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九十五章:失效

第九十五章:失效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4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28
   烟雾笼罩在整个车里,雷辰逸的双眼染上了一抹深色。在烟雾的缭绕下,渐渐的变了颜色。  一手夹着烟,一手扣着方向盘,车停靠在一边,看着从公车里下车的身影。在四处看了之后,最后目光定格在他车停靠的方向。  程涵蕾陪着安然上了公车,刚坐了几站便接到雷辰逸的电话。不知道是因为在餐厅看到的那一幕。还是刚刚陪了安然去了医院,她永远忘不掉安然走进去时的背影,以及出来时那苍白憔悴的脸,那副模样,深深的刺了她的双眼,疼了她的心。  看着上官睿高调的搂着未婚妻,连正眼都未看一眼安然,他可知道,安然刚刚为他做了孩子,一个十六岁的女孩,究竟为了爱牺牲的是什么。她们单纯的只是想爱一个人,却爱了不该爱的人,卷入了不该有的复杂世界里。  手悄然握紧,不想下车,但在公车里听着雷辰逸那低沉危险的声音,他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一纸契约,便已经注定她要听从他。  跟安然找了个借口便下了车,在四下无人注意的时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窗外还是艳阳高照,车里却是一片乌云密布。程涵蕾刚拉开车坐了进去,便听到车里传出一声响,车门已经被锁住。  “咳咳……”  想去想心。车里满布着烟味,整个被烟雾缠绕着,呛的程涵蕾不停的咳嗽,咳着咳着,在眼泪鼻涕涟涟的时候,伸手去拿纸巾,手刚伸出便被雷辰逸的大手一把扣住下额,整个往上一拉,视线被迫的在烟雾里与雷辰逸两个人对视着。  手上的力道很大,算起来两个人应该是两个星期没见了。从程涵蕾生日之后,雷辰逸就故意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很忙碌。其实他的工作效率很高,却故意把明明一小时能处理好的事情拖延至两小时。  把其他时间都挪给了冯祯祯,想到这两个星期里,冯祯祯不仅是一次给暗示。也在她家的楼下车里,坐上了他的腰身,用各种方式借口的解着他的衣服,吻着他的唇,用着他最喜欢的方式试图取悦他。  失了味道。  完全的失了味道。  他竟然在跟冯祯祯热吻的时候,感觉到了程涵蕾的味道。  在生日那天,在发现了自己情绪有些偏离了预期之时。雷辰逸第一反应就是冷却,一定是当时的气氛所造成,一个玩物而已。  只是,两个星期未见。在餐厅里巧遇的时候,看到她那甜甜的笑容,看着她跟其他男人两个人含笑交谈时,他的眼底却染上了乌风黑暴。  似乎是惩罚般的,口中一口烟,拉近程涵蕾,凑近的薄唇便直接的吻了上去。薄唇里的烟就这样过渡到程涵蕾的唇瓣里,本来就呛的厉害的程涵蕾,被又吹进了一口烟,呛的程涵蕾不停的扭动着脑袋,唇瓣被吻住,不能咳嗽出声,程涵蕾痛苦的拍打着雷辰逸。  脸因为这种窒息感,越憋越青,手也越拍越没有力。  “雷辰逸,你发什么神经。”  程涵蕾被松开的时候,口中已经满是烟的味道,一直以来她都不喜欢烟的味道。烟草的香味丧且还行,但是燃烧成烟却是那样的刺鼻,此时整个身上,连唇腔里都满布着烟的味道。  “程涵蕾,想中止契约?”  雷辰逸手松开,看着剧烈咳嗽后虚弱甩了一句怒话的程涵蕾,眼底染着猜不透的光芒。。  “你什么意思?”  程涵蕾一惊,迅速的转过脸看着雷辰逸。还有一个多月,她已经坚持这么久了。这个时候,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雷辰逸,协议已经签的清清楚楚,你是要反悔吗?你别太欺负人!”  程涵蕾手不由的握紧,两个星期未见到他,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这段时间里,他对自己身体的热情从未减少过,一方面不愿意雷辰逸索要的过于厉害。一方面又会在他真的两个星期不找自己的时候,心里默默的会有一些空虚。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她以为他对自己已经失了兴趣了,所以才会两个星期不找自己。本来只是猜测,现在听到雷辰逸的话,程涵蕾很确定雷辰逸是真的对自己厌倦了。  那她这大半年的委曲求全,究竟算什么。  心揪的厉害,只觉得浑身都好冷。身体轻颤着,他的一句话,几乎把她打进了地狱。  “你还记得契约吗?”  雷辰逸嘴角冷冷的勾起,那看向程涵蕾的眼神里,仿佛结了冰一般。  程涵蕾一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突然,似是想到什么一般,程涵蕾看着雷辰逸,他那捉摸不透的脸,无法去断定是不是因为餐厅里的那一幕,在两个人最开始签定协议的时候,她曾经说过,她会离其他男人远远的,会听他的话。  这大半年里,她一直遵从着。整个人比以前更冷,除了帮他们打掩护的左涧宁外,她的身边没再出现过其他男人或男生,每次有人靠近,她都一副别人有病毒般往一边闪。而渐渐的,她这尊冰山美人的称号更加名副其实了,更有人说她是冰冻人。  有的人嘲讽调侃,不知道左学长会不会跟她在一起直接被冰住……  “你在生气?餐厅里那两个法国人?”  试探的话语,她捉摸不透他是不是为了这个。  这大半年里,如果有违背契约的,也就今天这个意外。她不是忘记了,而是一种本能的心理,加之那两个人本来就没有恶意。  “生气?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喜欢我的宠物不听话。”  雷辰逸嗤笑一声,这话是说明了他的确是在介意那一幕。而后面所谓的冰冷言语,程涵蕾早已经习惯,即使听到心口还是不小心的滑过一抹小小的尖锐的疼。  “他们只是找我们做模特,没有其他的想法。我们只是简单的聊了几句,真的没有什么。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不会了。”  程涵蕾默默的吞下心底的不舒服,然后轻声开口。  “拿来。”  “什么?”  看着自己面前的手,程涵蕾愣了一下。  “名片。”  雷辰逸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程涵蕾手扣在口袋上,看着雷辰逸那双在烟雾里不明的视线,想要说什么,最后又默默的咽了下去。默默的把名片拿出来,刚拿出来便被雷辰逸一把拿过去,只见雷辰逸修长的长指慢慢的撕碎,微打开的窗户,那纸便这样成碎片的扔了出去。  “记住,在契约到期之前,别再让我看到你跟任何男人近距离接触,再违背契约,后果你自己应该知道。”  雷辰逸声音很冷的在空间里响起,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侧脸,想着那天生日的画面,突然间觉得,一切冲突的厉害。  “过来。”  这辆车,是雷辰逸故意买的,超大的空间,正好在他有兽欲的时候,方便他发泄兽欲。  现在,雷辰逸一句,过来。程涵蕾身体便一紧,她不是抗拒他的触碰。也不是想违背,他们两个人虽然在车里不止做过一次,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在大街上,还是市中心的马路边,如果让路人经过,听到声音或是什么……  程涵蕾简直不敢想象。即使这玻璃外面看不到里面,但要真跟书里写的一样,车会震动怎么办。  似乎是看到了程涵蕾眼里的犹豫,雷辰逸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别让我说第三次,过来。”  程涵蕾默默的扣紧手,还是乖乖的爬了过去,坐在雷辰逸的大腿上,小手开始解着雷辰逸的衣服。那似乎不用碰触便已经有了反应的身体,在弹跳而出的时候,程涵蕾还是微不可闻的羞窘了一下。  即使这不是第一次看到,甚至于,她还的距离的跟他接触过。可是在透过来的光里,这明晃晃的,两个人近距离的坐在。甚至可以感觉到雷辰逸那双眼睛正肆意的看着她,仿佛眼神就能一点点的把她的衣服给剥掉一般。  那目光,火热的完全不似刚刚的冰冷。投射之处仿佛能把衣服给烧出个洞一般,程涵蕾坐在那里,都觉得那温度快要把肌肤都给灼伤。  一手搭在雷辰逸的肩膀上,感觉着雷辰逸的大手顺着她的腰侧慢慢的往上,啪哒一声,自己的衣服便被打开,而慢慢滑到前面,扣住。一手拖着她的身体,眼神里已经写满了眼神的示意。  程涵蕾喘息着,他的大手几乎一扫过便能够带来一抹强烈的电流,身体瞬间给的反应让程涵蕾身体微微轻颤着,扣在雷辰逸肩膀上的手也用力了些许。  “快,让他进去。”  雷辰逸的唇瓣正好贴在程涵蕾的耳侧,那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带着一抹**的渲染,身体微微的动了一下,提醒程涵蕾。  程涵蕾羞窘的厉害,虽然身体已经完全起了热潮,可是还是顾及着这是大白天大街上,见到程涵蕾的不专心,雷辰逸似乎没有什么耐心。渴望,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便已经汹涌的崩裂而出,那种渴望,极度的渴望着她满足自己。  程涵蕾手摸索着,在摸到了雨伞后,开始颤抖的给雷辰逸穿上,手会不小心的扫过,可以感觉到雷辰逸身体的变化。程涵蕾不是第一次帮雷辰逸穿雨衣,但每一次,都是如此的生涩,生涩的让雷辰逸更加的渴望。  几乎是在她手离开之时,已经等不脑程涵蕾那缓慢而拖延的动作。  快速的动作托起放下快而准。  程涵蕾都没有什么准备,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微微被抬高,在头撞上了车顶时,被撞的一疼,头上一疼,接着身体被感觉到了那热度,接着……  “雷辰逸,慢点。”  程涵蕾更加扣紧了雷辰逸的肩膀,那直接而行的动作,实在是一时承受不了。她的身体永远是那样的紧而小,永远是无法过多的承受雷辰逸。  就是这样的感觉……  雷辰逸完全没有听到程涵蕾的抗拒,大手直接把试图离开的程涵蕾给按了回来。让想慢慢来的程涵蕾直接完全的承受住自己,狠狠的撑开了程涵蕾紧。  几乎是没有任何缓冲的时间,雷辰逸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一手在衣里扣住晃动的柔软,一手扣着腰。  难以承受,最终还是承受。  他总是有办法让她的身体迅速的接受他,而渐渐的随着他一起起舞。  喘息声,在车里响起。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涵蕾已经完全忘记了这里是哪里,更加不知道什么时候,车椅已经放下,而她被压在了上面。  热力在延续。  所有的感观都在沉沦,鼻息间是烟味,是混合着雷辰逸汗水味的男性气息。  衣服未褪,这样跟雷辰逸缠在一起。  不知何时,天色已暗,路灯慢慢的升起。当程涵蕾从热力中回过神来时,才看到车窗外已经暗了下来。而雷辰逸半侧趴在她的身上,不知不觉间两个人之间已经做了很久。已经记不得是几次了,只记得雷辰逸最后一次在摸索着小雨伞的时候没有摸到,而程涵蕾见雷辰逸不用雨伞又要进来。  不由抗拒的摇头,几乎是喃喃的说道:“不想再吃药。”  那是一种害怕而衍生出来的话语,并没有想过要雷辰逸听,只是雷辰逸却深深看了程涵蕾一眼,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触碰到的滚烫。还有着两个人的热情,一切。大手包住小手,小手碰着滚烫。越来越热,越来越绷,最后……  离开的雷辰逸,很快便整理好衣服。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程涵蕾,淡淡的开口道:“晚上我还要去冯家,自己坐车回去。”  “嗯。”  过了好一会儿,程涵蕾的大脑这才反应过来,慢慢的撑起自己的身体,手上还残留着那已经冰冷的液体。拿起一边的纸巾慢慢的擦拭着,刚刚的热情仿佛渐渐的退去。整理好自己的手后,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把凌乱的发丝整理好。  当一切都整理好了之后,程涵蕾没看雷辰逸,然后便准备推开车门。  “不开心?”  在程涵蕾准备下车的时候,雷辰逸突然丢了一句让彼此都有些愣的话。  程涵蕾扣在门上的手顿了顿,分不清雷辰逸说这话时是需要自己说什么,因为无法揣摩,所以程涵蕾一手握在门把上,一面转过头看向雷辰逸问道:“你想我说什么答案?”  雷辰逸被问的脸色一阴,眼眸冷冷的扫过程涵蕾,冷声说道:“我赶时间,下车。”  程涵蕾见雷辰逸突然变脸,默默的推开车门下车,车门几乎还未关上,便见雷辰逸的车迅速的驶离,很快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程涵蕾一直站在原地,身上已经清理干净,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力,像是有些心虚一般,迅速的向前走。坐上公车,程涵蕾靠在那里,闭着双眼,脑中莫名的闪过雷辰逸的那句话:“不开心?”  他看出了自己的情绪了吗?那么,他的生气是因为自己没有资格不开心吗?有些乱,心也有些揪。  有些情绪渐渐的失了控制,小手悄悄的握紧了。  不开心吗?  也许,真是没有资格不开心。  ***********************************************************  “上车。”  安然在程涵蕾下车后,一个人坐了很久的车,直到夜幕低垂,这才拖着有些虚弱的身体慢慢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巷子口,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安然的脚步硬生生的顿住,转过视线看着坐在车里的上官睿,眸色有些微微的淡伤。  不想怨,却无法在看到他搂着未婚妻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点其他的情绪。  收回视线,安然几乎是有些使性子一般的迈开步子准备往巷子里走。而上官睿似乎是没想到安然竟然胆敢这样的违背自己的话,脸色有些难看,在安然转身的时候冷冷的说道:“今天不上车,以后永远别想再上这辆车。”  一句话,似乎就像是抽了安然一个巴掌一般,安然脸疼的厉害。站在原地,硬生生的被撕裂了心。她想有点出息的不顾上官睿的威胁离开,可是,心却悄悄的违背了自己的意志。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转身,慢慢的走到上官睿的车边,伸手拉开了车门。  当整个人坐进去之后,安然有些呆住,对他,她永远不知道如何说不。唯一鼓起勇气的不,竟然只是他轻轻的一句话,便已经迅速的被摧毁掉。  车,迅速的驶离。  一路前行,直到停在一栋小区前。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站在门口,上官睿开门,这然跟着走进去。  这是两个人做,爱的地方,上官睿在安然刚进来的时候,已经一把扣住了安然的身体,用力一推,安然已经被推在了门上。低头,迅速的吻住了安然,那吻带着惩罚意味,狂肆的咬着安然的唇瓣,那大的力道,几乎快要蹂躏破了安然的唇瓣。  她们之间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而安然还是个高中生,更加不能让人知道她做了别人的情人。所以两个人做的时候,身上几乎不会留下什么痕迹,这还是这几个月里,除了那次她在某家酒吧找到上官睿那夜之外,第一次如此的狂暴。  “睿……”  安然挣扎着,身体被紧紧的贴着,刚刚做完手术,身体其实还很虚弱。加之今天累了一天,真的很疲倦。抗拒的力道,几乎是不成力道,怎么扭动着身体都不可以。都躲不开上官睿那不停的索取,那狂肆的横扫,在一吻之后,上官睿扣着安然的下额,冷声问道:“那两个男人是谁?”  “什么?”  安然被吻的晕乎乎的,突然被扣住下额,那染上水意的美丽眸子就这样看着上官睿,徒增了一抹诱惑力。上官睿的眼眸更加的黝暗了几分,看着安然的眼神更是掠夺感十足。  “安然,你竟然敢让别人吻你。怎么我满足不了你?想换口味了,我早就警告过你,不离开我的身边,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除非我厌倦,否则,你逃不掉。而现在,在我还没厌倦之前,你竟然胆敢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怎么?挑战我的话?”  那一字一句,说出口让安然的眼底闪过一抹光芒,下额的疼痛似乎不存在一般,看着上官睿,口齿不清的问道:“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乎我吗?”  “我只是不喜欢我还没玩够的女人,变脏了,会变了味道?说,他有没有碰这里?有没有碰这里?嗯?”  上官睿的大手,一一的扫过安然的胸,再是往下。  薄唇冰冷的贴在安然的耳侧,吐出来的字眼,带着刻骨的冷意。那抹侮辱让安然的眼眶瞬间红了,喉咙跟卡了什么似的,难受的要命。  “别……”  安然忍住喉咙里快要释放的酸涩,一把扣住了上官睿往下的大手,心里疼的厉害。小手的力道并不重,扣在上官睿的大手上并没有阻止些什么。上官睿大手已经停在了大腿侧,而安然真怕上官睿这样真跟自己做。  她刚刚流产,身体根本就不能承受,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有着无限的委屈。  可是那细碎的声音在上官睿的眼里,只是她的抗拒。  撕……  当衣服碎裂的声音,安然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感觉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在离开自己的身体,感觉着上官睿直接撕开了小裤,手插了进去。  “不要!”  安然的身体挣扎着,虚弱的身体根本就像是受伤的小动物,在无畏的挣扎着。当感觉到上官睿进去了的瞬间,安然挣扎的身体突然停止了。  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上官睿在长指进去之间,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身体顿时僵住。  几乎是立刻抽开自己的长指,一手打开灯,双眼满含着各种情绪的看着自己手指间的混着血的东西,然后犀利的看着安然冷声问道:“这是什么?”(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