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求勾搭

第一百三十五章:求勾搭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2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46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你告诉我怎样才算有事?我还以为他心里是有你……”  “安然。”  程涵蕾本来脸上还努力勾着一抹笑容,在听到安然后面的话时,几乎是立刻嘴角一僵,眼神一冷,冷冷打断了安然的话。  安然被程涵蕾突然变冷的声音给震的一愣,程涵蕾发现自己语气有问题时,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看着安然歉意的说道:“安然,我很累。让我休息一会好吗?”  “我先回校了,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下午上完课再来看你。”  “嗯。”  知道她的话让安然心里不舒服了,她是关心自己她懂,只是,太痛的回忆,她不愿意再提。  下午  “我说程涵蕾同学,够激烈的啊。久未逢雨露也不能这么折腾啊,昨晚试了几式?都试到病床上来了,这都说男人不能禁欲,这话说的可真靠谱。”  凌雨儿一推开病房门,在看到躺在床上走神的程涵蕾,整个人已经扑了过去,一脸调侃的看着程涵蕾。用着自己的方式逗着程涵蕾。  “把你的猥琐收一收,一边儿去。”  朱予晴把手中吃的放在一边,然后走到病床前,眉头微微皱着问道:“怎么弄成这样?”  “不小心撞到了。”  程涵蕾淡淡的说着。  “你们家的那位呢?他要是敢把你弄成这样丢你一个人在这里,下次见到他,直接断了他的黄瓜。”  朱予晴坐在一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若无其事的说着。  “我靠,腐竹,你够狠的啊,直接断了人家左大帅哥的黄瓜,你断了人家黄瓜,以后我们家涵蕾性福怎么办?”  凌雨儿坐在一边的病房里,对于现在紧张的医院病床,这里两个床位竟然都空着。**啊,**啊。  正在里面说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病房门突然传来敲门声,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病房门口。  “咳咳……”  凌雨儿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左涧宁,刚吃的一口苹果差点没把自己呛死。跟朱予晴对视了一眼,这果然不能说别人坏话,这一说,准被人偷听到。  “我们就是来看看你,算他有良心,没空长一张人样的脸,心被狗吃了。”  朱予晴倒是没怎么介意,把手中的削好的苹果递给程涵蕾,接着站起身,很识趣的准备离开。  凌雨儿被朱予晴拖着,不给她发春的机会,丢下一句好好休息,别占国家资源。便离开了。  程涵蕾看着左涧宁,嘴角嘲讽的笑了笑。吃着苹果不说话。  “雷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所以送你来医院后,等不及你醒来就赶飞机回去了。”  左涧宁走了进来,看着沉默不语的程涵蕾为雷辰逸解释着。  “昨晚你被推进手术室,我赶来的时候,看着他站在外面那张变了脸色的脸。除了为你,我还没见过他为了谁会失了一向的理智。”  左涧宁也没管程涵蕾理不理自己,只是淡淡的说着。  程涵蕾还是不说话,咬苹果的动作却停顿了零点零一秒,接着又是一声,继续着咀嚼的动作。  “他一直守在你的病床前,握着你的手,我看得出他是在害怕。”  左涧宁继续说着……  “你是第一个打雷耳光的人,也是第一个打了两次还安好的人。”  “学长,我是不是应该感恩?”  程涵蕾一直沉默着,在嚼完最后一口苹果,咽下去的时候,慢慢抬起头,双眼平静的看着左涧宁声音平静的轻吐而出。  左涧宁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双眼里平静中透着倔强的程涵蕾,明明互相在乎,却如此……  她不知,他从未羡慕过任何人,只有她……  *******************************************  机场  “不是说不用来接机吗?”  雷辰逸从机场里走出来,英伦风的风衣随着脚步微微往后,带动着气流。一夜未睡略显疲倦的双眼藏在墨镜之下,看着冲进自己怀里的冯祯祯,眼底难掩一丝深色。  “人家想你了。”  冯祯祯精致的妆容遮掩住昨夜未睡好的疲倦之色,嘴角盈盈的笑着,看着这个属于自己的男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男人身上散发而出的魅力,已然让心悄然砰动,无法抑制的心跳加速。  雷辰逸没多说什么,任冯祯祯挽着他一起走向等待在外面的车。  整整一天都很忙,本来应该昨天就回来准备安排,而因为临时的安排而让一切变得紧凑。  冯浩然有些微词,但也没说什么。  庆功宴,冯祯祯一直紧紧的挨着雷辰逸,笑意盈盈。那强烈的占有欲,似乎是想让所有人知道,她才是雷辰逸的女人,她是雷辰逸心里的女人。雷辰逸一晚心思都不在,就在刚应付完一波人之后,电话突然响起。  冯祯祯听到雷辰逸的电话响了,立刻紧张的看着雷辰逸。昨晚的事情她没再问,因为知道问了雷辰逸也会直接给一个很圆满的答案给她,让她无处问起。  但是昨晚的事情却成了一个疙瘩,让冯祯祯一天,只要雷辰逸电话响,便会觉得有问题。冯是她体。  雷辰逸松开冯祯祯然后走向一边……  在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话时,雷辰逸眼底的眸色攸地深邃了几分,手紧紧的扣着,明显的在压抑着情绪。  “有时间我会过去。”  不着痕迹的挂了电话,冯祯祯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辰逸,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看着雷辰逸脸上的表情,冯祯祯的眼底闪过一抹探究之色。状似关心的问着。  “没事。”  走出阴影之处,脸上已经无任何变化,再次融入人群当中,谈笑风声。  *****************************************  安然看着躺在病床上虚荣的程涵蕾,她下午有些事情耽搁了,等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刚来到这里便看到程涵蕾慌张的准备下病床。  她立刻上前扶住差点跌倒的程涵蕾,只见程涵蕾脸色难看的抓着安然,急的唇瓣都在颤抖了。  “我忘记吃药了,药,安然,药。”  程涵蕾的唇瓣在哆嗦,扣着安然的手那么紧。那个孩子的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但却似恶梦一般的在脑海里,她永远忘记不了那一天自己的痛楚,忘不掉躺在手术室里承受刮宫的痛苦。害怕一次的意外再次让自己承受那样的痛,她没有能力去承受一个孩子。  “你别急,我去帮你买,你先躺着。”  安然把程涵蕾扶到躺上床,然后匆忙的出去买药。  回来后,程涵蕾急忙的吞了下去。害怕吃的太晚,一颗不行,所以匆忙的吞了第二颗,在安然想阻止的时候都已经来不及。  程涵蕾撞了头,脑震荡有些严重,失血过多,身体本来就有些弱。本来对于事后药就有着强烈的反应,现在一下子吞了两颗。在吃下去的时候,安然手还扣在程涵蕾的手腕上,紧张的说道:“你疯了。”  “我不能有孩子,不能允许再有任何的意外。”  程涵蕾的脸色很白,被扣着的手还在颤抖着,她竟然忘记了要立刻吃药,直至这么晚才发现。上一次就是吃了晚所以才会有了那个意外,她怎么能允许意外再发生。  “你……”  安然想骂程涵蕾,可是看着一向冷静的程涵蕾,那紧张担忧的小脸时,心莫名的一痛。对于孩子而造成的伤害,两个人都清楚,彼此承受的是什么……  “好好休息。”  安然默默的把谴责的话咽下,以为读了大学,两个人就可以有一片艳阳天,为何乌云依然笼罩在两个人的头顶,有些事情,放不开放不下,徒让自己悲伤痛苦。  程涵蕾点点头,躺回病床上。  谁知道半小时后,程涵蕾突然开始抽搐,脸上的冷汗不停的往外流。安然吓了一跳,立刻扶起程涵蕾。程涵蕾开始呕吐,唇瓣发青。  急救,再送进病房里。  躺在病床上,身体的力量急速的被抽离,身体晕晕然的。隐隐听到安然在打电话,那句雷学长,让程涵蕾的神经紧绷着。想开口让安然不要给他打电话,可是却没有开口的力气。她不知道雷辰逸在那边说了什么,只在模糊的视线里看到安然怒气盈然满脸的脸,听着安然在电话这边愤怒的说道:“涵蕾是因为你只顾自己快活,而不顾她感受,才会急着吃药的。你竟然不管不问,你究竟有没有良心。”  “你知不知道她刚刚差点没命了,就是因为你的自私,雷学长你怎么忍心这样伤害涵蕾。”  后面的话,程涵蕾已经听不到,只是觉得心里很难受,明明不想让他知道,不想让他来见她,可是为何听到安然说的话,她的心会那样的难受。  躺在病床上,看着半开的病房门外,安然站在那里,慢慢的蹲下身体。哭的很伤心,她知道她是在为自己心疼。可是路是她们自己选的,有权利去埋怨吗?  **********************************************  “这个时候,你想去哪?”  左涧宁看着雷辰逸嘴角虽然笑着,但是眼底却一点温暖都没有,那一直紧绷着的肩膀,情绪在极度的压抑当中。  “订机票。”  “今天你根本就走不开。”  “我说订机票。”  雷辰逸看着站在面前的左涧宁,理性和担忧间,他已经直接的选择了后者。  左涧宁看着雷辰逸,那样的眼神仿佛是要穿透了雷辰逸一般。  他开口了,他从来都无法拒绝。  病房里很安静,过了探视时间,安然已经回校了。病房里只剩下一盏地灯安静的亮着,程涵蕾躺在那里,双眼沉重的睁不开。安然在病房门口哭了好久她知道,安然回到病房,站在她的病床前,喃喃的说了好多句值得吗?也许连安然自己也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她。  安然离开后,程涵蕾觉得很冷。九月,夜晚并不似特别凉。但是身体却是很冷,用着一张坚强的外衣伪装着自己的坚强,可是却是如此容易被摧毁……  病房的门被悄然的推开,一道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夜已经很深,睡的不安稳的程涵蕾一直昏昏沉沉的。  事后药的副作用太大,吐的太厉害。营养液的输入却无法让身体可以有些力量,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隐隐的觉得有熟悉的气息在她的鼻息间缠绕。  那是她放在心里,不能抗拒的存在。  会痛,是因为在乎。会痛,是因为不想承认在乎。  一双大手握住了那冰冷的小手,雷辰逸坐在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程涵蕾。因为心里明白,所以才会放肆了自己。可是却忘记了,她并不知道。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抚过那睡着还皱在一起的眉头。上面包缠着纱布,心紧紧的揪成了一团。  刚刚找了医生,值班医生的话让雷辰逸的心更加紧紧的揪着。几乎是两夜未睡,飞机上本来可以打一会儿旽,因为太担心而无法安眠。  真的是在乎了,才会在挂了电话后,无法安心。  大手握的更紧了几许,手指慢慢的抚着那皱着的眉头,跟自己在一起,他总是把她弄的伤痕累累。可是放手,他却做不到。  眼睑微垂,遮掩不住的是担忧。其实只要他找人过来吩咐一声,便可以知道程涵蕾的现况,可是,不亲眼看到,就是无法安心。  一颗心完全的被揪在这里,无法安心。明明知道不能离开,离开后可能需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把这一夜消失的这些时间填补上。但是放任她一个人躺在这里……  掀开的被子,小心的把自己躺上去。大手温柔的把昏睡着的程涵蕾搂进怀里,手上的动作很轻。睡的昏沉意识朦胧的程涵蕾,感觉着身边的温度时,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往雷辰逸的怀里送了几分。  她是不是太过于自欺欺人了,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感觉到他的存在。这温暖的感觉如此的熟悉,贴靠着的温度这么真实。不知道是不愿意睁开眼,还是无法睁开双眼。程涵蕾只是把自己更加往那温暖靠了几许。  身体的冰冷,在那温暖的怀里,慢慢的开始回温。大脑混乱在跑的思绪,慢慢的沉淀下来。  “雷辰逸……”  唇瓣轻启,昵喃声从唇瓣里轻吐而出,那声音带着一抹细碎的昵喃。虽然很小,在安静的病房里却那样清晰。雷辰逸本来闭着双眼,在听到怀里传来的声音时。那紧紧抓在自己衣服上的小手,以一种极度信任之姿态。T5cU。  这是第三次她在半昏迷状态躺在他的怀里,却是第一次听到她口中吐出来的名字是他的。  不管是恨还是在乎,终究,她的心里是有他的。一张倔强的小嘴,却敌不过此时无意识中的昵喃。心里温暖,那种暖暖很久未曾感觉到的痕迹。雷辰逸手扣着程涵蕾更紧了几分,头顶在程涵蕾的发顶,嘴角却不由的勾起一抹笑。  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疼她的冲动。  夜越来越深,病床上的两个人如交颈鸟一样的靠在一起,直至天明……  ****************************************  “已经没有大碍,休息两天就可以。以后药不可以乱吃,对身体副作用很大。”  医生的叮咛声在耳边响起,程涵蕾慢慢睁开双眼,一瞬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睁着双眼,看着站在面前的医生的背影。视线扫了一圈病房,最后停在自己身边的位置。身体上似乎还残留着那种温度,而唇瓣上隐隐的还能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可是睁开双眼的瞬间却有一瞬间一切只是在梦境里。  昨晚的拥抱很真实,昨晚被握着的手也很真实,但是这一刻,身边没有了那道身影。还是连自己的梦中都在期盼。  程涵蕾的双眼闪过一抹朦胧……  “涵蕾,给你买了早餐,医生说你要好好的休息。”  安然的声音把程涵蕾的思绪给扯了回来,双眼看向安然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疑惑,然后在安然撑起她身体的时候,程涵蕾喃喃般的说道:“安然,你有没有看到……”  在惊觉自己要问什么的时候,程涵蕾立刻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看到什么?”  “看到昨天那个护士,她打点滴的时候最不疼。我怕疼。”  皱了皱鼻子,程涵蕾把话题一转。  “别扯了,喝点粥。昨天你吃的东西都给吐了,你看你,住两天院,又瘦了一大圈,你得长回来,再瘦下去,我都不好意思走你边上了,显得我多胖啊。姐妹不能这样子的。”  “知道了,我吃,吃的多多的。”  程涵蕾看着安然变相的关心,心照不宣。安然站在一边,看着程涵蕾吃着粥,那一口又一口,看似吃的很香。眼眶突然有些红,脑中闪过昨天涵蕾从急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在被送进病房,医生对她说的那一段话。  此时,看着程涵蕾,只觉得心疼的厉害。如果让涵蕾知道了,那么……  “安然,想什么呢?叫你几声了。”  “没什么,在想今天下午灭绝师太的课。”  “哈哈,我是不是应该为我逃过一劫而庆幸。”  “逃的了和尚逃不了庙,得意啥。”  安然扫了程涵蕾一眼,默默的把那个秘密藏进心里,程涵蕾已经很是痛苦,如果再让她承受另一个痛苦,她不知道程涵蕾的心究竟还能承受多少压力。  以后……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  偌大的床上,窗帘在随风吹动着,凌乱的大床,浑身酸疼的身体。  冯祯祯睁开双眼,这是自己跟雷辰逸住的房子。昨晚辰逸有事先离开了,她准备去找辰逸,后来……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冯祯祯躺在大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画面仿佛定格在那一夜酒店的一幕……  几乎有些仓皇的起身,目光注视自己的身体,上面落上的痕迹。那是新鲜的吻痕,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脑中隐隐记得自己回到了这里,然后有个人吻自己,然后好像就在这大床上,然后纠缠在了一起。  动了动身体,昨晚似乎做了很久的感觉。身体疼的厉害,就连动了动,双腿间都能感觉到疼痛。一眼扫过一边,垃圾筒里扔着T,以及一团团的纸巾。  冯祯祯真的吓到了,她不会是昨晚喝醉了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回到了这里,然后做了一夜吧。  要是让辰逸知道了……  冯祯祯简直不敢想象,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拉着被子的手都在哆嗦。  忘记了要去管雷辰逸的事情,只想快点清理现场。**的身体,顾不得。只是快速的下床,双腿一酸,身体差点给跌倒在地。冯祯祯手忙脚乱,心中惶然,一会儿扯被单,一会儿又去整理垃圾筒,一会儿又跑去捡地上扔的纸。  还有,还有这房间里暧昧的气息。还有还有……  有没有男人留下来的痕迹。  冯祯祯大脑一片空白,胡乱的在地毯上找毛发。找了半天,突然崩溃的坐到地上,手插进了头发里,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昨晚她究竟是带了谁回来,如果让记者拍到,如果让别人知道,市长千金,在未婚夫的庆功宴上带陌生男人回到跟未婚夫住的地方,那么,她有多少张嘴也解释不清。到时候,辰逸一定会不要自己……  怎么办……  怎么办……  就在慌乱的时候,冯祯祯突然听到浴室里传来水流声,一直惶然状态,完全没有注意到其实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冯祯祯身体瞬间僵了,眼底带着复杂的情绪,更多的是愤恨以及一抹阴毒。  她绝对不能让辰逸知道……  手撑在床边,慢慢的站起身,冯祯祯走边房门边,咔嚓一声把门落了锁,刚准备寻找硬.物的时候,浴室门哗啦一声从里面被拉开……  你们猜素谁哇(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