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想死,成全你

第一百一十八章:想死,成全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8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39
   那怒气很是明显,站在门口的看护不敢说话,只敢支吾着看着雷辰逸离开,而病床上的程涵蕾有些绝望的陷入黑甜里,这样都不可以吗?雷辰逸,你究竟想我做到怎样的地步才肯放了我……  ****************************************************  不愿意睁开双眼,如果真的这样死了,其实也好。可是意识渐渐的清晰,睁开双眼,耳边听着安然的哭泣声,以及哀求声。  “学长,我求求你放了涵蕾吧,她真的快死了。”  安然哭的很伤心,慢慢的睁开双眼,便看到雷辰逸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而点滴又给挂上了。安然站在一边,正在哀求着雷辰逸。  雷辰逸冷漠的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程涵蕾睁开双眼,因为输入了葡萄糖又给自己身体增加了一点力量,程涵蕾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直接伸手把手上的输液的针头拔了,鲜血立刻涌了出来。而那动作让站在一边的安然立刻紧张的按住针眼,哭着说道:“涵蕾,求你了,不要这样。你真会死的。”  程涵蕾不说话,只是闭着双眼,呼吸有些急促。  雷辰逸站在一边看着,看着程涵蕾的脸,两个小时前,在他刚转身离开的时候,看护尖叫着说程涵蕾晕倒了。抢救打营养液,然后再输葡萄糖。  看着睁开双眼便扯点滴的程涵蕾,雷辰逸的眼神越来越冷。  她的生命在流失,而她的态度,坚定的让他都震慑。她以为她只是吓吓自己,想借用这种方式来逃开他。  他在赌,赌她不会真拿自己命玩,但是显然,她是真有死的决心……  “你这是真想死是吗?很好,我成全你。”  雷辰逸的声音很低,像是来自地狱一般,在病房里回荡着。  雷辰逸的大手突然扣住了程涵蕾的颈子,安然见到一惊,立刻扑了过去。  “学长,你做什么,松手。”  安然扯着雷辰逸的手,但雷辰逸只是另只手轻松的便甩开安然,手上的力道慢慢加重,看着本来就虚弱苍白病态的脸,此时慢慢变青。  安然被甩的撞的头晕,爬起来的时候,又被雷辰逸给甩开。眼睁睁的看着雷辰逸掐着程涵蕾。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那眼神是一抹解脱的眼神。  没有挣扎,只是慢慢的闭上双眼。  雷辰逸手上的力道并没有很重,但是对于程涵蕾说,却足以让她痛苦。程涵蕾的脸色越变越难看,而雷辰逸等待着程涵蕾受不了求饶,可是随着手上力道的增加,程涵蕾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手似是被烫到一般的突然松开,程涵蕾在逼近死亡的时候又被拉了回来。一手撑在床上,一边用力的喘息着。  “涵蕾。”  安然爬起来,看着虚弱痛苦的程涵蕾,泪水止不住的流。明明那段时间,她看到学长对涵蕾很好。虽然说,涵蕾跟学长两个人是兄妹,可是,看到学长对涵蕾那么好。她想只要是相爱的,其他都不重要。  可是为什么高考后,一切都变了,涵蕾变了,连学长都变了。刚刚看到学长真要杀了涵蕾,她真的惊呆了。而涵蕾,一副真心寻死的模样,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问涵蕾,涵蕾一个字不提。  收回手的雷辰逸,只觉得刚刚掐了程涵蕾的手火辣辣的疼着。而目光看着程涵蕾,那眼神里渐渐的染上一抹很冷的气息。  “你宁愿死,也不愿意留在我的身边?留在我的身边你就这么痛苦?嗯?”  那声音,每吐的一个字,都带着一抹寒到骨子里的冷意。  程涵蕾一直沉默无言的小脸,在听到雷辰逸的话时慢慢的转过视线,看向雷辰逸,眼神里有着一抹绝望。嘴角微微的扯动说道:“呆在你身边,比死还难受。”  程涵蕾说的很慢,每吐出来的一个字,都跟狠狠的甩几个巴掌一般。  雷辰逸的脸更是铁青了几分……  程涵蕾见雷辰逸那铁青的脸,有些吃力的说道:“雷辰逸,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我了……我连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你不放过我,那么你就跟我的尸体纠缠吧……”  最后一个字,程涵蕾冷冷的勾起唇角。  雷辰逸的呼吸越发的急促,而雷辰逸看着程涵蕾的表情,只看到了她的坚定。留在他的身边,比死还难受。  不识好歹的女人,他除了她之外,还从未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过。  她真的以为他非她不可,真的非要留她在身边吗?  很好,想离开是吗?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离开,他成全她。  “想离开是吗?我成全你。”  冷冷的,薄唇轻启,一字一句间,那冷漠如冰霜的字眼,雷辰逸大踏步转身离开。丢下整个人虚软倒在病床上的程涵蕾,和目瞪口呆的安然。  病房里一片安静,安然目瞪口呆的看着趴在床上的程涵蕾,嘴角微微的扯动着,想说话,可是这病房里的氛围却让安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呆呆的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趴在那里,仿佛是过了很久才缓回劲来。  慢慢的撑起自己虚软的身体,看着安然,嘴角微微的扯动着说道:“安然……我没事……不用担心!”  因为太虚弱,每扯出来的一个字都很小声。  强扯出一抹笑,虚弱的让安然眼眶更红了。  “涵蕾……”  安然喉咙卡住了,难受的不行。  “我想吃东西,好饿。”  轻轻的,几近于没有了声音。SVJ。  “好,好,我去给你买吃的。你等我。”  “好。”  轻轻的点点头,看着安然听到自己要吃东西,立刻开心的快步的跑出病房,当病房门轻轻的合上的时候,程涵蕾靠在床头,目光看向不远处刚刚雷辰逸砸碎碗的地方。那地上的印记让眼眶莫名的酸涩的厉害……  身体严重的脱水,手有些虚弱的抬起,慢慢的靠近一边的水,拿起时,一杯水的重量,都让程涵蕾有种无力支撑的感觉。  喘息着,看着那水。  凑近自己的唇瓣,湿了湿那干裂的唇瓣。  再尝试的小口的喝了一点,当水滑进了喉咙。太久没有喝水吃东西,喉咙干的太厉害。刚刚还呕吐了,此时水滑进喉咙里,一阵剧烈的咳嗽席卷而来。程涵蕾手中的杯子不稳的倒在床上,而一手撑在床上,开始剧烈的咳嗽着。  随着咳嗽,眼前一阵阵的黑。而咳嗽牵扯出来的鼻涕眼泪爬满了脸,明明已经三天没有喝水了,可是此时咳嗽带出来的泪水却那样多。  头痛苦的低在被单上,水湿透了一大片被单,程涵蕾就压在那上面,任泪水肆意的滚出来。  心跟绞碎了一般,身体的痛苦远远不如心里的疼痛,那样的压抑,那样的难受。  能离开了,真好。能解脱了真好,可是为何,心却如此的紧紧的绞着,疼的她难受。  咳嗽早已经停了下来,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程涵蕾一直趴在那里,直到安然买东西回来推开病房门,在看到低头在那里的程涵蕾时,不由担心的叫道:“涵蕾。”  程涵蕾在听到安然的声音时,手上的水杯还握在手中,轻轻的咬了咬唇瓣,头稍微的移开了些许,让干的被子把眼泪吸干,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安然苦笑道,有些自嘲的意味。  “太久没吃东西,没力气,你看,拿杯水都洒床上了。”  那声音,很轻。  安然站在程涵蕾的身边,听的很真切。  看着程涵蕾那明显红肿的眼睛,以及那床单里湿的一大片。里面究竟有多少是水多少是泪水彼此心里都很清楚。  “给我买了什么?我真饿了……”  程涵蕾见安然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满是心疼的看着自己,然后微微的笑着,即使笑容那样的难看。0  声音虚弱的开着玩笑,手指了指安然手上的食物……  “就在楼下买的粥,你三天没吃东西了,我等会让医生给你打点营养液,你先喝点粥,我等会去买鱼,熬汤给你喝。”  “好。”  点点头,看着安然坐在一边,把粥一点点的喂进去。  压下作呕的感觉,为了逼雷辰逸,她折磨了自己的身体。此时一口一口的吞下粥,想到之前雷辰逸喂自己的时候,她所做的。这一次,雷辰逸是真的放手了吧,其实他对自己不过是一种好奇,也许跟自己妹妹**让他找到一种新鲜感。  就如他自己所说,她是他的宠物。他还没有玩够……  从头到尾,两个人从开始到现在,雷辰逸口中的都只是玩字。她是他的玩物,如此而已。  她不应该心动,不能心动。雷家已经让她彻底的绝望,跟雷辰逸的牵扯,只是让自己未来更加痛苦。  除了彻底的逃开让自己痛苦的地方,让自己会痛苦的人,她没有别的办法。  直到一碗粥吃完,程涵蕾觉得自己身体终于有些力气了。靠回病床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着安然努力的笑道:“安然,我自由了。”  那声音还带着些许的沙哑,却让安然的心疼了。  她知道程涵蕾在强颜欢笑,没有参加高考,她都不敢想象,未来程涵蕾应该怎么办。  “涵蕾……”  安然默默的把东西收拾好,然后坐在一边看着程涵蕾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啊……”  程涵蕾轻轻的说着,眼神里有着一抹迷茫。但是很快便又恢复一抹笑容说道:“先养好身体出院,我身上还有些钱。出院后找个地方先住下来,等你确定了上哪里的大学。我去那里陪你,晚上给你做饭。”  “涵蕾……”  “我还可以参加成人高考,嗯。我这么聪明,一定可以考上……”  “涵蕾……”  “要是真不行,以后你大学毕业了,你养我好不好?”  程涵蕾轻笑关上,只是眼神那样的涣散。淡淡的哀伤在眼底蔓延,其实不能参加高考,对未来,她有着很多迷茫。只是在现阶段,她唯一能想得到的就是离开雷家。  离开雷辰逸那个男人,离开所有伤害的源头……  “好。涵蕾,我一定会照顾你的,相信我。”  “嗯。”  程涵蕾点点头,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只是安然那么努力的想温暖程涵蕾的小手,可是程涵蕾的手却一直那样冷,冰凉直达心底。  ***************************************  安然走了,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很安静的病房,只留下一盏地灯。  心口处又开始隐隐的疼痛了,医生来过,说是雷辰逸已经刷过卡。她可以在这里休养到身体恢复健康后再离开。程涵蕾躺在上面,明明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是为何心里依然如此的沉重呢。  其实只是不习惯吧。  应该只是不习惯。而头了么。  闭上双眼,明明身体很累很需要休息,可是程涵蕾的大脑却异常的清晰。  她其实,不舍。  三天后,程涵蕾出院。她在雷家的东西有用和早就被收拾到了两个人住的地方,而其他的都是雷辰逸帮忙买的。那些书和资料,都是她需要的。程涵蕾一个人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儿,确定了雷辰逸不在的时候,这才悄悄的走了上去。  拿出钥匙,竟然插不进去,程涵蕾这才发现,原来雷辰逸早已经换了门锁。  站在原地,程涵蕾有些蒙住了。就算她的书不要,可是妈妈留给她的项链在里面,因为上学不方便带,一直放在盒子里收藏着。那是妈妈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她怎么也得拿回来。  想了一会儿,只想到了一个人,于是程涵蕾拔通了左涧宁的电话。  左涧宁接了电话,只是淡淡的丢了一句:“我帮不到你,你还是自己联系雷。”  没给程涵蕾再说话的机会,左涧宁已经挂了电话……  程涵蕾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手机拿在手上,无数次想拔,可是最后还是默默的合上。咬着唇瓣,迈步往楼下走,在走了几步后,程涵蕾没办法,又再次拿出手机,拔通了雷辰逸的电话。(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