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取悦我

第一百一十四章:取悦我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03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7
   抬起头看向雷辰逸开心的叫道,嘴角带着甜美的笑容,但在看到推门进来的雷辰逸脸上的表情时,那满是阴鹜的眼神,里面透着人心寒冷冷冽杀意。雷熙雯嘴角甜美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嘴角……  那握在手中的汤不由的被扣紧了几分,一手紧紧的抓住许佩芬似乎是在寻求一丝依靠力量。  随着雷辰逸每走一步过来,雷熙雯的身体都不由的往许佩芬的身后靠了几分。瑟缩的双眼,恐惧的看着眼前的雷辰逸,再也无法绽放笑容。  “辰逸,涵蕾醒了?”  从昨天雷辰逸说她别出现在他的面前时,许佩芬便不敢再去找雷辰逸。此时看到雷辰逸出现,那眼神让许佩芬心也不由的疙瘩一下的扯了一下。强壮镇定的看着雷辰逸,问出的话带着一抹试探,如果是……  一个眼神,雷辰逸让许佩芬的话又噎在了喉间。  此时,雷辰逸已经站在了床边。许佩芬似乎终于发现了雷辰逸要做什么,在雷辰逸伸手的时候,立刻跟着伸手,挡在了雷熙雯的面前声音都带着一丝紧张颤抖说道:“辰逸,你想做什么。”  伸出的手被许佩芬拦住,而许佩芬身体整个挡住在雷辰逸的面前,阻止雷辰逸的动作。  雷辰逸看着握在自己手上的许佩芬,直接手一个力道收回,把许佩芬轻松的甩开跌到后面,半天没有爬起来。  雷辰逸目光满是杀意的看着雷熙雯,而雷熙雯没有了许佩芬的保护,吓的声音已经不成句了:“妈……哥……不要……”  “啊……”  雷熙雯恐惧的声音,没有勾起雷辰逸丝毫爱怜之心,冰冷的大手不客气的伸出,一把扣住雷熙雯的喉咙。0  “唔……不……要……哥……”  雷熙雯恐惧的挣扎着,手上的汤因为抗拒早就跌到了床上,泼在胸口,那热烫的温度,烫的雷熙雯疼的脸色更白。身体刚手术完还很虚弱,在雷辰逸面前,雷辰逸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雷辰逸看着雷熙雯挣扎,眼神里的阴鹜之色越来越浓郁,在看到雷熙雯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的时候,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  “我说过,如果程涵蕾有事,有事的就不止她一个人。”  那冰冷的声音,如冰直接注入了雷熙雯的身体里,在一瞬间,离死亡那样接近。手脚挣扎的越来越无力,双眼因恐惧瞪的越来越大,那窒息的感觉让雷熙雯的双眼不由的往上翻,唇瓣一张一合,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  只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在她面前放大的雷辰逸的脸,越来越觉得狰狞,那扣在自己喉咙上的手力道越来越重。  就在雷熙雯大脑严重缺氧之时,意识已经渐渐的开始陷入黑甜里,那扣在自己喉咙上的力道稍微轻了一点。  “雷。”  左涧宁在赶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雷辰逸扣着雷熙雯的喉咙,那姿势那表情,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和杀意,丝毫不是警告,而是他真的有杀了她的心。  快步的赶了过去,手扣上了雷辰逸的手腕,往后一拉。  雷辰逸的手被左涧宁握住,手上的力道稍微松了些许,但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在看到是左涧宁的时候,雷辰逸的脸色冷冷的说道:“左,放手。”  “雷,你疯了吗?你这是要毁了自己,值得吗?”  左涧宁看着已经快不行了的雷熙雯,手上的力道加重。两个人开始较着力道,而雷辰逸看着左涧宁又把手上的力道加重说道:“我要让她给程涵蕾陪葬。”  “辰逸,是妈错了。是妈错了,你放开熙雯。熙雯从小受的苦已经够多了,辰逸,你放过熙雯。熙雯就快不能呼吸了,妈求你了,妈求你了。”  许佩芬爬到雷辰逸的腿间,抱住雷辰逸的大腿,真的被吓到了。一向妆容得宜的许佩芬此时哭的花了脸上的妆,看着越来越痛苦的女儿,不停的哀求着。雷辰逸就像是没听到一般,整个人已经完全的沉浸在程涵蕾就这样醒不过来了的刺激当中……  “雷,别再发疯了。”  左涧宁看雷辰逸完全听不下去,实在没办法,扣在雷辰逸手上的大手突然抽开,抬起手,砰的一拳打向雷辰逸的脸,力道又狠又猛,一拳下去,雷辰逸的脸被打偏,手上的力道也因此而松了,左涧宁立刻一把扣住雷辰逸的手往后一推,直接扣在墙壁上,目光看着雷辰逸那被自己打的肿了半边的脸,眼神从未有过的认真说道:“雷,她不会有事。相信我。”  雷辰逸的理智似乎是在渐渐的回笼着,看着病床上许佩芬已经扑到了床上,搂着因为突然有氧气的雷熙雯剧烈的咳嗽着。脸刚刚被掐的铁青的,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哭,看着雷辰逸,这次是真的满是恐惧。在离死亡最近的那一刻,雷熙雯发现自己拿自己的命,只为赌这个男人能看自己一眼,有多愚蠢。  雷辰逸喘息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看着左涧宁,一字一句的说道:“她不能有事。”  “相信我。”  左涧宁吐出三个字,那满是沉重的三个字。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雷辰逸最信任的人也就是左涧宁,在听到左涧宁说相信他的时候,雷辰逸最终紧绷的身体开始微微放松。  左涧宁见雷辰逸终于恢复了冷静,不由松了口气,雷熙雯的确该死,但是如果真让雷杀了雷熙雯,处理起来就是不那么简单的事情。不似那些小混混,可以直接用车祸遮掩,完全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目光很是深沉,他最终还是不忍看到雷辰逸有任何的痛苦。  推了一下雷辰逸,雷辰逸身体动了动,走出病房,左涧宁跟在身后走了出去。而在两个人出去后,许佩芬这才按铃,在两个人走进电梯的时候,听到身后许佩芬在那里慌张失控的说道:“不能让我女儿有事,不能让我女儿有事。她不能有事,我就这一个女儿。”  雷辰逸脸色阴沉了几分,随着电梯而上。  ******************************************************  “我为什么要帮?”  此时殷恪伽正坐在餐桌上,手上拿着手术刀,正在慢慢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优雅的喂进自己的口中,目光没有看到左涧宁。上一次在左涧宁的家里不欢而散后两个人便没有再见面,此时,左涧宁站在殷恪伽的身边,在提出让殷恪伽试试的时候,殷恪伽只是维持着自己的动作,没有任何的反应。  “殷恪伽,那是人命。”  左涧宁一手撑在餐桌上,一手夺过殷恪伽手上的手术刀,啪的一声拍在餐桌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殷恪伽那深邃的轮廓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左涧宁,唇角冰冷的勾起,冷冷的说道:“左,什么时候你的眼里人命值钱了?”SOIW。  “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就因为他是你喜欢男人的女人?我就应该帮?左,我已经破例了一次,别妄想我再破例一次。”  殷恪伽直接站起身,冷漠的拒绝。  左涧宁站在原地,看着殷恪伽转身就走。那挺立的背影,他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更加知道自己不愿意给的是什么。  “怎样你才愿意帮?”  左涧宁手扣紧,他不忍心看到雷辰逸那样痛苦。在那次酒醉的时候,他在靠近雷辰逸的时候,在雷辰逸的耳里听到的是程涵蕾的名字,那一刻,他在一瞬间把**给泼的冰冷。几乎是有些狼狈的冲进浴室里,雷就算不承认,他也能够感觉到,程涵蕾在他心里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你这是准备求我?”  已经走到沙发边,殷恪伽直接坐到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烟点燃一只,夹在手间,用力的吸了一口。烟味冲进鼻子里,那味道浓郁的让殷恪伽心口闷闷的。有什么东西在心口越来越压抑,脸色也随着心口处的压抑而越发的不舒服。  “我求你。”  左涧宁在顿了好一会儿后,最终慢慢的轻吐而出。三个字,左涧宁那嘴角的笑明显的冰冷了许多。站在那里,看着一副悠闲状态靠在沙发上的殷恪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殷恪伽再次重重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再吐出烟雾的时候,在空气中缠绕成一个圈。那吐出来的字眼,让左涧宁身体绷紧的更加厉害。  嘴角的笑没有温度,左涧宁迈步走向坐在沙发上的殷恪伽,一手撑在沙发上,目光看着殷恪伽,然后大手直接探下殷恪伽的下半身的衣服。  大手不甚熟练的扯开殷恪伽的皮带,看着殷恪伽慢慢一点点的拉下拉链。手扣上了殷恪伽内里的边缘,往下一拉,里面早已经勃发的反应立刻弹跳而出。  在殷恪伽的眼神下,左涧宁低下头……(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