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谈判

第一百零七章:谈判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97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4
   “还真伟大。”  在雷辰逸离开后,冷讽声从沙发处传来,殷恪伽靠在沙发上,在左涧宁转身关门的时候,无尽的讽刺着左涧宁。  左涧宁没有说话,只是往客厅里走来,看着殷恪伽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混血儿的殷恪伽的轮廓要较中国人稍微深一些,那双眸子带着淡淡的蓝,在怒气的时候会变成深蓝色。此时,便是如此的看着左涧宁。  “你可以走了。”  淡淡的声音,嘴角的笑容未曾变过,但是那双眼里却是冰冷。  “怎么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看到自己跟另一个男人躺在沙发正准备做.爱心里现在很不好受,嗯?看雷辰逸的表情好似不知道你只喜欢男人,你说要是雷辰逸知道了你对他的感情,会不会从此就再也不把你当兄弟了呢?”  “殷恪伽,闭嘴。”  嘴角的笑容似乎弧度越来越甚,左涧宁的目光也越发的冷了几分。  “被说中心事了?你怎么就这么犯贱?”000  “犯贱的人岂止我一个。”  带着笑容,左涧宁淡淡的嘲讽着,那眼神让殷恪伽的眼神突然阴霾了几分。  左涧宁慢慢的靠近殷恪伽,手扯住殷恪伽的衣领,一字一句的说道:“殷恪伽,别挑战我的极限。我把你当朋友所以对你三分礼让,如果你再一再挑战我的底线。我不介意跟你鱼死网破。”  “就为了一个根本不知道你喜欢他的男人,你威胁我?”  “对。殷恪伽,如果让我知道了有人在雷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我不会放过那个人。”  左涧宁笑着放开殷恪伽,然后直起身子拍拍自己的手说道:“你要是喜欢这里,多坐一会儿,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你自便。”  眼底的再次染上平静的光芒,丝毫不见刚刚的狠戾……  门砰的一声合上,而坐在沙发上的殷恪伽那冰冷的表情突然间消失,整个人颓然的靠倒回沙发上。两个人之间,付出多的一方,注定了就被吃定了。其实威胁对他来说算什么,但是因为是左涧宁,他没有办法真的让他受伤。  ***********************************************  地上铺着地毯,程涵蕾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心很冷……  听到开门声,程涵蕾也没有动。直到房门打开,程涵蕾依然没有动。  左涧宁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地上的程涵蕾,走到程涵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程涵蕾说道:“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值得吗?”  程涵蕾听到左涧宁的声音,没有动。  他对自己说,有雷,不用担心。  结果……  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左涧宁站的位置永远是雷辰逸那边,他会对自己关心会救自己完全是因为雷辰逸,会帮自己是雷辰逸,此时来这里,也一定是雷辰逸让他来的。他们本来就是一路的人,为什么她会相信了他的话呢?  “程涵蕾,没听到我的话?”  左涧宁见程涵蕾还是动也不动,不由伸手准备扶程涵蕾起来。  程涵蕾在感觉到左涧宁的手伸过来时,身体瑟缩了一下,扫了左涧宁一眼,眼底满是抗拒和防备。  “雷让我来照顾你,程涵蕾你不养好自己的身体,怎么参加高考。”  “高考?呵呵……”  程涵蕾冷笑着,又默默的低下头。  “笑什么?程涵蕾,你怎么了?”  左涧宁伸手,想到程涵蕾的抗拒,又默默的收回手。站在一边看着程涵蕾反常的表情,刚刚雷辰逸也是一副反常的表情,而程涵蕾这几日在医院里已经很积极的调养自己的身体,每次他去的时候,都能看到程涵蕾认真做考题的模样,她对这次高考的重视显而易见。  可是怎么一瞬间变了……  “不要跟我说话,我不想说话。左学长,我想一个人静静。可以吗?”  声音轻轻的,他不过是帮着雷辰逸。她要恨的人只应该是雷辰逸,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而迁怒到别人。  左涧宁眉头微微的上挑,看着程涵蕾蹲坐在那里,自我保护的模样。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他想,等安然来了,便应该能知道原因了。  房门又再次合上,而程涵蕾慢慢闭上双眼,干涸的泪腺,仿佛连泪水都已经流不出来了。  **************************************************  “程涵蕾,你个浑蛋,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安然蹲到程涵蕾面前,刚开口眼泪已经扑蔌的往下流。  程涵蕾在听到了安然的声音时,这才抬起头,看着安然那哭的红肿的眼睛,她应该担心自己担心了好久吧。对安然扯了一抹笑说道:“对不起。”  “我说过了,你不想笑就别笑,你再笑,我真跟你翻脸了。”  程涵蕾嘴角苦涩的笑一僵,然后又默默的低下头,双眼有些空洞的看着地毯的某一处,说道:“安然,我不能参加高考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我已经不知道我前方的路应该怎么走?”  程涵蕾的声音轻轻的,轻吐的字眼间,那每吐出来的一个字都让安然难受。  安然握住程涵蕾放在膝盖上的手,那指甲已经扣在腿上很深的痕迹了。冰冷的小手,这大热天的,程涵蕾的身体跟坠入冰窖了一般。  “你先躺到床上。”  安然眉头微微皱着,心中很疼。就是因为知道高考对程涵蕾有多重要,所以才会这么担心她会做傻事。如果是她不能参加高考,她也一定会崩溃。  “好。”  程涵蕾心中紧了紧,在感觉到安然小手的温暖时,乖乖的起身。双脚的疼痛让程涵蕾身体不稳的差点又跌倒,安然立刻扶着程涵蕾,帮着程涵蕾躺在床上,拉好被子。  两个人安静的坐了一会儿,过了好一会儿,程涵蕾对安然开口说着。  “安然,我没事。已经很晚了,让左学长送你回去。”  安然在听到程涵蕾的话后,回过头看着靠在房门边的左涧宁,刚刚来的时候左涧宁直接在玄关处跟她聊了一会儿,问明了程涵蕾为什么会从医院跑走。她如实的说了,正准备求左涧宁帮忙想办法的时候,左涧宁已经让她进来看看程涵蕾了。  在见到左涧宁的眼神时,安然点点头。  “我明天再来看你。”  就过人是。“嗯。左学长,麻烦你。”  程涵蕾看着左涧宁,左涧宁点点头:“放心吧。”  一个小时左右,左涧宁便回来了。在房门上敲了敲,听到里面的声音,左涧宁这才推开门走进去。  “安然已经安全到家。”  “谢谢。”SNy。  “程涵蕾,你以为你被退学是因为雷,是他做的,所以才会这么愤怒,这么绝望?”  左涧宁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靠在房门口,看着程涵蕾,目光里带着一抹深邃。程涵蕾在听到退学和雷辰逸的时候,脸上明显的变了冷几分。收回视线冷漠的说道:“左学长,如果你是要帮雷辰逸解释的话,不必了。我不会再相信。”  “你相信与否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雷没有做,他对你虽然使用过不光明的手段,但是他可以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他做的。他这两天应该会去处理这件事情,到时候应该会给你一个答案。有结果出来后,你再去想究竟是不是雷做的便好。”  程涵蕾没有说话,脑中不由的想起雷辰逸刚刚在床上时脸上的表情,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当时她已经认定了是雷辰逸做的,所以在看到雷辰逸脸上的诧异时,只当他是在演戏,现在想想……  “其实你只要用心想想就知道这事情有多矛盾,如果雷想要断了你翅膀有很多办法,不一定要用这种方式。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你应该饿了,雷刚打电话过来说让人送了些吃的过来,等会你吃了再睡。有些事情还没有得出结论,就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不值得。人最大的本钱就是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左涧宁的声音淡淡的,很快外面便响起门铃声,没几分钟,左涧宁手中提着两个袋子走进来,把东西放在床头说道:“有事情叫我,我在客房。”  没等程涵蕾说话,左涧宁已经转身离开。  房间里一瞬间又恢复了安静,程涵蕾看着床头的东西,这是雷辰逸送来的吗?  房间里飘散着香味,程涵蕾发现自己的肚子是真的饿了。不由的伸手拿起床头上的餐盒打开,里面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也是两个人在欢爱过后,雷辰逸惯性点的几样东西。  程涵蕾心莫名一紧,想到她打了他一个巴掌,他长这么大可能还没有人打过她巴掌,当时,她以为他会反手打她两个巴掌,毕竟没有人可以挑战他的高高在上。  摇摇头,事情还没有一个结论,她竟然已经条件反射的在心里相信了他。只因为左涧宁的话,只因为雷辰逸看自己的眼神,只因为此刻给的一点施舍般的温暖。  刚刚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睡了很久,原来自己并没有睡多久,只是感觉睡了很久一般,坐在这里,听时间的滴答,窗外的雨一直在继续,程涵蕾缓慢的吞咽着面前的食物,任时间流逝。  ***********************************************  雷辰逸的车停在雷家,打开车门,双脚踩在雨里,迈步走了进去。  客厅里,雷震东和许佩芬还在客厅看着电视,雷熙雯坐在一边,一家三口看起来和乐融融。许佩芬的心情明显的很好,嘴角的笑怎么也遮掩不住。当雷辰逸走进来的时候,许佩芬第一个看到,在看到雷辰逸身上的雨时,立刻紧张的站起身,一边吩咐王妈说道:“王妈,快去拿毛巾。”  “辰逸,怎么把身上都弄湿了,要是感冒了怎么办。你现在可是在关键时候。”  伸手接过王妈递过来的毛巾,立刻准备帮雷辰逸把身上的雨给擦干,一边擦一边说道:“辰逸,你还是先去楼上洗个澡。我让王妈给你做点夜宵,你看你,这几天都忙的瘦了一大圈。王妈,去厨房热点汤,再给少爷做点营养的夜宵。”  “是,夫人。”  王妈立刻领命的转身往厨房里走去,而雷辰逸却在王妈转身时,在许佩芬的手准备擦拭他脸的时候,一把格开了许佩芬的手说道:“不用了。”  “你这孩子,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许佩芬手被格开,愣了一下,但是瞬间便已经扯出一抹笑,一边慈爱的责怪着。  “对啊,哥。你快上楼换个衣服,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好吗?”  雷熙雯对雷辰逸心中有些害怕,有些讨好的说着。  “不用麻烦,我今天回来是有件事情要宣布。”  雷辰逸错过许佩芬,迈步走向沙发。雷震东看着雷辰逸说道:“有什么事情可以明天说,你妈是关心你。上去洗个澡,身体是最重要的。”  “对,辰逸,你上楼洗澡,有事情明天再说。”  许佩芬心中一惊,看着雷辰逸那副表情和投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心中隐隐的仿佛要知道了什么事情一般。立刻顺着雷震东的话阻止着,而雷辰逸在看到许佩芬在极度阻挡的时候不由的停下脚步,看着面前脸上难掩紧张的许佩芬说道:“妈,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还是你在怕?”  “怕?辰逸,你在开什么玩笑。妈是关心你,你爸也让你上楼。”  “爸?”  雷辰逸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意味,但许佩芬却在听到雷辰逸似别有用意的叫声里脸色攸地变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