵蕾站在莲蓬头下,温热的水冲刷过两个人的身体,而雷辰逸的唇瓣贴在程涵蕾的耳后,大手游走在程涵蕾的身上,美曰其名是帮她洗澡,其实是在占便宜。  光没已里。“雷辰逸,不要了,我累。”  程涵蕾躲着雷辰逸的唇舌,小手抗拒的握着雷辰逸的大手,其实知道自己的抗拒只是会得到更多的索要。可是此时,程涵蕾酸疼厉害的身体真的无法再承受雷辰逸的孟浪。再这样下去,明天都没办法到学校了。  听到程涵蕾细碎的呜咽声,雷辰逸的唇瓣正贴在程涵蕾肩膀上。  身体半弯着定格着。明显的能够感觉到程涵蕾那在打颤的双腿,脑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昨晚到今天早上,似乎真的要了太多次。程涵蕾不提醒,他都没有发现自己从昨晚就像禁欲了几年的男人一般。  眼底闪过一抹深邃,就在程涵蕾准备认命的在再承受一次雷辰逸的时候,雷辰逸突然松了手,转身,冷声说道:“快点出来,别磨蹭。”  突然被松开的程涵蕾,身体差点站稳,一手撑在墙壁上,视线看向雷辰逸的背影。直到浴室门合上,程涵蕾眼角微微上扬。  他生硬的话语里,其实透露着一丝他不会表达的东西。  心,再次被揪住了。  从昨天看到生日蛋糕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便已经以一种快压抑不住的趋势在蠢蠢欲动着。  ****************************我是求勾搭的分割线****************************  “停车。”  程涵蕾在看到一家药店的时候,对身边的雷辰逸开口。  雷辰逸眉头微挑,还是把车停在了一边,程涵蕾直接拉开车门准备下车,雷辰逸伸手扣住了程涵蕾,声音有些冷:“做什么?”  “买药。”  程涵蕾困惑的看向雷辰逸,这大半年两个人的措施做的很好。就算是有时候不用雨衣,但雷辰逸还是在最后关头把自己抽离出来。但是昨晚,他似乎失控了。而她也似乎太沉迷了,忘记了坚持提醒。  对于避孕药,她是有恶梦的。提到避孕药便会想起那次,上官爵……  程涵蕾在发现自己脑中想起了上官爵时,脸色微微有些变。两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对立着。  雷辰逸在瞬间明白了,他一向周密,竟然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我去。”  雷辰逸拉回程涵蕾,便准备下车去买。程涵蕾对于做,爱一向很是羞涩,有时候是被自己逼着才会是大胆一些。可以想象,她去药房买避孕药,会有的情况。在别人的眼神压力下,会羞窘死。  “不用了,没人认识我。”  程涵蕾拉住雷辰逸,如果说心里不感动是骗人的。雷辰逸,是个不会为别人着想的男人。刚刚那一刻,她可以理解为是他的体贴吗?亦或是理解成,这是对昨晚他没有做措施的补偿吗?  话音落,程涵蕾已经直接推开了车门留下坐在里面的雷辰逸。  雷辰逸坐在车里,看着程涵蕾纤细的身体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往马路对面的药房里走去。而他坐在那里,心口似乎有些烦躁,昨晚好似真的有些失了控。大手拿起放在一边的烟,点燃一只。用力的吸了一口,重重吐出烟雾。  其实除了应酬外,他很少抽烟。  烟与酒,都是会乱了理智之物。他对这些一向控制,酒量很好,在应酬场上却从不过量。永远保持着清醒,不让人有任何机会抓住他任何的把柄。冯市长夸他有前途,因为他步步算计,步步精明。  只是昨晚……  没过多久,看着程涵蕾从药房里走出来,一直低着头,恨不得把头给低到了脚底似的,突然一辆车侧了一些,差点撞到没看路的程涵蕾。  程涵蕾一惊,立刻慌乱的往后一退,整个跌倒在地。而那车破口骂了一句,便缩回了颈子。雷辰逸的手扣在门把上,在看到程涵蕾慢慢站起身时,雷辰逸扣在门把上的手也慢慢松开。而那辆车也开走,雷辰逸的目光看着那车牌,默默的吐出一口烟。  程涵蕾吸了口气,太久没受皮肉苦,都显得娇弱了。手心刚被蹭破了皮,竟然会觉得疼。  快步的跑回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眼睛长在了后面?”  刚坐进去,便听到了雷辰逸冷讽声。  程涵蕾握着避孕药被雷辰逸刺的脸一僵,她差点因为他一点点施舍的温柔就忘记了他本性是什么了。。  不理雷辰逸,快速的拆开,拿出一粒事后药就着矿泉水咽了下去。  跟他争论,只是让自己越加气结。  沉默,开始蔓延。(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