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以身相许

第一百三十六章:以身相许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6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46
   浴室的门哗啦一声从里面被拉开……  冯祯祯在看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人时,一手握着昨晚扔在地上的衣服按在胸前,遮住自己的三点,脸色不停的变化着。  “怎么站在门边,昨晚累了怎么不多睡会?”  雷辰逸湿透着头发还滴着水滴,那结实的胸前还挂着水滴,腰间围着一条浴巾,看着身上斑斑痕迹的冯祯祯脸上没有任何异样。若无其事的走到一边,开始擦拭着自己的身体,然后换衣服。  “辰逸……你……”  冯祯祯站在原地,是真被震住了。怎么也没想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人会是雷辰逸。昨晚他不是突然离开了吗?怎么会又出现……  “怎么?”  穿好了裤子,正在整理着衬衫的雷辰逸透过试衣镜看着身后还站在原地的冯祯祯,眉宇轻轻的上挑,那俊逸的脸上捕捉不到任何痕迹。  “昨晚……”  冯祯祯慢慢走到床边坐下,轻轻咬着唇瓣努力的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大脑里只有零星的片断,怎么也拼凑不完整。心底没底,冯祯祯连问都不知道怎么问。  “嗯?”  只是一个字眼,微微上扬的语气,手中的动作继续着。  “你不是离开了吗?”T7kP。  “在生这个气?昨晚有急事离开了一会,回来的时候,你在宴会里喝多了,便带着你回来。喝醉的你,很……热情。”  系好领带,雷辰逸声音带着一股子魅惑之色,轻吐间,眼神扫向房间,在看到房间被卷起的床单,以及那收拾了一半的地面。不由微微皱眉……  冯祯祯在看到雷辰逸的目光所投之处,立刻掩饰的说道:“我……我刚起来见太乱了。正准备收拾,然后……然后……”  正在这时,雷辰逸的电话响起,正好帮冯祯祯解了围。接起电话,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我有个重要的会要开。”  “嗯,注意安全。”  雷辰逸点点头,已经迈步走出这个满布着糜烂的房间,在走出房间之时,眼神已经深邃了几许。脚步未顿,迈步大踏步的离开。  楼下,左涧宁的车已经停在那里,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雷辰逸。精神翼翼的眉眼。  “她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  雷辰逸坐进后车座,靠在那里,闭目养神。  车缓缓的启动,在车厢内沉默了几十秒后,雷辰逸淡淡的说道:“谢谢。”  “听你说谢谢,还真不太习惯。”  左涧宁微微上扬着唇角,看着雷辰逸那已然不紧绷的脸。  “只是别再有下次了,这差事,有点不好着手。”  “左。”  雷辰逸在沉默了一会儿后,看着前面的左涧宁。两个人一直共进退,他想要的左涧宁一直都知道。  “嗯?”  嘴角的笑容未变,左涧宁认真的开着车,而分些心神回应身后的男人。  “有没有想过做你想做的?”  雷辰逸的声音低沉而内敛。  “无牵无挂的,我的命都是你的。你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  左涧宁淡淡的说着。  “左,那件事情,你不用一直放在心上。”  “雷,你在担心什么?”  左涧宁的车速突然减下,透过后视镜看向雷辰逸的眼神,却在雷辰逸的眼底看到那抹怀疑的光芒时,嘴角微微的上扬,调侃的说道:“你现在在想我是不是想以身相许来报恩吗?别忘了,我有殷恪伽。”  那眼神让雷辰逸有些狼狈,他的确是想的太多了。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要是左涧宁对自己有想法,近水楼台先得月,哪一天都得手了。更加不会这么全心全意的帮自己得到程涵蕾,还如此费心的为自己。  在爱情的世界里,没有人这么大度。  “是我想多了。”  雷辰逸收回视线,再次闭上双眼,未看到左涧宁那嘴角的笑僵住了那零点零一秒,也许,他应该让雷辰逸一点怀疑也没有。  ************************************************  程涵蕾请了三天假,安然没课就去陪程涵蕾。在探访时间结束前离开,坐着公车回到M大。一个人踱步走在校园的林荫里,偶尔会听到草坪处会传来细语,这个时候是约会情侣黄金时间。  手上握着手机,已经纠结了一个多星期了,到底应不应该打电话给上官睿。  已经一个月未见了,思念的种子在心口密密麻麻的在撕咬着。  在屏幕亮与暗当中,在手指按和停间,安然在走到宿舍门口时,电话还是没有打。  宿舍前是一颗大树,遮住了路灯,让树下一片黑暗。  “人家今天不想回宿舍。”  安然被那让人鸡皮疙瘩满布的声音给惊的脚步一顿。虽然这树下缠缠绵绵难分难舍的热恋男女多如过江之鲤,但是这么娇滴滴让人能把几天前吃的东西都可以吐出来的声音还是第一次听到。  不由的燃起的了一丝八卦的心理,想看看,究竟是哪个女人能够把嗲发挥到这么淋漓尽致。  这一看过去,正好看到两个吻到一起的人。安然虽然跟上官睿两个人该做的都做了,但是看到真人在自己面前这样热吻,还是忍不住尴尬的别过视线。  谁晓得两个人对话对着对着就吻到了一起。  收回视线,也没心情再去看两个人热吻。安然看着手中的手机,刚刚在看到热吻时不小心把那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打的电话真按了拔号键。  安然心一紧,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两个热吻着的人,而是看向显示拔号中的电话,慢慢靠近耳边。  “哪位?”  当电话里传出慕容雪的声音时,安然手突然变得冰冷。唇瓣哆嗦着,一时间忘记了挂电话,也忘记回应。  “老公,洗好了吗?李安的电话,打电话来也不说话,可能是按错了。喂,喂。”  慕容雪对着浴室里的上官睿问着,上官睿洗澡的动作一顿,几秒后,平静的说道:“挂了,不熟悉的人。”  慕容雪在上官睿话音落的时候,已经直接的挂了电话。  当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时,安然只觉得心中很苦很涩。  明明是自己选择的路,可是为何此时听着上官睿的电话被慕容雪接起,心里会觉得这么的难受。  已经快走到宿舍门口了,安然默默的把电话放进了包里,然后一个人失神的往外走,现在,她需要酒精。  安然人刚走一会儿,便听到身后那娇滴滴的女生跺脚的声音:“丘泽,你混蛋。”  只是男生已经大踏步跑向安然走的方向,把美女的抗议声远远的丢在身后。  **********************************************  上官睿裹着浴巾走出来,看着被安静的放在一边的电话,看着躺在床上以一副魅惑姿态撩人的看着上官睿的慕容雪。  慕容雪刚从法国购物回来,两个人大半个月未见,慕容雪穿着性感的睡衣,衣服的一角挑开在一边,露出曲线玲珑有致的沟壑,双眼魅惑的看着上官睿。  手一勾,把刚洗好澡的上官睿勾到她的身上,唇瓣若有似无的贴在上官睿的唇瓣上,轻轻的昵喃道:“想我吗?”  “嗯。”  “老公,你心不在焉,在想什么?”  慕容雪手滑动在上官睿的赤.裸的身体上,看着上官睿明显有些不在状态的表情,亲吻的动作微微顿下,眼底有着一抹关心。  “有事累。”  “老公,你想要吗?”  慕容雪双腿夹在上官睿的腰上,如果是以前,上官睿一定会直接掀开她的睡裙,然后……  今天,上官睿似乎完全不在状态,那抵在她两腿间的**完全没有反应。慕容雪脸色微微有些僵住,教养良好的慕容雪,没有发火。只是心疼的在上官睿的唇瓣上亲了亲说道:“今天没兴致吗?那就休息。”  “嗯。”  在慕容雪的唇瓣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那我回去了。”  上官睿不喜欢住在慕容雪家,同样,慕容雪无法容忍住在这里。这里做.爱还勉强可以接受,但是要是在这里睡,慕容雪完全接受不了。  “我送你回去。”  “好。”  起身,两个人换好衣服,搂着慕容雪,送慕容雪回家,然后再折回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  上官睿推开卧室的房间,当站在房间,看向窗帘处时,眼底不由的染上一抹黝暗。拿起一边的手机,走向窗前,伸手拉开窗帘,看向万家灯火,然后拔通了电话……  ***********************************************  学校的人工湖边,这里有些偏僻,因为太靠近水边,所以一般情侣都会选择靠后的位置,具有隐蔽性的地方。  很少有一个女孩一个人单独来这里的。  安然打开一罐啤酒,然后仰头往嘴里灌。在喝到第三罐的时候,一道有些印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没想到智商不怎么样?酒量还不错嘛,一个单身的女孩坐在这里,不怕遇到色狼吗?”  丘泽踩着月光而来,站在离安然三步远的地方,调侃的说着。  安然很是清醒,三罐啤酒入肚,大脑还是清醒的厉害。看着眼前荡漾着的水波,秋风吹拂着,长发在秋风里飞舞着。听到身后的声音,为被打扰而皱起眉头。  转身的一瞬间,有发丝随着转脸而飘到脸上,月光下,那眼眶里的晶莹让站在那里的一手插在口袋里,装酷的丘泽莫名扣紧了手。  “色狼如果不怕下辈子不能再人道的话,倒可以来试试。”  安然扫了丘泽一眼,有些印象,但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  “叫什么名字?”  丘泽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放过到手的猎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过来,更加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眼眶含泪还回击自己莫名的会心里不舒服,只知道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这里了,而且还不由的拉近那三步距离,坐到了安然的身边。  “没必要告诉你。”  安然径自喝着酒,看也不再看坐下的丘泽,一个人喝着。  丘泽看着安然那一点也不似装的样子,她还真忘记他了。先不说两个人在火车里的那一幕,足以让她印象深刻。单说他这张脸,没道理见过的女生能够这样忽视的彻底。  “你不记得我了?”  丘泽最后还是不甘心的问着。  安然眼角余光扫了丘泽一眼,然后冷讽道:“你当你是刘德华吗?”自然那间。  被安然一句话,堵的咽的慌。半天没说出话。  正在一向无节操的丘泽第一次找不到话题搭讪的时候,安然放在包包的电话突然响起。安然在听到那不停响着的电话铃声时,握在手中的啤酒瓶突然紧了紧。但却没有伸手去拿电话,眼眶却明显的更红了。  “你……的电话。”  丘泽见电话一直在想,看着明明眼眶红的厉害,却只是在电话不停响着的时候不停的往自己嘴里灌酒。  安然刚灌了一口酒,在听到丘泽提醒的时候,一直都想忽略,这个多管闲事的人还在那提醒。手中的酒突然用力的扔进面前的湖里,然后愤怒的转身看向丘泽,怒吼道:“我耳朵是聋了吗?我没听到电话吗?我需要你提醒我吗?为什么打来我就一定要接?凭什么?凭什么?”  丘被炮轰的莫名其妙,这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被一个女生给指着鼻子骂的这么厉害。  “凭什么啊?凭什么我就要爱他,凭什么我就要默默的忍着难受。我也会疼,我现在这里很疼很疼,就算不停的喝酒,就算努力的不去想,就算不停的安慰自己,可是我还是很疼。我为什么要疼,是我自愿的,我为什么要疼,为什么要疼。为什么要幼稚的耍脾气,为什么……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控制不住……真的……控制不住……”  安然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的越发的哽咽,那一直隐忍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的滚下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