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恨

第一百零五章: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2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3
   一切都成了可笑的讽刺,他究竟要把自己逼成怎样才可以,逼死她是吗?就算她要死,她也要拉着雷辰逸一起死。  雷辰逸……  程涵蕾用力的扣紧自己的手,双眼直视着前方,那眼神仿佛要烧透一切般。  脚上的拖鞋在雨水里湿透了,一次性的拖鞋早已经从脚上脱离。程涵蕾就这样赤脚跑着,不知道跑了多久,跑的累了,大脑却越来越清醒。站在大街上,突然发现自己这样茫然的冲出来,根本就找不到雷辰逸,她不知道他在哪里。  身上没有钱,电话也不在。  身边不停的有车来来回回的过,走过她身边的人都把她当疯子一样的看。程涵蕾站在离医院已经很远的一个路口,十字灯口的红绿灯在闪烁着,程涵蕾看着那不停闪烁着的灯光。泪水在眼眶里凝聚着,酸涩的厉害。  寒意是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眼前的灯从一开始的清晰再慢慢的变成了重影,在眼前不停的晃动着。  双腿虚软的厉害,小腹处隐隐有什么东西在流出来,慢慢的在腿间晕开,地上的雨水渐渐的被腿间流出来的鲜血染红,晕开一大片。  路人的尖叫声,纷纷的冲进程涵蕾的脑海里。  程涵蕾却恍若未闻一般,不停晃动的身体,在眼前看到有人走动后,程涵蕾也迈步走,每走一步,地上都有血印。程涵蕾隐约听到耳边有人在跟自己说话,可是她一心只是想去找到雷辰逸,想要得到答案。在眼前看到熟悉的建筑物的时候,那是雷辰逸买的三居室的小区。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脚上的疼早已经麻木了,当程涵蕾站在小区门口的时候,程涵蕾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眼前一片模糊,想要往前走,可是双腿却跟落了铅般抬不起来,身体一软的砰的一声往后倒。  一双大手适时的扣住了她的腰,在她跌倒的那一刻,收紧在自己的怀里。  双眼沉重的跟被人用胶水粘住了一般,怎么也睁不开,意识渐渐的模糊,只隐约感觉到掐在她腰上的手那么用力……  冰冷的身体在被搂进怀里的时候,像是抱着一块冰一样。目光触及到那地面上淡淡的血水时,面色一片冷凝……  *******************************************************  昏昏沉沉当中,像是被抛进了汪洋大海,波浪在起伏着。巨大的浪不停的往自己身上卷,程涵蕾只觉得浑身都很冷。冷的她不停的哆嗦着,唇瓣青紫一片。  不停的水淹没进她的口中,程涵蕾想要开口求救,可是刚开口,便能够感觉到水再次的冲进了自己的口子。那种窒息的感觉,那样强烈。00  “冷……”  程涵蕾不停的哆嗦着,意识处于完全的混沌当中,小手放在一边,嘴里无意识的昵喃着。  “妈妈……我疼……”  相同的对白,在房间里响起。雷辰逸坐在一边,看着程涵蕾。不同的场景,相似的对白。不由自主的伸出大手,侧躺过,小心翼翼的把冷的哆嗦的程涵蕾搂进怀里。  几道前也。明明已快是六月天,明明房间里并未打空调,可是程涵蕾的身体却那样冷,明明很冷,可是身体却渗透出很多汗水,湿透了彼此的身体。雷辰逸抱着程涵蕾,汗,从额头不停的滚出来。身体滚烫的火热着,可是怀里的程涵蕾却还是那么冰。  侧过的身子,抱着程涵蕾在怀里,可以看到程涵蕾那苍白的脸颊,近乎于透明。唇瓣因过度失血而没有一丝血色,干裂的唇瓣此时正在哆嗦着,这样的画面是这样的熟悉。那一晚,可以理解为他的一时恻隐之心,可是此时,抱着程涵蕾在怀里,心口处跟被刀在割一样,疼的那样明显。  薄唇,落在程涵蕾的额头上,低喃道:“我在,别怕。”  那声低喃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他怀里的程涵蕾抖的更加厉害了,寒意不停的笼罩而来。雷辰逸无力,只能把程涵蕾更加往自己怀里拉了几分。  左涧宁推开门的时候,便看到房间里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个人。雷辰逸的目光这样看着程涵蕾,那目光里透着的光芒让左涧宁扣在手中的碗紧了几分。  “药好了。”  声音响起,雷辰逸这才把视线从程涵蕾的身上移开,然后看着左涧宁点点头,微微侧起身子,小心的把程涵蕾搂起来。从来没有服侍过人的雷辰逸此时有点生涩,可是动作却异常的温柔。  左涧宁就这样站在一边,手中端着碗,看着雷辰逸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眼底染上一抹黯然。  雷辰逸完全没有注意到左涧宁的表情,目光看着程涵蕾,一手舀起一汤勺的药小心翼翼的往程涵蕾的口中喂。程涵蕾根本就没有意识,那药被硬塞进嘴里,又完全的给流了出来,褐色的药汁染上了被子。  试了一两次,见没用。  雷辰逸直接拿过碗,当鼻息间闻到那难闻的味道时,眉头皱了一下,但只是瞬间,便已经张口直接喝了一口,低头贴上了程涵蕾的唇瓣。  站在一边的左涧宁一直勾着笑容的脸,那笑容在看到雷辰逸的动作时,不由的僵在了嘴角。笑有那么一瞬间的定格,不仅仅是因为震惊雷辰逸会这样做,更甚是心中那渐渐衍生出来的异样感觉。  酸酸的,不停的在内心翻搅着,原来亲眼所见是这样的冲击。  在情绪有些失控之前,左涧宁已经转身,在雷辰逸未发现时,离开房间。  坐在客厅里,左涧宁嘴角的笑慢慢的恢复正常,只是心口处,那抹压抑感似乎更甚了。  不被认同的感情,知道不能得到回应的感情。被小心的压下,所以,谁都知道,只要雷辰逸开口,左涧宁是一定会做到。因为左涧宁跟雷辰逸是最好的哥们,是可以为对方死的。  他知道雷辰逸会为自己死,所以,他也同样会为雷辰逸死。是何时开始变质了这样的感觉,左涧宁已经忘记。遮掩的太小心翼翼,压抑的太过于有力,所以,甚至连自己有时候都不觉得自己对这份感情变了质。。  他想要程涵蕾,他就帮他一起设计程涵蕾进了琴室。甚至他有事离开,拜托他在外等程涵蕾。他也一样没有一丝话的帮忙。  程涵蕾被绑架,他一个电话,他便费力的动用他父亲黑道的势力去帮忙找。他说不能出面,便由他出面。雷辰逸说,他还需要冯祯祯背后冯市长做为踏脚石。他知道雷辰逸对于权势的渴望,所以他没有任何考虑的就答应了。  他顶下了程涵蕾身上痕迹,他成了程涵蕾的绯闻男朋友。他买了公寓在楼上,帮雷辰逸打掩护。  程涵蕾住院,他帮着雷辰逸照顾着程涵蕾。  程涵蕾跑离医院,他跟雷辰逸一起找。而他更是找到了朋友,立刻赶到这里来。  他一直以为,他可以。可以这样帮着雷辰逸,只要他想要的自己都可以给,都可以帮。甚至之前还主动的帮程涵蕾解围,也不过是因为她是雷辰逸看中的人。  只是,一直未亲眼目堵,在亲眼目堵的时候,视觉冲击至心竟然如此的强烈。  ************************************************************  房内,雷辰逸感觉不到嘴里中药味的味道那样浓烈,只是一口一口的小心翼翼的把药都给喂进去。一开始程涵蕾并喝不进去,雷辰逸含着药,顶开了程涵蕾的下鄂,然后把药用舌尖顶进去,强迫性的让程涵蕾头微微的仰着,那苦涩难闻的药就这样的喂了进去。  一口一口,直到一碗药喂的干净。那温热的药进了胃,程涵蕾的身体似乎暖了些许,也安静了些许。雷辰逸看了一会儿程涵蕾,在确定了程涵蕾安静了之后,这才站起身小心的把程涵蕾放躺在床上。  关上门,落锁。帮程涵蕾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拉好被子,这才打开门走出房间。  出了房间便看到左涧宁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坐在那里,嘴角还是在笑,可是双眼却似有几分空洞,不知道在看向哪里。  直到雷辰逸走到沙发对面坐下。  “左。”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左涧宁回过神来,看着雷辰逸的目光正研究般的看着自己,不由的晃了晃神,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这还是第一次,左涧宁觉得跟雷辰逸在一起相处不自在。  “他怎么说?”  因为是左涧宁带来的人,所以雷辰逸便无条件的信了。全程只看到一张冰山脸,然后在诊断了之后,让左涧宁去买了一些中药。接着便走出房间。而雷辰逸因为一直担心着程涵蕾,所以便让左涧宁去问程涵蕾的情况……  左涧宁深深的看着雷辰逸,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  想要站在雷辰逸的身边,他现在这样的位置,是最适合的位置。  “程涵蕾的状况并不乐观……”  左涧宁想到刚刚他说的话,眉头也跟着皱起了,刚刚的那一丝情绪早已经远离。而看着雷辰逸慢慢的道来……  左涧宁离开不知道多久了,雷辰逸只是不停的在抽烟,直到手无意识的再去茶几上拿烟的时候,发现一包烟已经空掉。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布满了长短不一的烟头,零散的摆在那里,每一根,都似乎蕴藏了无尽的愁。  耳边嗡嗡的在响,不停的充塞着左涧宁说的话。  眉宇间的褶皱又深了几分。  脸色难看的站起身,推开房门,程涵蕾还在睡着,躺在那里,纤细瘦弱的仿佛不存在。流产的这几日,她整个人消瘦的状态简直比之前更甚。刚刚抱起程涵蕾的时候,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骨头咯的他胸口在生生的疼着。  坐在床边,手不由的伸出,喝了药的程涵蕾睡的很安稳,不再迷糊有说梦话,唇瓣微微的张着,睫毛上还沾着泪水。那小脸上,苍白的让人心疼。  大手伸出,轻轻的摩挲着程涵蕾的脸颊,瘦的可见颧骨。  想到刚刚在小区门口找到她的时候,那一刻,她的模样。目光不由的看向她的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本来已经乖乖的养身体竟然开始不顾自己身体冲进了雨里。  安然……  雷辰逸脑中闪过安然这两个字时,突然发现自己无法联系到她。心思几乎都在程涵蕾身上,等她醒来后再说。  奔波了好几天,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加上刚刚程涵蕾的几小时折腾,雷辰逸的身体也处于极度的疲累当中。不由的躺下身体,伸手抱住了程涵蕾,把她瘦弱的身体搂进怀里。  程涵蕾睡的很沉,但在雷辰逸伸手抱住她的时候,还是条件反射的往雷辰逸的怀里缩了缩,整个人像是小动物一样的依在他的怀里,小脸贴在他的胸前,还蹭了蹭。那副模样,不由的让雷辰逸的嘴角微微的扯动了一下,眼底的光柔和几分。  帮程涵蕾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然后也跟着闭上双眼。  很快,雷辰逸也沉入梦香里。  ******************************************************  程涵蕾睡了很久,身上的那抹冷意已经消失,只是小腹处又开始隐隐作痛了。本来休息了几天,小腹处早已经不再疼。脚更是疼的厉害,随着小腹的抽动也在一点点的抽疼着。大脑还未完全的清醒,记忆一一的在大脑里回笼,最后定格在开除两个字上。  身上传来的那些温度,却让她刚刚恢复了温度的身体慢慢变得冰冷,程涵蕾攸地睁开双眼,当看到面前那张放大的脸时,程涵蕾的脸在一瞬间变了颜色。几乎是尖叫的一把推开雷辰逸,明明身体很虚弱,那带着愤怒崩溃的力道却还是让雷辰逸的身体挪动了一下,而程涵蕾迅速的往后退开,坐起身。  雷辰逸还未完全清醒,在看到程涵蕾坐起来,也跟着坐起来,还未开口,只见程涵蕾已经扬起手。  啪……(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