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关系终止

第一百五十六章:关系终止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90更新时间:2015-06-07 10:37:55
   正在程涵蕾绝望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停在人群外,车门迅速的被推开,一道身影从车里走了出来。  看着面前的人潮,几乎是没犹豫的又折身坐回车里,然后车头一辆,当喇叭声突然响起,围观的人群在看到一辆车往这边开来的时候,立刻慌张尖叫的闪开。  原本鸦雀无声的场面突然间失控,本来围观的人就多,此时为了逃窜,互相推挤,而那些围着程涵蕾和安然的记者没有防备,在被人群推挤的时候,身子也被撞的跌撞的往一边倒去。程涵蕾和安然被挤在人群里,突然的混乱,安然反手扣住程涵蕾的手腕,在人群散开的时候,看到外面的那辆车。  “涵蕾,走。”  安然扯着程涵蕾,快速的往车边靠近。  身影刚靠近车边,车门已经被打开,程涵蕾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被扯进了车里。车门砰的一声关上,而车迅速的后退,转弯,在人群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程涵蕾和安然已经不在人群里。  被人群撞来撞去跌倒的人惊呼声,斥骂声当中,记者们在反应过来后,立刻折身往马路对面的车跑去。  但是当上车去追的时候,跑车早已经消失在视线里。  *********************************************  “下车,这里很安全。”  丘泽的车开进了M市有名的富人区,停在了一栋独立的层楼前,拉开车门,看着坐在里面,沉默不语的两个人。  “丘泽,你住这里?”  安然拉着程涵蕾下车,当看着面前的别墅时,不禁有些震惊。  她跟丘泽之间,从来都只是谈天说地,胡扯乱扯。调侃着彼此,如果彼此不说都不会提及彼此的私事,而此时,当看到丘泽住的地方时,眼里遮掩不住的震惊。  “这副表情做什么,一个住的地方而已。”  丘泽扫了安然一眼,迈步往里面走去。  见丘泽不愿意多说,安然也不再多问。拉着一直沉默不语的程涵蕾往里走,她们现在只能相信丘泽。虽然觉得丘泽身上藏着秘密,可是就如她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  一开始相遇是在火车,在她们的认知里,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不会去挤火车。所以一开始她就当丘泽经济条件是一般,而且在学校也没有听到过关于丘泽身份的传言。虽然有着一辆跑车,他说是借朋友的来开几天的,装酷的,她也没曾多想。但是能住的起这里的,没有一点背景,是无法能够入住在这里的。  跟在丘泽的身后,在丘泽打开门后,进了里面。里面简单的跟外面完全不同,让安然有些诧异。  丘泽转身走进厨房给两个人倒水,看着两个人说道:“我出去给你们买些吃的,你们先坐会儿,不用担心,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  “谢谢。”  “得,你还有没把我当朋友,谢什么?要不要献身谢?”  丘泽甩了安然一个白眼,挤兑着安然。  “快滚了,没一刻正经的。”  安然听着丘泽一如既往的胡扯的模样,忍不住开口。丘泽没在意,转身走了出去。  当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安然转过视线看着程涵蕾,从被拉上车开始,程涵蕾在看到前面的人是丘泽时,一直紧绷着的身体慢慢的放松,接着就是低着头一路的沉默着。  此时,依然是沉默着。  安然站起身,先打开电话。每个台都换了一遍,并没有看到关于今天被逼问的新闻。  悄悄的松了口气,然后走回程涵蕾身边,看着程涵蕾问道:“涵蕾,看着我。”  捧着程涵蕾的脸,安然双眼认真的看着程涵蕾。刚刚记者围过来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慕容雪还是把自己跟上官睿的事情爆给媒体了。完全没有想到会是冲着程涵蕾来的,但是当听到雷辰逸的名字时,再想起这三天程涵蕾的不对劲,明显的就是有事情发生了。  涵蕾喜欢把事情都往自己的心里咽,秉持着不愿意让人担心的原则。加之她知道这几天她为了离开上官睿的事情痛苦着,更加不愿意把她的事情加在自己的头上。可是,在她最难过的时候,第一个想的是把自己的负担加在程涵蕾身上,找着她帮自己分担。  现在,她也应该把涵蕾的苦和难过分担一半。  “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  程涵蕾摇摇头,坐在沙发上,被迫看着安然,眼眶干的厉害。有些疼,但却流不出眼泪。只是看着安然,唇瓣蠕动了半天,吐出一句话。  “你就会说没事,你忘记我跟你说过什么了吗?难过就哭出来,如果不开心了还有我陪着你。以后不许有事情瞒着我,应该找我一起分担。我跟你说过的,你都忘记了吗?我的事情你都帮我分担,为什么到你自己身上了,又往自己一个人身上扛,程涵蕾,你总是不想我担心而不愿意开口,但是你知不知道这样让我更加的内疚难过。我出事的时候都是你一马当先的护着我,就连刚刚,你也是第一时间站到我的前面,护着我。”  “不是只有你疼我,我也想疼你,程涵蕾,我想疼你想帮你分担,你听到没有。”  安然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每个字都咬的很用力。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说着说着,泪水就流下来了。程涵蕾的一句没事,让她心如刀割一样。  程涵蕾还是没有说话,安然眼泪不停的往下流,看着程涵蕾颤抖的说道:“程涵蕾,你什么都往肚子里咽,不告诉我。你会让我觉得,我在你心中只是一个负担,是不能跟你分担事情的。你会让我以后再也不敢把自己的事情坦白在你面前,会有负罪感……”  “不是的……”  程涵蕾看着安然的模样,有些难受。她不是不说,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从小就习惯了憋事情,把所有的事情都憋在心里,甚至连日记都不愿意写。只是偶尔有只字片语,还是说着一些不着边迹的话。有时候再拿起来,连自己都分不清在说些什么……  “对不起,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跟你说这些话。你不想说就不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会像你对我一样,第一时间陪在你的身边。你,还有我。”  程涵蕾喉咙卡的厉害,想要把事情告诉安然,可是唇瓣张合了半天,最后还是默默的放弃,只是伸手抱住安然,把自己埋进安然的怀里。  事情乱轰轰的,理不出一个头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究竟是怎么了?  *********************************************  “怎么回事?”  左涧宁推开雷辰逸办公室的门,拉开椅子坐着,把手中的牛皮纸带往雷辰逸的面前一放,里面的照片也随之滑了出来。  雷辰逸的视线看向滑出来的照片,目光一沉,握在手中的笔紧了几许。雷辰逸之前虽然也算是新闻浪尖上的人物,但是还没有涉及到利益政治冲突,所以并没有被人特别关注。加上冯祯祯在一边挡着,媒体见没有什么挖的,对于雷辰逸评价一直很正面。  所以,他跟程涵蕾的事情,也就从来没有被人搬上台面上来。现在,关于重新洗牌的问题,每个人都卯足劲的在找对方的丑闻,拉对方下水。这也是他不愿意让雷辰逸这段时间多接触程涵蕾的关系,但是一直以来,雷辰逸都处理的很好,也很注意。  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在Z市的时候,一开始的两天的确是有人密切的注意着雷辰逸的动向。但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也就让人放弃了蹲点。雷辰逸几乎什么都考量在里面,行程几乎在那两天都是满满的。  如果不是因为跟程涵蕾突然要离开Z市,让雷辰逸失了控的没有考虑清楚,便直接追到了M市,这件事情,也不会演变至此。  “哪来的?”  手中的笔放下,拿起牛皮纸带里的照片。随便看了几章,眼神染上一抹冷意。这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他很清楚。  “刚拦截下来的,来源还在调查。”  左涧宁的眉头深锁着,彼此都知道现在在关键时刻。  “是不是冯祯祯做的?”  冯祯祯去了M市的事情,左涧宁已经从雷辰逸口中得知。冯祯祯这一块,很早之前,雷辰逸便已经开始筹谋着。所以即使有一天被冯祯祯知道,也不会是大问题。一直以来,他都在帮雷辰逸打通着各大周刊的关系,在政界,任何不利于自己的绯闻都是致命伤。  很多风吹草地,在报道前,便已经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这一次,虽然被拦截了。但是底片明显的不在那家周刊的手中,也表明,只是收到了这张牛皮纸带。周刊一点风吹草动,只要有一点点苗头,都能被吹起燎原之火。  “她不会这么愚蠢。”  冯祯祯虽然有时候会用极端的手段,也曾经在扬言过不会让他好过。但是冯祯祯是聪明人,也知道能够如鱼得水是因为什么。这件事情爆光,影响的不仅仅是他雷辰逸,同样冯浩然一样会受影响。  在这关键时刻,她还没有弱智到把这样的照片往周刊送。  加之冯祯祯很明确现在她的利益,也明确,他是和他爸爸坐一条船上的,加之他手上的东西,冯祯祯不会为了一时之快,做这样的事情。  “不是她,那么……”  左涧宁眉头也皱了起来,没有把底片给周刊,而且只是一些镜头并不真切的照片。每一张,如果不是熟识的人,是不能一眼认出里面的人是雷辰逸。程涵蕾当时挡着雷辰逸,背影能看出来是程涵蕾,而坐在里面的人是谁,就只能是猜测。  他们还不确定,照片就是只有这些,还是有一些重要的照片被预留了下来。  “M市那边如何?她有没有被骚扰?”  雷辰逸皱眉头正在思索间,突然抬头看向左涧宁。  一手拿起电话准备给程涵蕾打电话,拿起才想起,程涵蕾未用手机。反手拔到宿舍,电话在响了很久没有人接听。  左涧宁眉头深锁着,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个时候,他考虑到的竟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大不了会受点舆论压力的女人。左涧宁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当初一个劲帮雷辰逸究竟对还是错。他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前,根本就不适合爱情。  他身边的女人应该就如冯祯祯一般,从一开始他就很明确冯祯祯可以带给他什么。而他可以借着冯祯祯得到最大的利益是什么,步步都已经算计好。能够得到的利益都是最大限度的,只有没有感情,才可以毫不介意掠夺,得到。  现在,一个程涵蕾的存在,已经让他把自己置身在危险当中,第二次了……  就算这一次可以安全的过关,第三次呢?  随着他越来越在乎,似乎很多行为都已经超出了理智的范围里。  思维被雷辰逸的一个挂电话的动作打断,看着雷辰逸皱着眉头,那完全不是在为自己的事情烦心的动作。还未开口,便见雷辰逸已经站起身。  “帮我安排一下,我去M市。”  一句话让左涧宁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看着雷辰逸那完全不似开玩笑的模样。刚准备阻止的时候,雷辰逸一边穿外套,办公桌的电话突然响起。  雷辰逸看了一眼电话,在看到是冯家电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接起。  “我去见冯浩然,你不用跟去。帮我确定程涵蕾那边情况。”  过时他过。雷辰逸一边扣好衣服,一边往外走。  左涧宁看着雷辰逸身影消失,眼底一片深邃。  收起桌上的照片,然后准备起身的时候,雷辰逸忘在一边的电话响起,左涧宁看着正在震动着的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M市的号码,手伸了过去……  ********************************************  程涵蕾拿着安然的手机,在电话嘟嘟的响了几声手,突然被切断。愣了一下,看着手机上已经被切断的电话。  跟安然窝在这里好久,丘泽买回来的东西两个人一点也没动。丘泽也没有多说什么,自己一个人离开,把这里留给两个人。一直到傍晚,程涵蕾这才算是冷静下来,然后拿过安然新换号码的手机,给雷辰逸打电话。  这件事情在学校门口发生,即使那些照片并不一定会被人看到。但是那些记者咄咄相逼的追问,每一句都足以让学校传的沸沸扬扬的,加之与她扯在一起的人是雷辰逸,这就更加避无可避。  新闻并没有播报这些,而让丘泽去报亭,也没有关于她跟雷辰逸的新闻。冷静下来后,程涵蕾第一反应就是问雷辰逸,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安然见程涵蕾看着电话,雷辰逸惹出来的事情,竟然直接不理会的不接电话。直接拿过程涵蕾手上的电话,再次重拔了过去。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安然在听到电话里传来单调的声音时,啪的一下合上手机,愤怒的说道:“雷辰逸究竟什么意思?都有记者围堵到校门口了,他难道会不知道?他怎么能够把问题丢到你一个人的身上,不管不问。”  程涵蕾没说话,听着安然的话。因为愤怒,所以有些尖锐,但这显然也是事实。  ***********************************************  此时,咖啡厅的一间隐蔽的角落里。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坐在咖啡厅的一角,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五千万,我想还有其他人对这些照片也感兴趣。”  拉低的鸭舌帽看不清对方是谁。  “五千万?”  “我可以保证我手上的残留照片,足以让你达到你的目的。五千万来买,绝对不是赔本生意。”  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轻笑着,见坐在对面的男人不说话,直接站起身说道:“这些照片我拿去给雷立委,一样可以得到我想要的数字,甚至更多。会先找你,是因为毕竟是你找我拍的照片,你说是吗?”  “只有一天时间,是你拿去,还是我找雷立委,先走了,你好好考虑。”  男人拉了拉帽檐,然后转身走出咖啡厅……  *********************************************13179705TiDT。  “这是什么意思?”  程涵蕾在丘泽家里,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接到了左涧宁的电话,让丘泽把自己送到了左涧宁说的地方,然后走上楼。刚坐下,便看到左涧宁拿出一张支票递给了程涵蕾,程涵蕾拿起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被那后面的零给震住。  “雷在忙着跟冯祯祯结婚的事情,让我来处理一下你这件事情。这是他给你的钱,你们之间的契约终止于今天。在拿这笔前之前,你还需要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做完,你跟雷就完全没有关系。你会完全得到自由,他承诺你的事情,绝对会兑现。”  左涧宁手按在支票上,一副谈判的姿态。(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