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曝光

第一百五十二章:曝光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085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53
   “左,帮我订张去M市的机票,最快的。”  左涧宁看着雷辰逸,那紧绷着的脸。  “给点阳光就灿烂,真登鼻子上脸了。”  雷辰逸握着手机,脸色越来越难看。这辈子,估计没人敢挂他的电话。不用说,她在那边已经拔了电话线。简直就是不知好歹,从头到尾就没见她识好歹过。  “她竟然挂了电话。”  雷辰逸咬牙切齿的说着,那看着左涧宁的眸子瞪的大大的,明显的是被打击的不轻。  左涧宁看着雷辰逸的表情,常长不变的表情那笑容差点崩溃。一向冷静自持的雷辰逸,估计从来没见过自己这样的表情。如果此时面前有一面镜子,雷辰逸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他不知道还会不会说自己不在乎。  ******************************************  拖到最后,已经到了最后的期限,这几天安然一直关着手机,就是想让自己仔细的想一想。  第三天,最后一天的期限。  手机刚打开,未接来电。有上官睿的,也有陌生号码的。附带一条短信,提醒安然,最后的期限……  安然默默的删除,然后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身后的程涵蕾。两个人下午没课,一起来到雷辰逸在外的出租房。安然害怕自己没有勇气对上官睿说出结束两个字,看着程涵蕾鼓励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安然拿起手机,拔通了上官睿的电话。  上官睿找了安然两天,太忙走不开。正准备安排时间去M市看看安然出了什么事情,接到安然的电话。  “这两天去哪了?”  电话刚接通,上官睿带着责备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  安然听着上官睿的声音,几乎是在瞬间便失了力气。  “安然。”  上官睿那边的声音已经带着一丝不悦,低沉的透过电话线传来。  “睿,我……想放手了。”  没有提慕容雪,安然在停顿了一下后,终于把最艰难的两个字说出了口。她以为,这一辈子除了上官睿主动说不要自己,不想要她再陪在他身边。她永远不会开口说离开上官睿,不曾想到,原来,十六岁的青春承受不起一辈子这三个字的沉重。  “你说什么?”  上官睿扣着手机的手几乎是瞬间扣紧,目光瞬间阴鹜了几许。放在桌上的手不由的篡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累了,不想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有了开场白,接下来的话,似乎容易了许多。  “安然,你以为在走进我的心后,还能轻易的离开吗?”  上官睿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这两天的消失,就是为了酝酿这个当头一棒吗?她怎么敢。上官睿眉头深锁,他已经放进心里的女人,想再撤离,就没有那么容易。在他可以放手的时候,她不离开,而此时,想离开,也要看他允许不允许。  “我已经决定了。”  “我不允许,你决定了又如何?”  上官睿的声音霸道而强势,透过电话线,直接明了。  “上官睿,我已经不想再坚持了。我真的累了,这两天我想了很多,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这样无名无份的坚持下去了。我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我很介意慕容雪的存在,我一点也不大方。我想霸占你,我想你只属于我。我已经没有办法跟别人共享你了,我已经爱的自私了。你能为了放弃慕容雪吗?不能不是吗?那么放了我,我不想我把自己丑陋全部都显现在你的面前,请让我保留最后一点美好,好吗?”  安然在上官睿开口前,直接开口自己回答了自己,那字字都是她的心声,即使现在她还能够爱的无私。可是,谁可以保证,她不会随着越来越爱,而越来越自私,到时候,她会丑陋的连自己都嫌弃自己。  她不想把自己的爱变成那样。  “安然……”  上官睿刚准备说等他到安排好过几天到M市再说,现在隔着电话,根本就说不清楚。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刚开口,便突然听到一道不算陌生的声音。  “雷辰逸,你做什么?”  是程涵蕾的声音。  因为上官爵和安然的关系,上官睿算是对程涵蕾有一些了解,那声音他还算熟悉。当听到程涵蕾用着不悦的声音叫着雷辰逸的时候,上官睿几乎是在瞬间忘记了刚刚跟安然说的事情。  雷辰逸开门走进来,在看到程涵蕾的时候,直接一把扣住程涵蕾的手臂,往墙壁上一压,眼里只看得到程涵蕾,完全无视了靠在窗边正打电话的安然。  “雷辰逸,放开我,安然在……”  程涵蕾躲避不及,见雷辰逸一副已经扣着她的手往上拉,吻上来时,立刻别过脸,看向安然所在的地方。  安然还握着电话,看到雷辰逸转过脸看向她的时候,被雷辰逸的眼神惊了一下。  “以后,别找我了。”  匆忙的丢下一句话,安然便挂了电话。看着两个亲密靠在一起的两人,安然一时间不知道是应该走还是留。  “出去。”  雷辰逸没放开程涵蕾,只是压着程涵蕾,声音低沉冰冷的看着安然,冷声命令着。本来对安然就没有什么好感,从那晚因为她而让两个人闹成那样,他更是见安然不顺眼。此时见安然又跟阴魂一样在他买的房子里,脸色更是难看。那眼神看向安然,就是跟冰雕一样。  安然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气的不轻,看着完全不顾人感受的雷辰逸,他永远都是这样。  协议只是满足他的**,他有什么资格来主导她的人生,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的朋友说话。  “安然,走。”  用力推开雷辰逸,程涵蕾一把拉过安然,便往外面走。  “程涵蕾,你敢走试试。”  雷辰逸看程涵蕾拉着安然毫不给面子的往外走,他当时没赶上飞机,买了早上最早的飞机赶过来,折腾的一夜未睡,赶来就受到这样的待遇。  她简直真的越来越放肆,就因为给了她一点温柔,她就真的开始摆谱了,忘记了这场游戏是谁主宰的了。  程涵蕾根本就不想理雷辰逸,对于他的不讲道理,完全不想搭理。  安然被拖着往外走,还没走到门边,程涵蕾的手已经被雷辰逸一把拖住,用力的一扯,连带着安然也被扯的跌撞。  程涵蕾手被握的很疼,看着雷辰逸那满布着狂风暴雨的脸。  “雷辰逸,你别忘记了,协议里说明了,就算你想要我的身体,也需要提前通知。”  “我现在通知你,我要,立刻。”  雷辰逸眼神阴鹜的看着程涵蕾,她的眼里,两个人就只有协议的关系是吗?他做的那一切,都是白做了,她根本就没有放心上是吗?  “你……”  “你敢拒绝,你信不信我当着她的面要了你。”  雷辰逸的眼神霸道的看着程涵蕾,那扣着程涵蕾的手丝毫没有松开,越来越紧。程涵蕾听着雷辰逸那侮辱人的话,看向雷辰逸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一样,她实在太低估他的无耻程度了。安然站在那里,听着两个人的对白,手想扯开,但是安然握的那样紧,一时间,玄关处,三个人的氛围诡异难当。  “安然……”  程涵蕾只觉得面子岌岌可葳,即使安然是她最好的朋友。雷辰逸的字字句句里的不尊重,让程涵蕾有种被人剥干净,赤条条站在人群中的感觉。  “涵蕾,我没事,你跟学长有话慢慢……”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立刻离开这里。”  雷辰逸直接打断了安然的话,突然一手打开门,另只自由的手一把拉住安然,几乎是甩的把安然甩出了门外,砰的一声合上门。程涵蕾看着雷辰逸接近野蛮人的行为动作,看着那紧闭的门还不知道刚刚雷辰逸那大力的动作有没的把安然甩倒。  “雷辰逸,你太不可理喻了。”  程涵蕾尖叫着,失了控。他怎么能没有风度至此,竟然这样把安然推出去。  “程涵蕾,你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自己只是供我发泄**的女人。我开口要,你就要躺在床上乖乖的张开双腿。你越来越放肆了,以为对你温柔一点,你就可以如此放肆了是吗?谁给你放肆的权利的?嗯?”  疲倦的下机,去程涵蕾的学校,知道她没课,又找到这里。好不容易找到,竟然得到她冷漠的对待,她竟然还敢说他不可理喻,不可理喻不识好歹的究竟是谁。  伤人的话,只是唇瓣一张一合,说出口,就再也收不回来。  当雷辰逸看到程涵蕾突然变了的脸色,想收回那些不是真心的话已经来不及。  程涵蕾几乎是在瞬间被抽干了力气,看着雷辰逸,感动温柔,几乎在伤人的话下被剥离的一点也不剩下。  脸色惨白的厉害,唇瓣更是在轻轻的哆嗦,这种侮辱性的话语,他不是没有对她说过,只是在给了她一场美丽的梦境后,再用这样的言语来刺伤她,她的心,很疼。  “程涵蕾。”  雷辰逸喉咙跟卡住了一样,对不起三个字,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想收回已经不可能,道歉更加不可能,试图找个理由来圆过去,可是看着程涵蕾那越发生冰冷的表情,雷辰逸有一种懊恼的想捶墙的冲动。  在她面前,为何所谓的理智,总是发挥不出来。  “是我放肆了。”  声音轻轻的在两个人之间蔓延着。。  看到程涵蕾被伤了的模样,雷辰逸薄唇紧抿着,蠕动的唇瓣,半天一个字也没吐出来。她咄咄相逼他觉得心里火大,此时,看到她顺从,那表情,那说话的语气,看着更是觉得心中有着一根刺一般。  不知道如何用言语表达,雷辰逸只能低头试图用吻来缓和两个人之间这剑张跋扈的氛围。  当唇瓣落在程涵蕾唇瓣上的时候,程涵蕾并没有拒绝,闭上双眼,承受着雷辰逸的吻。  他探出舌尖扫过她的唇瓣,她就乖乖的张唇,他大手摸在她身上,她身体没有抗拒,但却呈现僵硬状态。  他抱起她往沙发走,她就乖乖的躺在他的怀里。直到被压在沙发上,他的吻在继续,她也乖乖的承受着。  吻了一会儿,雷辰逸见程涵蕾还是那一副模样,大手停在程涵蕾的胸口处,揉捏的力道突然停了下来,身体在渴望着程涵蕾,可是却没有了继续的兴致。收回手,撑在一边看着程涵蕾。目光盯着程涵蕾,目光复杂的看着闭着双眼的程涵蕾。  这样的迎合,为何他会觉得更加的不舒服。  有些懊恼的坐起身,看着程涵蕾那垂放在两侧的手臂,手腕上空空的。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握住程涵蕾的手腕,程涵蕾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颤抖了一下,那细微的动作让雷辰逸的眼神越发的深邃了几许。  不言不语的把口袋里的手链拿出来,戴上了程涵蕾的手腕上。在程涵蕾缩手的时候,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握着程涵蕾的手腕,低沉的说道:“别再取下来。”  那眼神,看着程涵蕾。  程涵蕾重叠在雷辰逸大手上试图阻止的手慢慢的收回,没有说话,也没再继续取下手链。  ******************************************  安然被推出门外,连退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膝盖碰到一边的楼梯扶手,疼的厉害。目光看着合上的门,有些担忧程涵蕾。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往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下,安然的电话便响起,看到是上官睿。安然咬着唇瓣,脚步顿了顿,手中的手机像是烫手山芋一般。  看着不停闪躲着震动的手机,安然走了几步,终还是忍不住按了接听键。  明明不想接的,为何又按了接听键。  “你在哪?”  “XX小区。”  安然没有防备的回答,也不知道上官睿要做什么。  “一个人?”  “嗯。”  “没事我挂了。”  听着上官睿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视线看向四周,以为他问自己在哪是已经来到M市了,想想可笑,他怎么会突然来M市。  “等等。”  安然挂电话的手犹豫了一下,有些唾弃自己的犹豫不绝,可是,此时挂电话,却又显得那样困难。  “安然,为什么突然说坚持不下去,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嗯?”  上官睿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用着会让安然沉沦的声音在电话那边询问着。  “没有。”  安然突然间觉得下午的阳光有些刺眼,刺的眼睛很疼。  “你舍得吗?”  沙哑的声音,满含感情的传递过来。  “舍得。”  “撒谎。”  安然被那两个字给刺的心里一疼,她的确是在撒谎。手机突然有电话切进来,安然看到那个陌生的号码时,眼睛被阳光刺的更加厉害了。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喉间的酸楚,坚定的回答道:  “我没有,睿,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只是一味的迷恋你而已。我发现我跟丘泽才是最适合的,我们年龄相仿,也有共同的话题,我们两人除了上床做.爱外,连交流都不曾有。我已经接受丘泽,以前发生的事情我都会忘记。以后,你在你的世界里,我在我的世界里,互不打扰。”  心,在动摇。  安然不再给自己动摇的机会,快速的说完,挂了电话。接着给那陌生号码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关了机拿出卡扔进垃圾筒,快步的走离,不给自己回头的机会。  *********************************************  “很抱歉,小姐,你要找的人已经退房。”  冯祯祯坐在沙发里,当听到电话里传来前台礼貌的回答时,挂了电话。  调出不久前收到的短信,一开始还报着怀疑的态度,对于这种没有实质性证据的短信,一张非签约卡,连户主都没有。  打过去也是关机状态,从M市回来,她有跟妈妈聊过。妈说,没有男人不偷腥,只要男人知道回家,偶尔的逢场作戏要睁只眼闭只眼。  她做不到睁只眼闭只眼,她只知道,她冯祯祯的男人,就只能属于她。  任何想要跟她抢人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电话打到M市,听到雷辰逸已经退房。而却没有接到雷辰逸回来的电话,打电话也无人接听。一直在关机状态,现在那条本来不可信的短信已经成了必然的可信。  站起身,冯祯祯一边打电话,一边拿起包包便往外走。  XX小区(http://)  下机时,便已经收到了传递过来的资料,这里果然有一栋业主是程涵蕾。在车停在小区门口时,此时正是清晨,上班一族正匆忙的从小区里走出来。冯祯祯趁着进出的人,迈步走进去。  小区人本来就多,冯祯祯轻松的便走进了小区里。  戴着的墨镜遮掩住她眼底的那抹子怒气,踩着高根鞋,每走一步都似乎脚下踩着的是程涵蕾,只是一条短信,便像已经认定了事实一般。(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