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决裂

第一百一十七章:决裂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3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8
   抚遍她身上每一寸肌肤之上,身体的颤栗感,几乎是克制不住。  他熟练的技巧,一直是她无力抗拒的。唇瓣突然被松开,程涵蕾的脸颊早已经因为刚刚的索取而染上了一抹红潮,双眼也了染上了些许水雾。  那煽动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身体微微的弯曲,在雷辰逸的大手游走至她的两腿间之时,嘴里发出一声类似于陶醉的呻吟。  雷辰逸的眼底深邃更甚,看着陶醉的程涵蕾,长指停在那里,感觉着那抹湿。嘴角冷冷的勾起,就在俯身而上,准备开口之时……  躺在那里的程涵蕾似完全沉在了**当中,粉嫩的唇瓣轻轻的微张着,那粉嫩的唇瓣里轻轻的溢出一个字……  身体火辣辣的欲潮被两个字直接熄灭,浇的冰冷。雷辰逸长指还停在那湿地,而目光看着程涵蕾还还以陶醉的脸,身体陡然离开。突然被放开,程涵蕾一瞬间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双满含着**的眸子看着雷辰逸,芬芳的气息在满是消毒药水的味道里,雷辰逸死死的盯着程涵蕾……  在雷辰逸那冰冷的眸子里,程涵蕾似乎突然反应过来。唇瓣紧紧的抿着,看着雷辰逸那要吞噬了自己的眼神,嘴角微微苦涩的勾起。  “程涵蕾……”  那眼神似要杀了程涵蕾一般。  程涵蕾似乎是惊觉自己喊了谁的名字,眼底的苦涩更甚。看着雷辰逸,粉嫩的唇瓣轻轻的抿着。0  “我爱的一直是爵,从他走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心也被他带走了。我失了我唯一的依靠,我只能用我自己身体来为自己打算。我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很肮脏,就像是一个妓女在出卖自己的**换取自己想要的……我迎合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卖自己的身体,我唯一能保护的只有我心口这块地方,那是属于睿的……”  轻轻的按上自己的胸口,程涵蕾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迷离。仿佛是在看着某一处,又似乎是在思念某一个人。SVJ。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那漂浮的表情,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仿佛是被人用力的捏紧了心一般,眼神只是越来越阴鹜,越来越冷……  “雷辰逸,放过我吧。我不想再受折磨。”  “折磨?跟我在一起是折磨?”  “是。”  程涵蕾满布着痛苦的小脸,轻轻的吐出一个字。那让雷辰逸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字眼。  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的小脸,嘴角突然染上了一抹冷笑,伸手轻轻的抚着程涵蕾那粉嫩的脸颊,滑嫩的肌肤在手指间,他的指尖那样冰冷,刺的程涵蕾身体微微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程涵蕾,没有我的允许想离开,你觉得可能吗?你不知道你的话只是会让一个男人燃烧起征服欲吗?”  重叠的按上了程涵蕾的小手,用力的按住,顺势的让程涵蕾的手收紧,扣住她自己的胸。  “雷辰逸,又不是非我不可,为什么不放过我?”  “因为我还没有玩腻。”  低头,再次夺取程涵蕾的唇瓣。这一次,完全满布的怒意。病床上,纠缠着的两个人。强势的身体力道,强迫性的拉开了程涵蕾的双腿。  那刚刚还湿着的身体,方便着雷辰逸直接的闯入。  “雷辰逸,走开,不要再碰我。”  “你没资格说不。”  雷辰逸咬着程涵蕾的耳朵,以身体的优势强迫的压着程涵蕾,当雷辰逸的身体撞了进去的时候,程涵蕾绝望的咬住了雷辰逸的肩膀。她以为雷辰逸听到了她叫爵的名字,他的傲气肯定不会允许,一定会一怒之下,不会再在她这里受辱,那么她就自由了。  可是……  身体被撞着,被推高的快乐,心却越来越凉。  她真的要这样被雷辰逸一直纠缠着,直到他玩腻为止吗?  她的心,已经快守不住了。这样的纠缠,只是让她最后的沉沦。口中的血腥颠覆着两个人的身体纠缠,火热的浓稠在两个人的身体里蔓延开来。火焰的燃烧,身体的热力越是炽烈,心就越来越凉。  直到热流尽洒,雷辰逸抽身而出。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看着躺在那里的程涵蕾,眼神别过。  “程涵蕾,想逃离我,在我玩腻前,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否则,受罪的只是你自己。”  冷漠的转身离开,砰的一声,病房里挥散不去的是浓浓的**气息。身体在高.潮的边缘飘荡着,心却是那样的冷。被扯开的病服挂在她的身上,身上布满了雷辰逸留下的痕迹,那熟悉的气息还在自己的唇瓣里萦绕,而心,却不知道沉在何处……  **********************************************************  三天后  冯家  “辰逸,什么时候安排一下两家见个面,谈谈你跟祯祯订婚的事情。”  冯浩然坐在客厅里,看着坐在沙发对面,靠在一起的小两口。他的宝贝女儿都快把自己的耳朵给说出老茧了。跟道了口。  “爸,你讨厌。人家不急啦。”  冯祯祯故作娇羞的往雷辰逸的肩膀上一靠,脸上满是迫不及待。  “对啊,辰逸,我已经挑了日子,就这个月的二十二号,是个好日子。折日不如撞日,要不明晚两家见个面,商量商量。你们也不操心,订婚的事情就交给我们老的了。你看阿姨平时也没事,你们两个只管忙自己的事情。”  徐珊见女儿的眼神,立刻跟着说着。  雷辰逸耳里听着,心思却似乎飘到了病房。在听到徐珊的话时,点了点头。然后找了个理由说回家跟父母商量,便离开。  冯祯祯跟在身后送雷辰逸离开,站在车边,趴在车窗上,嘴巴噘的高高的。  “辰逸,我们已经好久没有……”  眼神有些幽怨的看着雷辰逸,在自己家门口不敢放肆,可是看着雷辰逸,冯祯祯的眼神里满是挑逗的意味。  “最近太忙,忽略你了。”  拉过冯祯祯的头,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眼神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要不,我跟爸妈说,我陪你一起回家。”  “祯祯,晚上回去还要跟爸妈他们商量到很晚,忙完这几天,我补偿你。”  “真的吗?”  “嗯。”  “那好吧,你别又总是忙的敷衍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的。”  这次雷辰逸没有回答,只是对冯祯祯淡淡的笑了笑,接着就按上车窗门,车缓慢的离开。  一路上,雷辰逸一边开着车,目光直视着前方。从那天的不欢而散之后,雷辰逸故意忽略了程涵蕾两天。为了离开自己,竟然敢说自己心里想的人是上官爵,自己的手下败将,还没有资格跟自己抢女人。  他还没玩腻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放手。想用这样的理由离开自己,程涵蕾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  明明只是迷恋程涵蕾的身体,可是在听到他喊着上官爵名字的那瞬间,还是被嫉妒两个字给淹没了理智。嫉妒,有多久没有品尝过这两个字了。  跟程涵蕾联系的手机已经关了两天了,雷辰逸忍了三天没有开那个手机。  一手开着车,手却不由摸到了那个手机。开了机,雷辰逸刚开机,但听到手机震动着。都来自于同一个电话号码……  “雷先生,总算是找着你了。”  雷辰逸还没来及回拔,电话已经打了进来。听着请的看护慌张的声音,雷辰逸的眉头微皱着,脸色也微微的变了变。  “什么?”  雷辰逸脸色攸地变了,车迅速的停了下来。  “我马上来。”  手中的电话被扔在一边,雷辰逸的车迅速一转,往医院方向而去。  门口留下的保镖在看到雷辰逸时,立刻推开那扇门。刚推开门,便听到里面传来瓷器落地的声音。雷辰逸一眼便看到躺在床上的程涵蕾,而看护站在一边,看着地上的碎片,急的团团转。  在听到开门声时,立刻转过头,在看到雷辰逸的时候,跟看到救星了一般。  这三天她都快疯了,找不到雷辰逸,而程涵蕾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只能通过医生打镇定剂让她睡着的时候输一些葡萄糖。否则,只要程涵蕾醒着,就会直接拔掉葡萄糖。  不吃不喝三天,如果不是有葡萄糖支撑一下,程涵蕾恐怕现在睁开眼睛都困难了。  “雷先生,程小姐这三天一直都不愿意吃东西。给她掉葡萄糖,她总是拔管子。她身子本来就虚,再这样下去,会撑不下去的。我怕……”  “先出去,准备吃的过来。”  “是。”  看护立刻转身离开,程涵蕾听到雷辰逸来,却只是靠在那里,不言不语。嘴唇因为三天没有喝水而干裂的厉害,脸色白的可怕。整个人脸上黯无血色,好不容易养了点肉,三天又给迅速的消瘦了下去。  “程涵蕾,你究竟在做什么?”  雷辰逸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在听到看护说程涵蕾竟然绝食三天……他简直不敢相信,程涵蕾会用这么幼稚的手段,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程涵蕾不说话,只是靠在那里,跟没生气的生物一样。  “说话。”  雷辰逸一把扣住程涵蕾的下额,目光凶狠的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的下额被捏住,视线微微的转向雷辰逸,眼神有些涣散,三天不吃不喝,意识都有些涣散。有时候觉得自己快死了,但是大脑又异常的清醒。  “吃的呢,拿进来。”  “来了,雷先生。”  怒吼声当中,看护把预备的食物拿了进来,放在一边,又快速的离开。  雷辰逸拿着手上的稀粥,一手捏着程涵蕾的下额,把手中的粥直接喂进那被捏开的唇瓣里。  程涵蕾在感觉到食物的味道时,脸色变了变。唇瓣用力的想抿住,可是雷辰逸的力道很大,粥还是被喂了进来。而程涵蕾在尝到了那粥的味道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还未吞下去,已经直接吐了出来。  雷辰逸的满手都是程涵蕾吐出来的粥,而且程涵蕾不仅仅是吐出来,还是不停的干呕,雷辰逸双眼的看着程涵蕾,她这是在抗拒适合,条件反射的反抗食物入胃,这是一种自我催眠。只要吃进去,就会被吐出来,她是用这样的方式来逼迫自己绝食。  程涵蕾本来就饿的晕乎乎的,在剧烈的干呕之后,眼前更是发黑,少了雷辰逸大手扣着下额,身体软软的往后一倒,靠在床头喘息着。  不再说让雷辰逸让自己离开的话,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无言的抗议。  “想绝食,也要看我允许不。”  雷辰逸见程涵蕾全部都吐了出来,直接自己吃了一口,低头吻住程涵蕾,把自己口中的粥强行的喂进程涵蕾的口中。她的口中还有刚刚呕吐的污秽物,而雷辰逸就这样的喂着,直到感觉到程涵蕾把粥咽了下去,刚准备再喂第二口的时候,程涵蕾那虚弱的小脸又变了变,一手撑在一边,刚刚进喉咙的粥又被吐了出来。接着又是干呕声,直到吐出腹中的黄胆水,这才趴在一侧,喘息着……  这一次,程涵蕾连直起自己的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趴在那里不停的喘息,总感觉自己真的离死亡越来越近了。  “程涵蕾,你……”  雷辰逸一把拖起程涵蕾,拿着粥便准备灌程涵蕾。程涵蕾脸色恐惧的看着食物,唇瓣在哆嗦着,眼底满是抗拒。那模样看的雷辰逸眼底的阴鹜更甚,手中的粥最终砰的一声直接砸到了墙壁上。  目光死死的看着程涵蕾,恨不得把程涵蕾给撕碎了。  “很好,想用绝食来逼我放你走是吗?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生死?你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那你就继续玩,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手陡然一松,程涵蕾就这样被扔在了病床上。即使病床很软,程涵蕾还是被推的眼前一黑。大脑瞬间的短路,耳里听到雷辰逸在出病房门时,冷漠的声音:“到死的时候在给我打电话。”(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