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开除

第一百零四章:开除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10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3
   “涵蕾,这个孩子是雷学长的是吗?”  程涵蕾眼底的水意微不可闻的波动了一下,看着安然,默默无言。  安然见程涵蕾不说话,只是无声的握住了程涵蕾的手。  ******************************************  第二天,左涧宁拿着汤走进来。  一手拿着便利袋,一边说道:“这是雷让我拿过来的,还有这个,你无聊的时候查查资料,看看短片什么的。汤记得喝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左学长。”  在左涧宁转身的时候,程涵蕾轻声开口。  “有事?”  “学校怎么处理我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这个是她最担心的。  “放心,有雷。不会有事。”  厅涧宁淡淡的笑着,然后转身离开。程涵蕾看着合上的门,不知道为何心中如此的不安。  这几日,安然都会在放学后来这里,给自己说一些课堂重点,也会拿一些模拟考的试卷过来,白天的时候,程涵蕾便坐在窗前的小沙发上,看着复习资料。有些不懂的就用IPAD看看,以前没用过,一开始上手的是有些不习惯,渐渐的摸透了,时间也过的很快。  身体在慢慢的恢复着,而始终最担心的还是关于学校那边处理的问题。  雷辰逸从那天两个人不欢而散后便没再过来,不再看到雷辰逸,程涵蕾的精神恢复的越来越好。脸色也不若前天那样的苍白无血色了,身体还是有些虚,但明显已经好了些多。  因为想要高考的时候正常发挥,程涵蕾努力的让自己休息。  已经不再去想其他的一切,只要坚持过了高考便好。  安静的看着复习资料,一晃,一天就这样的过去了。伴随着外面淅沥的雨滴声,程涵蕾专心的解着一道数学题,在试了很多方式最后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解法,就在最后的时候,突然病房门被大力的推开。  能来这个病房的人除了左涧宁就是安然了,而能够这样推门而入的,也只有安然了。被打断了些许思绪,程涵蕾有些无奈的抬起头,看向安然说道:“正解题呢?”  淡淡的笑容,在安然的面前,程涵蕾没有所谓的冷漠。安然气喘吁吁的闯了进来,在看到坐在窗前的程涵蕾时,话又堵在了喉咙说不出来。从学校一下课就急忙的跑过来,就是想告诉程涵蕾出大事了。  灯光正笼罩在程涵蕾的脸上,有着一丝恬静之感,让人不忍打破这种和谐美好。想到程涵蕾对高考的重视程度。而刚刚身体有一点恢复,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会被打击死的。  一时间,安然就站在那里,手还握在门上,脸上是挣扎的表情。  程涵蕾本来是在随口开玩笑,但见安然半天没有走过来,不由从题目上抬起头,看向安然说道:“跟你开玩笑呢?生气了?”  抬起的头,在看到安然的表情时,敏感如程涵蕾,在看到安然脸上不对劲的表情时,握在手中的笔不禁紧了几分。  慢慢的合上面前的本子,看着安然,不由慢慢的站起来,脸上那淡淡的笑容已经慢慢的收起,声音轻轻的开口问道:“安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安然没有说话,喉咙跟卡住了一样,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这样冒失的过来,忘记了程涵蕾现在身体有多虚弱。她根本就不可能能承受这个坏消息……  “没……没事。我就是一天没见你想你了。”  安然几乎是有些僵硬的扯出一抹笑,看着程涵蕾,然后试图打含糊过去,一边松开门走进去说道:“在解什么题,我看看。”  “安然。”  在安然经过身边的时候,程涵蕾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安然,那手扣在安然的手腕上,那么的用力。身体微不可闻的颤抖着,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下窗外的雨滴声,以及两个人之间的呼吸声。  安然的脚步顿住,心因为程涵蕾那带着一丝凝重的语气微微的窒息。  “如果把我当朋友,就别瞒着我。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程涵蕾不是傻子,安然的话里那么明显的是欺骗,她不可能会听不出来。  安然慢慢的闭上双眼,往后退了一步,相错的身影成了平视,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安然看着程涵蕾,颤抖哽咽的说道:“涵蕾,学校突然出了全校通报。”  不好的预感让程涵蕾脸色已经惨白一片,用力的咬着唇瓣,眼神死死的盯着安然,没有开口,但那表情让安然心里难受极了。她知道,程涵蕾在等待着她的答案。  安然在那样的眼神里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似豁出去般的别过视线说道:“学校找了一个乱理由,把你开除了。”  开除……  开除……  程涵蕾满脑子就剩下这两个字。  开除……  开除……  她是不是听错了?眨了眨双眼,程涵蕾看着安然,呆呆的说道:“开除?安然,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快哭的声音,带着一丝希望,那扣在安然手上的小手,那么用力,捏疼了安然都不自知,心口在被撞击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涵蕾……”  安然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哭着说:“对不起,涵蕾,我不应该告诉你的。涵蕾,对不起……”  安然在哭,程涵蕾脑袋嗡嗡的响着,开除这两个字就跟魔咒一样的在脑海里不停的转啊转啊。扣着安然的手慢慢的松开,整个人颓然的往后退了几步。  “涵蕾。”  安然急忙伸手想拉住程涵蕾,只觉得程涵蕾站在那里身体在不停的晃动着,可是安然手刚碰到程涵蕾,程涵蕾只是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安然说道:“安然,我被开除了。我什么也没有了,我什么希望也没有了。我被开除了,我不能高考了,我不能离开雷家了。我一年究竟在做什么?我……我究竟在做什么?我……雷辰逸……”00  喃喃的自语着,在说了一堆后,突然喃喃的吐出三个字。程涵蕾双眼慢慢的汇聚出一道浓烈的恨意,是他,一定是他……  雷辰逸,他怎么可以这么狠……  她已经把自己低成这样子了,为什么要在高考前毁了自己。她最后的希望,她已经残破不堪了,他究竟有多恨自己,为什么要毁了自己最后的希望。左学长一直在骗自己,什么有雷辰逸在,不用担心。  她真傻,竟然相信了,竟然相信了。  “涵蕾,你去哪?”  安然见程涵蕾突然转身,立刻伸手一把拉住程涵蕾,程涵蕾像是被刺激了野兽一般,在安然拉住自己的手,手一扬,便把安然甩开。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致,那一甩甩的身体纤细的安然往后一撞,砰的撞在了墙上,一阵晕眩传来,额头有鲜血流了下来。  安然一手捂着头,撑着手臂站直,想追出去。可是刚走两步便感觉以眼前一阵阵晕眩,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捂着头上伤口,快步的跟了出去。在安然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程涵蕾的身影。  迈着步子快步的往楼下跑去,可是站在医院门口,四处张望,程涵蕾却已经没有了踪影。她的身体还那么虚弱,根本就不能淋雨。安然身上已经被完全湿透了,只顾着追出来,完全忘记了打伞。在看到一个路人的时候,立刻上前拉住:“有没有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穿着病服,有没有看到她往哪边跑了。”  “没有!”  来不及说谢谢,安然已经松开了那人往前走,见到一个人便拉住一个人问,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看到。安然站在雨里被人当神经病一样的问着,可是却还是找不到程涵蕾。  安然很害怕,她怕涵蕾出什么事情。  脑子乱轰轰的,在无助之下,安然想到涵蕾在跑开的时候,说了雷辰逸的名字。  左学长……  安然立刻转身准备往学校跑,刚转身,便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满身的湿透撞上,左涧宁眉头一皱,刚未闪开。一手扣住了安然的肩膀阻止她的靠近。  “左学长。”  安然在看到左涧宁的时候,已经分不清脸是是泪水还是雨水了,颤抖的说道:“涵蕾,不知道去了哪里,麻烦你帮我找她,麻烦你。”  ****************************************************  程涵蕾满满的都是雷辰逸,心中那浓烈的火焰在燃烧着。只觉得浑身都是冷的,疯狂的跑出病房,跑出医院。穿着病服冲进了雨里,程涵蕾不停的跑着,不停的跑着。雨很快便淋湿了程涵蕾身上的衣服,薄薄的衣服贴在身上,那雨水像是冰水一样。  程涵蕾手一直是紧紧的扣着的,只觉得胸口的某一处被怒意肆意的席卷着,整个人被淹没在冰冷当中。心口中的绝望,有一种想立刻杀了雷辰逸的冲动。他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做。凭什么这样的毁了自己,他凭什么。  一切都成了可笑的讽刺,他究竟要把自己逼成怎样才可以,逼死她是吗?就算她要死,她也要拉着雷辰逸一起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