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选择

第一百五十一章:选择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42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53
   安然醒来的时候,程涵蕾已经买回早餐,见安然坐过来,两个人安静的吃完早餐。  吃完早餐,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两个人经过一晚的休息,精神好了许多。程涵蕾看着坐在对面的安然,眼神安静的等待着。  “涵蕾,对不起,昨夜我一时六神无主,才会给你打电话。我不知道找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跟学长两个人是不是因为我而吵架了?”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安然,我想听听你现在的想法。”  程涵蕾摇摇头,她跟雷辰逸之间,已经没有一个确定的点可以达到平衡。  “涵蕾,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程涵蕾没有回答,只是安静的看着安然,等待着安然说。安然轻轻的咬住唇瓣,整个人缩进沙发里,蜷缩着抱住自己膝盖,然后默默的开口说道:“涵蕾,我一直觉得自己只是爱上官睿,我没有图他什么,从我发现爱上他开始,我便没有再图他的钱。我只是想爱他,只是想能偶尔看到他。”  “我知道他有未婚妻,我难过。但是我却找不到理由放弃,我只是想陪在他身边,这跟他有没有未婚妻没有关系。我一直觉得,单纯的爱他不需要去考虑太多。有一天我真的累了,我会放手。可是现在,事情好像并不是我想的这样。”  “第一次,我发现自己错了。在慕容雪站在我面前时,我在瞬间觉得自己矮了一大截,在她的面前,我显得那样渺小。单凭她可以那样光明正大的站在我面前对我说,离开睿。而我,只是能站在她的面前,连句不都没有资格说出来。那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仿佛一下子低进了尘埃里。”  “我贪念着睿给我的偶尔温柔,把自己低的不能再低的只是想守着那一份温暖。从小到大,妈妈的眼里只有弟弟。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努力让弟弟可以没事,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支撑整个家。没有人会在意我究竟过的好不好?究竟累不累?他们要的无非就是一个结果。”经话话电。  “我在难过的时候只能笑,因为哭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我天天笑嘻嘻的,仿佛天榻下来也跟我无关。其实我从来没有开心过,除了你之外,睿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温暖的人。他的怀抱很温暖,他在抱我的时候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很幸福。”  “即使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爱,即使他从来没有给过我承诺,可是在那一眼里,我已经沉沦的不可自拔。我贪念着那种温暖,那种我渴望的温暖。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更加知道他有自己要做的事情。而我只能是个渺小的存在,在他想到我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我更加知道,有一天他结婚了,可能就不再需要我了,或是结婚了,会放弃我。不再想起我,而我明明知道我跟他不可能有结局,却还是想留住跟他之间的一点点温暖。”  “我甚至想要他给我一个孩子,一个可以证明我跟他曾经相拥过的证据。在别人的眼里,我很贱,我很傻。可是涵蕾,当睿跟我说,他放不开手了。当我听到他说,他嫉妒我跟丘泽两个人走的近的时候,我的心都柔了。我对他,说不出一个不字。”  安然昨晚以为已经流尽的眼泪,此时又涌进了眼眶里。  她们两个人,都是内心缺少温暖的人。所以她在上官爵出现的时候,在感觉到温暖的时候,忍不住想尝试的靠近。想要抓住,最后,却被迫丢了那抹温暖。她懂得安然的感受,两个人可以成为好朋友,更多的是她们相似的感受让彼此靠的更近。  看着安然的眼泪再次滑下的时候,程涵蕾走过去,轻轻的抱住安然,然后把安然搂进怀里,轻声问道:“安然,十六岁的我们,真的懂得爱吗?我们可以确定这份爱情可以维系多久吗?”  心动,与爱。  真的可以分的清吗?  安然被程涵蕾问的默默的语塞了。  在程涵蕾的怀里,安然轻轻的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有一刻的迷茫。  如果没有慕容雪找到她,也许此时,在程涵蕾第二次问她的时候,她还可以像第一次一样的回答,自己爱,自己离不开。可是现在,当那种狼狈和卑微,那一巴掌不仅是抽着她的脸,更是抽上了她的心,安然发现确定的答案再也难以启齿。  是一时的迷恋,还是爱,她真的分的清吗?  或是,在上官睿的身上寻求到了一份父亲的温暖。  她是真的可以分的清吗?  “安然,我被捆死在一个囚笼里,现在挣脱不开。我不想看到你痛苦,十六岁不应该承受这些。试试离开?那个丘泽对你挺好,你试试能不能接受。不是上官睿不好,而是他永远不可能为了你而放弃慕容雪。只有慕容雪可以帮到他,像他们不可能会为了一个不能帮到他们的人而放弃自己拥有的踏脚石。”  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安然。  程涵蕾的声音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痛楚。  默默的闭上双眼,眼底满是黯然。  “离开吗?”  我离的开吗?  安然沉默了,闭着的双眼,眼泪不停的往外流。  “安然,我尝试过跟权势做斗争,但是最后还不是败的惨不忍堵,必须要跟雷辰逸签订协议吗?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如果不是深入其中,你永远不知道期间有多少的肮脏和黑暗。所谓的自由民.主多么的可笑,权和钱才是最重要的。在我们还不够强大的时候,我们只能学着退一步。我的退步是依靠雷辰逸,而你的退步是怎么做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记得以前我劝过你,你也是告诉我,你只是爱他。只是想默默的守着他,不求其他。你的坚持,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再劝你。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投入,看着你往一条死路上走,我能做的只能陪在你身边,在你受伤的时候,给你一个肩膀依靠。”  “但是现在,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慕容雪真的闹到了学校,你真的什么也都毁了。只是站在她的面前你都会觉得抬不起头来,都会觉得卑微。你真的可以承受全校的眼光压力,背上勾引有妇之夫的骂名吗?小三,情.妇,不要脸,贱人,这些字眼将会时时伴着你。那些异样的眼光你真的可以承受吗?”  “甚至你会被勒令退学,没有学历,你将只能活在最低沉。你还会是以前的那个安然,你永远也不能抬起头做人,这样的你,你真的想吗?”  “安然,我已经无法选择了。因为雷辰逸一天没玩腻,我就不能离开。我只能等他玩腻,或是等四年。我才能得到自由。而你,比我幸福,选择权在你的手上,你可以选择重新选择一种生活,而不是真的把自己逼到进退两难的地步,现在的你还有退路。”  昨晚不说这些,是因为安然还在情绪当中。她完全听不进她的劝解,而且身体的疲倦,也不能好好的谈。  安然没有说话,靠在程涵蕾怀里,泪水不停的涌出来。  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只是舍不得。  *************************************************  电话被砸后,程涵蕾也没再买新的手机。  慕容雪给安然三天的时间,安然从那天两个人谈了之后,一样跟她一起上课,一起回宿舍。程涵蕾知道安然是在做决定,不管结果是什么,她都要承受附带而来的难受。  在提前回到学校后,校长把程涵蕾叫到办公室,为了上次雷辰逸让左涧宁找的理由而夸奖了她,程涵蕾只是默默的听着,未解释,也未应和。  日子很平静,在最后期限的前一晚。  两个人在宿舍里,宿舍的电话突然响了。  “涵蕾,电话。”  自从左涧宁到学校晃悠了一圈,加上论坛贴子后,几乎已经没人来打电话是找程涵蕾的了。  朱予晴如往常在宿舍时候一样,窝在上面正在用笔电看着动漫。而安然在洗手间里还没有出来,正在逛论坛的凌雨儿只能跑到一边接电话。在听到电话是找程涵蕾的时候还有些小吃惊,在确定了是找程涵蕾的时候,立刻暧昧的看着程涵蕾,一边捂着话筒说道:“涵蕾,这声音磁性十足,真好听。老实交待,是不是背着你们家的左学长背后勾搭了。”  程涵蕾坐在床上,听着凌雨儿的调侃,也有些困惑的起身,好些天没人打电话到宿舍找自己了,以前宿舍号码被男生们都传了出去,宿舍里的电话特别多。后来被烦的只能拔了电话线,才得以安静。  现在突然说有电话找自己,程涵蕾一时间还真有些猜不出会是谁找自己。  走了过去,在跟凌雨儿擦身的时候,听到凌雨儿咕哝的说道:“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在哪里听过呢?”  程涵蕾此时已经握住了电话,喂了一声。同时听到凌雨儿的低喃声,脑中在闪过一个人影时,已经对着电话开口了。(http://)  “手机没收到?”  电话是雷辰逸打过来的,从那天她离开后,他就以为她会打电话来跟自己道歉。那么明显的事情,她不会看不出来。而她等了那么久,电话都瞪出洞了,也没见她打个电话过来。  就算是赶飞机,来不及打。下机了总该的打个电话报平安吧,就算下机太累要处理安然的事情,第二天总有时间了吧。可是等了一上午电话也没响,跟左涧宁吃饭的时候,电话都被他拿起来无数次,不停的按亮手机,总以为电话是没电了,不时的打一下电话,试试是不是打不进,更甚是,走到一边的公用电话,打自己的手机,试试能不能收到电话。  他立刻买了手机,补办了卡,然后快递到她学校。收到电话,应该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吧,可是等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一点音信。确定了手机已经到了,已经被宿舍楼签收了。没等到她打电话过来,他自己打过去,竟然还是提示关机。  雷辰逸此时站在房间里,看着留在左涧宁车上的那件衣服以及放在上面的手链,雷辰逸有种想掐死程涵蕾的冲动。  “平时没什么人找我,手机有或没有没什么用处。”。  程涵蕾淡淡的说着,凌雨儿时不时的会投来好奇的目光,而程涵蕾只是握着手机靠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很是正常。  “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气?”  雷辰逸声音低沉了几分。  “等会还有课,我挂了。”  程涵蕾几乎不愿意提那天的事情,双腿间似乎还在疼着,更疼的还是她的心。  砰的一声挂了电话,在雷辰逸阻止前,然后直接伸手拔了电话线。  “涵蕾,谁啊?”  “骚扰电话。”  程涵蕾淡淡的回应着,走回床边,正在此时,安然也从洗手间走出来,看了一眼程涵蕾平静的小脸,但是两个人熟悉如一个人,那微微僵硬的眉眼,不着痕迹的担忧看着程涵蕾。  “涵蕾,不对啊,我想起来了,那个是上次一起吃饭的雷立委的声音,他怎么会给你打电话……你们该不会……”  凌雨儿立刻跟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弹跳起来,一副八卦的模样冲到程涵蕾面前,闪烁着亮晶晶的目光看着程涵蕾,一副求知欲特强的模样。  “雨儿,胡说什么呢?涵蕾跟左学长两个人感情好的很,别乱八卦,八卦到了涵蕾的身上。”  安然在凌雨儿凑到程涵蕾面前时,已经皱着眉头回答着凌雨儿,她知道凌雨儿没有恶意,但是这样的揣测会让程涵蕾不舒服。雷辰逸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的打电话到宿舍里,还是上次两个人之间闹的太僵。这两天她一直拖延着开口的时间,都没有注意到涵蕾。  “我哪有胡说,明明……”  凌雨儿被安然说了一顿,委屈。  “雨儿,你想多了。电话里的声音都会大差不差,是隔壁校的一个学长。”  程涵蕾淡淡的说着,那眼神带着说服力。  凌雨儿吐吐舌头,然后夸张的说道:“可能是我日思夜思的关系,从见了雷立委一眼后,我发现我就迷上了他……涵蕾,安然,你们等等我跟予晴啊。”  电话那边,雷辰逸被挂了电话,当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时,立刻回拔,竟然打不通。  “左,帮我订张去M市的机票,最快的。”  今儿8000字完事了。明儿见。  王筝《越长大越单纯》送给你们。(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