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家花不如野花香

第一百四十二章:家花不如野花香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98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49
   与此同时,冯祯祯挽着雷辰逸,两个人同时转身……  雷辰逸只觉得眼前一道熟悉的身影闪过,再看时,旋转门外已经没有人在。感觉着身边的男人身体一僵,一直看着雷辰逸的冯祯祯敏感的注意到。  “辰逸,怎么了?”  “没事。”  雷辰逸在确定了一眼,不远处的旋转门外,并没有程涵蕾的身影。只想先把冯祯祯带离,事情发生的突然,需要一些时间缓和处理。雷辰逸与冯祯祯一起往外走,走出旋转门。Tcii。  “哎呀。”  一直粘在雷辰逸身上的冯祯祯,没看路,在走出旋转门的时候,脚下没注意,当脚踩进了门口的一个纸盒里时,不由的发出一声尖叫。  脸色攸地变了,看着自己最喜欢的金色高根鞋此时竟然完全踩进了一个蛋糕盒里。白色的奶油粘在了高根鞋的脚底,看着那腻滑白棕黑色混合的颜色冯祯祯的脸色攸地变了。  “这是什么酒店?我要投诉他们,我刚来找你,他们不让我进去你房间等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放任有人把蛋糕丢在这里,这究竟是怎么做的服务,做的卫生。”  见自己脚上的狼狈,退开的时候,鞋子上粘着奶油巧克力,看的冯祯祯脸色难看。  雷辰逸没有回应,只是看着地上的蛋糕,脑中闪过刚刚一闪而过的身影,刚刚看到的人,真是她。  再看向地上的蛋糕,心中隐隐的明白了些什么。目光不由四处搜寻着,寻找着程涵蕾的身影。  “小姐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蛋糕……”  “不知道?还不快点清理干净,你们知不知道我这鞋子有多贵,你们弄脏了赔的起吗?”  冯祯祯愤怒了,这是她好不容易买到的限量版鞋子……  “我立刻帮你清理干净。”  服务生立刻蹲下,帮冯祯祯把脚边的清理干净,然后另一个人立刻清理着蛋糕。雷辰逸站在那里,看着那清理的时候,盒子微微的偏着,露出半个雷字……  ******************************************  不远处的柱子后面,程涵蕾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刚刚在看到雷辰逸和冯祯祯转身时,心中一紧,手一松,手中的蛋糕就这样脱离了手,落到了地上。还来不及反应,程涵蕾的双腿已经自动的开始挪动,当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躲到了不远处的柱子后。  一边的绿色植物遮掩着她的身影,透过那缝隙看着雷辰逸与冯祯祯两个人走出来,看着冯祯祯一脚踢上落在地上的蛋糕,就像是心如那蛋糕一般,被践踏。  程涵蕾慢慢的滑下身体,目光却无法挪开的看着地上的蛋糕,耳里冯祯祯那嫌弃厌恶的话语已经无法入耳,只是呆呆的看着地上的蛋糕,脑中不由的浮现出刚刚自己在蛋糕房里情景,突然发现自己那么努力的游说,显得有些可笑……  雷辰逸爱吃的那款只剩下一个,却已经被另一位美丽的女子订下。游说了很久,但因为对方心爱的人也喜欢吃那款蛋糕,无法割爱。程涵蕾说了好一会儿,就在程涵蕾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谁知道那个美丽的女子接到一个电话,美丽恬静的小脸闪过一抹紧张,看了一眼蛋糕,眼里满是不舍。  却在扣紧电话的时候,转身对程涵蕾说,把蛋糕让给她,反正她买了,心爱的人也吃不到。  在程涵蕾连声谢谢都来不及说的时候,美丽的女子已经匆忙的离开。  好不容易才拿到的蛋糕,算是还了雷辰逸在自己过生日时为自己做的。  其实,只是还他的人情而已。  可是,为何看到冯祯祯一脚踢在蛋糕上的时候,就像是一脚踩上了她的心。  那边的冯祯祯还在叫着,直到脚上的鞋子被擦试干净,冯祯祯这才似泄愤的搂着雷辰逸,向不远处的餐厅走去。  过了好一会儿,程涵蕾才站起身,在发现脸上凉凉的时候,程涵蕾抬起手,把脸上的凉意拭去……  以前只听过Z市是有名的渡假城市,还未曾知道原来Z市的风沙这么大,真的很大,大的不停往眼里窜……  *******************************************  Z市的夜景很美,车停在半山的时候,打开车顶停靠在那里看着星空,是件很惬意的事情,当然,在这里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更是美妙之极。  此时车里,热情正在燃烧。  左涧宁的双腿圈在殷恪伽的腿上,双腿的挤压成弯曲模式,整个人切身而入,汗水随着腰间的动作而一滴滴的落在左涧宁结实的胸口。  今天是雷辰逸的生日,左涧宁喝的有些多。此时车里除了糜烂的.欢.爱气息外,还混合着浓重的酒气。  随着两个人身体亲密的纠缠,喷出来的气息满是浓重的酒气,热度挥洒。  手扣在左涧宁挺立之点,随着腰上的动作而上下动作着。  激情,燃烧着彼此的身体。  正在这时,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起。左涧宁迷糊的大脑有一瞬间的清明,那迷茫的双眼微微睁开,看着近距离的殷恪伽,汗水正从他的额头一滴滴的落下,正好有一滴落在他的眼间,让刚睁开双眼的左涧宁不由的又闭上了双眼。  “电……”  一个字还没吐出来。殷恪伽已经直接低头锁住了左涧宁的唇瓣,手更加有力的扣着左涧宁的腰身,腰部更加犀利的向前,玩弄着左涧宁身体里的颤抖之处。在看到左涧宁又被带入了迷醉当中之时,大手伸手,不着痕迹的按掉了左涧宁在震动的电话,顺手关了机。  车里,不时的飘动着男人的粗喘声,声线混合在一起。  整整一夜的纠缠。  ********************************************  程涵蕾合上电话,左涧宁的电话无人接听。站在离酒店不远处的地方,突然间有些不知去哪里。  证件都不在身上,连想重新找个地方入住都不可以。  程涵蕾刚转身,便与迎面而来的女子撞在一起。  “好巧?”  程涵蕾抬起头时,看到竟然是之前在蛋糕房里遇见的女子。一直低着头脚步急促的女子在听到程涵蕾的声音时,红着双眼抬起头看向程涵蕾。  女子有些尴尬的伸手抹去眼泪,然后尴尬的说道:“抱歉,只顾着看路,没看到你撞到你了。”  “你,没事吧?”  程涵蕾看着美丽的女子流泪的模样,任何人都会心生怜悯。  “没事。”  女子脸上有着一道红肿,那是被打的痕迹。即使在月色下依然很清晰,似乎是感觉到了程涵蕾的目光,女子轻轻的咬着唇瓣说道:“今天不是你朋友生日吗?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女子似乎是不想谈自己的事情,话题转向了程涵蕾。  “有人陪他过生日。”  程涵蕾淡淡的说着。  女子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看都没看,女子直接按了电话,然后关了机。把手机放进包里的时候,看着程涵蕾关心的眼神,突然间觉得心里一暖。  “对了,我叫若雨,你呢?”  若雨看着面前的女子,美好的女子总是会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我叫……”  “拜托,别说见过来。”  就在程涵蕾准备开口的时候,若雨突然往一边的公园阴影走去,程涵蕾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到不远处追来一道身影。在看到程涵蕾的时候,立刻一把扣住程涵蕾的手腕脸上难掩紧张,然后有些焦急的说道:“你刚刚有没有见到一个跟你差不多高,黑色长卷发,大大的眼睛……是你?”  男人在抓住程涵蕾肩膀的时候才看清面前站着的女子是自己在餐厅里撞见的女子。  “你在找人?”  “嗯,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很美丽的女孩从这里经过。”  “没有。”  程涵蕾摇摇头,看着男人一脸的紧张。不由的有些羡慕,两个人应该是吵架了。  “谢谢。”  男人对程涵蕾点点头,已经快速的向前跑,一边拿着手机还在拔打电话。看着男人的紧张,程涵蕾心中有些不忍。转过头想劝劝那个美丽的女子,可是转头时,看见阴影里的女子早在她跟男人说话的时候,悄悄的离开。  *****************************************  雷辰逸和冯祯祯在酒店对面一家个性餐厅,小舞台上是驻唱正在唱着情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饭在吃了一半时。冯祯祯不知不觉间已经被雷辰逸带的喝了挺多的红酒,她还记得那晚喝多了雷辰逸的热情。  在雷辰逸用那种眼神看她的时候,冯祯祯不由自主的喝着。  酒,有些上头。冯祯祯对着雷辰逸魅惑的笑了笑……  雷辰逸离开去买单的时候,冯祯祯坐在那里,双手捧着下额等待着。双颊布满红潮,眼睛染着一抹迷离看着台上的驻唱,在收回目光的时候,在看到坐在离这一桌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单身的男人。面前的威士忌已经喝了一大半,正时正靠在那里,眉宇深锁的喝着酒。  本来有些迷茫的冯祯祯在看到那即使已经很久未见,但一眼便仿佛昨天才见一般。  酒几乎是在瞬间醒了一大半,条件反射的遮住脸,但在遮住的时候,又忍不住看向坐在那里的男人。  真是他……  明明想躲着,可是视线却不由的看向坐在那里的男人。这是不是缘份?  见那人明显的是心情不好,把手中的酒当作水一般的在喝着。冯祯祯明明知道自己不该把眼神投过去,可是看着那男人的侧脸,还是忍不住的看向那边。  冯祯祯眼角余光在看到雷辰逸过来的时候,立刻慌忙收回视线站起身。而那坐在那里的男人也随着两个人起身,跟着站起身,率先的走出个性餐厅。  这里离酒店并不远,穿过马路,走上几分钟便到了。冯祯祯在看到男人起身的时候,不知道是想被看到还是害怕被看到,挽着雷辰逸,表情有些复杂。前面的男人一直走在他们的前面,直到走进同一家酒店的时候,冯祯祯扣着雷辰逸的手不由的紧了几分。  刻意的放慢了脚步,等两人走到电梯的时候,电梯正往上,在另一部电梯下来的时候,那部电梯正好停住。冯祯祯看了一眼楼层,心,噗通的跳了起来。  进了电梯,冯祯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从看到那男人的那一刻开始,便不由自主的会去想那个男人。就算雷辰逸在身边,脑中还是不由的想到那个男人。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贪图新鲜的灵魂,她会不由自主的去想那夜的激情。  “辰逸,楼上等我,我去拿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在电梯停在冯祯祯当时暂住的楼层时,冯祯祯在雷辰逸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在雷辰逸点头间,迈步走出电梯。  在电梯合上的时候,冯祯祯立刻快步的向前走。目光一扫过走廊,分不清为何心中为何会涌出一抹失望之意。  迈步走向自己住的房间,从里面拿出那件薄若沙的衣服,换上,然后再披上自己的外衣。不知道为何,明明本来是满心期待的事情,可是此时在换上时,竟然没有了当时准备的心情。脑中会时不时的浮现出那夜出轨的疯狂,不同的男人,带来的不同的感受。  那种偷情的激情,得到的高.潮是她从未有过的。  拉开房门,冯祯祯不允许自己在胡思乱想,可就在冯祯祯向电梯走去的时候,不远处正好有一位服务生敲门,门被拉开,服务生把酒送了进去,然后离开。而冯祯祯正好走到了房门口,里面的男人正好准备关门,但在看到冯祯祯的时候,明显的一愣。冯祯祯一眼看到站在里面的男人,两个人似乎都有些愣住,冯祯祯是没想到竟然真是那个男人,男人则没想到在这里看到冯祯祯。(http://)  酒气冲脑……些那个个。  两个人只是看着对方,冯祯祯心在噗通的跳动着,而本来捏着外衣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慢慢的松开,里面穿着的那套情趣睡衣呈现在男人的眼里。看着男人那解开衬衫的模样,结实的胸,那手感自己似乎还能记得。  彼此的眼里,看着彼此的渴望。  冯祯祯不由觉得喉咙干涩的厉害,理智让她应该快些离开,可是双腿却不受控制的站在原地,怎么也挪动不了。  忧郁的男人是女人的致命伤,冯祯祯看着男人靠在那里,手中还握着酒瓶。  “一起喝一杯?”  男人的声音有着男性独特的沙哑,都忘记跟若雨是怎么开始的了,两个人在突破朋友关系,成为情侣,再到订婚。而他永远都真正走不进她的心,在她的心里,总是住着一个永远让他踏足不进的人,男人。  他担心的四处寻找的时候,终于接到了她的电话,是在登飞机之前,她又再次的不经他同意的离开,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嘴角忍不住冷讽的勾起。  冯祯祯还在挣扎的时候,手腕已经被人扣住。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拉进了男人的怀里。大脑几乎是在瞬间停止了动作,忘记了楼上雷辰逸还在等着她。手贴在男人滚烫的胸前,心已经醉了。  合上的房门,外衣脱离了身上,整个人挂到了男人的身上。  **********************************************  房间,程涵蕾未开灯。坐在阳台上,走在街上很久,找不到左涧宁,最后只能回到这间房间。月光很美,一人赏月显得有些凄凉。  夜风微微的吹着,这安静的夜里,突然被一声暧昧的声音打断。  “别在这里……”  冯祯祯在楼下,挂在男人的身上,双腿圈在男人的腰上,月光下,赤果的身体被按在栏杆上面,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都已经入睡。在月色下,那雪白的身体似是踱上了一层美丽的光晕一般。男人在听到冯祯祯的抗拒时,嘴角邪肆的勾起,一边撞一边说道:“这么紧的夹着,真不想在这里吗?”  冯祯祯无言,她爱的就是这种偷情的感觉,在阳台上,仿佛随时会被人看到,那种会被偷窥的兴奋感,总是让身体更加的敏感,享受着欢爱最高的快感。  “嗯……”  冯祯祯身体敏感的厉害,随着男人每一次的腰部的动作都会紧紧的缠住男人。身体热的厉害,男人的每一个力度都撞的她身体撞向阳台边缘,身体几乎整个都挂在男人的身上的。  那暧昧的声音,在午夜里显得那样的**。程涵蕾愣了一下,本来在这酒店听到这样暧昧的声音并不奇怪,可是这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了。  冯祯祯……  心中一疼,以为是冯祯祯和雷辰逸正在做,就在准备转身往里走的时候,耳边听到男人的声音,对于雷辰逸的声音程涵蕾很熟悉,可那不是雷辰逸的声音……  站起的身体僵在原地,程涵蕾脑中乱轰轰的一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在大脑乱轰轰间,熟悉的气息突然席卷在身后,腰被人牢牢的搂住,而那熟悉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