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0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5
   转身,一边拿起电话,在走出房门的时候,程涵蕾听到雷辰逸温柔的声音:“祯祯,我去接你。”  砰的一声……  门被大力的甩上,那声音震的程涵蕾耳朵嗡嗡的响着。  程涵蕾靠在床边,有些累的闭上双眼。脑海中不知为何总是回荡着那句:祯祯我去接你。刚刚她贴上之时,已经感觉到了雷辰逸那已经汹涌的**。可是最后他却推开了她,她不愿意去想,这是因为他对她的一丝体贴,她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动摇,心软。  衣服还敞开着,程涵蕾也没有心思去整理,其实她知道他今天来这里是想得到什么?听左涧宁和安然说后,她知道雷辰逸为了让自己可以参加高考做了多少。就算她对左涧宁的话有所保留,但是,对于安然,她永远不会去怀疑,加之,早在那天雷辰逸离开后,左涧宁对自己说的话便已经明了。  刚刚雷辰逸走进来的时候,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她知道雷辰逸是在等待她说一句谢谢,和上次甩他一巴掌的对不起。  她心里感谢雷辰逸帮她恢复了高考,可是却也忘不了他站在楼梯口时,冷眼看着她躺在客厅的地面上,看着她疼痛的模样,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一句。  是因为冯祯祯在那里,所以他不能承认,不能说他跟她之间的关系,更加不会认了这个孩子是他的。  她心里明白他当时的想法,却不能原谅。她被打的疼痛,躺在手术台上被刮宫的疼痛,终是刻在了脑中,挥之不去。  一丝温暖便足以成为穿肠毒药,她不能再允许自己品尝这穿肠毒药,疼已经品尝过了,不想再去品尝。  这样挺好……  他们只需要保持**的关系,她不需要他给的温暖。  高考的事情,是他欠自己的。  程涵蕾努力的安抚着自己,只是,心却还是痛了……  ************************************************  雷辰逸在甩完门后,站在门口,合上手机,那根本就没有拔通号码的电话。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不识好歹的女人。  因为上次的关系,这次雷辰逸没自己开门,而是按了门铃。  左涧宁刚洗好澡,腰间只围了一条围巾走过来开门,在看到是雷辰逸的时候,已经直接拉开门。雷辰逸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左涧宁的家问道:“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  左涧宁看着雷辰逸,淡淡的说着。  “陪我喝几杯。”  雷辰逸迈步走向一边客厅坐下,左涧宁走回房间换上衣服,然后拿了两瓶威士忌走出来,放在茶几上,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然后说道:“怎么不在楼下?这会儿程涵蕾不应该感动的泪流满面把你奉为神吗?”  轻轻的抿了一口,含笑说着。  雷辰逸听着左涧宁的话,被直接踩到了尾巴,这就是他在来这里时的想法,可是呢?0  “SHIT,不识好歹的女人。”  雷辰逸仰头抿尽自己口中的酒。  那双眼里迸发出一抹怒意,对程涵蕾的不知好歹。  “雷,认识你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你为了一个女人烦恼。”  左涧宁晃动着自己手中的液体,看着坐在对面的雷辰逸,淡笑道。许过东跟。  雷辰逸在听到左涧宁的话后,正在倒酒的动作顿了顿,在把杯里倒上酒后,端起,靠回沙发上。看着左涧宁,轻抿杯中的酒……  “你想说什么?”  “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  左涧宁轻笑着,微垂下的眼睑,掩饰住的是一抹微微的苦。雷辰逸没发现左涧宁的情绪,只是在听到左涧宁话时,又仰头喝下杯中的液体,冷声似在抗拒般的说道:“我不清楚。喝酒,这么罗嗦不是你的风格。喝酒跟个女人一样。”  雷辰逸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掩饰着,只是心口处,还是真的有那么一种情绪在慢慢的滋生着,一直忽略着的感觉……  最后的结果,茶几上倒满了大大小小的瓶子,而雷辰逸早已经靠在沙发上,号称千杯不醉的雷辰逸此时也醉醺醺的躺在那里。左涧宁仰头喝下自己杯中的酒,站起身,坐到了雷辰逸身边……  “雷。”  清醒的双眼,此时看着身边躺在那里的雷辰逸,眼神里透着一抹遮掩不住的光芒。  躺在沙发上的雷辰逸没有任何反应,左涧宁忍不住的伸出手,在一种很矛盾的心情下撑在了雷辰逸的身侧,然后慢慢的低头,直到近距离下看到雷辰逸,呼吸突然变得急促。  有那么一瞬间,左涧宁被自己刚刚的行为吓到了。几乎是快速的退开,迅速的冲进了浴室。  ******************************************************  雷辰逸从那天甩门离开后,两天没有再出现。安然每天下课后便会来这里,天天陪着程涵蕾聊天。这会儿,差不多是安然会来的时间,程涵蕾在听到门铃声时,双脚涂抹了药膏虽然走路还有些痛,但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了。  穿着宽松的拖鞋,程涵蕾走出房间,去开门。  “安然……”  拉开门的瞬间,在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人时,程涵蕾脸上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爸,许姨。”  身体不由往后退了一步,在看到两个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呼吸都快凝结了。他们知道了这里,是不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她跟雷辰逸的关系,想到这一块,程涵蕾的脸色已经刷的一下惨白一片。  “你们怎么会……”  “啪……”  随着程涵蕾后退了一步,话还没未说完,随着两个人走进来关上门的瞬间,雷震东已经直接甩了程涵蕾一个巴掌,那巴掌又猛又狠,打的程涵蕾瞬间眼前一片黑,唇齿间顿时感觉到了那血腥的腥甜味……  一手扶着墙壁,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雷震东,脑袋嗡嗡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震东。“  许佩芬在雷震东再扬起手的时候,拉住了雷震东然后摇摇头。他们今天来不是把事情弄的越来越糟糕的,上次雷辰逸的话还在耳边,孩子是他们养大的,雷辰逸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除了对于权势外对什么人或事执着。  雷震东满腔的怒意,这个女儿,自己真是欠了她的。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熙雯的关系,他也不会把这个污点给认回来。现在竟然来毁自己最看重的儿子……SOIW。  冷冷的瞪了程涵蕾一眼,然后迈步走进客厅里,坐下。许佩芬看着程涵蕾努力压抑着怒气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涵蕾,过来,我跟你爸有事跟你谈。”  程涵蕾一时还未弄清两个人究竟意欲为何,缓了一下,除了脸颊上还有些疼外,程涵蕾看着已经坐到客厅的两个人。迈步走了过去。  他们能找到这里,应该是知道了她跟雷辰逸的关系。  程涵蕾还未理清思绪的时候,许佩芬已经开口……  “涵蕾,你应该知道如果没有雷家,你早就饿死在街头了。这些年来,雷家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上学,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雷家对你就算不能算是恩重如山,起码没让你饿死。这份恩情你还是要记着的,对吗?”  许佩芬的话在程涵蕾的耳边萦绕着,而程涵蕾只是低着头未说话,一时分不清他们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高考的事情我跟你爸之所以会让校方让你退学,完全是为了雷家。你也知道雷家大家大户,你爸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根本就丢不起这个人。如果让人知道了雷震东的女儿竟然跟自己的儿子两个人不仅**还有了孩子,这事情让你爸的脸往哪里放。”  “你跟辰逸两个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且辰逸是有未婚妻的,过不了多久他们一定会结婚。你应该知道辰逸的眼光之高,看中你完全是因为你这张脸。他虽然性子算是沉稳,但终究才二十一岁,对于很多事情有一种好奇感是有一些反叛心理的,对你就是这样。”  许佩芬的话让雷震东的呼吸急促了几分,明显还没缓过来。而程涵蕾在听到许佩芬的话时,一直低着的脑袋突然抬起来,看着许佩芬和雷震东,他一直不知道是谁做的。虽然怀疑过是雷震东和许佩芬做的,但想起那天雷震东用捐楼来压下这件事情,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可是此时听到……  心口中的火焰越发的炽烈,烧毁了程涵蕾大脑里的理智。就跟心中最后一根弦被扯断了一般,这些年所有的委屈,被迫跟雷辰逸维持**关系,她的卑微,她的隐忍,最后倒好,他一句害怕丢了雷家的脸,就可以毁了她的十年努力。  他们有什么资格,谁给他们的资格。  程涵蕾只觉得胸口的怒气在汹涌的滋生着,看着面前两个人,两个明明恨不得撕碎自己的两个人,却在这里努力压抑着怒气……  身体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两个人冷冷一笑……  许佩芬正说的口水沫子直喷,突然听到程涵蕾冷笑,不由脸色一冷……  “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可笑,你们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指责我?你们又有什么资格让学校让我退学?丢了雷家的脸,就算丢了雷家的脸,也是丢你们的脸,与我又何干?呵呵,雷家供我吃供我穿,供我上学。你怎么不提我在雷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们有把我当成雷家人吗?我在雷家连个佣人都不如,你们怎么有脸在我面前说恩情,我应该记你们什么恩情,是你们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的恩情吗?”  “对,我是跟雷辰逸在一起。我现在是他的女人,我现在住的这间房子是他的,这里每一个地方,我跟他都有做过。你们坐的沙发,我们不止做过一次。你们有本事直接找雷辰逸不就可以了,你们说的对,只要雷辰逸不要我了,我什么也不是了、你们如果有本事让他不要我,何必来这里跟我说这些,想让我主动的离开吗?”  “**?我们已经乱了这么久了,多乱几次又如何?”  “小贱人,你究竟要不要脸?”  “我就不要脸了,我只知道如何才能活下来,我还能想到脸吗?我要是要脸,我能卑微的在你们虐待里活到十六岁吗?”  “你……”  雷震东扬手又准备打程涵蕾,被许佩芬一把拉住,看着雷震东说道:“要是让辰逸知道了,怎么办?”  雷震东扬起的手硬生生的顿下,而程涵蕾本来以为被打定了,却听到许佩芬的话,心中正困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开门声,而里面的两个人在听到开门声时,对望了一眼,还来不及反应,雷辰逸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雷辰逸明显是赶过来的,额头有细密的汗滴。走进客厅,一眼便看到站在那里的雷震东,手在半空中,而许佩芬早因为雷辰逸突然出现而不由松了手。程涵蕾听到开门声,不由的转过脸看向身后,当看到雷辰逸出现时,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雷辰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程涵蕾脸颊上那明显的红印,眼神顿时阴鹜了几分,大步走到程涵蕾身边,一手拉过程涵蕾,搂进自己的怀里,目光冰冷的看着雷震东……  “谁允许你们来这里的?是我上次表述的不清楚,还是你们没有听明白。我说过以后程涵蕾的事情不允许你们插手,她的事情我会负责。”  “辰逸,你别生气,我们就是来看看涵蕾,她不在医院,我们知道她住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她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我们没把她怎么样……”  “没有把她怎么样?这是什么?”  那巴掌印刺眼的让雷辰逸的眼眸更加的冷……  “震东。”(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