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没厌倦

第一百二十二章:没厌倦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06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40
   孟宁的话刚落,程涵蕾的脸色就变了……  他们的餐厅是负责雷辰逸和冯祯祯的订婚宴上的西点的,本来程涵蕾去的时间短,所以这次没有她。本来还庆幸的,这会儿突然听到孟宁的话,程涵蕾一时间,手脚冰凉的……  “涵蕾,怎么了?”  孟宁看着突然变了脸的程涵蕾,不由担忧的靠近,忘记了分寸,手抚上了程涵蕾的脸。  程涵蕾一惊,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孟宁愣在那里的手,努力的扯出一抹笑说道:“我没事。”  孟宁愣了一下,看着程涵蕾脸上明显的抗拒,有些尴尬的后退了一步,其实只是想找个理由来看看她而已。所谓的路过,其实在这里等了三个小时。  “我就是来通知你一下,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我来接你。”  “经理,不用了。”  “明天见。”  孟宁似没听到一般,直接转身往车里走去,而程涵蕾站在原地,直到孟宁坐进了车里,程涵蕾这才反应过来。她忘记找个借口拒绝明天的工作了,在拿着电话准备给孟宁再打个电话的时候,程涵蕾在寻找号码的时候突然愣住,她为什么要这么抗拒,这只是一份工作,不管服务的订婚宴是谁的,与她有什么关系?  电话被收了回去,程涵蕾转身走了进去。  *************************************************  包下整个宴会厅,这是S市里最大的宴会厅,涵蕾的餐厅是提供西点的,需要提前准备。一早孟宁便出现在程涵蕾住的地方,程涵蕾见孟宁来了,也不好拒绝,便坐了进去。  “早餐,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买的,多吃点,等会忙起来,没时间吃。”  “嗯,谢谢。”  程涵蕾接过,看着那各种各样的早餐,嘴角有些僵,这叫随便买买,不随便岂不是把所有的早点都给买来了。  “别那么客气。”  天会到手。孟宁温柔的一笑,然后方向盘一转,车已经向酒店的方向而去。半个小时后,车停下,程涵蕾提着手上的早餐,只是随便吃了一个包子,喝了一点豆奶,一早起来并没有什么味口。  “经理,谢谢,我先进去了。”  跟孟宁点点头,然后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不想让同事看到她跟孟宁一起过来,但是即使避的很厉害,还是让两个同事看到,程涵蕾在看到两个同事异样的眼光时,嘴角有些僵,想解释又发现解释更显得欲盖弥彰,只能淡淡的笑着,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随她们身后走了进去。  忙碌,很快就心无旁鹜。  陆续,有很多衣着华丽的人走了进来。程涵蕾她们是在里面帮忙的,而另外两个是包场服务的,在都争着外场服务当下,程涵蕾自动的选择了在里面。这样的选择总算是让两个刚刚脸色还不好的同事,脸上扯出笑容的对她笑了。  不知道外面进展的如何,只是忙碌的重复着动作。配合着西点师傅,程涵蕾在夏天里,即使有着冷气吹进来,还是湿透了衣服。  “天啊,今天冯小姐真漂亮,简直跟天仙一样,那套礼服应该很贵吧,真羡慕。”  “雷先生也很帅啊,要是能够让他看我一眼就好了,好想再走近一点,刚刚他们挽在一起走进来的时候,我都快不能呼吸了。”  两个人一边讨论着一边走进来,程涵蕾像是没听到一般的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直到中间休息的瞬间。  外面的订婚典礼已经开始,孟宁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看着站在那里在收拾的程涵蕾走了过去。  “涵蕾,过来。”  孟宁叫着程涵蕾,程涵蕾手上正拿着器皿在清洗,在听到孟宁的声音时,抬起头。  “怎么不在外场?”  “里面也不错。”  “出来休息一下,里面热死了。”  孟宁眉头微微的皱着,程涵蕾来的这几天,一直都很好说话,所以同事很多事情都是程涵蕾帮着在做。此时,看着程涵蕾那额头渗透出来的汗滴,孟宁大手带着强制性的拉着程涵蕾走出去。  手中的纸巾递了过去,程涵蕾被迫的被拖了出来,站在那里,再往里走也不好意思。于是就站在孟宁的身边,透过人群看着被围绕在中间的雷辰逸和冯祯祯。  雷家的人都站在最前面,而雷辰逸和冯祯祯两个人手挽手的走在铺着的红毯上。冯祯祯穿着名师设计的礼服,挽起的头发,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部弧线。嘴角的笑容那么甜,而站在她身边的雷辰逸,同样是一身白色的礼服,很少看到雷辰逸穿白色的衣服,此时穿着白色,身上的疏离感少了些许,整个人让人感觉温了许多。。  两个人走到台上,在众人的目光里,交换戒指,雷辰逸扣着冯祯祯的后脑勺,慢慢的低下头。  “经理,里面还有事情要做,我先进去了。”  在雷辰逸落下吻之前,程涵蕾转过身,本来想坚持的看下去,可是在看到雷辰逸低头,看着冯祯祯慢慢抬起头,那副美丽的画面时,还是莫名的觉得不舒服。  可能是心神不在,程涵蕾在转身的时候,膝盖碰到一边的墙壁,身体不稳的向后倒。孟宁立刻伸手搂住程涵蕾,目光看着程涵蕾,并未立刻放开,而是紧张的问道:“涵蕾,有没有撞伤?”  一手竟然去碰程涵蕾的膝盖。  程涵蕾一惊,立刻从孟宁的身上离开,明显的感觉到一道目光投在了自己的身上,在慌乱的离开说了句没事后,抬起头看向目光投来处,只看到雷辰逸的目光温柔的看着冯祯祯,正在说着什么。  程涵蕾收回视线,转身往里面走。孟宁见程涵蕾脸色有些不好,不由有些担忧,看着程涵蕾往里走,跟着迈步子往里走。  刚走几步,便听到有人叫他,孟宁看了一眼程涵蕾,收起担忧的眼神,转身离开。  程涵蕾刚走进来,外面的仪事完成后,宾客又开始取吃点心,里面又开始忙碌起来。同事进来拿点心和饮料的时候,其中一个同事,故意手上不稳,手上的饮料就这样的倒进了程涵蕾的衣服上。  程涵蕾避不可避,看着身上湿哒哒的,以及同事的目光。  在同事虚假的道歉声里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刚刚外场两个同事站在程涵蕾的背后,对视了一眼,拿着东西走了出去。  两个人一边摆着点心一边说道:“这个程涵蕾一来就勾引孟经理,你都没看到刚刚孟经理看她的眼神?”  “对了,刚刚听说孟经理早上跟程涵蕾两个人一起来的,该不会已经爬上了孟经理的床吧。”  “肯定是的,不然孟经理怎么会对她那么好。天天装的很清纯,没想到骨子里就是一个**。”  “长着一张漂亮的脸,就知道勾引人,这么一个**总有一天会被人泼硫酸。”  “哈哈,那画面一定很有趣。”  两个同事聊的很欢乐,没发现在她们不远处,一道身影脸色越来越难看。那扣在手中的酒也越捏越紧。  “辰逸,你怎么了?”  “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处理,你去那边招乎。”  “嗯,好。”  冯祯祯今天的特别的开心,在雷辰逸的脸上落下一个吻后,便向一群名缓走去。  一群人聊着最新款的哪款珠宝,哪款衣服,谁谁谁送了什么,谁谁谁有什么……  雷辰逸手中的酒不知何时已经放下,而身影消失要会场里。  *************************************************  程涵蕾找了半天才在二楼找到了洗手间,二楼是提供客人休息的休息室,一间一间都开着门。程涵蕾在找到洗手间后,走了进去。  整理了一下心情,把衣服上的污渍清理干净,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刚走了几步,在经过一间休息室的时候,那本来关着的门突然打开,而一双手从里面伸出来,直接拖住程涵蕾往里一拉,程涵蕾在反应过来时,雷辰逸的唇瓣已经落了下来。  身体密实的贴在程涵蕾的身上,以身体的力量完全的压制着程涵蕾。  不给程涵蕾拒绝的机会,一手扣着程涵蕾的下额,强制性的捏开了程涵蕾的下额,让舌尖闯了进去。大腿支开了程涵蕾的双腿,切身而入。而长指则滑了下去,一边吻着程涵蕾,一边肆意的在程涵蕾身上游走。  不给程涵蕾拒绝的机会,也不给程涵蕾开口的机会。  一边密实的吻着程涵蕾,强势的让她配合着自己的索取。舌尖纠缠在一起,撩拨着程涵蕾的理智沉沦。  大手滑至下面,拉开了程涵蕾的衣服,身体切了进去。一手解开自己的衣服,然后扣住了程涵蕾的大腿往自己身上一扣,身体整个冲了进去。  被压的密实,程涵蕾就这样被雷辰逸占有着。  热力的衍生,这样的紧密贴合带来的一阵阵快感,让雷辰逸的眼眸越发的深邃。  他对她的渴望,从未停止过。  这副身体永远带给自己这么强烈的感受,美妙的让他舍不得放手。  这个女人,在自己厌倦她身体之前,已经放不了手了。  闭着双眼,用力的移动着自己。第一次都顶到最深的地方,程涵蕾的身体被一阵阵的热力席卷着。没有前戏,只是不停的占据着。身体熟悉他的身体,这样子完全的闯入,不停的逼着程涵蕾的身体沉沦。  当最终的身体阵阵的酥麻之时,当眼眸里染上水雾之时,程涵蕾敲打的双手已经用力的扣紧了雷辰逸的手背。在被推上顶点的时候,身体整个软了下来。而雷辰逸迅速的抽离,当热流顺着腿间滑下的时候,程涵蕾喘息着。  “离那个男人远一点。”  雷辰逸在得到满足之时,身体往后退了些许,少了雷辰逸的双手拖住,程涵蕾的身体软软的滑下。目光看着雷辰逸那餍足的模样,眼底崩裂出恨意。  “雷辰逸,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程涵蕾的身体还在发软,坐在地上,看着已经整理好衣服的雷辰逸,目光里的怒意加恨意直接射向雷辰逸。  “你不是也舒服吗?程涵蕾,你的身体比你嘴诚实多了?”  雷辰逸看着滑坐在那里的程涵蕾,眼底闪过一抹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光芒。  “我还有事,晚上在家等我,我想,我们需要重新谈谈。”  “休想。”  “听话。”  雷辰逸低头准备亲程涵蕾,程涵蕾头迅速的别开,双眼嫌恶的看着雷辰逸。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订婚宴上,强占自己,还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她做了那么多就是要离开这个男人,现在这个男人又如此的逼迫自己,他究竟是凭什么,他明明已经有了冯祯祯,明明已经跟她订婚了,那要亲自己的唇刚刚才亲过别的女人。  “雷辰逸,这是你逼我的。”  程涵蕾突然站起身,身上的衣服未整理好便准备往外走。  雷辰逸并没有立刻拉住程涵蕾,而是看着程涵蕾的背影说道:“你觉得他们会相信你勾引我未遂,还是相信你所谓的我强了你?”  拉门的手就这样顿住,程涵蕾用力的咬住唇瓣,眼睁睁的看着雷辰逸靠近,然后拉开门,侧脸对着程涵蕾的脸颊轻轻落下一个吻,然后在程涵蕾耳边低喃道:“我后悔放你走了,你的味道,我还没有厌。”  身体因为门拉开而往后退了一步,程涵蕾就这样看着雷辰逸离开。  门合上之时,程涵蕾双腿一软,身体再次滑下。身体的沉沦,是对他高超技巧的无力抗拒。心的无力守护,已经薄弱的开始不知道如何才能真的抗拒。程涵蕾心里知道雷辰逸说的是事实,就算现在她下楼,他也有一百个方法让倒打一耙……  她究竟招惹了一个怎样的恶魔……(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