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0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8
   “我……怀孕了。”  安然唇瓣都在哆嗦着,手紧紧的扣着买的验孕棒,身体无力的滑坐在浴室里。  浑身冰冷的可怕,双臂抱着自己,紧紧的。  “安然,安然。开门,安然,开门。”  程涵蕾在接到安然的电话后,立刻让雷辰逸停车,快速的打了个车来到这个小公寓。这是上官睿为安然准备的,在上官爵离开这里去英国之后,安然发了疯似的找上官睿。后来,一个月后,安然突然开始恢复正常,程涵蕾有问过,一开始安然并没有多说。  但后来,在看到安然身上新的吻痕时。那痕迹,程涵蕾很清楚,在逼问之下,安然这才不得不说,自己再次跟上官睿在一起。  拉开的门,程涵蕾看着安然那双红肿的双眼。那双茫然无措的双眼,在看到程涵蕾时,已经直接扑进程涵蕾的怀里,放声哭了出来。  “安然,怎么回事?”  程涵蕾见安然哭的厉害,不由试探的问道:“是不是上官睿欺负你了?”  安然在程涵蕾怀里摇头,一个劲的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两个人最后坐在沙发上。  安然低着头,沉默了很久,抬起头,用着哭的红肿的双看着程涵蕾,声音颤抖的说道:“涵蕾,我……我怀孕了!”  几个字,炸的程涵蕾跟被雷劈了一般。  “确定了吗?”  “我发现自己经期迟了两个多星期了,我心中害怕。就偷偷的买了验孕棒……涵蕾,我该怎么办?”  安然手拉着程涵蕾,整个人早已经六神无主了。  她们才高中,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  “你告诉上官睿了吗?”  安然又沉默了。  她跟上官睿的关系,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明了。手按在小腹上,眼泪又再次涌进了眼眶里。  程涵蕾心中也很乱,但看到安然这已经完全六神无主的模样,程涵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安抚的看着安然说道:“你别急,我去帮你看看。”  走进洗手间,捡起地上的验孕棒,当看着上面清晰的两根红线时。程涵蕾也有些蒙了,因为跟雷辰逸两个人的关系,她对这方面有稍微关注。就是不想让自己跟雷辰逸之间有意外,而现在,这些结果,却没想到会在安然的身上看到。  从浴室里走出来,程涵蕾已经下了决心。蹲在安然的面前看着安然说道:“安然,我陪你去医院吧。”  “不。”  安然几乎是惊了一般的往沙发里瑟缩了一下,看着程涵蕾,眼底闪着抗拒,手护着小腹上,头拼命的摇着,眼泪疯狂的往下滚,红肿的双眼,泪像是没有止境一般。  情道辰那。“涵蕾,我爱上官睿,我不能打掉这个宝宝。我……我……”  安然说着说着,哭的更加哽咽了。不打掉,如何。打掉,怎么忍心舍得。  “他有未婚妻了。”  程涵蕾就算不想说,但看着安然那张苍白的脸,那副模样,让程涵蕾不得不开口,即使真相很残忍,却不得不说。  这个孩子,上官睿不会要。上官睿未婚妻家也不会允许,上官睿不会允许自己好不容易打的一点点地基就这样摧毁成一旦。即使才十六岁,经历了太多,看的太多,一切看的很透彻。  安然像是被突然打中了要害一般,那抗拒的小脸在一瞬间变得惨白一片,扣在小腹上的手用力的扣紧,身体整个松软下来。头低下,乌黑的长发遮掩着她的小脸,不停有液体从那乌黑的发丝里滚出来,最后一滴滴的落在安然的手背上。  程涵蕾蹲在那里,心咕咕的疼着。  伸手,抱住了安然。爱一个人,无怨无悔,是否可以真的得到对方同样的回应。  “安然,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不对?不然你这个电话应该是打给上官睿的对不对?安然,你心里知道这个孩子是不能留下的。你才十六岁,这个孩子会毁了你一生。”  安然听了程涵蕾的话没有说话,只是靠在程涵蕾的怀里不停的流泪。  “涵蕾,周六陪我去医院好吗?”  ************************************************************  两个星期后,安然在拖了两个星期后,最后还是最终决定不要这个孩子,让程涵蕾陪着自己去医院做掉了这个孩子。  拖着虚弱的身体,被程涵蕾搀扶着走出医院。  “涵蕾,宝宝没了。”  医院的门口,安然迎着阳光,觉得太阳很是刺眼。刺的她的眼睛好疼,有酸涩的液体又在眼眶里打转了。  “安然,如果不能离开他。那么以后要保护好自己,好吗?”  “嗯。”  轻轻的点点头,程涵蕾是这个世上最了解她的人。在别人的眼里,她很犯贱,很傻,上官睿明明有未婚妻。明明知道,可是却像是一个瘾君子一样,对上官睿,怎么就戒不掉。  “走,今天我请你大吃一餐,我们俩也充一回有钱人去。”  程涵蕾不忍看安然脸上这死灰般的表情,然后牵着安然的手,故意调侃的说着。  安然轻轻的点头,然后两人伸手拦了一辆车,直接停在市中心一家有名的高级餐厅。  程涵蕾虽然是雷家的人,但是从没有机会来这样的地方。这大半年的雷辰逸给了很多钱给她,而她一直存着。未曾动过,那些钱,是她以后需要。今天为了安然,程涵蕾决定奢侈一把。  “别担心,不会把你押在这里刷盘子的。”  捏了一下安然的鼻子,程涵蕾知道安然这大半年几乎都是无怨无悔的跟在上官睿的身边,不愿意要钱,不愿意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  拉了拉安然,两个人走了进去。  两个人坐在那里,点了一大餐子菜。大部分都是滋补的,然后看着安然说道:“今天我俩就甩开着吃。”  “好。”  安然点点头,突然很感动。本来的难受在看到程涵蕾一直努力的逗自己时,不由的扯出唇瓣,有一个朋友在身边真好。  其实她看得出来,涵蕾这两个星期心情并不好,可是她却只字未在自己面前提。  两个人正吃着,突然服务生狗腿的声音在餐厅里响起:“雷先生,冯小姐两位这边请,您们的位置给你们预留着。”  手上的动作突然一顿,程涵蕾低着头未抬。但是手却已经紧紧的握着了勺子。  安然转过视线看向那边走过来的雷辰逸和冯祯祯,冯祯祯此时正挽着雷辰逸,两个人以一种很亲密的姿势走进来。雷辰逸的嘴角依然是沉稳的轻抿着,最近雷辰逸几乎不去学校了。出现的都是报纸和电视上。  笑容,似乎已经与雷辰逸隔绝。整个人显得特别的沉稳。  本来还在逗自己的程涵蕾,在一瞬间变了个模样。  安然的眼眸深邃了几分。  “怎么不吃。”  发现坐在对面的安然半天没动了,程涵蕾这才把小脸抬起来,脸上的表情早已经遮掩好,却在看到安然表情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  “涵蕾,你跟雷学长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乱想什么呢?怎么可能。”  慌乱间,程涵蕾手中的勺子突然落下,那丝慌乱被人戳中心事的狼狈。而这边的声响在安静的高级餐厅里明显的吸引了众人的视线,程涵蕾和安然两个人很快便已经被人吸引了视线。  两个人长的都很美,而程涵蕾更是美丽的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坐在不远处的两个法国人,也被吸引了视线。在看到两个人的脸时,不由的惊为天人。  同时站起身,走向这边。  “不知道有没有荣幸与两位美女同座呢?”  两个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站在面前,绅士的邀请着。。  程涵蕾没有开口,在两个法国人走向这边的时候,程涵蕾已经感觉到了雷辰逸那边投过来的视线,淡淡的一眼,便已经收回。  他们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面了,甚至连家里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那天的两个人的沉默,似乎就像是一场冷战一般。现在处处可见他跟冯祯祯之间的亲密,都在传言两个人好事将近了。订婚在即,即使还没有正式宣布,各界都在揣测,两个人感情这么好,应该很快便能喝到两个人喜酒了。  坐在雷辰逸身边的冯祯祯,明显的洋溢在幸福当中。这两个星期,雷辰逸跟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此时,看着雷辰逸越发迷人的俊颜,不由深深的感叹着,这个男人属于她的。那种自满感,恨不得处处都宣扬自己的幸福。  “辰逸,人家要吃那个。”  冯祯祯指了指桌上的一道菜,撒娇的对雷辰逸说着,雷辰逸嘴角含笑,很体贴的夹起,喂着冯祯祯。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秀着幸福。而这边的程涵蕾眼角余光在看到的时候,眸色微微的黯淡了。  一直希望他对自己失了兴趣,从一开始便如此期待着,可是真正的被冷落两个星期,真正的看着冯祯祯和雷辰逸在自己面前秀着幸福,心口为何会突然有一种暗暗的撕扯的感觉。  程涵蕾还未开口,那两个人已经坐了下来。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邪念,只是觉得两个人长的很漂亮。两个人都是画家,问她们可不可以做他们的模特。  程涵蕾用着英语流利的跟两个人交流着,氛围很快便被挑热了。  程涵蕾不是什么热情的人,但在两个法国人自来熟的热情里,渐渐的言语也开始变得多了。  这边聊的热络,不知道何时,雷辰逸和冯祯祯已经吃完离开。  两个人热情的买了单。程涵蕾是看着雷辰逸和冯祯祯亲密的离开的,在年向那空空的位置已经坐上了另一对人。眼底分不清是什么含义,刚刚在对谈的时候,其实主,并未在。  四个人一行一起走出来,拒绝了两个人送她们回去的要求。两个法国人礼貌的在程涵蕾和安然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吻。然后便挥手离开。  就在程涵蕾和安然准备坐车回去的时候,刚转身,迎面而来的两个人让两个人的脚步顿在了原地。  程涵蕾看着上官睿,眼底明显闪过一抹冷意。想到刚刚安然在医院里时的担心害怕,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男人都是这样,吃着碗里霸着锅里的,而且还不知道为女人着想,只知道当时自己开心了舒服了,却给女人留下一堆乱摊子。不知道究竟是为自己不值,还是为了安然不值。程涵蕾的身体明显的绷的厉害。  安然伸手扯了扯程涵蕾,感觉到程涵蕾身上的怒气。安然害怕程涵蕾真的会上前质问上官睿,一切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怨不得别人。也没有资格去责怪别人。  只是看着上官睿搂着怀里的未婚妻往这边走来的时候,那副亲密还是狠狠的刺了她的眼。  扯了扯程涵蕾,往一边让了让,看着上官睿目不斜视的从她和程涵蕾身边走过。眼泪,在上官睿与她们错身的那一刻,不争气的滚了出来。  程涵蕾看着安然哭红的双眼,心中一疼。刚刚差点失了理智的上前质问上官睿,可是,她明明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质问,只是会让安然更加的狼狈,也是直接把安然推向第三者和情妇的位置。明明是安然先认识上官睿的,但是,公开与地下,就注定了谁是正,谁是副。  “涵蕾,我累了,我们回家吧。”  安然默默的擦去自己的眼泪,然后扯了扯程涵蕾。其实是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怨不怨的,只是心中的某一处,疼的难受。  走进去的上官睿,手搂着未婚妻,在进门的那一刻回过头,看向安然的眼神里染上一抹阴鹜。刚刚从车里下来的那一刻便看到一个法国男人低头亲吻着安然的脸颊,那副模样刺了他的眼。  “睿,怎么了?”  “没事。”  淡淡的声音,迈步往里走。(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