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发疯

第一百一十五章:发疯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44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7
   “因为他,你愿意做到这步?”  在左涧宁低下头的瞬间,殷恪伽直接扣住了左涧宁的下额,阻止了他的唇靠近,视线带着一抹难以置信的阴鹜看着左涧宁,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除了那次酒醉的意外一直不愿意让自己碰的男人,竟然为了另一个男人而甘愿做到这一步。  “是。”  左涧宁的眼里没有一丝犹豫,嘴角还勾着一抹笑容,那副表情刺的殷恪伽呼吸都深沉了几分。  殷恪伽就这样看着左涧宁,手上的力道没有控制的越来越重。  左涧宁能够感觉到殷恪伽身上那股子怒火,下额被捏的很痛,看着殷恪伽,左涧宁只是浅笑着……  “很好,我成全你。”  殷恪伽嘴角的笑更加的冷,左涧宁越是无怨无悔就刺的他心口更痛。扣着左涧宁下额的手突然松开,身体半压性的压向左涧宁,手直接探向左涧的下方。  “张开。”  见左涧宁双腿还紧闭着,殷恪伽冷冷的开口。  左涧宁只是犹豫了一秒,双腿便已经自发的张开。殷恪伽的大手直接探了直去,很快,左涧宁下半身的衣服直接被扯去,而殷恪伽手指甚至没有做任何的准备,直接拉开了左涧宁的身体,扣上了他的腰。  撕裂般的痛楚,左涧宁不是没有痛过,身体上的疼痛受的不是一次两次,就连酒醉的那一次,也许是醉的太死,也许是殷恪伽太温柔,所以他醒来除了身体有些不适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痛,而此时,比被刀砍还疼的痛楚……  那硬生生被撕裂开来。  明显的感觉到有鲜血顺着两个人相贴的地方滑下,滴上了两个人躺着的沙发,在沙发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殷恪伽的脸色一直很冷,看着左涧宁嘴角依然勾着的笑,即使疼成了这样,他的眼底也没有一丝哀求,只是别过视线,麻木的忍着。  心中的不忍几乎是在瞬间便被怒意完全的侵蚀,手扣在左涧宁的长腿上,腰上的力沉的更有力。  痛楚一直在持续着,左涧宁只能感觉到殷恪伽不停的在自己身体里,时间的流逝,身体的痛楚已经接近麻木。鲜血的滋润,早已经让殷恪伽行动自若。  不知道过了多久,左涧宁终于感觉到了殷恪伽的动作停了下来。  身体未被放开,激动的纠缠,两个人的身体早已经被汗湿透了,左涧宁是因为疼而被汗浸湿了身体,而殷恪伽则是因为被**的滋味刺激的……  他的身体,一如自己记忆中的那一夜,紧的不可思议……  “可以去医院了吗?”  躺在沙发上,微微的挪动自己的身体,左涧宁都感觉到了撕裂般的疼痛。双腿好像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明显的能够感觉到自己后面已经裂开了。不知道现在这个样子去医院会不会被雷发现异常。  眉头微微的轻锁着,那眼神里的担忧入了殷恪伽的脸,殷恪伽冷冷一笑,见左涧宁准备推开自己,突然低下头,慢慢的靠近左涧宁,在左涧宁的耳边用冷若冰锥的声音低喃道:“你也把我看的太廉价了。”0  一句话,让躺在那里的左涧宁,脸色攸地变了。  “你反悔?”  嘴角虽然勾着笑,但是左涧宁的眼里已经明显浮现出一抹冷若冰霜的怒意。  “一次想换我去医院,你觉得我会允吗?”  勾起左涧宁的下额,殷恪伽的目光带着一抹轻嘲,但是眼底的冷意却是那么明显。  “殷,你究竟想怎么样?”  左涧宁的声音也变冷了……  “三天。”  “不可能。”  “那么,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殷恪伽突然离开,那本来还在左涧宁身体里的**也在瞬间抽离。左涧宁躺在沙发上,随着他的离开,让后面自动的又缩了起来,那疼痛让左涧宁的身体不由的轻颤了一下。  左涧宁慢慢的撑起自己的身体,两腿间疼的双腿几乎是在打颤。看着殷恪伽一副餍足的模样,坐在那里,点燃一只烟,那副表情让左涧宁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后面疼的厉害,双腿在落地间,几乎都站不起来,额头隐隐有细密的汗滴在凝聚。  “好,三天。殷,别试图欺骗我。”  殷恪伽没有说话,对于左涧宁的威胁似乎没有听进耳里一般,听到他的应允,心中没有任何开心之感,只觉得悲凉之感在心口越发的延续着。  慢慢的灭了手中的烟,殷恪伽突然站起身,左涧宁对于殷恪伽突然的靠近身体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下。殷恪伽似没看到一般,直接抱起左涧宁。  “你做什么?”  “做,爱。”  冷冷的两个字,殷恪伽已经轻松的抱着左涧宁往浴室里走去。  从浴室到房间,从房间再到沙发。左涧宁几乎是在醒来的时候,又被压倒。在疲累中睡着,又在睡梦中被做醒。有一种黯无天日的感觉,身体的疼痛,从第一次一直延续到每一次。而殷恪伽从一开始的粗鲁,再到慢慢的无止境的**。  有时候心情好就各种在他的身上留下激情的痕迹,不停的撩拨他的感观。直到他的身体起了反应,这才占有他。听到他发现低沉的声音才会让他得到释放。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都成了一种折磨。  三天,在一种极度漫长当中度过。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下午,左涧宁几乎是睁眼时便从床上坐起来。横在他腰上的手随着左涧宁的起身而扣紧,左涧宁的身体又被拉了回去。  “殷恪伽。”  左涧宁又了下来,声音明显的冷了几分。转过视线,看着半眯着双眼,似半睡半醒一般的男人。这三天以来,他跟吃了威尔钢般不停的索要。严重的睡眠不足,才会昨晚半夜做到自己直接睡死过去,一觉竟然睡到现在。  “放心,你都能做到这样,我怎么能让你白白牺牲了三天,你说是吗?”  冷讽的一笑,殷恪伽慢慢坐起身,掀开被子,露出自己那结实有力的身体,同样的体力不错,但是在疼痛和算凌虐当中,左涧宁的体力几乎是大力的消耗了。完全的不堪负荷。  “怎么?没力气了?”  站在床边,看着还躺在床上的左涧宁,殷恪伽慵懒的问着。  左涧宁扫了殷恪伽一眼,直接掀开被子,然后准备下床。双腿在接触地面的时候,如果不是意志力够强,身体的疼痛和酸软差点直接跌倒在地。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SHIT,左涧宁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痛苦的迈着步子。  殷恪伽冷冷看了一眼,直接往浴室走。在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看着还未跟上来的殷恪伽,**着身体靠在那里说道:“需要我抱你一起洗吗?”  “滚。”  左涧宁不由骂出脏话,已经过了四天了,雷那边都不知道如何了……  **************************************************  一路上,殷恪伽慢条斯理的开着车,左涧宁从一开始的催,最后沉默的不再说话。身体也的确不舒服,头隐隐有些发热,这几日被疯狂的索取,刚刚还没有感觉,现在身体里仿佛有寒气从身体里往外涌,而身体里明明很冷,但是头却有一种热气在往外喷。  脸上没有透露出一丝不舒服之感,而殷恪伽一直在怒气当中。眼神根本就没有扫过左涧宁,直到停在医院。  左涧宁的腿推开车门,当双腿站在地上的时候,又是疼的倒抽了一口气,不由的在心底又骂了一句SHIT。殷恪伽站在车的另一边,只是扫了一眼过来,看的左涧宁微微弯曲的身体立刻站直。  迈步,往里走。每走的一步都有些痛苦,随着脚步的扯动,两腿间那被撕裂还未愈合的伤口疼的让左涧宁倒抽着一口口的冷气。  强忍着,不让自己脸上出现任何痛苦的神色。在坐进电梯时,电梯里只有两个人,为什么只有两个人?因为殷恪伽在两个人进里面的时候,只是冷冷的扫过那些试图进来的人,只是眼神立刻让那些人迈向前的步子立刻识相的收回。  对于殷恪伽的这方面洁癖左涧宁不发表任何意见,偌大的电梯里,殷恪伽故意靠的左涧宁很近,看着左涧宁那伪装的几乎看不出痛苦的脸,他之所以那样狂肆的就是想让雷辰逸看到左涧宁的模样,消失了三天,再出现。以那样的姿势出现,加上雷辰逸见过两个人的暧昧,只要稍微想便知道这三天左涧宁是跟谁在一起,他就是让左涧宁彻底断了对雷辰逸的念想。  谁知道,三天的拼命索取,最后还是让左涧宁坚持着。  脸色很冷,在电梯到的时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电梯。左涧宁明明疼的厉害,但脚步却明显的很快。在三天里关了机,而在开机时发现很多电话,立刻拔了一个给雷辰逸,听到他在电话那边的声音,左涧宁只是说了一句很快就赶过来。  两个人刚出现在病房门口,雷辰逸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已经走了出来。在看到左涧宁的时候,雷辰逸憔悴的脸,脸色阴郁的迅速靠近左涧宁,扬起拳头就甩了一拳头过去。那拳头的力道又急又狠,打的本来站立就有些困难的左涧宁不稳的后退了几步,殷恪伽紧张的扶住左涧宁。  左涧宁却直接甩开了殷恪伽的搀扶,身体不稳的扶住墙壁,看着满脸怒气的雷辰逸,嘴角的笑容还在……  “雷,抱歉。”  “左涧宁。”  殷恪伽不敢置信的看着左涧宁,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抱歉。他有什么需要跟雷辰逸抱歉的。  雷辰逸脸色很难看,没有看到左涧宁明显的不适,只是冷声说道:“我信你了,结果呢?”  “事情有些复杂,所以花了些时间,人我已经给你带过来了。”  左涧宁的声音依然很磁性,隐隐带着一丝疲倦。  殷恪伽看着左涧宁在雷辰逸面前的那副模样,简直刺瞎了他的双眼。见雷辰逸那副受了左涧宁的帮助是理所当然的模样,直接转身便要离开。  左涧宁一把扣住殷恪伽,双眼已经变得冷漠,看着殷恪伽说道:“殷恪伽,别逼我。”  几个字,只有殷恪伽听得到,殷恪伽看着左涧宁已经慢慢变色的眸子,身体绷的厉害。  “犯贱。”  不知道是说自己还是说左涧宁,错过雷辰逸身边的时候,殷恪伽冷冷的瞪了雷辰逸一眼,接着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左涧宁撑在墙壁上,身体的力量在大量的耗尽着,雷辰逸眼角余光在看到左涧宁的脸色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不由的眉头轻锁着看着左涧宁说道:“左,我冲动了。”  “没事。”  “你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  左涧宁站直身体,对雷辰逸浅浅的微笑着,然后对雷辰逸说道:“进去吧,殷恪伽应该可以帮到程涵蕾。”  雷辰逸在左涧宁的笑里,看着左涧宁那副没事的模样点点头,转身往病房里走。左涧宁在雷辰逸走进病房的时候,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体力好像耗的有些严重,嘴角的些疼,微微的轻舔,嘴角有着一丝血腥的味道。  也许是知道不可能得到,只要他觉得好便可以。  犯贱。  也许。STEa。  能让他付出的人只有雷一个人而已,能够让他做到这样地步的也只有雷辰逸一个人而已。  *************************************************  一场手术,也不知道殷恪伽做了些什么,说是国外最先进的技术,因为左涧宁说相信他,所以雷辰逸即使心中担心还是相信了。在看到程涵蕾正常的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立刻紧张的迎了上去。  “她怎么样?”  看着走出来的殷恪伽,雷辰逸问着。  殷恪伽没有回答,只是一边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看了一眼身后的左涧宁。  左涧宁看着雷辰逸那隐忍的脸,说道:“相信殷,程涵蕾没事了。殷,程涵蕾什么时候会醒。”  左涧宁拉住了准备离开的殷恪伽,手扣在殷恪伽的手臂上,那眼神带着一丝警告。  “明天。”  程涵蕾被推回了病房,而左涧宁已经完全挪不动步子了。殷恪伽在走了一段距离后,没有听到身后传来声响,明明不想去管左涧宁,这个心里只有一个心里完全对他没有其他感情的男人,他何必犯贱……  可是又走了几步,在听到身后砰通一声声响时,殷恪伽大脑在受控制之前,人已经大踏步的奔过去。  “左。”  一把搂起左涧宁。一直支撑着的左涧宁,此时身体已经耗尽了力气。抱着左涧宁,殷恪伽这才发现他额头烫的厉害,因为一直隐忍着,浑身都烧的似火一般,他竟然一个字没有说。而自己竟然到现在都没有感觉到他的异样。  迅速的抱起左涧宁,殷恪伽大踏步的离开……  **********************************************************  雷辰逸疲累的趴在床边浅眠着,窗外,暖暖的阳光洒进病房里,照在两个人的身上。躺在病床上的程涵蕾,仿佛在大海里浮沉了好久,在走进了一片迷雾当中时,似乎永远走不出来。眼前似乎出现了妈妈的身影,不停的在呼唤着自己,慢慢的往妈妈走去,程涵蕾想再扑进妈妈的怀里,感觉着那一丝温暖。  就在快靠近妈妈的时候,突然有人在身后扯着她,不停的在她耳边怒吼她威胁她。  挣扎了好久,最后程涵蕾只感觉到一道真实的力道,一把扯她出了迷雾。  身体很疼,特别是手,似乎已经被压的麻木了。  微微的动了一下手指,程涵蕾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手只是轻轻的动了一下,身体好似完全的没有力气。  那微微的动作已经足以让浅眠的雷辰逸醒来,雷辰逸几乎是立刻睁开双眼,看向程涵蕾。  “程涵蕾。”  大手还扣在程涵蕾的小手上,那么用力的扣着,而那双写满疲倦的眸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程涵蕾。见程涵蕾还没有睁开双眼,雷辰逸不由的声音加大的喊道:“程涵蕾,立刻睁开双眼。”  程涵蕾在听到雷辰逸的声音时,睫毛微微的煽动着,慢慢的睁开双眼。  有那么一瞬间,今夕还不知道是何夕。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雷辰逸,半天动也不动。  “程涵蕾?”  雷辰逸有些不确定的喊了一声,见程涵蕾还是没有反应,没有松手,而是对外面用力的吼了一句。很快程涵蕾的医生立刻走了进来,熟练的帮程涵蕾检查了一遍,然后总算松了口气的说道:“病人已经没事,再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雷辰逸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医生便离开。  雷辰逸只觉得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看着程涵蕾,见程涵蕾还是没有反应,不由的皱起眉头。  他守了她七天,她醒来难道不应该对他说一句谢谢吗?这样沉默不语是不什么意思?  程涵蕾知道医生进来,知道医生在帮自己检查,只是大脑很多忘记衔接不上来,她睁着双眼,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做,但是大脑一时间又接收不了。眉头时不时的微微的皱着,她为什么会住在医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放学……  被带上车。  然后被针麻醉晕了。  醒来是手术室,雷熙雯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手术……  手术……  一个星期就高考了……  “今……”  张口才发现自己的口干的发不出声音,雷辰逸立刻拿过一边的温水,小心的喂着程涵蕾抿了一口,程涵蕾想喝多点,但雷辰逸直接把杯子拿开,直接喝了一口,低头,慢慢的把口中的水过渡过去,小口的慢慢的,直到感觉到程涵蕾唇瓣不再那么干涩后这才稍微离开。  程涵蕾这个时候已经不想去介意自己跟雷辰逸刚刚的喂水方式,只是在可以说话的时候,程涵蕾看向雷辰逸,言词急促的问道:“今天几号了?”过出个殷。  雷辰逸一愣,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今天几号了?”  程涵蕾发出声音还有些困难,但是那眼神已经明显的带着一抹慌乱。  “号,你别动。”  雷辰逸见程涵蕾一手慌乱的要掀被子起身,立刻按住程涵蕾,沉着的回答。  “号……”  程涵蕾喃喃的自语,被按住的手突然挣扎,一手拔掉手上的点滴,有些慌乱的继续掀被子然后就要下床,身子太虚,根本连双脚踩地都不能。雷辰逸见程涵蕾的动作,大手一扣,直接把程涵蕾推回床上,冷声吼道:“程涵蕾,你做什么?”  “我要去考试。”  “你发什么疯,你现在这样的身体能去哪里?”  “雷辰逸,放开我,我说我要去考试,我就算是爬我也要爬去考试,我要考试,你听到没有。”  程涵蕾从一开始的喃喃自语,到最后崩溃的吼着,剧烈的挣扎着,双眼里带着一抹疯狂的绝望。号了,她竟然昏迷到号了,好不容易可以参加高考了,竟然因为雷熙雯而让自己足足昏迷了一个星期,老天这是在耍她吗?存心要毁了她吗?  她不能错过高考,她要考试。  “你爬给我试试,你今天敢下床,我打断你的腿。是命重要,还是高考重要?”  “高考,除非你打断我的腿,否则,我一定要去考试。”  程涵蕾毫不犹豫的回答,手使劲的挣扎着,随着挣扎,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眼前只觉得越来越黑,而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弱,在昏迷的前一秒,听到雷辰逸冰冷的声音:“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走出这间病房。”  她想反驳,想说你凭什么,可是身体的力量耗尽,身体一软,整个人倒进病床里。  雷辰逸站在病床前,看着昏迷的程涵蕾,在医生检查间,雷辰逸的眉头微微皱起,这一周只顾着程涵蕾,都忘记了已经高考了……  目光看向再次昏迷安静睡着的程涵蕾,眉头微微的皱起……  预告:明儿是很精彩的两个人决裂。(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