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亲眼目睹

第一百二十七章:亲眼目睹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67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43
   程涵蕾不搭理雷辰逸,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上项链,失而复得,以为这辈子可能都不可能再找回来的东西,这算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可是现在却真实的在自己手心里。那冰冷的触感,手轻轻的按了一下,项链被打开,里面那张小小的照片,五岁的她靠在妈妈的怀里,笑的一脸灿烂。  曾经她也有着甜美的笑容,曾经她的生命里只有着欢乐不知道忧愁。肩膀开始耸动着,这种失而复得的欣喜感,酸酸涩涩的在心口蔓延开来,鼻子忍不住发酸。  “谢谢。”  不想问他是怎么得到的,程涵蕾只是紧紧的握着掌心的项链,心口空的那一块,悄然的被填补上。  雷辰逸站在一边,看着那在耸动着的肩膀,薄被早就已经滑下了肩膀,露出浑圆的酥胸。暴露在空气里,直到平坦的小腹前,勾勒出一抹诱人的弧度。  从来没有安慰人,本来以为把这给程涵蕾会换来她开心一笑,却没想到会是眼泪。一时间,雷辰逸站在一边眉头轻轻的皱着。不会安慰人,但看着程涵蕾哭又莫名觉得心底有些不适。站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后,雷辰逸突然靠近,手指邪恶的扫过程涵蕾那暴露在空气中的酥胸。指尖只是轻轻的一弹,邪肆的说道:“你是在勾引我吗?不疼了?”  那声音低沉而邪魅,那长指略带着些许的凉意,在扫过程涵蕾的时候,让程涵蕾身体不由的轻颤了一下。听着雷辰逸那邪肆的声音,那明显暗哑的低沉。程涵蕾一僵,迅速的一缩,忘记了哭而是快速的拉起薄被把自己紧紧的裹起来,泪水还挂在眼睫上,瞪着雷辰逸,伸手一巴掌拍开雷辰逸的手。  没开口,但那眼神明显的染着怒意。T2ax。  雷辰逸手背上一疼,程涵蕾这一巴掌可拍的不轻。见程涵蕾眼底的泪光已经停下,雷辰逸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然后站起身,淡淡的说道:“别让我知道你哭,我不喜欢看我女人哭。”  那声音低沉的回荡在程涵蕾的耳边,程涵蕾看着雷辰逸的背影,他的收手出乎自己的意料。刚刚明明感觉到他身上的欲火,可是在挑逗了自己之后,竟然直接收手。还是刚刚他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哭所以才会……  想开口雷辰逸已经离开,程涵蕾默默的拉紧了自己身上的薄被,坐在床上,视线回到了自己手上的项链。可以找回来,真好。  ********************************************  安然穿着性感睡衣,那近乎透明的贴在自己身上。室内的灯光早已经调到了暧昧的昏黄,今天是上官睿的生日。偷偷一个人来这里,偷偷的准备着一切。然后等待着上官睿回来,今晚她要给他一个难忘的夜晚。  明天就要离开S市了,以后不知道多久才能看到上官睿。如果他忙的话,两个人可能一个月见不到一次。今晚,她一定要让他记住自己。  外面熟悉的车声响起,安然关上了灯了,悄悄的躲进了房间,准备等上官睿进来后突然现身给他一个惊喜。  心噗通噗通的跳动着,安然躲在房间的门后,听着外面的声响。  钥匙插进门孔里的声音,接着是转动的声音,接着是门推开的声音,接着……  就在安然准备从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安静的空间里突然响起一道陌生的女性声音……  “睿,满意今天的生日礼物吗?”  那声音带着一抹挑逗,却像是一道炸雷直接的炸晕了安然。今天上官睿给自己打电话,自己一直未接听。只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可是现在,她给他的惊喜还没有呈现,而他却给了她一个惊喜,只有惊没有喜。  站在门后的身影几乎是一瞬间变得冰冷,这里,是他跟她的地方,不管他跟未婚妻如何,这里一直是她心中的神圣之地,她以为只有他和她才会在这里。即使这里从未留有她任何的东西,可是,她也没有发现过任何属于其他女人的。她以为,这里他只会带自己来……  只觉得手僵硬的厉害,耳里嗡嗡的响着。  听不到上官睿回答了什么,只听到两个人激烈的纠缠声,以及渐渐靠近房里的声音。  安然站在门后,有些僵硬的迈着步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躲,只是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那厚实的窗帘后。  窗外,有些淡淡的月光洒了进来。安然纤细的身体躲在里面,看着微掩的房门从外面被推开,看着挂在上官睿身上的女人,是她。上官睿的未婚妻。  她的长卷发性感的披散以肩头,手搂着上官睿的脖子,两个人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不是不知道上官睿不可能不碰未婚妻,但是亲眼看到却是如此的痛,痛的安然必须要紧紧的咬住唇瓣才可以抑制住那份疼痛。  明明是七月的暑热,可是身体却冷的厉害,只觉得寒气不停的从脚底攀升而上。冷的安然小脸一片惨白,目光像是被胶住了一般,落在那搂在一起,滚进了大床上的两个人。  仿佛能够看到他曾经坐在上官睿的身上,也可以看到上官睿压着她贴在床头,更能看到上官睿侧身搂着她,温柔的进出她的身体。空气里似乎飘荡着暧昧的呻吟,曾经自己的呻吟和现在耳里听到女人呻吟重叠在一起,安然想尖叫。可是唇瓣却是那么紧的咬住……  手用力的扣紧,指甲深深的扣进了肌肤里,那疼痛感颠覆着她的理智,在告诉她,应该冷静冷静。  不应该看,应该闭上自己的眼睛,应该捂住自己的耳朵,让这一切都当没有发生过,可是安然别不开视线,只能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看着上官睿的未婚妻那个叫慕容雪的女人热情的坐在上官睿的身上,看着慕容雪似自己曾经一样的挑逗着上官睿。  看着上官睿的大手游走在慕容雪身上,看着慕容雪的脸上呈现出的那种沉在**当中的魅惑。那一阵阵吐出来的呻吟,那似是在勾人魂魄的叫声,那会让男人都会失了魂魄的勾引声音。  她听着上官睿的粗喘声,那会在跟自己欢爱时听到的声音,那么清晰的在耳边响着。  蕾一安我。床上的慕容雪似乎已经有些难耐,扭动着自己的腰身,贴合着上官睿的双腿,手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解开了上官睿下半身的衣服,一件件的衣服,重叠在一起,两个赤条的身体纠缠在了一起。  心究竟有多痛,安然不知道。泪水模糊了视线,看着慕容雪上下移动着自己的身体,看着上官睿的双手落在慕容雪的胸上,用力的揉捏着。  那些声音就像是魔鬼的声音一样,不停的穿透进安然的耳里,像是有人掐着脖子一样,让人窒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的慕容雪和上官睿两个人终于平息了,耳边还有着浓重的喘息声,以及慕容雪娇媚的说道:“睿,喜欢这个礼物吗?”  “嗯。”  上官睿的呼吸有些急促,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滴,而慕容雪靠在上官睿的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撑起身子起来说道:“我去洗澡。”  慕容雪出自大家闺秀,对于身体有着洁癖,这里是她不能容忍的地方。今天可以来这里,算是给了他很大的惊喜。只是,他为何一点开心的感觉也没有。想到今天给安然打电话,一天都没有打通,自己的生日,这个丫头竟然连个信都没有。  在发现刚刚跟慕容雪做.爱的时候,脑中满满想的都是安然的时候,上官睿有些疲倦的闭上双眼。13116381  家族的压力在肩膀上,沉重的让上官睿窒息。  每次的探监日便是最深的折磨,耳边会不停的回荡着上官擎的话……  浴室里早已经响起了水声,而上官睿睁着双眼,靠在床上。这张床好似应该换了,这里留上了其他女人的味道。能为安然做的很少,可以做的都做了。想到安然,上官睿的眼神又深邃了几许。  在一切风平浪静后,上官睿的感观变得敏锐,隐隐的感觉到一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  心中攸地一惊,上官睿从床上坐起来,视线看向窗帘的位置,在看到那稍微突起的地方时,而慢慢掀开的一角,一双哭的跟核桃般的眼睛呈现在他的面前。  呼吸在一瞬间变得凝结起来,坐在床上,上官睿震惊的与安然的视线重叠在一起。  安然的泪无声的滚落着,在发现上官睿看向这边的时候,安然还是忍不住的掀开了窗帘,看着上官睿眼底那抹震惊和心疼,这一刻,算不算是心中有了一丝抚慰,起码,他觉得歉意。  可是心口为什么疼的这么厉害。  偷来的幸福都不会长久,明明知道他是属于别人的,却还是要强行的留在他的身边,只因为离不开,这一切的折磨,是自己给自己找的。片刻的幸福,最后就彻底的淹没了。  “睿,明天我还得飞一趟法国,得回家准备一下,你早些休息,我先走了。”  浴室门被推开,慕容雪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身体,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穿上。在整理好自己后,走到床边,搂住上官睿的脖子,在他的薄唇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生日快乐,睿我爱你。”  慕容雪下了床,一副的端庄优雅。在床上如荡妇一般,在床下又是端庄的保持着完美的形象。上官睿本来应该送慕容雪的,可是此时,想到窗帘后的安然,上官睿嘴角僵硬的扯出一抹笑,站起身,拿过薄被裹住自己的身体,然后僵硬的笑道:“注意安全。”  “没事,我已经让司机来接我了,在楼下。别送我了,你今天跟爹地开了一天会,晚上又陪我,一定累坏了。早些休息,晚安。”  慕容雪体贴的说着,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往外走。  当外面传来关门声时,上官睿立刻从床上跳下来,几乎是几个大步冲到了窗帘边,一把拉开窗帘,看着蜷缩在那里的安然,身上穿着薄薄的睡衣,贴在她的身上。小脸上的泪水早已经干了又流,流了又干,在上面形成了一道痕迹。  唇瓣早已经被咬破,上面有着干涸的鲜血。  上官睿伸手小心的准备抱安然,当手碰到安然的时候,手指间触碰的那一点冰冷,让上官睿的心攸地揪了起来。  “安然。”  声音很轻的开口,安然看着面前的慢慢半蹲下的上官睿,看着他那让自己迷恋的脸。脸上还残留着刚刚激情的痕迹,透过上官睿,目光停在那因为刚刚欢爱而凌乱的大床。以为已经干涸的泪水在瞬间又盈满了眼眶。  “生日快乐。”  上官睿以为安然会激动的对自己大吼,刚刚在这间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他跟慕容雪之间的欢爱。安然的亲眼目赌,可是当耳边听到安然吐出来的四个字时,上官睿只觉得心在一瞬间被人撕碎了。  触碰着安然的大手突然间收紧,喉咙跟卡住了似的。  看着安然,唇瓣蠕动了半天,最终一个字没有吐出来。  “我给你准备了小蛋糕,我自己做的。放在冰箱了,我去帮你拿。”  安然的声音带着哽咽,努力的扯着笑容,即使那笑容看起来那样难看。蜷缩在窗台上的身体,试图起身。可是蜷缩了太久,身体太麻,身体刚动,脚还未踩到地上,身体已经完全的扑向前。  上官睿立刻伸手抱住了安然,紧紧的抱住。  有时候,她乖巧的让他心疼。  安然被搂进了上官睿的怀里,那满是慕容雪味道的怀里。安然像是被刺了一下,脸上刚刚涌起来的笑容瞬间凝结,身体不停的轻颤着,滚烫的液体从眼里流出来。似乎是带着哀求的声音在上官睿赤.裸的怀里传来:“求求你……不要带着她的味道抱我。我会痛。”  我会痛三个字让上官睿像是被刺到一般,迅速的退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