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禽兽

第一百零六章:禽兽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71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3
   一个清脆的巴掌在安静的只能听到呼吸的房间里响起……  那巴掌用尽了程涵蕾所有的力气,手被打的麻辣辣的疼着,而双眼更是崩裂出浓烈的怨恨。  本来意识还没有清醒,突然被甩了一个巴掌,雷辰逸的脸色攸地变得很可怕。还从来没有人敢甩过自己巴掌,脸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着,疼痛事小,而这样的巴掌简直就是把他引以为傲的面子踩在了脚下。  他费心费力照顾,她竟然醒来二话不说的直接甩了他一个巴掌。  同样的怒,同样的火焰在雷辰逸的眼里迸发而出。  “程涵蕾,你敢打我。”  那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冰冷的在两个人之间响起。程涵蕾丝毫没有任何动摇,刚刚醒来,身体还处于很虚弱的状态,在抽了雷辰逸一个巴掌后,程涵蕾一手撑在床上,大口的喘息着。  听到雷辰逸的话时,程涵蕾喘息着抬起头,目光里的怨恨与雷辰逸眼里的怒意在空中交汇在一起。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眼里的怨恨,只觉得莫名其妙,她不想看到他,这几天他已经尽量不去看她,除了晚上在她睡着后去看一眼便离开,连吵醒她都不曾。  他还从来没有如此的牵就过谁,她流产甚至刮宫这件事情,他心里有内疚。毕竟闹出人命,在她的身体里留下种子的是他。所以,他在迁就她,用着他的耐心在牵就。可是迁就不代表她可以登鼻子上脸,现在,竟然过分的敢甩他巴掌。  甩了他巴掌,竟然还敢摆脸色给他看。  “打你,我恨不得杀了你。雷辰逸,你就是个言而无信的魔鬼,你是魔鬼。”  程涵蕾胸前剧烈的起伏着,扬起手想再次打雷辰逸。雷辰逸眼底的阴霾之色更甚,大手不费力的就扣住了程涵蕾挥过来的手腕,明明怒到了极致,可是手却还是稍微留了些许的余力。只是这样的体贴,程涵蕾完全都感觉不到。  听着程涵蕾的无理取闹,雷辰逸的脸色更加难看。  “我已经处处在迁就你,程涵蕾,你不要处处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是谁得寸进尺?雷辰逸,你究竟想把我逼成什么样才甘心,你为什么要毁了我最后的希望,为什么!”  程涵蕾手被牢牢的扣住,抬起另一只手又想抽过去。雷辰逸眉宇间的冷色更甚,直接推着程涵蕾压在床头,一手轻松的就扣住了程涵蕾两只手往上一拉,目光里压抑着隐忍的怒意:“程涵蕾,别挑战我的底线。别逼我打女人,你究竟在发什么疯?怀孕,流产这都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情,我已经在忍让你了,别不知好歹。”  “对,流产,刮宫是我自作自受,是我主动要签契约的,是我犯贱的以为用身体满足你的兽欲,你真的会遵守契约的放了我。可是你竟然利用这件事情让我连高考都没办法参加,雷辰逸,那是我是我唯一的希望。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才能放过我,怎样满足你的**才可以,这样吗?今天你一次要个够行吗?我满足你,你想我怎么满足都行,只要你放过我,只求你放过我。”  冰冷的眼泪滑过苍白的脸颊,程涵蕾声音越来越小。绝望在心口间蔓延,她不想在他面前哭。在感觉到雷辰逸稍微放开自己的手时,无声的落着泪,手解着自己的衣服,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程涵蕾,够了。你究竟在说什么?跟你高考有什么关系?”  一手扣住程涵蕾解衣服的手,雷辰逸总算是抓住了些许重点,高考?  “你别告诉我我被开除不是你做的?除了你还有谁会用这样卑劣的方式囚住我,雷辰逸,别在我面前演戏!你这虚伪的脸真让人觉得恶心。”  “开除?”  雷辰逸愣了一下,校方早已经处理好。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被学校开除所以她才会冒着大雨冲出医院,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她对自己就这点信任!  “就开除这点事值得你跟疯子一样在雨里满大街跑,差点连命都送掉了。你知不知道,你因为此……”  雷辰逸只觉得一股子莫名的火在心口燃烧,她要给自己一点信任,问问左涧宁或是打电话给自己不就可以了。竟然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可知道她因此……  “这点事?呵呵……对啊,在你的眼里就是这点事。我是疯了才会求你,你要毁了我是吗?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我让我无路可走,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你现在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滚。”  “程涵蕾……”  “滚!”  程涵蕾吃力的尖叫着,她怎么能够对这个男人抱有任何的希望。  “你听不懂人话吗?”SNy。  “我听得懂人话,听不懂禽兽说的话。雷辰逸,我认了,真的认了。对了,这是你的家,是你花钱买的,不是我的。应该滚的是我。”  程涵蕾一边说着,一边拉被子要下床。雷辰逸被程涵蕾这反常的行为弄的一个头两个大。开除这事本来就是小事,他只要去学校弄清楚情况,事情根本就没有多大。在他眼里,她身体才是大事,她究竟懂不懂。  “程涵蕾,你敢下床试试。”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那随时要晕倒的模样,脸色一冷,手伸手便要拉住程涵蕾。  程涵蕾一把甩开雷辰逸的碰触,冷冷的说道:“别碰我,你让我恶心。我不会再忍你了,雷辰逸我忍了大半年,够了。你不要再碰我,我警告你不要再碰我。”  那冰冷绝望的眼神,让雷辰逸的心口一揪。他从来没在程涵蕾眼里看到过这样的目光,仿佛已经失了全部的希望,一种衍生而出来的绝望。  到口的威胁默默的咽了下去,雷辰逸突然站起来,看着准备下床的程涵蕾说道:“程涵蕾,你应该知道,如果我不想你离开这间公寓,你哪儿都去不了。既然你认定是我,那就养好身体才能让我身败名裂,你这个模样,我怕还没走出去,就已经晕死过去了。一副风吹就倒的模样,只会让人看着好笑。”  “你!”  没有最可耻,只有无上限的可耻。程涵蕾双脚刚触及地面,脚上的疼痛让程涵蕾一痛,身体一软跌倒在床边。抬起头,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雷辰逸,用力的咬住唇瓣。她现在的身体她自己明白,雷辰逸说的没有错,她可能连走出这间房间的力气都没有。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跌倒,大手攸地握紧。但在接触到程涵蕾的眼神时,手默默的在口袋里收紧。然后冷漠的转身往外走。当房门被关上的时候,程涵蕾绷紧的身体软软的松了下来。  头慢慢的低下,埋进了弓起的膝盖里。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靠在床边,整个人娇小瘦弱的让人心疼。双手交叉的扣在自己露出来的腿上,用力的收紧。指甲深深的扣进肌肤里,无声的轻颤着……说只没在。  ***********************************************************  “你就是为了这个男人拒绝我?”  殷恪伽手指间修长食指和无名指间夹着一只烟,在吞吐云雾间,眼神扫过正在泡咖啡的左涧宁。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渐渐的染上一股子阴鹜。  左涧宁正在煮咖啡的手顿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僵了些许,一边倒着咖啡转身间,脸上的笑容依然是三十度角的笑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淡淡的说道:“你想多了。”  “想多?你当我们是第一天认识?”  殷恪伽脸上的表情更是阴鹜了几分,在左涧宁把咖啡放在茶几上的瞬间,一手扣住了左涧宁的手腕,力道一扯,咖啡就这样泼到了殷恪伽的身上。滚烫的液体在浸透了衣服的时候,迅速的沾上了皮肤,而殷恪伽脸上竟然没有一丝变化,仿佛那疼不是在自己身上时。  “殷恪伽,你又发疯了吗?”  左涧宁手腕动了动没挣脱开来,从小这个男人就是如此的霸道。而扣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那样紧,目光犀利的看着他的脸。知道就算是说他也不会听,左涧宁索性随殷恪伽,只是淡淡的道:“我再帮你倒一杯。”  “我早就为你疯了你不知道吗?”  殷恪伽的嘴角勾起一抹很冷的笑,跟要渗透入左涧宁的血肉里一般,那眼神带着一抹强烈的占有欲。爱而不得,从未有过。  “不是说好不提这些吗?”  左涧宁的嘴角还在笑,眼角却在渐渐的变冷。不再挣扎,而是转过头看向殷恪伽,这个从小就认识的男人。  “什么时候你才能看我一眼,这里早就为你疯了,你不知道吗?”  用力,殷恪伽把左涧宁的身子一把拉到沙发上,翻身便压上了左涧宁,那双满是冰冷的眸子里,遮掩不住的是浓浓的情深。他爱他,爱了好多年。  “我不喜欢男人。”  左涧宁嘴角的笑依旧,看着殷恪伽的脸淡淡的说道。  “不喜欢?不喜欢会让我上你?”  殷恪伽一把扣住左涧宁的下额,用力的扣住,看着他脸上那笑容就刺眼。他总是这样一副笑容,仿佛天地间所有的事情都不在他的眼里。也是这样的笑容让他一不小心陷了进去,一陷就是这些年。  “那是意外,我们都喝多了。”  “推的可真干净,今天没喝多是吗?”  “殷恪伽!”  左涧宁还来不及拒绝,殷恪伽已经直接低头,迅速的吻住了左涧宁那绽放着笑容的薄唇,带着烟草味的气息,有着浓浓的占有**。左涧宁身体被密实的压上,没想到殷恪伽会再次这样对自己。左涧宁身体一僵,在反应过来时,便准备挣扎。  殷恪伽四肢束缚着左涧宁,狂肆的扫着他的唇,用力的啃咬着,大手更是顺着他略瘦的身子滑进了衣服里,找到敏感点捏住。  “住手!”  左涧宁感觉着殷恪伽好似没有准备停手的动作,嘴角的笑微微的僵住。就在准备动手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打开。  “左。”  雷辰逸打开左涧宁的门,推开之时,刚开口一眼便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两个人,而重叠在一起的两个人因为突然开门的声音停止了正在啃咬的动作,殷恪伽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口的雷辰逸,并没有立刻离开左涧宁的身体。反而是这样对着雷辰逸勾起一抹略带挑衅的笑容。000  左涧宁身体浑身的僵住,在听到了雷辰逸的声音时,浑身跟注入了一道冰流一般。身体里的血液都凝结在了一起,睁大的双眼看着殷恪伽那副模样。眼底渐渐的染上一抹阴霾。  雷辰逸似乎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视觉还真的有些被冲击。还好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看着,然后说道:“打扰了。”  淡淡的三个字,没有任何的情绪。心中一紧,左涧宁无形被刺了一刀。被雷辰逸看到自己跟殷恪伽这样的贴在一起,暴露了自己的性取向,他有一种想钻进地缝的感觉。看着还不准备起身的殷恪伽,左涧宁的声音如来自地狱一般,在殷恪伽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殷恪伽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即不愿的起身。  “雷。”  左涧宁迅速的起身,拉好自己的衣服,然后快步的走到门边,叫住准备离开的雷辰逸。雷辰逸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左涧宁,目光里并没有一丝叫嫉妒的东西。微微的失望在心口蔓延着,在失望之后,便紧张的看着雷辰逸,很怕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对自己的厌恶。  “你刚刚看到的……”  “左,那是你的私事。你是我的兄弟,这点不会因为你的性取向而改变。”  雷辰逸淡淡的说着,对于一个人的性取向,他倒没有那么较真。只是发现左涧宁是GAY的那一刻,有些许震惊。  “找我有事?”  左涧宁压下心中莫名的情绪,然后看着雷辰逸。  “嗯,方便吗?”  “嗯,什么事?”  “这两天帮我照顾程涵蕾。”(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